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

端午假期在家里读完了《凯旋门》,就书而言其实还挺好看的,虽然没有很多情节,但是里面的气氛就是能把人吸进去,那种瞬间进入另一个空间和时间带来的很原始的阅读的乐趣,男主角很完美,以及里面很多次要人物,不分男女都令人印象深刻,可惜女主角我觉得不是特别行,就好像是一个挂钩,用来挂住一些男主角的情感,或者一个舞台,让男主角施展。。。但读完之后觉得整个人被闷住,就虽然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但是那个世界还远不如现在这个,只想让人叹口气

读完一本书,很希望获得如同吃了一餐很满意的饭式的满足感,荤素合宜米饭晶莹有弹性,每道菜都好吃,既不油腻又不寡淡,味道干净而饱满,让人由衷的感叹生活真好啊,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呢!想来想去,能让人有这样的感觉的东西,居然还就是一些非常喜欢的同人了。。。我总不能再去读读过的同人吧?!真是。。。只想继续叹口气

现在这两天在读《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实在太好笑了,虽然不见得有什么营养,但作为畅销书来说,到目前来说我觉得还可以
大提琴大龄琴童练习的群里居然已经从琴、弓子、琴弦、松香进一步讨论到擦琴布了。。。也真的很好笑啊!
果然技术不行最后的方向都是搞装备
说起来上周末去试了两把弓子,我觉得超级的贵的弓子当然是顺手一点,但是一千到大几千之间都和我自己这支似乎没啥手感差别。。。所以最近升级装备的心真的是很淡,一心只想提升技术

周六陪杨小恒去上笛子课,我在车上说,要不要叫个奶茶下午喝呢?还是回去冲杯咖啡算了,杨小恒说,当然是叫奶茶,因为你说冲杯咖啡算了,而“算了”,就说明咖啡在你心里是次一等的选项。
哦哟,阅读理解还可以啊!她说,我觉得有的阅读理解题目是有意义的,比如一句话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人们在生活中就是不会把所有的意思都放在表面,有一些句子就是有隐含的意思,但有些题目是完全没意义的,我说比如呢?
她说,比如有一篇写黄果树瀑布的,就是写了瀑布怎么美啊什么的,问我们表达了什么,我说表达了对黄果树瀑布的赞美之情,结果答案不对,答案是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美之情
我觉得。。。受教育者是具有分辨该教育到底怎么样到底是不是好的能力的

荡漾、像个曲子、音乐性以及其他

我小的时候觉得自己唱歌不够荡漾,想出来的方案是对着电风扇唱,发现电风扇之下,声音会有一些波动
很久以前,熊猫和我说她小时候觉得自己唱歌不够荡漾,发现一边锤胸口一边唱,声音就会有一些波动
我一直觉得无论是唱歌还是演奏,如果有起伏,有水波这种荡起来高高低低的效果,就会特别好听
而shu管这种有音波起伏的效果,统统都称为:有点像个曲子了
周日去上课,老师说右手虽然不能揉弦,但是也可以通过压力的变换营造出一种起伏的效果,类似于揉弦时候的音波,在基准音上下浮动,她说有时候这就是很多时候说的音乐性,就是有起伏,而实际上音乐性就是通过这样的技术去实现的
然后我就忽然明白了,无论是我小时候追求的荡漾还是shu说的像个曲子,又或者专业人士说的音乐性,大家殊途同归,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情

周日上课解决了一直以来很困扰的两个问题,几乎就是立竿见影。老师还说上次上课提到的点基本都做到了,啊!太开心!
之前看到的一些小红书上的大人/小孩,他们拉琴的进步看起来基本就是简单→难,生涩→熟练,但从来没见过谁是难听→好听的,换句话说,拉得好听的那些人,他们一开始就是好听的,尽管初学只能拉一些很简单的曲目,但明确能知道他们是好听的,最起码是有好听的潜质的,而非常非常少见到难听→好听的人,最近在小红书上看到一个小朋友,之前拉琴完全不行,毫无灵气,但确实这几次有完全不一样了的感觉,可能就是厚积薄发?也可能是小朋友忽然开窍了?
但,我想说的是,我总觉得,我也快要厚积薄发了,呢!!

周日去武汉出差,下午出发晚上到,周一上午办完事情中午返程,晚上回到家,洗头洗澡吃完饭,立刻踏踏实实练了一个多小时琴,好爽啊
在路上把《dead lions》读完了,读了三分之一《凯旋门》,不知道是书的问题还是高铁的问题还是我被空调吹感冒了,总体就是昏昏沉沉的
在火车上听了一段陈锐讲贝小协,说哈恩的琴就是非常“空”,不是冷的也不是热的,就是仅仅在那里,有宇宙之感,就没什么色彩的变换只有形状的变化,我其实能理解他的意思,也觉得非常精准。但是又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哈恩的琴充满了控制感,而控制感是那么人类的东西,反而被认为适合宇宙?又话说巴赫为什么那么秩序(这种秩序也是非常人类的,毕竟自然界就是乱糟糟的嘛),反而被认为是极大的自然,是一种宇宙一般的自然。
小女巫给了我非常有启发的答案,她认为在现代审美里:人类=情感的流溢=不控制,因此控制=超越人类本性=宇宙,这里的宇宙是超越意义上的宇宙不是自然界的那种宇宙
我觉得真是太有道理了!!要记一笔
又话说,我听了一段谢林的贝小协的第二乐章,尤其是伦敦交响乐团的那版,那就是自然界的感觉啊,是小草的生发,是春天的微风

单纯爱学习

因为我一直以来很喜欢看/听对比,昨天在B站刷到一个我不是特别喜欢的up主,说对比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对比的,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up主,但是这个主题还蛮有趣,我就点进去了,带着耳机没看屏幕,一边听一遍干活,他说试听第一段,放完,试听第二段,放完,说你更喜欢哪一段呢?把你的意见打在弹幕区,买定离手哦!我心里默默的想,虽然这段曲子我不熟,但第一段可是比第二段强多了,然后他说,“两段都是柴小协开头的引子部分,第一段来自22岁帕格尼尼小提琴比赛的现场,是当年冠军XXX,第二段是30多岁盛年的李传韵,听到这个答案,你是不是想要修改你当初的意见了呢?”我心想,啊?这样啊。。。原来李传韵这么不行的么?
然后因为在干活,接着干,就接着往下听,然后他七七八八讲了老半天之后说,“刚刚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第一段是来自于俄罗斯的小提琴大师科岗,第二段确实是李传韵,现在你又会不会想修改意见呢?”
我就觉得吧。。。真的。。。耳朵还是准的

又找B站听了一段对比,都是大佬,是贝多芬黎明第一乐章的尾声,一段很彪悍的很猛的段落,其实这种段落我不是很会分辨,因为总是觉得乱糟糟的,搞不大清楚,但是盲听下来,最喜欢是吉列尔斯,就,
虽然我对艺术家难免会脑补,因为出身背景也好,传闻也好,长相气质也好,打扮风格也好,难免会觉得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但几次盲听下来,我觉得,确实,即使因为出身背景也好,因为传闻也好,因为长相气质也好,因为打扮风格也好喜欢的人,音乐本身也确实是耳朵喜欢的,并不是纯靠脑补,我对自己的耳朵还是蛮诚实的,于是默默的有点高兴

最近觉得拉琴怎么都不对,怎么拉都没有想要有的音色,于是开始从很基础的部分搞起,坐姿,持琴,持弓,左手的手肘,手掌重心,右手的肩膀,怎么说呢,经过调整,我觉得稍许还是有点提高的,然后在小红书上看到有个小朋友的妈妈发的文“学琴两年半,一切从零开始”,简直笑出来,这不就是我嘛?!所以,可能学了两年左右的人都会开始一次反复?

群众艺术馆及各分馆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报名,有各种各样的课程,从合唱到皮具制作体验,很便宜的学费,总之,78万人秒杀1.5万个学位,我觉得人类都还是有精神追求的,吃好喝好是不够的,还有有点别的,要有点形而上的东西,说起来群艺馆的课程绝大多数都是女中青年,老年大学里也都是老太太,那么换句话,我们女的更是颇有精神追求的,啊!
和小伙伴去上了一节重奏课,刚开始老师问,你们俩是近期有演出么?我说,不是,我们俩就单纯爱学习,老师笑起来
但,小伙伴她可是抢了群艺馆课程的人,而我是曾经上过群艺馆课程的人,真的,我们就是单纯爱学习

兴致勃勃

王连三那本谱曲里面的《梦幻曲》,开头第一句,dofa,mifalafafa,这个地方,mif是D弦,la用的是A弦的空弦,我每次每次每次从D换过去这个空弦音的时候都会很炸,音色完全不一样,往好里说就是为之一亮,客观点说就是一下子滋出来,压一点弓子虽然会好一点,但总归听着有点不舒服,但是广大网友都用的是这个谱子都这么拉
我突发奇想,为什么不直接在D弦上往下换到四把位的la呢?试了一下,很惊喜,从音色到句子变得非常连贯,然后我又开始搜梦幻曲,看到Daniil Shafran的视频版本,我其实不太喜欢Daniil Shafran,当然他是大佬,也有人非常喜欢他,觉得很细腻感人,说是大提琴诗人,但是我是觉得他拉琴太阴柔,而且有一种湿哒哒略带惨兮兮的感觉
但,总之确实我看他的la就是D弦换下来的,然后认真听Lynn Harrell,在la这里隐约听到一点点揉弦,那么应该也不是一个空弦音
跑到IMSLP上面搜谱子,有的标了指法的谱子上有把la标记为1指的,那就是也是在D弦诶
就这么简单的曲子,都觉得变化无穷,比如说la用空弦A,就是从la开始变了一种音色,逐步开始往上走,而la用D弦就是一路暗淡下来,一路喃喃自语,最后一个fa才有点点爆发
而那几个音用一弓,什么时候换弓也是一种语气,当然大佬可以换弓无痕,但是我们这种初学小朋友,换弓难免有气口,那气口就要用在对的地方。而且上弓天然容易做出渐弱,下弓天然容易渐强,也是需要考虑的地方

拉《西西里舞曲》,开头第一句降silasol,lare,redomi这个地方,那个lare究竟怎么搞,我之前是lare,redomi整体是一弓,这样的问题在于,la换把到re距离有点远,可能会带一点滑音,而且如果分配不好,到redomi的时候可能弓子不够,卡住
然后我就开动脑筋之后,变成,la,换弓redomi,这样那个每次都奇奇怪怪的re好像就没问题了!

有了新发现,一边兴致勃勃尝试找资料录下来听看是不是真的有区别,一边忍不住批评自己,我要是拿这种劲头去干活,是不是就变行业大佬了?但是,我又想,说不定就挂了呢!

周末带娃去看家具,本来是想给她在樱桃木和白橡木里挑一个颜色的,我个人就觉得白橡木挺好,结果这个娃娃一眼看中黑胡桃木的颜色。。。我倒觉得。。。似乎白橡木蛮好看。。。总不能她房间用黑胡桃木我房间用白橡木吧?!

上周六和小伙伴又去练习了一次重奏,想到3月份就可以找老师来上重奏课了,不由得摩拳擦掌非常期待
还在读《雍正:天地古今惟一啸》,看进去了还是挺好看的,居然有一种“现代社会好,古代社会坏”的感觉,而不是,皇帝就是爽啊!
快要过年了,我又下载了很多书,读小说拉琴吃东西长胖胖,这就是过年呀!

人菜瘾大的信使

最近琐事缠身,收入前景不明,又开始焦虑
不过因为房子在装修,今年春夏之际应该能住回非常非常喜欢的房子里,以前觉得地球不如爆炸掉算了,现在还是很希望世界和平的
每天以练琴逃避生活,这两天浅薄的领悟是,弓子不要停,如果想要连贯延绵不绝的效果,弓子不要停下来重新起头。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真正明白。在复健《梦幻曲》,第一句长音F过后,差不多弦在弓子中间偏下的位置,我以前每次都是拿起来,回到弓根再开始EDCF这一组音,无论怎么小心,都觉得是重新吸了一口气重新开了一个头,但是如果在F的渐弱如果靠弓速变慢来实现,然后F结束在原地原速换弓,整个的效果就会好一点,就会稍许有一点连贯的感觉
就,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即使是很傻很初级的发现,但是还是有点点开心的,想要更多的尝试弓子一直在走的效果呢
在尝试拉赫的《练声曲》,拉了差不多一周了,才忽然发现,很多很多地方就是音阶进行诶
虽然觉得好像终于变好了一点点,但一但录下来,仍然觉得还是完全不能听,不过练琴就还蛮上瘾的,果然人菜瘾大

今天看到微博上一个关注的姐姐说,傅真曾经说,“写作的时候,我爸曾转发给我一篇文章,大意是说文学创作的目的是为了“报信”。据说大江健三郎把出自《圣经》的这句话当做他写作的基本原则——“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报信就是讲述,就是把自己曾险些为其吞噬的那个世界里的一切都讲述出来并加以重建。但“报信”无疑正是我想做的——报信给这个世界,驳斥那些想当然地看待事物、随心所欲定义女性的人,告诉大家那些阴影中的故事还有另一面。报信更是为了连接。小说这种文学形式被发明出来,也许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他人。有些秘密无法与任何人分享,但在小说的世界里总能找到灵魂或生命旅程的交汇之地。有些声音一旦被听见,也许就会有共鸣和回响,而所有的个体经验就会汇入一种更广阔的意义之中。”
我觉得说的很好,这就是讲述的意义啊,讲述,真的就是有意义的事情
虽然讲述即使没有意义也拦不住我人菜瘾大数十年如一日的写blog,但是,讲述就是是有意义的,读/写同人就是有意义的

前两天小女巫去看了Augustin Hadelich的演出,我和她说,我也蛮喜欢的Augustin Hadelich的,而且他现在用的这把琴之前是谢林用了快30年的琴,当初知道的时候就觉得好神奇啊!谢林是我入坑古典音乐最开始喜欢小提琴手,当初是听勃拉姆斯的第三小提琴奏鸣曲入坑。每次入坑的乐手或者喜欢比较长时间的乐手,就音乐而言,都是这种质朴的优美,内核仿佛有一种庄重正直,但又是优美的,而从来不会是艳丽的夸张的俏皮的紧张的华丽的张扬的
入坑之后陆陆续续去搜了一些关于谢林的资料,觉得这位小提琴手真的还蛮特别
这两天又翻出来听,再次感叹他的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让我非常入迷。尤其是第二乐章,第二乐章旋律本身就是美的,可是他的版本又不是美这么简单,有一种宽广而自由的感觉,仿佛是在天际飞翔
作为对比爱好者,草草听了一下其他人的,Augustin Hadelich的版本温暖宽厚,仿佛是对友人的安慰,Janine Jansen的版本情绪起伏更大,但更内心戏,齐默尔曼的版本则根本不大好听,但确实都不能和谢林这版相比
我发觉的,对于我来说,只有听到喜欢的版本才会喜欢一首曲子,而这个版本通常就是往后以来最喜欢的版本之一,因为如果没那么喜欢,根本记不住听过这首曲子,这首曲子也根本不会成为我喜欢的曲子
比如莫扎特的小提琴奏鸣曲K379,第一次听到齐默尔曼和Alexander Lonquich的版本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啊,那种自然的快乐和云朵飘过草地忽明忽暗的投影,怎么能这么有灵气啊!!但其实因为喜欢谢林,他有一张莫扎特奏鸣曲的全集我还颇为收藏了一阵子,这首大概也听过一两次,可是根本没印象
总之,我昨天又跑去听了一下谢林的K379,就,还是不行。。。完全没有那种灵动和纯真
凭我查到的有限的资料,我觉得谢林,多半也不是个非常爱袒露心声的纯真人儿,不是那种“艺术家人格”。。。莫扎特。。。不适合他。。。以及那个钢琴也不是很行。。。

Studies of the young cellist

young cellist,那,就是在下了!
在B站上看到有个人搬运了有个人教Feuillard的这60条练习,不仅有示范而且有每条的讲解,这条究竟是练什么究竟要怎么练究竟什么是重点什么要兼顾
总之视频非常有收获,也看得出这本练习曲每一条都颇有针对性,是左右手的基础训练
还有人搬运了冯勇智(Zlatomir Fung)的逐条讲解,他也很喜欢这本练习
看来确实这本练习是很不错的基本功训练
然后我就下了一本,看视频做笔记以及开始练习,目前虽然暂时辍学,但是还是希望在辍学期间基本功和音准能有一些提高的,握拳!
说起来,我觉得最近音准还是有一丢丢进步的,体现在,以前觉得准的地方现在开始觉得不准了,虽然可能以前离准确是离得十万八千里,现在依然有十万里的差距,但。。。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嘛!

在论坛上,看到有个人说,之前她一直很希望自己要更自信,但是觉得很难,依然很难相信自己,甚至她说“这种时候也很难说是“对现有成果不够自信”还是“太有自信以至于幻觉自己可以做到更好”。反正就是,虽然给自己写了一堆“不要纠结!”“相信自己!”之类的小纸条,大部分时候我还是会非常纠结和拖延这一类和不是很熟的同事聊想法的任务。”
然后,她忽然有一天就领悟了,原文是:“自信”应该谈不上是我追求的价值吧… 作为格兰芬多,我们的values难道不该有“勇气”吗!
就,一下子事情变容易了,不需要想这个东西够好么?而是勇敢的去做好了。。。怎么说呢,我觉得颇有启发,自信是一个价值评价,很难弄的,而勇气或者说勇敢是一个行为,搞了就是勇敢,没搞就是不勇敢,既然自己的values是勇敢,那就去搞就行了,就符合自己的values了,这并不依赖于这个东西或者我本人是不是好,是不是值不值得自信这种没有标准的价值评价,就更好操作得多

娃最近日日沉浸在《波西杰克逊》里不能自拔,已经看到第五本了,天天手不释kindle,搞得我很羡慕,这样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对我来说好像上一次还是2020年重读哈利波特,太遥远了,《波西杰克逊》我也看过一本,觉得傻乎乎的,就,真的,哈利波特最好的了!

连着两天晚上做噩梦,都是类似于1点三刻开庭,一点钟我发现材料还没理好,我人还在办公室,跑到楼下打不到车地铁也坏了这种噩梦,醒过来拼命抚胸口,比梦到妖怪还吓人,叹口气

四重奏

2023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去和四个小伙伴一起尝试四重奏,大家之前没有联系过,也没有事先练习,到了之后准备视奏,自然是七零八落,一遍两遍三遍,偶尔有能合起来的地方,特别美妙,一开始全顾着自己手忙脚乱,到时候能听得到一点点边上人的声音,两个小时完全没干别的,全身心投入在这里,非常非常美妙的感觉
我最最喜欢的时刻是,第一声部先开始,几个音符之后,我们三个一起加入进去,如果进的准,那一瞬间,几乎是浑身汗毛都竖起来,有一种有了回应,一个人被托住,被承接的感觉,太震动了

后来,两个小伙伴先走,我和另外一位之前就合过二重奏的小伙伴继续玩,我们继续合绿袖子,比上次好一丢丢。说起来,这首重奏结构比较规整,二声部先是和声伴奏,完全就是节奏型而已,一声部负责旋律,到中间开始,一二声部互换,直到结尾。整体非常有重奏的感觉,而且比较平衡,如果是两条旋律线,像我这种傻乎乎的人肯定就听不太出来,而如果第二声部完全是伴奏,又觉得第二声部有点没劲。总之,和小伙伴约了一月份继续搞这首曲子,希望我俩可以完完整整的拉下来,而且能好听一点
和二重奏的小伙伴还想,我们去找一个重奏的老师,好好在重奏这个部分里学得更深一点,太开心了,能在这个问题上想到一块儿去!!
以及,我俩真是。。。好爱上课啊!

琴房出来没打到车,于是去坐地铁,在冬天干燥且并没有冷到死的夜里,背着琴走在路上,心里的兴奋还没有散去,真的有一种非常欢喜快乐的感觉
学琴两年,这才第一次带琴去坐地铁,才第一次背着琴出门也没有觉得很心虚,不容易啊
回到家,惊喜的发现shu在做提拉米苏,这也算是元旦家里的传统节目,总之一边聊天一边吃提拉米苏的边角料,一边给他看拍起来很像样的照片和听起来很可怕的视频
啊,超级幸福

说起来,后来躺在床上东翻西翻同人,我发现年纪小的很多小朋友喜欢的都是战时文,在战争里如何护得心上人周全,但我自己最喜欢的几篇SSHG同人都是战后,俩人如何带着各种的伤痛走到一起,如何发现真正的自己,如何放过自己,如何变得坦荡,如何克服过去的影响,如何试着在现有的情况下过得好一点,所以,大概,这就是。。。年纪大了

新年第一天,在家复建巴赫第一无伴奏组曲里面的《小步舞曲》,以及琢磨琢磨《练声曲》,下午看了《流人》,深感,世界就是草台班子,大家就凑合搞搞吧,然后开始心慌+焦虑,又要上班了。。。呼,只能说,小蝴蝶贪玩耍,不爱劳动不学习

贝多芬第三大提琴奏鸣曲

这两天再回炉维瓦尔第e小调大提琴奏鸣曲,网上资料没有很多,我一般是以Janos Starker的版本作为参考,不由得再次感叹,这种巴洛克的时期的慢板真的是别有风味,还挺上头
尤其是四个音中间断开的时候,如果音够准,那种共鸣萦绕的感觉,很妙
顺带着想认真听听看Janos Starker的其他曲子,翻到一个贝多芬第三大提琴奏鸣曲,这首曲子的第三乐章很美,第一次听Janos Starker的版本,一路听下来到这一乐章最大的感受是,真的非常高洁啊,有一种高洁(冷)之美,这是我听其他版本没有感受到过的,非常特别

我这么爱对比的人,一口气对比了很多大提琴手的这一段,这一段普遍速度在1:30左右
最慢的是Jacqueline Du Pre / Stephen Kovacevich的版本,有2零8秒,所以觉得有种懒洋洋的气质,其余版本基本在1:20-1:40秒之间,速度上差别不是特别大
Miklós Perényi/András Schiff ,非常非常美,那种温暖的歌唱,音乐就好像就心底流淌出来一样,没有一丝矫饰和夸张,那么自然平和
Lynn Harrell / Vladimir Ashkenazy ,我也很喜欢,有一种特别的生长感,起先仿佛是一颗种子,慢慢抽出新绿,有一些欣喜一些困惑,然后刷的一下子长大,变得饱满而丰沛
Nicolas Altstaedt / Alexander Lonquich,这个版本我是因为喜欢钢琴,才一直放在收藏夹里,今天认真听下来,觉得大提琴是有点弱,就这乐章而言,几乎就是孱弱了,这种非常连贯的旋律线条很明确的片段,大提琴还是要再突出一点才行
还听了卡普松和马友友的版本,那时候的卡普松我觉得还很一般,这两个版本都没有很多记忆点

啊,2023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上班路上听了这么美的曲子,真好啊

大大声

又开始读同人了,依然是HG和SS,在寒夜的被窝里看他们俩打怪谈恋爱。开了好几篇的文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好像是同时开了好几罐糖,从这里拿几粒又忍不住从哪里拿几粒
说起来斯赫真的是一种非常古老而经典的言情小说的模型啊,说起来小说和生活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小说里的困难解决了就解决了,老伏挂了就挂了,而且他们从来不愁找不到工作没钱生活
而生活里,一种困难过去翻过一座山,短暂的喘息之后另一种困难会出现,会有新的山,而且一边翻着山一边还要时时自我怀疑,怀疑是自己不知足,怀疑是自己太弱鸡,而一边自厌一边努力接纳自己,说,你已经是个了不起很厉害的人了呢!

下到了期待很久的郑小悠的新书,但还没开始读,感觉不是很看得动那些人情世故仕途经济,而且即使当了皇帝也要老清老早起来开会,很累
归根结底还是想要逃避,逃开和那种“实的”生活接近的东西
最近无心干活,根本不想上班,就想搞搞家庭建设,逛逛建材市场,幻想一下家里铺好木地板可以赤脚走路的快乐

还是很喜欢我的新琴,觉得它可真美好。然而好像练了几天之后发现一个问题,我觉得它变大声了,变得没有那么细腻柔和了,像是一只熟悉了新地盘开始肆意而为的小动物,也可能是乐器终究随主人,于是它就很容易变成一个很大声哇啦哇啦的粗糙的乐器

准备给自己制定一些练琴计划,除了复习一些旧曲子之外,还准备自学一些新曲子,第一首准备搞舒伯特的小夜曲,目标是可以有tender and simple的感觉

放声歌唱吧

周日和小伙伴试着重奏了一下,真的很好玩,而且两个声部能合上的时候居然内心有一点小感动
还记得两年前,刚刚学琴2个多月,和老师重奏过一个练习曲,那种美妙的感觉我现在都还记得,让我觉得,重奏啊,简直就是人生理想,终于时隔两年,又重奏了一下下,实在是非常快乐
然后收琴的时候使过劲儿把尾柱的旋钮扭坏了,尾柱伸缩处于完全不能固定的状态

昨天开完庭直接回家,还蛮早的,和shu说,我们去修尾柱吧,顺便把琴桥也搞一下,因为琴桥略有点弯了。我灵光乍现地说,要不去上次我和初学同好去过的那家琴行吧!修琴的时候还可以顺便试试店里的琴

琴本身修起来不复杂,我说想试试琴,3万左右的,师傅先是拿了一把2.8万的给我试,操控性特别好,非常顺手,而且声音很柔和稳定,音与音的衔接变容易了很多,然后又试了两把3.8万的,倒没觉得特别适合我,主要觉得不太好驾驭,操控性不太行,可能这位琴它有自己的想法,琴行师傅也说,我拉2.8万倒是更好些
然后我的琴也修好了,再用自己的琴来对比,我那把琴声音已经拉开了,共鸣很好,音量很足,但是声音质感比较空,shu说觉得比较薄

我就有点犹豫要不要买2.8万那把,shu在边上看琴,指着一把看起来颇为磨损的琴,和我说这把特别漂亮,和别的琴都不一样,要不试试看这把?师傅帮我调了一下,我一试!
拉同一个乐句,shu眼睛都睁大了,声音圆润,我觉得是很有内容的声音,能想象一定可以作出很多变化,柔和也行激烈也行,范围非常宽,不像之前2.8万那把就觉得好像只是一味柔和,太软妹子
这把琴非常舒服,拉起来不仅手感好,更真的是有一种能歌唱起来的感觉,而且有很多内心戏,拉起来就是哈利同学在买魔杖的时候说的,指尖一热的感觉,一阵暖流穿过身体

然后我就把它买回家了!师傅一边微调一边擦琴的时候和我说,这把琴你可以一直一直用下去,不用再换了,即使是专业的也都够了呢
回到家,在琴里发现一个小小的标签,写着2018年,我就觉得很迷惑,为什么才5年的琴能磨损成这样呢?和小伙伴讨论下来,应该琴的前任是一个专业学生,后来换了琴,而业余爱好者用的琴,比如我,我那把用了2年的琴还和新的一样,就算在过个3年,也绝对不可能磨损成这样

回家拉给杨小恒听,她居然说,好像录音里的声音诶,我觉得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评论,也就是说,它是一种成熟的声音!吃完饭我又把两把琴都拿出来,拉同一个乐句,让她在客厅里听,是第一遍好还是第二遍好,她毫不犹豫的说第一遍声音好,而第一遍,就是我的新琴
可见,声音之好,是非常明显的!

总之,非常喜欢!我的练琴之心熊熊燃烧,啊!放声歌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