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叹调》

今天上课老师表扬我忽然间进步很大诶,其实自上次上完课,本周以来我自己也是默默这么觉得的,一天问8遍shu,你说你说,是不是好听一点了?!!然后想着上课看看老师会不会也觉得我拉得好一点了?看来自己的感觉没有错,确实我是往前走了一大步的
真是好快乐啊

啊!!我要收回《咏叹调》似乎更容易拉好的评价,中间情绪最高潮的一句,已经不能用难来形容了,完全就觉得,这是我配拉的曲子么?!!我觉得这四个小节可能每小节练习个300次也不见得能顺顺当当拉下来吧。。。
你说,我们人类怎么可能从指板上向下piu地飞十几厘米落下来就是准的?!怎么可能用这么奇怪的手型作出三十二分音符?

周末把《魔戒》第一部读完了,还不错,但是还是没有哈利波特好看!但还是开始读第二部了,我觉得可能读完之后我会去读《猎魔人》吧。。。钻进一个虚拟的世界,然后拉琴读书做好手头的工作,不抬头

话说,我觉得好人最大的特征就是让人有的选!比如说他们的护戒小分队,更有效率的当然是让队员自愿发毒誓护送佛罗多去销毁戒指,然后世界和平,但是,这些正面人物是绝对不会这么干的,他们所有的人都是自愿前往,随时可以退出,即使有人提出“但誓约却可以巩固动摇的心灵,”金雳说。誓约也依然不被接受,因为:
“或是让它断折,”爱隆回答:“不要看得太远!只要抱持着希望就好!再会了,愿人类、精灵和所有爱好自由的人祝福你们。愿星光时常照耀在你们脸上!”
比如说,“我们带来的是是自由选择的机会,”亚拉冈说:“把我的话转述给希优顿:战争即将爆发,他可以选择和索伦并肩作战或是对抗他。世间一切都将改变,人们将不再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事物……”
就,只有坏人的组织才无法退出。。。而,我们人类最了不起的就是作出自己选择,邓布利多也是这么说的嘛,他说“It is our choices that show what we truly are, far more than our abilities.”

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某个东西可以放大心中的邪念,可以产生巨大的诱惑,抗拒不了的话,会带来极大的灾难,比如说魔戒比如说魂器,抵御诱惑之难之重要,这到底是西方文学中的传统主题,还是托尔金的原创?但是这个设定真的很有意思诶!

高科技袋底洞

shu买了一个东芝的取暖器,发热非常非常快,非常非常安静,散热非常非常好,极其温柔舒服的暖,最近我就在房间里开着它,关起门来,把一个可以调解的靠椅放在某个矮柜边上,矮柜上面放上茶和零食,然后开始读《魔戒》,我觉得房间里就是我的袋底洞!
btw,“精灵之友”这个名字很好笑,我总是会想到“妇女之宝”
开了取暖器拉琴也很好,因为这两条虽然并不十分冷,但很潮,湿度很高,取暖器开起来,觉得会干燥一些,琴声音也变得好听许多
这真是最近的幸福时光,啊~

目前开始搞巴赫的《咏叹调》了,又是一首大小琴童都搞过的曲子,但是听下来好像大家拉得都还行,可能曲子比较容易出彩?不像《梦幻曲》,真的有人拉得好差啊。。。而且很少有人拉得还不错
《梦幻曲》已经基本结束,算还过得去,我觉得在拉《梦幻曲》的时候,有时候是能感觉得到一种快乐的,并不是沉浸在换把又错了/居然碰巧对了,下一个音在哪里,音准好像不对,节奏好像也不对这种无暇他顾的沉浸,一种逃避式的快乐,而是能感受到一点点音乐本身带来的快乐,可能我又高级了一点点,也可能是取暖器是最大的音色美化装置
真是羡慕有音高标准的人类啊,我觉得do re mi fa so la ti对我来说就好像是歌词,他们可以用任何一个音高唱出来,比如说do mi so,如果要我唱,可以毫无难度的唱成do la la,不像很多人,对于他们来说,这些do re mi就天然代表了某一种相对/固定的音高。。。好羡慕这些人啊!

gaslighting expert

昨天看论坛上一个帖子,帖主如是这般的描述了男朋友如是那般,到底然后提出的疑问是:我遇到了Gaslighter吗?
我觉得这个疑问的潜台词是:是我的问题么?还是对方的问题?
有一条跟帖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你试图分析为什么会在这个人的关系里感受到不公平和伤害,恰恰你的直觉已经给了你答案。就算他不是个gaslighter,他只是标准高、多批评人,但你又何须忍受呢?他是不是gaslighter,就现在来一个gaslighting expert给你一个答案,也并不能证明或者否认你所感受的正当性。如果你感受到贬抑、感受到不公、觉得委屈,那他就是在贬抑你,委屈你,不公平的评价你。”
结合我前几天看的一篇文章,里面张春说,可能因为在网上公开输出过关于家暴的内容,她的很多来访者都是家暴受害者,她发现这些来访者问的第一个问题几乎都是:这是不是家暴?他如是这般了,这是不是家暴?
我觉得潜台词也是:如果不是家暴,我的愤怒就是不正当的,如果周围有很多人这样,我的愤怒就是不正当的等等。
所以,真的很多人已经被剥夺/放弃了,最基本的,确认自身感受的权利诶。。。
我觉得我一度也是这样,但找回确认自身感受的权利,真的还挺治愈的,虽然也不见得会变得更开心,但起码自我折磨还是少了很多,不开心就不开心了,毕竟不仅不开心,还觉得不开心是不对的,那。。。就只能更不开心了不是

就,所以其实调节心态是没有用的
说起来,可能真的去做点什么才有可能会好一点,或者有个地方可以逃避一会才会好一点,对于我来说,可能学习就是这个“做点什么”和“逃避一会”

沉迷于学习里,做了一件大事,(协助shu)给琴换了弦!
9月底我就总疑心AD两根弦音色衰退很多,需要换了,上网搜,说一年左右要换,我就开始心思活络起来,上周上课,远程视频的情况下老师居然也说可以考虑换弦了,那,当然就搞起来!
大提琴弦的种类没有小提琴多,因为。。。它大个啊。。。所以它贵很多啊。。。我又不想用原来的那种,反正最后挑了俗称绿美人的弦,又和shu看了两个换弦的视频,就顺顺利利的换上去了!
很好,声音真的好了很多很多,可以作出一点想要的效果,我觉得练习曲还不明显,曲子特别明显,特别是A弦,本来就是只有虚掉和很响两种声音,现在可以有一种无级变速的效果,shu一直觉得自己耳朵不敏感,但是他也说听起来是很不一样,所以!这件事再次告诉我们,没有花钱的不是啊~~~~
咩哈哈哈哈,我不仅有了很好听的新弦,我还可以自己在家换了!
这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啊!

梦幻曲还在搞,老师说这种慢的曲子是要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拉好,因为音少,没有一个音符可以随随便便混过去,每一个音符都要有想法有控制有处理。我觉得我已经拉了两百遍了吧?居然也不觉得烦诶!啊,如果我的梦幻曲有点意思了之后,说不定就解锁了很多新技能,不说一通百通吧,起码慢曲子们会普遍性更灵光一点?

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

某天杨小恒和我说,你会不会有时候觉得事情都不顺,就很生气?我说会啊,你何出此言?她说她也是的,今天先干了点什么什么,就没搞好,然后去拿语文书,语文书又掉了,还掉在很难捡的地方,然后就很生语文书的气
我说,哦?!是伐?!我一般都只生自己的气,比如说琴老是拉不好,我一般都觉得是自己不好,不是琴不好
她说,你这样不行的啊,如果按这样生气的话,我下棋一直输一直输,或者说总共我就没赢过几盘,早就该气死了。。。
配合她那个小表情,我笑得完全停不下来
我觉得手机存的那张:“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的图片非常适合她!

我们要搬办公室了,搬到本地最好的楼,但是极其不方便,又远,路上时间极大的增加了,大概只是为了满足大boss的虚荣心。。。听人说每周一集美剧,每天听两遍,搞懂每一句话,听到了听了上句能下句的地步,英语水平会有飞跃,那么。。。我就准备在上下班路上这么搞了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爱学习啊我

有一天在张江开庭,路上夕阳西下,非常非常美,是摄人心魄的美,但是那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好像日本动画片哦,看了一会,拍了几张照,发给朋友,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和我说,好像日本动画片哦
就。。。怎么说呢。。。我们这些人最初认识世界,认识的都是一个二手世界

周末加起来练了七八个小时琴?有一个非常浅显的收获,如果左手音按得准的话,会有一种非常非常强烈的共鸣,声音会变得非常清亮悠扬的声音,很特别,但如果按不准,或者没有特别准,只是大概准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声音,琴的声音震动就很薄,那种强烈的共鸣会有一种很爽的感觉
当然也不是每个音都会,有一些音的共鸣会更明显,我猜测是有泛音的音如果准了这种共鸣会更明显
以及,《梦幻曲》有一句我觉得怎么都不太对,就是有一些音的声音很不畅快,声音好像是憋着的,但我一直以为是右手角度或者对弓子的控制不好,才发现根本就是左手。。。它不准啊!
练琴又更快乐了

周末听了Steven Isserlis的德沃夏克和舒曼,是好听啊!德沃夏克的第一乐章真是美不胜收,那么炫酷又那么温柔,还听了一个席夫的大师课,也还蛮好听的
Steven Isserlis还来过上海好几次类,可惜那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懂
最近还听了很多个版本的拉赫玛尼诺夫的大提琴奏鸣曲,感觉上还挺喜欢王羽佳和卡普松的版本,但是第四乐章还是Steven Isserlis感人啊!

玄学

周六看了一晚上小红书上罗伟熹老师的讲解,颇有收获的一点是,他说拉得要有歌唱性,就先要唱,但是并不是唱12345,而是就用啦啦啦啦啦来唱,自然会唱出起伏,然后拉出来就会不一样,声音不好听没关系,唱不准也没关系,就用啦啦啦啦来唱出大线条,心里有了手上就会有。又有一段,他拉了两遍分弓的音阶,第二遍比第一遍听起来连贯很多,但是他说他手上的技术一点都没变,节奏也没变,唯一变的是心里的想法,第一遍他想的是1,2,3,4,5,6,7,1,7,6,5,4,3,2,1(类似念经一字一顿版本),第二遍他想的是12345671,7654321,说是打大拍,或者说也就是啦啦啦啦版本
(突然想到我老师也是这么唱的诶)
总之,他说他唱12345的时候拉出来的和啦啦啦啦的时候拉出来听起来完全不一样,我觉得似乎有道理,因为啦啦啦是很连贯的,很波浪线的,而音符唱出来就很。。。音符
总之,仿佛大受启发,我非常想第二天试一试。

然后我就试了一下,啊!音阶部分已经效果非常明显了!
接着我试着听了一遍一个我蛮喜欢的版本的《梦幻曲》,一边听一遍跟着啦啦啦的唱起来,然后放下来手机,立刻拿起弓子拉琴,真的,肉耳可见和昨天不一样了!
担心是错觉,我就录了一遍,录音听起来也和昨天完全不一样了。。。很神奇啊

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看锦瑟的豆瓣,有个地方印象很深,她说小提琴有的比较远的换把,经常换不准,有个非常简单的办法,就是在下一个音出来之前脑子里先想象这个音,就十有八九能换准了
我觉得这个说法和罗老师的说法异曲同工!

还有罗老师说,在拉慢的曲子的时候不能泻掉,或者说不能垮掉,如果拉完一个长音然后劲儿泻掉再开始肯定会听起来断,我也试过了发现真的是这样,如果一个地方松了口气重新再起,就是会觉得这个地方是一个新的头而不是这一句的尾,甚至都不需要真的松一口气,只是意念上松一口气就会这样重新起头的效果

意识能指导身体进行微妙的调整听起来非常玄学,但居然真的有效诶,而有的地方做不到不是因为技术还不够(当然技术往往也是不怎么样),而是是因为我本人根本就想不到,根本听不到。。。啊,高级!

大龄琴童的《梦幻曲》

昨天上课,一开始拉了一遍音阶,老师说我揉弦揉得很好,左手很规范,开心!!她觉得我进步还挺快的,还问我一天练多久,啊哈哈哈哈~~
昨天有几个豁然开朗的地方,记一笔
1)打指
我记得第一节课老师就说过,上行打指,下行抬指,听录音有时候也会听到敲指板的声音(还挺好听的类),但是为什么不是左手按下去而是要敲下去,没有细想过,而且以前左手也不够有力,一来敲不下去而来敲不准,昨天才发现按下去的时候会有一个左手指尖皮肤和弦摩擦的声音现出来,然后还有可能按不实,加剧了这个摩擦声,显得不干净,而且按下去放慢来看就是两个动作,第一放在弦上,第二施力,如果是同一根弦,往往放在弦上之后弦的震动已经停止,然后才出现施力之后出现的声音,也会使得声音不够好。敲下去的话,上述两个问题都都能避免掉了呢,很高级啊!
2)不同
之前拉琴的时候老师会示范两个版本,问我有什么不同意,基本上有60%的概率我能听出区别吧,然后她会让我如是这般改成如是那般,改对了的时候,会问我,你听,是不是完全不一样了!但其实只有少部分时候我听起起来是觉得完全不一样了,大多数时候我听起来其实只是有一丢丢不一样。。。最近上课我觉得找不同的本领增加了,而且确实能听出完全不一样了的时候也增加了,所以!耳朵可能变好了一丁点儿?
3)柔和
怎么样把声音拉得柔和这个地方我似乎已经豁然开朗很多次了,但其实至今并没有真的开朗。。。叹气。。。本次还课里巴赫的小步舞曲有一段dolce(温柔地、甜美地)我怎么都拉不好,完全没办法作出那种温柔的感觉,老师说我拉得太硬,而太硬这个问题,完全就是困惑我很多时候的问题啊,老师说把这个柔和的感觉找到,依我目前的技术就能拉很多曲子了,哇哇哇,我这么厉害的么?!
昨天的心得体会是,以前我觉得不够柔和是因为因为换弓动作太大,以至于间隙过于明显,听起来不连贯导致不温柔,现在我发现不完全是这样,连贯只是温柔的必要条件,浓郁的片段激越的片段都是连贯的,直来直去也可以直得很连贯。。。
如果说换弓是一条短线,连贯只是把一条条短线它们连起来,要连得无缝,但哪怕无缝到了用连弓来做这一条线,它也一样可能是一条有棱有角的线而不是一条柔和的波浪线,毕竟一条锯齿线你也不能说它不连贯对不对?

所以老师说,《幽默曲》先缓一缓,来学习《梦幻曲》吧,从这样的曲子里找点感觉。啊!!《梦幻曲》啊,我终于来到了《梦幻曲》么?!《梦幻曲》算是一开始学琴的时候的一个小目标耶
说起来网上拉《梦幻曲》的人很多,我觉得几乎所有的大小琴童都搞过,但是,真的高下差很多很多,有的生硬,有的做作,说起来音乐性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有的琴童,初学简单的曲子就能感觉到他们有音乐性,有的琴童,可能技巧已经有点高级了,在拉比较高级的曲子了,但是依然觉得毫无音乐性,而且这些没有音乐性的琴童看他们拉简单的曲子也依然没啥音乐性。。。我觉得大部分时候波浪线就比锯齿线有音乐性?啊,我的目标是波浪线!

又,老师说我的声音是向前的,她说你可以哪天晚上试一下,用ipad放曲谱,房间里不开灯,就感觉找一下那种用声音充满整个房间的感觉,哇哇哇,听起来就很有意思啊,要试试!

花心历乱魂难驻

这两天看了两季《捕捉真相》,豆瓣评价很好,第二季尤其分数高,但我不太喜欢。第一季还可以,但是在第二季里面这个技术太神乎其神了,反而觉得看起来很假
开始我就觉得这是一个讲故事的片子,本身我不是太喜欢讲故事的片子,就是里面人物的情感人物的关系人物的成长是不大重要,比如说《传奇办公室》我觉得就是讲人的片子,纪尧姆对雷蒙怎么说话,对席琳怎么说话,对亨利怎么说话,都是不一样的,因为纪尧姆和他们虽然都是同事,但是关系是不一样的,而《捕捉真相》里面的女主我觉得她对她妹对安全大臣对女主持人对丹尼对加兰都。。。差不多啊,没有那种微妙的东西,立意也不在展示这种微妙的东西
本来么,故事拍得圆拍得精彩,人虽然工具也能看,但是第二部里面为了说明编剧想说的东西,故事编得也不怎么样,军情五处的智商都有点堪忧,于是从讲故事的片子赤果果变成了讲道理的片子
我。。。难道是缺人给我讲道理么?!!我。。。看片子难道是图人给我讲道理么?!

前几天上课,我觉得老师的示范我都多多少少能在琴上做出来,不是说怎么拉怎么有吧,但起码是能觉得到琴非常灵活而有反馈,我前几天上网查,说湿度对大提琴声音的影响很大,最合适的湿度是40%-60%,这两天湿度是50%左右,真的拉琴好舒服,而上次我觉得怎么拉都不行的时候湿度是80%。。。声音就非常炸,感觉声音摊在那里,很不集中
我终于要开始《幽默曲》了,算是一个我听说过的曲子诶!我喜欢中间的抒情段落诶,情绪很浓烈的感觉

在每天跳操+正餐少吃+甜食基本不吃+刚刚来完月经的情况下,居然还继续在胖。。。叹口气
最近没有读什么特别精彩的书,也没有看什么特别精彩的片子

今天在路上听了一段北昆的白云生和韩世昌的《折柳》,和现在通常的版本非常非常不一样,尤其是节奏和气口,听起来真的好奇怪啊!真的好奇怪啊!
不过折柳这个戏我总觉得那一段对唱词十分。。。鸡同鸭讲。。。塑造得李益也没啥正面形象,不过就是仪表堂堂的好色之徒而已,所以可能这种鸡同鸭讲是汤显祖的刻意为之,毕竟赤果果的说“鄙人重貌”啊他

下周有五个庭,五个啊。。。。我会飞升的吧

you know the day

假期过半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焦虑了,某天晚上梦到我前同事,一个和我差不多时间开始执业也非常为案源焦虑的男生,梦里我问他,最近业务怎么样,他笑而不语,我再问,他说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业务很不错,莫名其妙就有很多案源,梦里我都开始心慌,就是那种在考场上卷子一发下来,发现什么都不会,而边上的人都在埋头刷刷刷写的感觉,结果直接吓醒了。。。
和杨小恒已经很在说,惨了,假期没剩几天了!!她说,那个日子不能提的,我说哈?!就好像罗琳阿姨说的you know who?于是我们就管10月8号叫做:you know the day
杨小恒说,围棋,就是you know what

虽然这个人已经至少十天没搞you know what了,但是它依然是you know what!
罗琳阿姨发明的东西真好用啊。。。。
假期就过完了,早晨杨小恒说,什么时候才放寒假啊?!

假期过得很开心,在家里吃吃喝喝偶尔出去逛一逛,看看书看看片子练练琴,黑魔法标记总共才发热两次!
练琴整整一年了,目前的进度是《铃木第三册》学完了2/3,《宋涛王连三练习曲》学到第124条,依照B站和小红书来看,在零基础成人里面进度算是中上,完成度基本中上也是有的,哪怕和学了一年的小朋友比也还算是中等水平吧,但如果不和外界对比的话,自己录了来听,确实还是太差了,希望往后可以在音色和声音的质感上有质的提高,老师说低音要浑厚有颗粒感,高音要温暖明亮,呵,我的低音混沌糊成一片高音单薄而尖利。。。
不过国庆假期的发现是,我觉得湿度和温度对琴的声音影响很大,湿度过高明显觉得本来就不怎么行的声音就更不行了,能有这样的发现可能也是一个进步。。。吧?
本来想买一本正版的dream曲子的曲谱激励自己,但是后来想想也没有很大意思,不会就是不会,能到能学的时候从从容容买回来从从容容开始学应该更有意思的一点吧~~
学琴一周年的时候,回想起一年前的犹豫,很不确定这真的是自己想要么?而自己的感觉值得相信么?三分钟热度怎么办呢?这种音准都在手上的乐器是我能想的么?学来学去只会拉儿童歌曲怎么办呢?这真是的自己从来没有为快乐花过的那么一大笔钱和那么一大笔时间,啊!
学了整整一年之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感悟,只是希望可以这么踏踏实实的天荒地老的学下去。。。

假期做了葱盐烤牛肉、泰式大虾粉丝煲、青椒小炒肉、排骨洪湖藕汤、青柠凉拌鸡丝,反正每天都吃的很好,然后,就发现自己又胖了,整个人很滞重,所以我又开始少吃饭+不吃甜食+继续跳操了,希望接下去一个月可以变轻盈一点吧,叹口气

看不上和看不上

看到有人说天朝就两种电影,一种看不上,一种看不上

上周某天去很远的地方,路上在听昆曲,啊,淫词艳曲!周末在家里又翻出温宇航的《望乡》听了一遍,听过无数遍这一段,还是觉得真的是好啊,如果说淫词艳曲是中外皆然,李陵的羞惭悲愤就感觉特别中国,“教我如何回转”?!在京剧《杨家将》里,杨老令公碰死在李陵碑前这个设置也是非常令人叹息啊!
然后我就想19年的时候温宇航的《玉簪记》真是流光溢彩,听说他在台湾演了《琵琶记》,我觉得我现在人生理想之一就是能看到他的《琵琶记》了,只要他来演,演几场我看几场啊!
而这就是属于:看不上
至于现在演来演去都是牡丹亭,我觉得那就是:看不上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何冰说,“我认为一个优秀的演员,你甭管说什么话,只要是有一定理解和情绪的站在那儿,就能够带动整个环境,我们当年排《海鸥》……他那可是满嘴俄文啊,可是他往那一战,就那么一举手,一投足,一说话的时候,我们一个字儿都听不懂,但是就是突然间觉得,他带出来的不仅仅是这个人物,而是整个场景,生活中如果有这样的事就一定是他这样的……这也许就是于是之老师他们说的心象吧……你心里如果能有这个印象,技术还重要么?不管你的台词是什么,说什么你都自信,对吧?”
我忽然觉得,这话我懂!就是当年看过于是之说的演员的概括能力要强,他说就好像画家画的虽然是只能画出人物的一瞬间,但是要让看的人通过这一瞬间,看到人物的一生,只有观众的想象力被调动,才能得到满足。
以及,我觉得传统戏曲也是这样的,人物有人物特有的节奏,或者说我们一般说的“尺寸”,演员在舞台上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入戏,而且也没啥必要,但是只要掌握了这个所演人物的特有节奏,那就是怎么演怎么有了。这一点我印象最最深的就是周传瑛,真的,大家都是抖一抖袖子,唐明皇的水袖和吕布的水袖就是不一样!
可能。。。这就是写同人的时候掌握了某种核心,就怎么写都不ooc了

学大提琴马上就要一年整了,前两天看到一个网站,有一个所有的常见的大提琴曲子的难度参考和推荐版本的谱曲,里面说Grade 2相当于铃木第四册的水平,Grade 3相当于铃木5-6册的水平。竟然发觉某些我觉得“这辈子能拉下来这首我就满足了的曲子”是Grade 4,我现在是铃木第3册一半的水平,今年底明年初应该能开始第4册,所以也许假以时日,学个五六年,我真的能拉下来Brahms Sonata No. 1 for Piano and Cello, Op. 38,吧?

这两天在读一本《A Good Girl’s Guide to Murder》,标准的YA小说,读起来果然快,难度不高,可读性也非常强,但是我在想一个问题,同样是读起来难度不高的《Olive, Again》或者我看过几篇门罗,就完全是一种更“文学”的感觉,我还没想好究竟是为什么,究竟是什么带来了这种差异,但这种差异是很明显的,好神奇啊!

看着

都说人在做,天在看,但是好像就是人一直一直在做,天一直一直在看,但也不过就是看着。。。可,光看着有什么威力呢?是吧?

前天大提琴课被老师表扬了!说音准好了很多,咩嘿嘿嘿,看来多听多练还是有用的。话说我经常让shu看小红书上学琴时间和我差不多的成人拉琴,然后逼问他,快说快说!你老婆是不是比这些大人拉得好一点!!我觉得吧。。。一个东亚做题家一旦没有比较没有明确答案对与错的题目,就真的好难建立自信心啊,自己和自己比确实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还挺难

最近网上在说“松弛感”,有人羡慕别人有一种松弛感,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悖论。就是,如果我焦虑自己不松弛,我老是批评自己不松弛,那我显然就更不松弛了,而我一旦能接受自己的焦虑,觉得焦虑就焦虑着吧,反而就是一种松弛。与之相类似的就是接纳,接纳自己的每一个部分,包不包括接纳自己的“不接纳”,我就是嫌弃自己啊,就是不接纳自己啊,就是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好明明还可以做得更好啊,那么,如果我觉得嫌弃就嫌弃着吧,反而是接纳了“自己不能接纳自己”这个部分,反而更接纳了呢!我总觉得这个悖论里应该有点什么我还没有参透的哲理。。。虽然我还没想出来。。。但,核心思想仿佛就是,随便吧,就这么着吧~~~

前几天读完的英文小说是《tell me everything》,还可以的,虽然有一些部分确实有点我们一般刻板印象的那种调调,但是还是有一些地方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是那种过目不忘的影响深刻
之前看过一种说法,认为强奸本质是只身体暴力,带给受害者的影响有相当部分是来自于某种社会压力或者社会标准,是社会性的,例如“她的人生就毁了”“今后怎么做人”之类。如果不考虑这些社会性的部分,那么强奸就和被歹徒暴揍了一顿差不多,虽然强奸和其他暴力犯罪一样,会令人产生强大的恐惧,不安全感,PTSD等等,但我一直强奸所带来的的影响在除去了所有社会性的部分,除去了所有加给女性贞操的意义之外的部分也仍然有非常独特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我一直没有很清楚的想好

读完这本书,我忽然领悟了,那就是强奸是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完全视之为物的行为,视之为工具,一个人的快乐就来源于另一个人的痛苦,会有一种自己是非人的感觉,完全没有主体性,这和被歹徒暴揍一顿抢走钱包可是太不一样了,毕竟抢钱是主要的快乐来源还是拿到钱
回到我们的刑法理论,其实也可以看出来,我们的刑法认为盗窃抢夺罪侵犯的法益是财产权,故意伤害罪侵犯的法益是身体健康权,而强奸罪和猥亵妇女侵犯的法益是妇女的性自主权,性自主权,其实也就是自主权,也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立足点,吧?
虽然如此浅显的道理明白得如此晚似乎不值得一提,但,想明白一个一直也没有很明白的地方也还是值得高兴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