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

在该处上班,最令人觉得啊,好温柔的时候就是在洗手间坐下来的时候,因为,它是一个发热的马桶!!啊,温热的垫圈碰到冰凉的腿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被抚慰了!根本不想起来,有一种,让我一直一直坐在这里吧,的感觉
看了两季《流人》的前两集,还是可以的,帅帅的小哥一脸倒霉鬼的样子颇惹人喜欢,但还是要感叹一下,小天狼星已经这么老了啊,我下了一本《流人》的原著,是得过某一年的金匕首奖的,不知道会不会好看
一年就要过掉了,这一年过得其实。。。还挺开心的
但,如果管制放开之后,业务再不好,就只能怪自己了诶,想到此,就不免提前就焦虑了起来

昨晚在看《魔戒》的第三部,总算有一点点情绪在里面了,魔戒有一种古代故事的感觉,那些人物都好端庄哦。。。其实每个人都是纸片人,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也没很多故事性,和我们现在想要看的立体的人物或者复杂的情感什么的毫不相干,但居然我也吭哧吭哧看到第三部了!

最近看了几篇文章,现在AI大概已经很厉害了,我觉得我们人类之间的情感,我们的脆弱之处,我们的偏好之物,似乎越发珍贵,这。。。正是我们有别于AI之处,呀!

前两天看荞麦的微博说,男人最爱的就是他崇拜的另一个男人,或者说对于男性来说,男性的肯定比异性的肯定更让他们高潮。确实。。。很多故事都是这样的故事,说到底就是找爹
但是,我想说的是,男女言情故事里,“认可”这个元素,好像是没办法性别互换的。“认可”,其实就是有上下属性的一个词,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确认,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上位者的选择,下位者是一个被动态。在带有这个元素的文艺作品里,我觉得根本没办法想象出来一个“女性的认可,对这个男性来说至关重要”的故事,更不要说是爱情故事了,就。。。可能归根结底,我们想要获得的是社会的认可,而这个社会,就是一个男权社会,叹口气
又话说,看多了荞麦的投稿,真的觉得,我们女的,在感情故事里,非常容易用被动语态来描述自己,比如说,“他放弃了我”/“他没有坚定的选择我”,而不是“我的选择没有成功”。。。要善用主动语态,建立自己的叙事,啊!

飞扬的快乐

没有
最近毫无那种飞扬起来的快乐,是会有觉得还蛮舒服的时候,比如说和shu散步,比如说靠在躺椅上看书,比如说吃焦糖布丁,但是那种富有冲击力的,巨大的飞扬起来的非柴米油盐的快乐,那种让人觉得,啊,生活啊,真好啊的时刻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上一次大概还是去年12月底听的音乐会,皮亚佐拉真的好燃。再上一次么,可能就是于老板的《失空斩》或者是温宇航的《玉簪记》了,这么说起来,演出是这十年来非常非常容易获得这种的快乐的事件了,不过看十次演出,也就能有个两三次这样的感觉吧?因为还有很多演出,要不是我看到自己写过日记,完全不记得还居然看过这个。。。但,最近没啥可看的演出

除了看演出,上次买大提琴也非常快乐,魔杖啊!奥利凡德魔杖店啊简直!随后上课练琴也很好,但是更多的时候是一种peace之情
哦,对了,还有魔药小组一起翻译的时候,啊!!那已经是两年前的快乐了。。。

曾经能自我获得的非日常生活的快乐的来源之一是旅游,但自从有了娃,旅游无非是换个地方带孩子,说真的,意思不大
怎么办,我觉得好干枯啊,那种飞扬的快乐真的久违了

本周事情很多,而下周事情则是超级超级多,那,就搞咯,会和自己说,过完这两周就好了,或者每次深吸一口气心里假装戴起食死徒面具穿起袍子去开会,但,开完会顺利回到老邓那里好像也只是松一口气而已,然后等着老伏下一次开会,并没有觉得前面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东西/时光

热得要S的40度的夏天中午在外面奔波的时候会想,天气总是会凉快的,就算再热也会有凉快下来的时候,就好像再冷也会有暖和起来的一天一样,可能这也算是某一种大自然的慰藉吧?哎。。。

春江水暖鸭先知

不,没有,水冷得很
前两天做梦梦到没有业务,非常非常焦虑(这也不是梦啦,这根本就是实际情况),我妈还非常嫌弃我,觉得我赚不到钱,然后在梦里我就和她争论了几句,就大哭起来,眼泪像动画片里一样彪出来,外加喘不过气来,然后我就醒了,躺在枕头上一阵恍惚
一个朋友问我说最近怎么样,我说十分崎岖,他非常开心的说,来来来,说一说!我说好像也不能说崎岖,毕竟几乎没新案子,也谈不上做案子做得崎岖,问他说,你怎么样,他说开了一个全风险代理的庭,眼看着要输,谈了一家顾问单位,没谈下来,所以,虽然没休息,但依然没钱。。。
他和一个之前业务很好的家事团队关系不错,我问他人家怎么样,他说他们也是一塌糊涂,我很惊讶,说我以为唯一好的就是家事团队了呢,毕竟疫情关在家这么久,应该很多人想离婚的吧!他说他之前也这么以为,但是实际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聊下来,大家是觉得一方面没钱付律师费,另一方面觉得市面萧条了,离婚了生活不稳定性更高,还是先凑合着吧
shu说,形势不好的话,首先受影响的大概就是服务业吧,毕竟服务业是使得大家更轻松的,是弹性很大的需求,而不是刚性需求。。。叹口气

不能堂食的城市没什么意思,偷偷的,像搞地下工作一样堂食也丝毫没有意思,体体面面坐下来,窗明几净灯光璀璨的体体面面吃餐饭才是堂食的基本要义,我们要吃的不仅仅是那个食物,而是那个好好生活的氛围
堂食搞小餐馆也倒了一批又一批,但,又怎样?!走掉的人就走掉了,总有源源不断的新人要涌进这个城市,关掉的小餐馆就关掉了,总有新人要带着新钱再开新店,这个城市依然是本国最具有吸引力的城市,所以完全无所谓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根本无需尊重每一个人/每一家店
进每一家店都要扫码,走过的小店好像也有点兴趣,本来可以进去晃一圈的,也就不去了,扫码倒也不是觉得非常麻烦,而是一种厌恶和扫兴,如果手都伸得那么长了,如果个人的隐私丝毫没有得到尊重,big brother都这么明晃晃的watching you,那就算了吧,不要搞了吧。。。

周末在读《the sisters grimm》的第一本,目前读了20%吧,还挺有意思的,就是那种胡扯八道的童话动画片风,不怎么用动脑筋,非常有画面感,感觉不太红?感觉似乎比Percy Jackson更有意思一点
还读了《The Dictionary of Lost Words》的一个开头,amazon上评价蛮好的,但可能我只看了开头?比较模式化?或者说畅销小说化?而且我不太喜欢故事的开头部分就颇有一些,写出来就告诉你,“我是金句”的文,显得傻乎乎的。。。

周末热得要命,空调稍微关一会就就发现练琴练得手臂都是烫的,和shu说,我每次练琴都觉得非常高兴,从来没有任何一次练琴是觉得,虽然我现在不太想练但好像应该练一下才练的,而是每次都还挺想练的,这个玩具除了贵/上课贵以外,真是没有任何缺点啊!

搵食

忽然5月30日下午就收到律所邮件,6月1日复工
本来以为可以起码再过两天快乐无边的生活,结果嗖的一下紧箍咒就戴起来了,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不开心,哼哼唧唧
怎么说呢,我觉得缺乏对人最基本的尊重,说封就封,一封就是两个月,然后说开就开,我们大家都是水龙头对吧?昨晚上听说有人各种庆祝零点解封,搞得和过年一样,我觉得。。。好贱啊!
但,反正要开始搵食了,焦虑感就又回来了
说起来不焦虑的时候不要说白头发少了,身体更匀称,会积极主动锻炼身体,甚至都不怎么想吃零食和甜点,所以再一次证明了。。。焦虑使人不健康这一人人皆知的事实

这两天在读《the rose code》,读了一半多,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跑去找剧透,居然在小红书上看到剧透,然后发现是happy ending,就放心慢慢往下看。这本书有些地方颇为感人,虽然不是那种出其不意的感人,而是那种顺理成章的感人,也有的地方也会觉得俗套,但总体来说还挺好看,amazon上有评论说太长了,完全看不下去,我觉得倒还好诶,可能是很久没有看这么传统小说的小说了,是武侠小说式的好看,还挺合适我,说起来阅读带来的单纯的快乐其实也没有那么获得

昨天正好看一个帖子《115 Best Young Adult Books of All Time》,里面还有一个小测试,说根据你的测试结果,推荐适合你的YA小说,我就去试了一下,结果居然推荐给我的几本都是“自我发现”,“与你周围的大多数人不同意味着什么”的男生出柜小说。。。喂,这个测试,你究竟对我有什么误解啊?!

今天看到amazon官方说停止服务中国大陆了,连设备也停止销售了,啊。。。想起来12年前shu送给我的K3,斥巨资代购的圣诞节礼物,还有皮套上可以抽出的小小的灯,实在是太太太幸福了,应该算是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了,12年后,居然kindle大概又要代购了,非常非常伤感,因为觉得世界人民或者世界潮流又一次离我们更远了一点

仅有的春光

昨天晚上群里传要全市统一家家户户门口贴封条,一夜之间居然贴了不少人家,我一些同学家门口已经贴好,半小时后又传紧急叫停,有些人家就没贴,真的跟个笑话一样,半夜三更一线人员和志愿者不送菜不送粮忙着贴封条,大家还真配合啊大家

家长群里每天都有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说有个家长终于等到说街道要送物资了,其他家长打击她说,说不定是中药而已,然后她收到之后拍上来,是且仅是一袋挂面。。。有家长声情并茂的说真的好想吃肉包啊,只能经常看看手机里的图片了,有个家长说她吃掉了发芽的土豆,觉得浪费太可惜了!还有家长说前两天居然把莴笋叶子切了,真是没经历过不懂事,马上有家长和她说,莴笋叶子可以做菜饭,她说现在已经洗好了,拍给大家看,切切也有一大盆呢,。。。
本地各种奇怪荒唐让人想吐出一口血的事情层出不穷,非常扩宽想象力

志愿者和一线非常辛苦,也就是说,你能看到的人确实非常辛苦,凌晨还在为人民群众送菜到门口,可是,人民群众有手有脚是自己不愿意去买菜去拿菜么?现在一番折腾,人民群众不但要积极配合,还要感谢志愿者感谢这个感谢那个,这不就是大型PUA现场教学么?

楼里有个人半夜三更想出门,结果碰上半夜三更出门帮大家搬团购物资的志愿者,志愿在发在群里说为什么还是有人不自觉,说好的足不出户呢,到底有什么事非要出门不可?!业主群里大家一通讨伐这个不自觉的人,还要想各种措施防止下一次。。。可。。。如果人家就是啥事没有,就是实在太烦闷了,就想趁着月黑风高无人看守下楼走一走很难理解么?!嘿。。。滑稽伐?!

以前看到过有人问,为什么生育率上不去,有个人回答说,“我小时候,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经常说,你们现在多好啊多幸福啊,而我经常觉得我小孩也太辛苦太没意思了。。。”

总有人觉得有不同的想法是有人带节奏,真的还挺可笑的,所以这些人就觉得我们人类是不可能靠自己的经验和见识得出一些和宣传不同的想法的么?哪里来的自信啊这些人

又在重新读《second life》,里面的教授在自尊和自厌之间摇摆,在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一边整理学生记录一边想,希望后人看到这些的时候有人能觉得他想要努力一个好校长,没有留下烂摊子,啊,备受蹂躏的教授真是惹人怜爱啊!还有一幕写他按照邓布利多的要求,要在最后把“哈利必须赴死”告诉哈利,他在办公室检视自己的记忆,选一些准备临终的时候给他,他一边选一边想,可能这是很惨的生活历程,但,这就是他自己的生活,又记得当初《Advanced Contemporary Potion Making》里教授说“However little I have, it must be mine. In time, I would grow to hate you, and I could not bear that either.”
对,我自己的,我自己的生活,我自己拥有的是且仅是自己的东西,真的,异常珍贵。

昨天又看了一遍罗大佑2004年“搞搞真意思”香港演唱会,是好啊,唱到《永远的微笑》“我不能让谁夺走我仅有的春光”,我想从4月1日正式封闭到现在(浦东人民还比我们多4天),每天站在阳台,看到街边的树从枯枝到朦胧新绿,现在已经绿得很明显了,看着这些日渐绿起来的树,我想这就是我目前仅有的物理春光了
前几天临时找了不知道靠不靠谱的大提琴在线教学,明天下午会是第一次上课,因为这就是目前仅有的精神春光

悬浮

昨天下午封闭管理终于结束了,还闪送来了一包诉讼材料,但是有一种不太知道怎么干活了的感觉
疫情或者说封闭在家最大的问题就是让我觉得一切都在糊弄,娃每天糊弄着上两个小时课(全天加起来!),我每天 一早看上海发布到底新增了多少,糊弄着干会活,看看业主群里到底有没有解封的消息要不要下去做核酸, 刷刷手机看看书拉拉琴一天就过去了。很难会有那种既然明天一切不可知,那不如过好当下每一天吧这样的感觉,而是,既然明天都不可知,今天也随便糊弄过去吧
心思不定,不可能做长远的规划,是一种悬浮在空中的感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同学到同事到shu,都不约而同的买了无绳跳绳,无绳诶!!就。。。连跳绳也跳得很糊弄啊

娃倒是每天都挺开心的,前天看电视上志愿者过生日什么的,说“祝疫情早日结束”,娃说,怎么可能嘛,我说,这个就是美好的祝福呀,祝福又不一定能实现了咯,比如我说,祝你万事如意,又不见得你就真的万事如意咯,结果娃说,可是我现在就是万事如意啊!
好的吧,万事如意恒,你好
可能悬浮的原因还有就是在家一直被娃打断吧,昨我和她说我好想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啊,把你关在外面!她说,那我就在门上敲一个洞,在洞口不停说“妈妈亲,妈妈抱,妈妈喵喵喵!”

读完了《do no harm》,好看的,但是也能充分感到是privileged white man写出来的书,小女巫说的一点没错,女权视角一旦开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就是会有一个新的视角看世界,我觉得也挺好的就是了
《do no harm》有很多很多片段令人印象深刻,除了医生和病人之外,有一个地方我觉得颇玄妙,比如说大脑手术居然是能够局部麻醉的,因为疼痛是由大脑产生的,如果大脑麻醉了就不会感觉到疼了,再加上脑部肿瘤长得和大脑本身很像,有的时候难以分辨,而稍微不留神就会伤到神经,所以局部麻醉手术的好处是可以和患者不停的讲话,让他动动手动动脚,以确定没有碰到知觉和运动神经,我就,啊?!还有一段是有个病人说她腰疼,查下来她脊椎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医生认为根本没法解决,因为疼痛是大脑产生的,而大脑本身也没有什么病变,反正就是神经怎么地了,就觉得很疼,这种情况往极端里推就是幻肢疼,明明肢体都没有了,还是会觉得疼。我就觉得吧,所以有时候那种巫术啊玄学是道理的,把意识搞一搞说不定就不觉得不舒服了?所以止痛片也是作用于大脑的诶

昨天看了某官媒的文章,硬生生把原文里的“unacceptable”翻译成可以接受,然后我就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笑话:
有三个人在过世之后来到天堂门口,第一位说,我一直都是个好人,我要如何进入天堂呢?上帝回答,很简单,你只需要拼对一个单词。什么单词?他问。上帝,上帝回答。于是第一位拼出了G-O-D,进入了天堂。接下来的第二位也因为拼对了god进入了天堂。到了第三位,上帝说:“别担心,天堂里没有歧视。”“谢谢你,那么我可以进入天堂吗?”第三位问。上帝回答说:“很简单,你只需要拼写一个单词。”第三位问:“什么单词?”“捷克斯洛伐克”上帝回答。
之前看到有人引用这个故事,是说一篇文章是否能让自己认可是有点道理的,表面上看是取决于文章是否严谨,但其实是看文章的观点,比如在有的人看来,如果这篇论文是说中医有效的,我就要求它拼写”上帝”。如果这篇论文是说转基因无害的,我就要求它拼写”捷克斯洛伐克”。
我觉得吧,其实还看作者,有的作者的文章,我只要求拼写”上帝”就通过,而有的作者得拼出”捷克斯洛伐克”,我才觉得可能有一点可以参考的价值
但是,如果简中的世界里,面对所有的官方文章都变成需要拼对捷克斯洛伐克的话,我只能说又疲惫又悲哀又没劲

业主群里,总有人提到其他区其他街道的情况,然后就会有人说,真的么?(人家和你分享信息还要额外担保100%属实,你谁啊你?),还会有人说“不确定的不要说,等官宣吧”(哎哟,这么爱官宣你加什么群啊,你天天看新闻联播就好了啊),有人分享信息,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信或者不信,根据自己知道信息提出反驳或补充,但自己也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业主,为什么这么爱堵住其他业主的口啊,真是搞不懂啊!

彩虹

周六上完课,中午出去吃饭,在外面逛了一圈下午在家里练琴,一首特别像练习曲的练习曲练得有点困的时候忽然发现乐谱上有几道彩虹,有一点点欣喜,应该是太阳照在远处大楼的玻璃幕墙上又反射回来的缘故,啊,美丽
学到勃拉姆斯的《摇篮曲》了,当初看马友友视频的时候这首小曲子就印象很深,真美啊,自己拉的时候也觉得很好听,里面一个泛音有一点点梦幻感,而拉到降BCD这三个音的时候有一种宽广的感觉诶
昨天又开始读sshg的同人,还是好看的,算是一种comfort food

我有俩大学室友,日常群里以吐槽娃为主,居然一个最近在读《邓小平传》,一个下载了电子版毛选,可能大家到了这个岁数,都还是想知道想更深的理解,我们以及我们的国家是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又将走到哪里去的吧?

昨天翻了翻我纸质的日记本,本子不大但巨厚无比,所以断断续续写了快10年,居然还没用完,总之,我又开始写起来了,大概今年会用完?
看到2013年的时候,我写说,等shu下班,等娃出生,等司考,等出成绩,等找工作,“当所有等待都变成曾经,我会讲好多精彩的故事给你听”,这些等待确实都变成曾经了,但是,好像也没有好多精彩的故事
那几年我还很热爱计时,本子上长期有各种计时累计,比如复习考试累计多长时间,健身累计多长时间,学英语累计多长时间,画画累计多长时间,弹琴累计多长时间,计时最初目的是为了让自己不太焦虑,因为学无止境,再怎么复习都觉得自己可以更努力,所以想记录个时间,如果我累计复习超过600个小时,那考不出来我也认了,也不要觉得自己本应可以做得更好,但是到后来,就发展到什么事情都要累计时间,觉得可能累计到某个时间我就能有很好的体型,画很美的画,弹很好的琴,流利阅读英文材料等等
但是,现在我终于不干这件事了,读英文书是因为读英文书真的快乐,拉琴是因为拉琴真的快乐,并不是为了等待一个更好的结果,而是当下本身就是好的,这些过程本身就有价值,而不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的微不足道不得不经历最好快点走完的过程
所以,可能这么多年来,我也还是有点长进的,这么看起来,35岁的自己不仅是一个25岁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的自己,也是一个还算令自己满意的自己,就,生日快乐呀,emily

D934

这两天老在听这首曲子,听的是Carolin Widmann和Alexander Lonquich的版本,我喜欢这个钢琴诶,第一也不知道第二乐章有一段钢琴真好听啊,真是流水一样,还有一段钢琴和小提琴的问答也很妙,话说我总觉得这首曲子有一种其实不太高兴但是努力想让自己高兴的感觉,当然只是我自己这么觉得,说不定完全就感觉错了,可能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总之非常想知道到底写曲子的舒伯特到底想传达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呢?网上查了一查也没查出来,叹口气

最近还在弹《梧叶舞秋风》,目前弹了80%,最近比较喜欢这种声多韵少的曲子,弹起来更有趣有一点。说起来我觉得弹《忆故人》的时候有一种很爽的感觉

今天坐了很长时间地铁,除了舒伯特之外,听了一些Henryk Szeryng和Ingrid Haebler的莫扎特,好听是确实好听,都说莫扎特有一种天使/孩子的纯真,觉得目前不是很能共鸣(莫非我不够纯真了?!),似乎只能单纯欣赏,如果要被很深的打动,似乎还是要有一些共鸣的?

这两天在读《Young Jane Young》,目前读了三分之一不到一点,还挺好看的,看起来非常轻松愉快,多深刻肯定是没有,就是很读的下去的畅销书,这就已经不错了我觉得

shu最近看奥运看得很起劲,我看也跟着看两眼,最大的心得体会是运动员好流行梳两个小发髻,类似哪吒状,还挺可爱的类
疫情似乎又严重了,各处都很严格,有一种。。。非常令人厌倦的感觉
昨天,娃为了快点洗完澡看电视,两分钟就说洗好了,我问她说用了洗发水没有?她说我挤了,我一闻,头发上一点味道有没有,再问她,她反反复复说“我挤了”,“我真的挤了”,我豁然开朗“你就挤了,然后直接在手上冲掉了,根本没用在头发上是吧?!”这位小朋友陷入了沉默。。。所以!我居然也不能说她不诚实,因为她从始至终没有说自己用过洗发水洗头。。。只说自己挤了洗发水。。。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在家里要这么严谨啊,杨小恒小朋友,要不然你帮我去上班吧,去你去做小律师好了,我给你下打手?!

life isn’t fair

有个当事人来讲对方收买了法院,对啊,就是收买了啊,我也知道啊,然后呢?!
有次开庭,对方当事人讲,如是这般方案制定的毫无道理,我也知道啊,坐在上面的法官也知道啊,然后呢?!
有个同事说某某法院作出了一个这样的判决,我一看,真的,就连看判决书和庭审笔录我都深感没有基本的诚实守信的当事人就获得了巨大利益,要脸的人得到脸,不要脸的人得到一切,据说当事人收到判决就气得不行,然后呢?!
这些时候,我内心里翻滚着斯内普教授的那句名言,life isn’t fair

看到某艺人出来的通报,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两头骗的骗子,怎么可能啦?!说什么写手如何如何,这话说的,这不就是专业分工,术业有专攻么?某艺人有公关团队就没问题,我们女的雇人写东西就其心可诛?男人的动机是不重要无需解释且天然存在的,就好像天要下雨一样,而我们女的就要解释,我们去吃饭是为了吃饭还是为了日后有可能的工作机会还是为了有可供炫耀的谈资,而且我们女的还要附带全过程的小心翼翼+察言观色+风险防范么

然后你看看那些天灾那些人祸,life 何止 isn’t fair,life还根本没有说理和救济的地方呢
前两天,听中岛美惠那首著名的歌,眼泪就自然而然眼泪就掉下来啊,这根本不是一种对感人程度的形容,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眼泪就掉下来,听第二遍也一样。。。太可怕了!

炭烤开片鱼

昨晚吃了半碗饭,临睡前开始有点饿,一边抵御曲奇的诱惑一边忽然想到,啊!忘记去吃炭烤开片鱼套餐了,律所附近的日料店总有午市特价套餐,每天一款,周四是开片鱼套餐,如果不特价是42,特价35,当然我去且仅去吃特价的咯!上周四因为大boss请客,没吃上,本周四居然忙忘了。。。今天跑来和同事说,我半夜突然想到错过了开片鱼,她笑起来和我说,我也正想和你说,昨天我们忘记开片鱼了!
周四没有吃开片鱼的我们,是去吃了自助色拉,毫无满足感,但会有一种自己很健康很注意身材很节制的心里安慰。今天她问我吃什么,室外温度过于和煦,我说。。。吃肉!
然后就去了另一家日料店,坐在户外,太阳暖暖的晒下来,微微有暖风,日料店的米饭总是品质很好,米饭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肉肉在阳光下闪着油亮的光,啊,吃的实在是太满足了,太满足了!
同等量的色拉(等量的蔬菜和色拉里熏肉啊煮肉啊各种肉啊)是完全没办法达到同等的满足感的~~~

买了一包雪菜,周末准备降温了,做热腾腾的片儿川吃
山姆的什锦海鲜我要好好想一想,要怎么搞一搞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有姐姐说,吃了一段时间素以后,再吃荤的,会觉得很难适应的油腻无法下咽,啊,可是我觉得忍了一段时间再吃蛋卷和曲奇,会格外惊叹,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啦?!!

最近读完了《柏林谍影》的英文版《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好看的。觉得Liz和Leamas的段落看得尤其懂,毕竟。。。我的英文阅读能力的底子就是。。。言情小说吧
准备集中火力读《the buried》,嚯嘿嚯嘿!

后知后觉的发现房价又狠狠涨了一波,本来觉得攒一攒跳一跳也许能行,现在觉得似乎还是平躺,日子过得舒服点算了。。。昨天娃数学题做来做去做不对,shu忍不住要吼,我想的是,有什么好吼的呢?吼了考上同济也依然买不起房子嘛。。。至于吼了考上复旦能不能行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俩也没上过。。。总之,放轻松放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