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烤开片鱼

昨晚吃了半碗饭,临睡前开始有点饿,一边抵御曲奇的诱惑一边忽然想到,啊!忘记去吃炭烤开片鱼套餐了,律所附近的日料店总有午市特价套餐,每天一款,周四是开片鱼套餐,如果不特价是42,特价35,当然我去且仅去吃特价的咯!上周四因为大boss请客,没吃上,本周四居然忙忘了。。。今天跑来和同事说,我半夜突然想到错过了开片鱼,她笑起来和我说,我也正想和你说,昨天我们忘记开片鱼了!
周四没有吃开片鱼的我们,是去吃了自助色拉,毫无满足感,但会有一种自己很健康很注意身材很节制的心里安慰。今天她问我吃什么,室外温度过于和煦,我说。。。吃肉!
然后就去了另一家日料店,坐在户外,太阳暖暖的晒下来,微微有暖风,日料店的米饭总是品质很好,米饭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肉肉在阳光下闪着油亮的光,啊,吃的实在是太满足了,太满足了!
同等量的色拉(等量的蔬菜和色拉里熏肉啊煮肉啊各种肉啊)是完全没办法达到同等的满足感的~~~

买了一包雪菜,周末准备降温了,做热腾腾的片儿川吃
山姆的什锦海鲜我要好好想一想,要怎么搞一搞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有姐姐说,吃了一段时间素以后,再吃荤的,会觉得很难适应的油腻无法下咽,啊,可是我觉得忍了一段时间再吃蛋卷和曲奇,会格外惊叹,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啦?!!

最近读完了《柏林谍影》的英文版《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好看的。觉得Liz和Leamas的段落看得尤其懂,毕竟。。。我的英文阅读能力的底子就是。。。言情小说吧
准备集中火力读《the buried》,嚯嘿嚯嘿!

后知后觉的发现房价又狠狠涨了一波,本来觉得攒一攒跳一跳也许能行,现在觉得似乎还是平躺,日子过得舒服点算了。。。昨天娃数学题做来做去做不对,shu忍不住要吼,我想的是,有什么好吼的呢?吼了考上同济也依然买不起房子嘛。。。至于吼了考上复旦能不能行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俩也没上过。。。总之,放轻松放轻松。。。

搞来搞去就是这些

最近傅雷家书是很热的话题,这本书很早以前读过,无论是读出对傅雷控制这一面的瑟瑟发抖还是读出对傅雷本人艺术见解的赞赏我都能理解,或者读出对傅雷这种极认真的性格的感叹也都好说,居然有人年轻的时候读完之后的心得体会是,下定决心将来也要当一个这样的好爹。。。这真是让人。。。说什么好呢
不过说起来大家都读一样的书,哪怕都觉得是五星好评,所读出来的心得体会很可能也是差异极大的,所以有人站小天狼星,有人站SS吧

最近没有案子,颇为焦虑。而且冬天到了,好像肩膀啊颈椎啊背啊,就各种僵硬,下班跳欢乐的zumba也收效甚微,跳完的之后短暂的好一两个小时而已,然后又不行
这两天吃得少动得多,然而体重没啥变化,而且还会有,我这么认真工作不就是为了吃好一点么?!连吃都吃不好,我这都是为什么啊的怀疑人生,大概世界上还有一款人,他们的人生快乐来源主要是穿得好一点,这样的人可能比较适合现代社会
然后,英文也还是记不住的单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记不住,也不是烦躁,就是单纯怀疑,我到底会有进步嘛我,真能有一天达到流程阅读的终极目标嘛?只好对自己说,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没有进的话,那也就。。。算了吧。。。孜孜不倦的读未必会有进步,不孜孜不倦的读肯定不会有进步,反正读着也不痛苦,那就接着读吧~~

某天找东西,居然意外看到了当年本科毕业论文,那时候写的是京剧和越剧的性别视角,自己读了一遍,发现着重的篇幅之一是京剧里的“男性凝视”,怎么说呢,十几年过去了,自己关注的东西就没什么变化诶
然后又想起来,很久以前,豆瓣上关注过一个蛮有意思的友邻,然后不久以前,听过一个播客,有一个蛮有意思的嘉宾,前天发现这俩是同一个人,再次觉得,觉得有意思的内容/人,真的是搞来搞去就是这些嘛

昨天看到一个帖子,还蛮好笑的,说青春剧里面,男孩子篮球打得好,女生会crush,数学特别好,女生也可能会crush,但是!从来没听说那个女生crush一个次次政治考试全年级第一的吧。。。扑哧。。。很有道理诶!

工程师

一个和我年纪一样的女青年,是陆兔兔的朋友,我们互相也认识,一路读的是标标准准的文科,之前一直是编辑(大概是),前两年出国读书,今年转行成为软件工程师了。忍不住跑去豆瓣上留言,因为实在是太羡慕了,工程师真的是我的人生理想。
留了言还不够,又跑去和陆兔兔感叹,说,哇哇哇,小远做成软件工程师了!陆兔兔很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也那么想做工程师,我说很多原因啊,比如说工程师有一种“实”的产出,比如说工程师不用搞人际联络也不会饿死,更重要的是,工程师的工作对象是有客观标准的,不仅对就是对,而且你自己还能知道对不对,程序跑得通就是跑得通,不行就是不行,有一句笑话说“兄弟会背叛你,女人会抛弃你,数学不会,数学不会就是不会”,非常令人愉快。
当初之所以转行选了律师,也不过就是因为律师是相对和工程师最接近的文科专业了,而真正做了之后,确实也最喜欢律师工作里的“技术”的部分,虽然做律师也有快乐的时候。但是,工程师!大概就是我目前的人生里最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的事情了。

前两天律所小团队出去年会,住的度假村条件虽然不错,但是床和枕头太软太软,尤其是枕头,毫无支撑力,第一天一方面可能是有点累,一方面大概身体的还保存的比较好,睡得还可以,第二天不知道是不够累还是身体已经被消耗过了,反正就是翻来翻去睡不好,颈椎难受得一塌糊涂。回来和shu感叹,我觉得现在整个人的弹性或者说适应性是已经不怎么样了。
而且上次和同事聊天我说现在很容易胖,他说,对的,你确实也是到了要注意的年纪了。啊,是啊,其实吃的和以前基本差不多,但是基础代谢估计就是变慢了,就很容易胖,所以啊,保持体重这种事情也真的是逆水行舟啊。

这两天在磕磕绊绊的读《the buried》,虽然好看还是好看的,但是怎么说呢,我好像也能感觉到何伟的套路。

啊,最近没有什么案子,而且有一个本来都已经谈好了的,又发生了新变化,真是十分焦虑啊,哎

花开花谢

在豆瓣上看到一个人说,他娃和他说“老师打你怎么办,拿起菜刀和他干”,我立刻截了屏给shu看,因为前几天杨小恒回来说过一模一样的顺口溜,其实这个顺口溜不止这两句的,前后还有很长,可惜我都不太记得了,大概这就是最近小学生界的流行吧
然后和shu感叹,我用豆瓣都14年多了,14年啊!从大一到娃都上小学,也看着关注的友邻们结婚生娃娃上学,14年间网站们花开花谢,我依然在上豆瓣。。。
杨小恒前两天背课文“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我接着背“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杨小恒很吃惊说,妈妈你怎么会?!你妈妈我我小时候也背过啊,这也是我的小学课文啊!所以。。。这也算是某一种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吧?

杨小恒周末围棋考级,周六两胜两负,周日要三局全胜才行,周六晚上我问她,明天能不能变身成为一级恒?她说,妈妈,心态要平和!
然后就平和的没考出来。。。回来继续蹦蹦跳跳,说我先玩一会,下午我就会吭哧吭哧的学习了,虽然到了下午我也没看出来吭哧吭哧就是了
周日中午,这家伙趴在我身上做小猫咪状,假装睡觉,没想到真的睡着了,好久好久没这样睡着了,抱着沉甸甸香香软软的小朋友读小说,还蛮幸福的类

放松的时候又跑去看《传奇办公室》第二季,昨天正好看到纪尧姆对席琳的种种做法态度,绝对会把席琳拿捏得死死的,而且非常理解席琳一定会愿意为他做一些他事情,给他多一些方便的。怎么说呢,干干净净完全没有一点男女关系上的暧昧,但真的是一种非常高级精妙的人心的利用,利用的是席琳好学和急于成长,以及自己作为前辈的经验和地位,分寸控制得极准!
不过,与此同时,还是会感叹上位者要想搞定下位者,任何意义上的搞定,也都实在。。。并不难

前几天在豆瓣上扫了一眼讲学术圈的小说,并没有觉得多好看,然后就在想小说的问题,有时候太贴近生活的小说并不吸引我,记得以前读《我的天才女友》,第一二本都觉得非常好,第三本就没有太喜欢,就,可能过于写实,不免会觉得,生活已经很辛苦了,为什么要看人在书里一模一样的辛苦一遍呢?小时候读小说,会尤其追求共鸣,会希望读到拍着大腿说,“俺也一样!”,但是长大了好像没有那么追求共鸣,会希望在书里读到一些新的东西,无论这种新是让我更多一些理解自己本不理解的人或事,还是让我更多理解一些自己有的,但不知道怎么诉诸于口的感觉。
又话说,苏枕书的小说之前也读过一些, 会觉得这些小说与真正的生活,或者说那种“实”的生活,非常隔,按照房思琪自己的话说,就是接触到的世界都是从书上来的二手的世界。 那么到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那就是活在二手世界的女孩子是如何被撕碎的吧。。。女孩子被撕碎了是很令人心痛的,脆弱的纤细的人也应该有活路,也不应该被欺负,但是你都有这样的条件了还那样,难免会让我觉得这都是为什么啊这都是,以及深深的搞不懂伊纹,到底伊纹勇敢在哪里啊?!房思琪为什么会认为她勇敢啊?!甚至觉得这是一个。。。我没看出来的反讽?

中年人

天凉下来,我和shu说想吃红油火锅涮脆脆的毛肚,于是精心挑选了本地人气非常非常旺的重庆火锅店。周三就已经开始兴奋期待,店里的人气具体之旺略去不表,总之一出门就网上取号,又在现场排队半小时之后终于吃上了!
到了现场其实就隐隐的发现不妙,都是小青年,10个女青年里有9个画着笔笔直的韩式平眉,感觉大家的工龄不超过3年。。。没有1个带娃的家庭。。。

总之,吃了毛肚,醪糟冰汤圆,以及黑豆腐吃上去又香又嫩,调了一个油碟,大量的蒜末加油,吃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么大量的蒜一点都不觉得有蒜味儿?!吃完了才知道是因为锅底的味道已经太太太太太重

吃的时候觉得似乎还可以,吃完也没什么很大问题,回来就开始不舒服,从喉咙到小菊花这一条线都很难受,口腔里也充满了难闻的味道,周身环绕着火锅气,赶紧洗完澡,换掉衣服,刷过牙,用了三遍漱口水,第二天早晨起来依旧不舒服,居然还发了个烧,搞得我晚上在吃和胃整肠丸。。。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都是小青年了,我们中年人就不应该去!!
下次再也不敢了~~~~火锅大王饶命!

梧桐叶黄了,我捡了几片有绿有黄色彩丰富的叶子回来准备画,结果一忙忙过了之后,居然捡回来的叶子都变成了黄褐色,颜色一点都不丰富了,非常震惊。。。只好又去捡新的,总算画成了一片叶子,画画总是很开心的

我觉得最近身体状态不怎么好,又准备要开始跳操了
想起来昨天和shu说我发烧了,shu带着娃在围棋比赛,他回我微信说“发热估计也是最近比较辛苦,还是要休息,晚上不行就叫外卖”,我就立刻被感动了!因为。。。我总觉得如果是我妈说不定她就会说“你就是缺少锻炼”。。。

杨小恒在围棋比赛中是5-9级这一组的,她本人是7级,这一组一共40个小孩儿,她是20名,级别中等名次中等,我觉得挺好,和shu说,这人还蛮厉害的么,就在家这么随便练练也能有这个成绩挺好的,shu笑着说我就和你想的不一样,我就觉得,她可见还是有搞好的基础的,应该要再搞搞的。。。噗哈哈哈

万物的签名

这是最近在读的书,目前读了五分之一,意外的好看,本来觉得还很普通,在阿尔玛读到小黄书的时候仿佛一道光劈开整本书,忽然就很好看起来,那种被唤醒的情欲铺陈澎湃的呀,真是写得又美又真实,想要拍大腿,说对对对,就是这样。情节开始激烈起来之后,我立刻找了剧透,把所有重要情节都了解清楚了,这才能踏踏实实看书,我是剧透爱好者~

一直很喜欢吃米粉,每次都能吃一大锅,shu说我是米粉大怪兽,买了新牌子的云南腌菜和韭菜花,希望可以快手做出味道很正的小锅米线!算是最近的小期待!

某天表姐说,儿童室内游乐场好像生意很好,她说她随手一搜,要2500万投资,且不去说这个金额究竟准不准确,想说的是我俩一致认为有这个钱还投什么资,干什么活儿,啊!随便搞个理财,就可以过上再也不上班的生活了。当然做案子还是很开心的,但是和做案子短暂的开心相比,没有案子的焦虑和当事人的沟通焦虑实在是更多,所以啊,现在默默的觉得不上班也很好啊!让我努努力。。。

去杭州过了一天骄奢淫逸的生活,住在国宾馆,其他地方哪儿也没去,很好,准备攒钱秋天再去一次,西湖真的是美啊,安安静静的坐在没有人的湖边可真是令人满足。

某天我妈和我说床单啊什么床上用品的螨虫可以用高温去除,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哪有那么大锅啊?!高温么,我只能想到用锅子煮一煮。。。我妈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熨斗。。。我觉得吧。。。我有限的脑力大概都用在工作上了吧。。。在家里能不动脑子就不动脑子简直 某天,和当事人谈案子,谈好之后聊了一会,听了一个故事。她去种睫毛,种睫毛的地方是种睫毛和做指甲都做,是三个小姑娘,活儿也做的蛮好,她在那边做了很多年,然后有个小姑娘就和她说,有一个客人,跟着她做指甲做了七、八年了,关系一直都还不错,那个客人生二胎小姑娘还从老家带了点腊肉什么的给客人,这个客人是做旅游的,条件也很好,开奔驰。然后呢,三个小姑娘攒了点钱,想要买人生中的第一件奢侈品,就让这个客人从香港帮她们带,带回来,她们一来舍不得用,二来好像实物的大小也不是最中意,她们就想去二手商店卖掉算了,结果才发现三个包全都是假的。
唉。。。钱钱人们,啊!

生活十分干枯啊

居然已经15天没写blog了,我觉得生活可真是干枯啊!

上周我妈回来了,在家和她聊天,她很困惑啊,为什么我压力那么大,搞得自己很焦虑,她说我读高中的时候她也还房贷啊,她那时候房贷占的收入比也不比我现在的房贷占的收入比低啊,我。。。真是一口血啊!我和我妈说,你得看绝对值啊,你还完房贷,每个月还剩一万五,20年前的一万五啊!!那时候珍珠奶茶才3块钱一杯,现在起码12块,也就是说如果用珍珠奶茶来衡量,钱的购买力缩小了4倍,那就算是3倍好了,如果我还完房贷每个月剩下4.5万我也不焦虑啊我!然后,居然就把我妈这么固执的人给说服了。。。我还是蛮厉害的嘛

昨天和朋友讨论一个案子,非常全新而陌生的领域,但是我飞快的,花了20分钟就找到了问题的点,我自己都觉得其实新案子研究能力真的蛮强的。。。心里默默的表扬一下自己

世界是很小的,今天开了个庭,才知道我的当事人几年前就是上海某个轰动一时的过期面包店的核心店员,然后我就各种聊了一下面包店的情况,还挺有意思的。

几经犹豫买了一个99块的水彩视频课,然后就开始很忙很忙很忙,一次还没听,明后天应该可以听听啦。最近没读什么喜欢的书,睡前看了几页《邻人之妻》,虽然讲的是性解放啊,各种淫乱的生活啊什么的,但其实看的非常非常困,也不知道乐趣在哪里,可能会放弃也可能会大致翻一遍。
读了一本《水彩画的实质》,感叹的其实是为什么人家就是几个色块,仿佛是随随便便画一下,但是效果就是很像而且有神,实在太厉害太向往了!《素描的诀窍》读了个开头,我觉得吧,看出眼睛看到的,而不是画出脑子里设想的,是很难的,这件事我早就发现了,比如说画一个有字的罐子,画上面的罐子上的字要写成看到的样子,因为标签有弧度之后,实际上字也就有弧度了,其实是很难的,忍不住就写成平面纸头上脑子里字的样子了。读了半本《艺术的故事》,果然挺好看的。我这么迟钝的人都觉得艺术带给人类的东西是无可取代的慰藉。 又话说啊,虽然没有人在意,但是我还是想说:走心、接地气、厉害了我的XX、打call。。。这些词我统统很!讨!厌!

盛夏的游泳池

今天加班,到7点多离开办公室,很近的后门已经关了,绕到前面走,路过办公室里不认识的女同事,三个很年轻律师或者助理模样的女孩子在聊天,我走过去的时候正好听到一句“那就说明他心里没有你”,哎呀,真是年轻女孩子的话题呀,久违又。。。有一点点羡慕

晚风里去西点店买了一只酥皮苹果派和一小袋可丽露,前者给shu后者给娃,拎在手上有一种果然是妈妈下班了的感觉。下了车,晚风吹过,很暖,但也不热,忽然觉得仿佛是泡在盛夏黄昏的露天泳池里,一池子晒了一天的水,温度刚刚好,舒舒服服

每天还是很焦虑,在焦虑里沉沉浮浮,昨天在豆瓣上看有人说曾国藩说日课,余早年于作字一道,亦尝苦思力素,终无所成,近日朝朝摹写,久不间断,遂觉月异而岁不同。可见年无分老少,事无分难易,但行之有恒,自如种树养畜,日见其大而不觉耳。读完之后很向往,立刻觉得是不是应该每天读半个小时英文,也不要多,就久不间断的日日读半个小时,一两年能不能精进而不觉?摩拳擦掌之后,觉得自己可真功利啊,一会觉得应该要日拱一卒的追求进步,一会觉得生活已经如此辛苦不如做一点快乐的事情,但是想来想去又不知道什么是快乐的事情,连画画弹琴都很难获得单纯沉浸在其中的快乐,而是想做的更好,有更好的成果。。。大概还是焦虑作祟吧
1)喜欢画画,想要画得好;2)喜欢(向往)画得好,两者有共同的地方,也有微妙的差异,1)为主的人也许会一有时间就画画吧,2)为主的人比如我是一有时间就看攻略和教材。。。 说起来做起来就很开心,完全不做追求做得好的,大概也只剩下写我的小博客了吧,心情复杂的叹口气

给X君的信(哭啊哭)

好久不写信类,你好不好?我一般般。。。昨天哭了很多次居然,起因是非常好笑的,下午从shu哥哥家回来,回到家已经五点,shu问说晚上吃什么,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从早晨我们出门就已经在讨论的,一直没有确定。最后我下定决心说,要么我们做肉夹馍吧!已经想做很久了呢!
遂用京东到家买五花肉,下单一家,我刚准备和面,快递来电话说肉没有了,又一鼓作气的换了一家,过了一会来电话说是今天临期,又只好退掉。这时候已经六点了,shu说再换一家试试。
但其实我觉得无论如何已经来不及了,加上已经有点累,就说算了,不吃了,他说买吧,我坚持说不买,说我!不!想!吃!然后就抱着衣服去洗澡了。。。
X君,那时候真的觉得很崩溃啊,我就。。。哭了!按照shu的话说,哎呀,小宝宝没有吃到肉夹馍就哭了。。。简直有一种喜感

其实并不是啊,没有买到五花肉只是触发因素而已,我想想这两个月以来,谈得七七八八的当事人不来签合同,签了合同的不来付钱,那些不清不楚的案子没有进展,居然连买块五花肉都备受挫折。。。你说,怎么会不让人哭出来啊?!

我内心里知道,还不止这点呢,还有啊,昨天去看公婆,每次看到,他们都说我脸色发黄,气色不好,嫂子气色就好得多,当然是关心的意思,说我要多吃点,多补一补等等,但是结合上面那些事情我就很气啊,就。。。怎么说呢,我,不仅搞得自己很憔悴还没有憔悴出任何成果,人家轻轻松松(又好看)就是月入斗金的人生赢家,就。。。真的很气啊!X君,我是不是很小心眼?我是不是从五花肉就能想到这么多的小心眼人士?!好了好了,我就是小心眼,心眼只有针尖尖那么大

总之啊,一边洗澡一边哭,洗完澡出来,情绪稍许平复,结果看到shu在批评娃,下棋一点都不认真,“你快点下啊!你时间不够了!你为什么要走这里?!你走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娃就开始神经紧张,自然答不上来,就开始哇哇哇大哭了起来,是啦,X君,这个家伙是下棋很不认真,是应该要批评一下,但是在那个时间点上,我就。。。又不行了

“你为什么要走这里”,这种气势汹汹的句子实在太吓人了,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人生究竟应该要怎么走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哇哇哇。。。。我居然就又哭了。。。然后跑到阳台上去哭了一会。。。

然后shu在做饭,我去和shu说,你反正就不管我,哼,你就不管我好了!他说管的哦管的哦。。。唉,算了,我们俩都很累,就不要互相折腾了,这种事情,不管就不管吧

X君啊,你知道今天怎么样了嘛?!今天啊,我就提前让shu买好了五花肉,五点钟下班回来炖肉、和面烙馍,在晚上8点15分吃上了肉夹馍。。。没了
我一边做一边想啊,等我吃完肉夹馍,那些神奇的当事人就会过来签合同了吧?!

还有什么呢?哦,对了,上海依旧阴雨绵绵,今天终于晴了,上午上班的时候一出地铁站,看到一树红梅,我就想啊,如果人生也是到了点自然就开花的就好了喏。。。你说呢,X君?
然后给老板发了一个东西,好像完全不在他的点上,自己继续觉得,唉,好气哦!算了算了,晚上吃过肉夹馍了,会好的吧? 那,今天就先写到这里,X君,祝你开心,脸色红润有肉夹馍吃~

论人际关系

一个同事和他的助理要转所,(律师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独立的,和传统意义上的同事还不大一样,更像是一个菜场里摆不同摊的菜贩子),送了我一个还蛮认真的小礼物,真是非常非常开心。下午和某个同事聊天,说别的事情的时候她说起开年会的时候她和我老板住一个房间,说我老板对我评价很高,一直觉得这位老板是觉得我还不错,但也就是还不错,这么看来其实是高于还不错的,还蛮意外的。。。每次听到大家都还挺喜欢我的,除了开心之余,会有一种,啊,真的啊?!咩哈哈哈,不容易啊,我也有今天啊的感觉

一直以来对于人际关系非常自卑,小学最初是有好朋友的,但其实内心是知道大家是两类人,后来就开始搞漫长的斗争,巅峰时间是小团体A和小团体B互相往对方的水壶里倒沙子和颜料,人际关系差得我爸居然还给我写过一封信,是在电脑打字刚刚出来的时候,一封打印的信,告诉我不应该如何应该如何
当然现在想想,我小学的时候应该也是个很不招同学喜欢的小孩儿吧,热爱当班干部,爱表现,发自内心的相信学校的一套,不懂得官方和民间两套话语,所幸成绩好,日子不太难过

然后上了初中,开始的时候人际关系就更差了,完全没办法融入同学们。直到交到一个好朋友,是班花,非常受欢迎,大家都以和她要好为荣。她和我一样,也是大陆人,我们非常要好,是公认的互相最好朋友。她后来和我说,一开始觉得我是很严肃的,不苟言笑的,换言之就是很书面的人,妈呀,如果大家都是这种印象的话,我基本上就杜绝了在同学之间受欢迎的可能性。不过因为和这位女同学关系好,所以总算是被带着和班上比较高级同学在一起玩(说起来每个班都是分成若干层的吧),虽然还是多多少少暗搓搓被嫌弃。
反正内心也是知道自己的,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一点也不灵巧的人

初三到上海,就更差了,那年一直一直会哭,回想起来,刻意孤立我的同学固然有,但也不是没有同学示出善意,这些女同学的名字和样子依然就在眼前,唉,想想确实是我自己完全不知道如何打开局面

到了高中一下子就好多了,有很要好的同学,到了大学就更不用说,有无敌的336
所以呢,平台或者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有的平台就是不行,虽然分清楚是自己不行还是平台不合适也花了好多年
不过刚工作的时候又不好了,那种老式的事业单位,做行政工作,简直上班如上吊,天天后悔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不然就可以做个只专心业务的工程师了,总之是压抑得不行,后来团建统统请假破罐子破摔到boss找我谈话觉得我不够融入集体,不够和大家搞好关系

说起来,从小学到初中人际关系也不是说差到被孤立排挤地步,虽然并不多受欢迎,却还往往是大家匿名投票评出来的班干部和三好学生。但问题出在“不一样”三个字上。我对于大家喜欢的东西,看电视剧听歌运动打扮,我完全没兴趣还一点也不懂,非常不会玩,而我喜欢的东西小心翼翼不敢被其他人知道,完全没办法获得儿童或者少年最在意的认同或者接纳。说没自信也好,说放不开也好,总之就是一个对人不热情,非常紧张兮兮的局促笨拙的小孩儿

我妈永远是备受欢迎的社交中心,她一百个想不通我怎么就不像她,我一开始还哭诉,后来就改成自己偷偷哭,这样一路走过来,怎么会不自卑 后来和shu在一起,真的真的太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完完全全被看见被接纳的感觉,他从来不会有“你怎么会这样,真是难以理解匪夷所思啊”这种评价,而这种被接纳所带来的力量是巨大的,这种力量不是一种带领性的力量,而是一种生长性力量,是真正的自我慢慢的生长起来,虽然现在在人际关系里,仍旧没有办法达到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地步,仍然会觉得和很多人社交非常累神经高度紧张,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际关系很自卑的家伙,前老板说我是她所有带过的实习律师里最优秀的,前律所同事关系一片融洽,(顺便,也就是那时候才知道上班和上班是不一样的,真的有开心不开心之分的)。现在呢,有朋友不必说,律所两个老板都喜欢我,同事评价也都很好,当事人会介绍新的当事人,会在结案之后送我新年礼物,想到这些,抱抱shu之余,对自己真是产生了一种欣慰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