夺取

昨天电视上新闻说“乌克兰军队准备夺取扎波罗热核电站啥啥机组等等”,我是真没听说过这个核电站,就问shu,这核电站在哪啊?他说好像在哪条河边,我说在乌克兰么?他说对的,在乌克兰,我说啊?!那怎么能叫夺取啊?!杨小恒和我说一起说,应该叫夺回?!
看吧,连小朋友都知道的道理,拿自己的东西,那叫拿回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才叫夺取,百度百科说,夺取的意思是“使用力量强行取得”。。。so。。。对于这种新闻报道,我也没啥可说的了

今天大提琴课很有收获,有的地方学了要练好久才能略有进步,但有的地方老师讲了一下子就立竿见影的变好听了一点,比如说这首《小步舞曲》是巴洛克时期的曲子, 那时候的的弦是羊肠弦,所以如果两个音是同一个音,往往要断开一点,不然就会听不出来,所以我们现在拉巴洛克时期的曲子,要体现这种风味,也要做到两个相同的音,这个地方稍微断开一点,就真的觉得效果不同了,仿佛立刻变精致了也!
包括重音符号怎么拉,当然能想象重音嘛,就是重一点啊,拉得用力一点啊,但实际上并不是,是有一个音头,也就是弓压要给足,压力很大,然后弓子一推/拉,劲儿立刻就松开,但是这个时候弓子也不能失去控制,是恢复成正常的弓压,就这么一来,确实就变清晰了,音乐一下子精神了的感觉!

这两天中文书在读《女鼓手》,英文书在读《Tell Me Everything》,《女鼓手》我还没看到迷人处,而《Tell Me Everything》里面有个地方非常好笑,女主人公因为练空手道受伤了,认识了一个热爱针灸啊按摩啊草药啊的男子,然后俩人在谈朋友,女主人公是私人侦探,某天在电脑上看照片,这个男的看到了,瞄了一眼说“这人眉毛之间有这种生气的纹路,应该是肝不好”,我觉得真是很传神很懂行啊
生气,它伤肝呐~~

最近听了一些医院的故事,一些警察的故事,就觉得,搞不好了。。。真的。。。搞不好了

又以及,最近发现有一个kinky居然是“praise”,这么。。。缺夸奖的么?!当然这种“praise”一般特指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那款
但是普通的表扬来说,我觉得“You are so beautiful”,以及各种各样具体的beautiful在中文小黄文届非常缺乏,而在我看到的英文小黄文届,几乎就是标配了,继续叹口气

还是小白点好

上次说要慢慢练琴,上周从西安回来,我就努力克服糊弄过去的心态,努力慢慢练,先是把速度调的很慢,开节拍器,用55的速度,一弓四拍,三个八度的音阶过两遍,然后一弓两个音,一弓四个音,各过两遍。然后带着揉弦再来一遍,跳弓再来一遍。搞完之后再去拉练习曲。昨天上课老师说音色一下子提高很多,进步很大,咩哈哈哈哈,我是会学习会反省的大人啊!被表扬了,开心!!

而且呢,有一首练习曲我觉得拉得混混沌沌的,虽然看谱曲来说是一种模进手法,但是上上周我就没怎么听出来,因为觉得每个小节都和下一个小节完全听起来不一样嘛,但自从我把每一个音都拉准之后,模进就很清晰了,因为很清晰,所以强弱的变化好像也能变得更有一点依据,练得还挺开心的。而为什么每一个音都能拉准了呢?因为。。。我终于在第四把位一指的位置贴了一个小白点!
还是小白点好啊。。。叹口气

目前在继续练习曲的同时,又回到铃木了,开始铃木第三册啦!
有很多知识点,可能是很早就知道的,但是真的做到需要过很久。或者说不要说真的完全做到,就是能体会到试图做了和完全没做的时候的不同也并不是知道这个知识点的时候就能体会到的。力量始终放在弓子上这么简单的道理,就是其中之一。我现在才发现,不要说分弓的时候容易听起来很断了,连弓的时候我以为只要弓子始终在走,就绝对不会有音断开的听觉效果,但其实不是的,如果弓子走的时候力量某个时候松掉了(通常在换下一个音符的时候),也一样能听起来不连贯。。。要听起来连贯流畅稳定不容易,要听着破破烂烂摇摇晃晃那可是分分钟就能出现的

总之,要继续加油!又,多曹尔的曲子都好绕啊,记也记不住,绕也绕不出来,唯有多练一条路

糊弄着搞一下是不行的

这两周实在忙到S,虽然每天练琴,练琴的时间可能也不短,但成果很不行,有一首练习曲颠来倒去的拉不顺,时不时就要卡住,有一首练习曲的双音部分磕磕绊绊,有一首练习曲音困难片段就糊弄一下,而音阶练习更仍然是音准堪忧,简而言之虽然练习曲的整体好像速度还可以,但质量非常差,今天上课就格外感觉得,不行啊,完全不行啊!

困难的片段要抽出来单独练习反复练习,曲子要慢练,要慢练好了之后速度再一点点加上去,而每一个音符都准确是一切的基础,这些是练琴最初就知道的事情。但就我自己来说,其实做到挺难的。因为一首曲子可能困难的片段就那么几个小节甚至几个音符,我本能就是混过去算数,然后一遍遍的拉下来,混过去的地方还是混过去,而简单的地方又不自觉的速度就渐渐越来越快。。。

就好像是读书,从小就读书快,一目十行,但一遍没看到的地方下一遍还是没看到,细读精读对我来说还挺难的,往好里说是读书性价比高,时间比人短读得比人多,知识获取也比人快。可能人家读1小时,读了50页,获得了90%的信息,信息值45,我读1小时,读了100页,获得了70%的信息,信息值也有70,但是信息并不能等于乐趣,更不等于质量,我这种速度能获得的乐趣不说比人家少吧但反正绝对不比人家多,叹口气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往小里说可能就是想要拉得好听,必须要得所有的地方都妥妥帖帖,一件衣服的做工好坏就是那些收边针脚,而往大里说可能就是要克服人性/自身的弱点,那么就从练琴开始试试吧,要慢工出细活儿,不着急,不凑合,不糊弄,和自己作斗争,磨自己

拇指把位

上周上课,开始练习C大调的3个八度音阶,A弦出现了拇指把位。拇指把位诶,我一直觉得这是又一个重大的进步,说起来拇指把位最大的特征应该就是拇指会很疼很疼,但这我并不怕,和困难重重重重重重的音准相比,手疼算什么啦?!

在小红书上听了一组大提琴的流行歌曲,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拉的,技术没的说,但是听下来发现根本不行,像《新不了情》这样的歌想象中会很适合大提琴,还有《海阔天空》觉得应该也会好听,但真正听下来觉得是不难听啦,但很直白单薄,基本听不太下去,和古典音乐里的小曲子都完全不能同日而语。但是这两首歌,原唱我都觉得还挺好听的,是非常听得下去的歌,于是发现人声和器乐还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吧,并不能互相替换,对于曲调非常简单的歌,人声唱唱还挺好听,器乐演奏会觉得未免有点傻乎乎了

如果反过来,用古典音乐来写歌呢?某日听拉赫玛尼诺夫的《练声曲》发现,齐豫的《欢颜》和这首的调子非常非常像诶!然后我去搜了一下,百度百科说“李泰祥结合了古典音乐的元素来创作《欢颜》,成功将古典音乐自然地融入流行音乐中,消弭了古典音乐和一般人的距离。”嘿,不仅仅是融入吧。。。
不过《欢颜》确实挺好听的,除了调子好听之外,似乎还有一种依字行腔的美感,“只要你轻轻一笑,我的心的迷醉,只有你的欢颜笑语,伴我在慢慢长途有所依”

周日和同学聚会吃饭,三个人聊得很开心,大家都是十足中年人了,叹口气。话说这种完全不用想这句话怎么说才合适,这样讲究竟合不合适的聊天实在太轻松了,好舒服啊

shu前几天做了奶酪布丁,这已经是他的招牌品种了,十分好吃,他这次在吃之前撒了一层细砂糖,用喷枪喷出来了一个焦糖糖壳,勺子敲下去“king”的一声,碎裂开来,轻薄又脆,还很香,伴着十分细腻柔软的布丁,啊!!真的十分十分美味啊啊啊啊!
小时候看《天使爱美丽》里面就有这种有焦糖壳的布丁,那时候就在想,这种布丁一定很好吃吧,确实,很好吃啊!

练琴,继续练琴

乱七八糟的事情多了起来,虽然每天加班,但是步还是要散的,琴还是要拉的,一首充满了双音的练习曲,练得我怀疑人生啊,怎么这么难的啦?!!
想起来很久偶然碰到一个双音的时候,老师曾经和我说,这两个音之间差五度,要特别注意,因为如果有一个音稍微差一点点都听起来不和谐,你听,现在就是差一点点,哈?!我完全没听出来啊。。。五度诶!不要说差五度了,两个同度的音在不同弦上如果只是差一点我都不见得能听得出来啊!!
一首是全曲都是双音,一首是频繁的远距离换把,而且还不是一换四这么单纯,还有三把位以及大小把位掺杂其中,换不换的准全凭运气啊,而且其实如果不是太不准我大概也听不出来,简直就是耳残志坚啊我
最近拉长弓的时候,我格外发现右手的每一个动作,右手的迟疑右手的不稳右手角度的不当变化,哪怕再小都会在琴弦上反映出来,迟钝如我,也能真的在声音里听到这种反映,根本混不过去,怎么说呢,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就真正觉得弓子是手的延伸,声音是手的反映,于是就特别向往有一天可以得!心!应!手!

shu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哈利波特前两部的加长版,于是又看了一遍这两部电影,还看到了好多从前似乎从未看过的镜头,真好啊,霍格沃兹就仿佛是一个温暖的梦一样

柔软的手腕

在小红书上翻,能看到很多和大提琴有关的练琴视频,从小朋友到大朋友,有的小朋友学习了30次课,应该进度和我差不多,但是看起来动作规范很多,声音非常扎实,而且有柔软的手腕!柔软的手腕啊!
有的大朋友,也差不多这个进度,或者学的次数还更多一些,已经能拉比较厉害的曲子了,音准节奏都没问题,但是真的,就是僵硬的手腕,手腕和手指像根支棱着的小树枝,一动不动,所以声音也没有弹性,并且会觉得很干
怎么说呢,看到这样的视频,就觉得如果没有柔软的手腕和好的音色,就算拉出厉害的曲子,节奏音准都对,换把又准又快,也没什么意思啊

看了好几个大朋友都是这个样子,就跑去和shu说,你看你看,原来我们大人都是这样,比小朋友差远了,shu说,所以那就先这样,不要为难自己了?我说,不!所以我要向小朋友学习,看到差距缩小差距,哼哼

不知道有多少人小时候被小神龙俱乐部的尼尔叔叔吸引,基本就是一种白胶版雕塑,反正我是觉得大部分看过尼尔叔叔的小朋友都会觉得乳胶真是一种散发着神圣的光芒,给杨小恒看尼尔叔叔,她也被迷住了!!然后shu就给我们买了乳胶,这个周末试了一下,真的可以作出尼尔叔叔的效果诶,啊!很高兴,乳胶+薄纸巾在晾着的时候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完成了一种童年时候的梦想呢~
真喜欢尼尔叔叔啊,“试试看吧,你可以的”!

又话说,最近似乎80年代风又开始时髦起来,很喜欢这种风格,朴素阳光,有一种万事万物都在欣欣向荣的感觉,然后我就买了T恤和小裙子,有一点小期待呢!买小裙子就是快乐啊,而买上班的衣服就毫无开心感觉,就好像是买了卫生纸一样,生活必需品而已,就算这种纸特别柔软,擦PP格外舒服,也只是卫生纸。。。

按下葫芦浮起瓢

以前我一直很纠结右手大拇指的问题,因为所有的教学上都说它应该是自然的状态,不应该过分向外弯曲,也不应该瘪/凹/弯进去,但是长久以来我都是凹进去的,一直做不到传说中的自然状态,摆出这个姿势虽然可以,但是真的用这个姿势拉的话,一会会就手疼,而且声音也没有拇指凹进去的来得好,于是我就不纠结这个了,觉得声音相对好听又不累就行了
结果这两天在小红书上看到有个学琴一年半的小朋友的视频,她右手看起来姿势非常稳当又松弛,音准音色都还挺好,当然不是用天才儿童的标准,她也还贴着胶条,也有的音拉得不怎么样,就是那种班上好学生的感觉,但是因为是这样,反而好像特别清晰能参考!因为。。。天才或者天赋异禀的人类是对于我这种普普通通的人是没有什么参考性的
总之,我看她的右手,连着看了好几遍,又反反复复思考了半天,晚上的时候忽然间我就会了,完全能做到拇指是自然的状态,向上托着弓子,剩余四根手指是抓着弓子而不是捏着弓子,而且剩余手指的指根关节会自然降低,手腕也会降低,不会再有力量吊起来的感觉,力量可以放到琴弦上,而且真的可以体会的到弓子咬住琴弦的触觉,然后声音就进化了!

之前声音质量的其实也提高了不少,但是那是建立在右手努力给弓子施压上的,想起来施一施就好一点,想不起来音就虚,但现在右手就是自然有压力的状态,压力源源不断啊源源不断涌出来,状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咦,我好像突然会握弓了,幸福来得好突然啊
然后,我觉得啊。。。如果一直想问弓子握得对不对,一直想说服自己这样没问题,那基本就是不对,因为一旦对了自己是完全能够知道的的,啊!(怎么好像是一种人生感悟?!)

然后就是弓子走直,我觉得走直的标志就是触弦点基本是稳定的,不会上下滑动,我一直以为自己弓子走直是基本没有问题的了,但最近对着镜子练琴才发现,离我自己的想象还很有距离,弓子还是会上下滑动,就说明对弓子的控制还是不足的,不过练习了一阵子之后我觉得还是有一点提高

然后今天上课的时候我以为右手完全没问题了,顺便以为新学的揉弦也还练得还可以,《摇篮曲》的揉弦颇具规模,结果问题一大堆啊,音转换的时候揉弦不要停,要在揉着揉着的动势里顺势敲准下一个音,这个超级难啊,这倒还就算了。关键是老师说了才发现我音和音的连接又有问题了,前一个音如果已经渐弱了,在不是另起一句的情况下,后一个接着的音要在弱的基础上接下去,不要有音头,要软一点,按此仿佛之后,就真的好听了一点,而且中间有一句第三把位的四个十六分音符,最好左手要敲下去,这样音会比较清晰分明

真的,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握弓对了,弓子走直又忘了,它俩都对了,灵活柔软的手腕又忘了,这些都记得了,加上换把/揉弦,右手又统统虚掉僵住回到原点,又重新顾上右手,左手的音准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反正就是顾此失彼无法周全

总之,我觉得,一首曲子,如果练习的时间是10成,音准节奏大致搞对,应该是完成了80%,但是只需要5成的时间,剩下的20%看起来琐碎又非常麻烦,但是也至少需要练习5成的时间,前者看到框架搭起来非常有成就感,后者努力了似乎觉得变化很小,或者本身磨的也只是很小的地方,但是就是这些20%的部分决定了一首曲子的质感吧,是不是像首曲子。。。但,继续练习啦,效率低一点也无所谓啦,因为练练也蛮开心的,只要能缓缓的有一点进步就很满足了呢!

又,家里蹲一时爽,一直蹲一直爽啊!请至少六月下旬再解封吧,一个完全不想重新社会化的我由衷的说

巴赫第二号小步舞曲

前几天自己录了一下这一段,回听录音的时候,真的,我第一次觉得拉出来的声音有一点点乐曲的感觉了,以前录的音频听起来就是一字一顿好像电脑自动读音的机器人,也不能说音读得不对,但反正就不像人类
现在虽然也并没有多好听,但真的有乐曲的感觉了,还是颇为惊喜的

现在练习的东西简单,只是把曲子音拉准节奏拉对,其实不难的。但是一首曲子的好坏在细节的地方,音色是不是扎实,音和音之间的衔接是不是丝滑,轻重强弱的对比有没有做出来,有没有强调应该要强调的音,应该是要有音头还是没有音头,这些地方才能把曲子稍微变好听一点
而且,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换弓换弦不够丝滑是因为角度找得不够快或者不够准确,上次听了老师说才知道,在换弓或者换弦的时候尤其是推弓的时候我会无意间把力气提起来,可能是因为信心不足,不觉得立刻能换的好,就会提起来重新角度或者其他原因。总之就是力量不能持续保持在弓子上,也就会觉得不连贯,自己注意把力量放下去,持续的放下去,给弓子持续的施加压力,听起来是会好很多诶,保持稳定的压力+努力灵活一点手腕+一些细节处理,我觉得应该是上了一个小小的台阶

话说,这首曲子有一个地方是大调转小调,从C大调转成a小调,老师讲了一下,确实这一句一下子有一种婉转的感觉,还挺明显的
然后讲到第二册的《long long ago》,说这首曲子是C大调,如果是小调会什么样呢,就示范了一下,小调版,以前虽然道理是知道的,大调明亮小调阴郁嘛,但我其实以前听不太出两者的区别,但是老师这么一示范倒是很明显诶,然后又看了一下“好和弦”的视频,觉得自己收获了新知识!欧耶!

另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D弦的A我一直找不太准,就靠调音器,然后老师和我说,这四根弦上,比如说G弦,G弦上的C、D两个音,如果找得准,拉的时候能肉眼可见C弦或者D弦振动得很厉害,无论是旁边的弦音高相等还是高一个八度,都一样,按得准,旁边的弦会振动
然后,铃木有有一条练习是“ringing sound tonalization”,下面一行小字“listen for ringing sound”,中文版的翻译是“钟声发音”,“倾听钟声”,我先看的中文版,觉得很迷茫,钟声发音是什么鬼啊?然后在一个台湾教学视频里看到,这一句的意思是回响或者共振,头两个音是A弦第一把位四指的D,拉完之后一个休止符,在这个休止符里你就要听的琴,会发出回响,回响是D弦的震动带来的,如果音拉得不准,就没有回响或者回响很弱,所以认真听自己的琴,真的是很重要的部分啊!

当然只是认真也不行,耳朵还要好,回课《快乐的人》的时候老师说,开头四个音不平均,第一第三比第二第四长一点点重一点点,就会有一些坡脚的感觉,啊。。。我完全没听出来啊。。。更不要说听音准这种超能力了,听力,真的好难啊,我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居然会去学弦乐器。。。心虚

磨刀

继续呆在离家,很快就足不出户满30天了,怎么说呢,我坐月子都没这么足不出户过,我们的奥密克戎宝宝很快就过双满月了吧。。。
我妈问我如果解封了,你第一件事想干嘛?我说我从来不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从未出现在我脑子里过,连一瞬间都没有

我们小区根本不搞团购,可能大家觉得就吃点街道发的西葫芦胡萝卜洋葱就够了吧,每天早晨五点钟,shu在手机刷各大APP,某一种电子打猎,因为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打到以及根本不知道能打到什么。。。而且我们因为足不出户,志愿者和物业什么时候送根本不知道,所以只能买冷冻肉类,冷鲜的分分钟会坏掉,冷冻的好歹还有个缓冲。。。总之昨天shu成功猎到一公斤牛腱子,晚上志愿者拿给我们的时候果然已经化冻了,然后shu帮我磨刀,我就在半夜里处理猎物,三分之一留下来放冷藏箱明天生炒,剩下的先炸再焖做成麻辣牛肉,真好吃啊,居然今天就吃完了。。。

开始学大提琴的第一节课,老师就说可以练习长弓,尤其是没有很多时间练习的话,就多练练长弓,这件事我倒是一直记得,但也就是记得而已
封闭期间认识的新的老师一上来第一节课就是音阶,我想音阶我会啊,蹭蹭蹭,两个八度就出来了,老师说太快了,慢一点,按照55的速度,一弓一个音,一弓四拍,霍,一慢下来我就发现问题了,音非常不稳定,不要说弓尖了,简直是上半弓的时候弓子就开始抖,弓根的压力也根本控制不好,所以最近我就就重新开始慢练音阶,练长弓,练习控制弓压,让弓尖和弓根发出的声音尽量一致,让声音尽量平稳,说起来弓子走直按照我们成年人的视角来看倒不很难,但是弓压真的是个玄妙的东西
每次起码练半个小时长弓和音阶,然后再练别的,整个声音的控制我自己都觉得是上了一个新台阶,算是某一种磨刀不误砍柴工吧?

她细细讲了一首巴赫的《C大调小步舞曲》,整首曲子是庄重而欢快的感觉,拉起来不难,但是似乎可以拉得很讲究,而且我觉得我忽然有一点点get到了古典音乐里面也是有气口这种东西的,句子整体的渐弱渐强容易理解,但是句子里面某一个音的时值要特别留足某一个音要特别强调,某一个音就是一笔带过,和我们听戏一样,远远不是唱得对就会好听的
有一些曲子旋律非常优美,只要拉得优美连贯,似乎都不难听,但是像这种曲子我觉得似乎就更深一点,似乎也更有意思

这两天开始读一本《The Lightning Thief 》,Percy Jackson and the Olympians系列的第一本,非常非常非常流畅容易懂,会有一种自己英文突然变好了的错觉,说起来,都是简单句居然也能写出一本畅销书诶!

循环往复

昨天练了3个小时琴,今天练了4个小时,啊,好爽!
目前在拉一首练习曲,非常规则的节奏,单个音不难,也不换把,所以可以充分体会弓子角度的变化、弓压的变化、手腕的变化,以及这首曲子拉起来有一种循环往复永不停息的感觉,拉起来还挺开心的
目前只在第一把位贴了四个小白点,后面几个把位都没贴,可能老师对我有信心吧?(虽然我自己都没有),总之昨天还对着调音器好好搞了一搞音准,搞完之后我觉得今天音准好了很多,因为音不准之前《摇篮曲》拉起来总感觉摇摇晃晃的,今天觉得似乎稳定了一点,还是要练耳朵啊!什么时候有个灵敏的耳朵就好了!
不过邻居说不定会觉得楼里有个人夜以继日的拉琴,可见封闭管控已经控得居民不太正常了。。。

今天听了大名鼎鼎的弦乐四重奏《死神与少女》,之前大概没有听到喜欢的版本,并没有听下去,今天听的是Belcea Quartet演出版本,好听诶,目不转睛的听完了
确实很带感,非常有戏剧性,我以为会听到很多少女的纤细,但更多感觉到的是时不我待的内心焦灼

最近在读《best of enenmise》,又是间谍的故事,其实现在觉得有一个明确的对手反而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
仍然在看《广告狂人》,因为背景是60年代,所以有非常多不尊重女性的部分,看起来是剧中人是很自然的演出不尊重的部分,就是这么拍出来,没有任何评论或者借人物之口评论,但是就能微妙的感觉到这是“觉得这些统统都不对这些令人不舒服”的现代人拍的片子,非常微妙。可能细想一下,也就是拍出了我们女的,也是有感觉的,也是人类!因此,观众和创作者达成了一种对这种不舒服你知我知的状态。以前有很多讨论总是说,旧时代就是那样,不是我拍得男权而是那时候就是男权社会,我只是把如实的把旧时代拍/写/演出来而已
我以前对于这种说法多多少少有点困惑,我现在则很有信心的说,不不不,不是旧时代男权,而是你本人男权,你就是男权的视角,就是男性的凝视,就是对女性的物化,你本人就是沉浸其中把玩其中获得了暗搓搓猥琐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