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

某天杨小恒和我说,你会不会有时候觉得事情都不顺,就很生气?我说会啊,你何出此言?她说她也是的,今天先干了点什么什么,就没搞好,然后去拿语文书,语文书又掉了,还掉在很难捡的地方,然后就很生语文书的气
我说,哦?!是伐?!我一般都只生自己的气,比如说琴老是拉不好,我一般都觉得是自己不好,不是琴不好
她说,你这样不行的啊,如果按这样生气的话,我下棋一直输一直输,或者说总共我就没赢过几盘,早就该气死了。。。
配合她那个小表情,我笑得完全停不下来
我觉得手机存的那张:“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的图片非常适合她!

我们要搬办公室了,搬到本地最好的楼,但是极其不方便,又远,路上时间极大的增加了,大概只是为了满足大boss的虚荣心。。。听人说每周一集美剧,每天听两遍,搞懂每一句话,听到了听了上句能下句的地步,英语水平会有飞跃,那么。。。我就准备在上下班路上这么搞了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爱学习啊我

有一天在张江开庭,路上夕阳西下,非常非常美,是摄人心魄的美,但是那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好像日本动画片哦,看了一会,拍了几张照,发给朋友,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和我说,好像日本动画片哦
就。。。怎么说呢。。。我们这些人最初认识世界,认识的都是一个二手世界

周末加起来练了七八个小时琴?有一个非常浅显的收获,如果左手音按得准的话,会有一种非常非常强烈的共鸣,声音会变得非常清亮悠扬的声音,很特别,但如果按不准,或者没有特别准,只是大概准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声音,琴的声音震动就很薄,那种强烈的共鸣会有一种很爽的感觉
当然也不是每个音都会,有一些音的共鸣会更明显,我猜测是有泛音的音如果准了这种共鸣会更明显
以及,《梦幻曲》有一句我觉得怎么都不太对,就是有一些音的声音很不畅快,声音好像是憋着的,但我一直以为是右手角度或者对弓子的控制不好,才发现根本就是左手。。。它不准啊!
练琴又更快乐了

周末听了Steven Isserlis的德沃夏克和舒曼,是好听啊!德沃夏克的第一乐章真是美不胜收,那么炫酷又那么温柔,还听了一个席夫的大师课,也还蛮好听的
Steven Isserlis还来过上海好几次类,可惜那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懂
最近还听了很多个版本的拉赫玛尼诺夫的大提琴奏鸣曲,感觉上还挺喜欢王羽佳和卡普松的版本,但是第四乐章还是Steven Isserlis感人啊!

富贵的笔袋

某天晚上,我半夜三更加班,加班的主要内容要以杨小恒的口吻写一篇长达1600字的《新时期好少年》优秀事迹,写完之后,我真想拍拍自己的肩膀说一声,这位妈妈,你也还是能在带娃中出点力的,good job!
然后这位好少年在班级前朗读自己的事迹,居然在班级投票中获得了第一名,我惊叹到你这么厉害啊?!她说,不不不,是你写的好,我说,不不不,主要是你本人厉害

(前情提要是上周围棋课杨小恒课堂上两盘棋都输了)
shu:今天又输了两盘?
杨小恒:输了一盘
shu:哦,课堂上只下了一盘是吧?
杨小恒:对的
我被这俩人行云流水的对话震撼了,我说我以为输了一盘的意思就是还有一盘赢了呢。。。shu得意地说,这人我还能不知道~

去一家装修比较高级的店吃饭,骨瓷的小茶杯颇为精巧,杨小恒坐得笔笔直,端杯子来,很小口很做作的喝茶,问我说她像不像一位优雅的女士,一位lady,我说像的,lady你好!她又喝了一会茶,告诉我结论,“我觉得做一位优雅的女士最大的特点就是很累”
恭喜你,答对了!

这位小朋友并不讲究穿着打扮或者学习用品,即使是去精美文具店,也经常是去沉醉的逛一圈就出来,某天去逛国誉新开的店,琳琅满目之下,她看中了一个177元的人造革笔袋,按照她的原话说“看起来真的很富贵”,她非常恋恋不舍,觉得剩下的店里所有的笔袋都比不上这个,鉴于她从来不要这类东西,我们都觉得应该要满足一下,然后在淘宝上看一下,一模一样的是120元,说回家给她买一个
没过两天,到货之后,shu看着笔袋说,哇,这是这位女同学第一个昂贵的包诶!
没错!
shu的手机坏了,苹果正好出新的,就买了一个,在家里说,终于抢到了,杨小恒问为什么要抢,我说,因为很多人买呀
她非常惊讶,说,啊?!原来这么多人手机都坏掉了啊?!
我说,不不不,很多人只是想换个新的,我和shu异口同声的说,就像你的笔袋!
杨小恒点点头,觉得非常make sense

抱枕被抢走了

和shu说,我想起一个和大提琴有关的小号,他说要么叫花衣提琴手,虽然不适合我,但如果是一个擅教小孩子的老师倒是很适合这个名字嘛hhh

晚上一起看完了《Slow Horses》,还挺好看,间谍题材确实是我喜欢的!有一幕他们几个人为了躲追捕,半夜坐在咖啡店里,非常有哈利波特第七部他们从婚礼上逃出来的那一幕的感觉,这几个人的头头是Gary Oldman演的诶,小天狼星啊,已经如此老了,真是苍海沧田啊

复工复产到现在,这一周工作上真正忙起来了,但其实没啥可说的,反正都是破事,而且这半年也没怎么赚到钱,哎,果然又开始焦虑了起来,十分焦虑
说起来看着不能堂食冷冷清清的店家,每天没有排队能续上命就会一阵庆幸,热得要命依然要戴口罩,某某小区又封掉了的消息,就觉得,啊,似乎一点意思也没有

话说我买了一个抱枕,抱起来非常舒服,但是略微有点短,杨小恒觉得喜欢,就拿过去了,我正好因此就买了一个更长的,但是质感其实不太好,弹力过大,但杨小恒又觉得我的新抱枕好,说要和我换,我就非常高兴的和她换了,因为确实还是原来那个更舒服很多
结果过了几天,今天这人说要换回去,我就不肯啊,但她还是要换,想想,毕竟是亲闺女,就换给她了,然后晚上临睡前我去抱她,含情脉脉的和她说,杨小恒我好喜欢你啊!她很阴险的笑着搂住她的抱枕说,嘿嘿嘿,而且你还喜欢我的抱枕呢!啊,你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朋友!!
但,终于周末了,呼~~~

我觉得自己可以去拯救世界了

昨天因为下围棋又搞得不开心,无非就是老套路,娃拖着不肯去下,shu就很光火,然后娃终于去下了,又输一盘,而且据说下得很傻,犯过的错一错再错,shu就更光火
娃跑来问,下围棋应该是兴趣爱好啊,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爱好还要下,我说现在这个东西已经不是兴趣爱好了,只是你一路走到这里,能力也到了,我和爸爸都希望你能考出一段就行,也算是这一路以来的一个纪念,而且因为我们都觉得你马上就能考出来,毕竟上次只差了一点点,只需要再努力一点点
娃还是不开心
然后就不开心着去睡觉了,我问需要我过去么?她起先说不要,那我就算了接着自己看视频,后来她又招呼我过去聊一聊,个么我就去了

杨小恒就开始和我聊起来了,首先,她和我说,她觉得非常生气,内心翻滚着“爸爸最讨厌!我讨厌爸爸!爸爸烦死了”这种话,但是“我忍住了,但我还是很生气,所以我本来想跑到房间里写下来,然后哭一会,再来找你,但太晚了,我决定省略前面的步骤,直接找你”
我说“你很棒诶,你忍住了在气头上做冲动的事”,她很骄傲地说“那是!我毕竟又不傻”,我又说“而且你还想到了很好的发泄办法”,她说“对的!我之前生气的时候就在我的小台历上用隐形笔写了字,要用荧光灯才能照出来,可是又没人会没事照荧光灯,就没有人发现!”
然后她就开始和我说,“很多时候,我们小朋友有标准答案和心里答案,比如说,每次爸爸说要下这里下这里,我就说出标准答案“好的,我知道了”,但是我的心里答案是“你好烦啊!!你不要再讲了”,有时候偷偷趁爸爸不注意的时候我就翻白眼!”,杨小恒讲得那个绘声绘色啊,我笑得快不行了,赶紧说,没错没错,有时候当事人打电话来,我的标准答案是“我们会尽快处理”,心里答案是“啊,催催催,你催我我有什么用,你不要再催了好伐”

她还说她恨死围棋了,有一次查字典,不小心看到“弈”这个字,就赶紧把字典合上了!为什么古代人会发明这种东西?!!
和我讲好之后,杨小恒整个人十分快活,还和我说,“我觉得我心里的负担一下子都放下来了,我觉得现在元气满满,自己简直可以去拯救世界了”

哦,她还说,大人有时候不守承诺,比如你答应在床上等我玩一会,结果还是起来了,我说,拜托啊!大事情上守承诺就可以了吧,你还答应8点半下棋类,不一样拖到快9点?我们大事上遵守承诺,小事上,她接口到“就糊弄一下”,我说,对啊!
她还问我,什么叫做伤自尊?我说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讲,但大概就是觉得不舒服,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了,或者自己的价值被贬低了吧,她说,“哦,这样啊,那我觉得自己还是很有价值的!那爸爸倒是没有伤到自尊。。。”
(啊!这样对自己的价值毫不怀疑,对我来说,真是振聋发聩,而且羡慕啊!)

她最后总结,说“妈妈,你虽然不是小孩子,可是你真的很理解小孩子”
啊!我好高兴啊,很理解小孩子,应该算是小孩子届很高的表扬吧?!

我和她说,你放心,我会晚上和爸爸谈一谈的,明天告诉你结果,她说,“好的,如果谈得结果不好,你直接告诉我就行,没关系的,委婉拐弯抹角的讲,不会有帮助,反而我会不开心。”我说,没问题~

哦,等她睡了,我和shu聊过之后,我们就打着荧光灯去看小台历了,结果!她台历上不仅写了“我讨厌爸爸”,还写了“妈妈是个小气鬼”,哈哈哈哈哈哈,肯定是因为哪天我不肯借她我的东西~没错,我就是个小气鬼~

这个小朋友长大了诶!
在观察这个小朋友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她不会把攻击性或者怒气内化,比如说,她大部分时候和爸爸那么要好,但也不妨碍有的时候觉得爸爸很讨厌,很烦,这个时候她就是生气,但是这种生气是向外的,是指向爸爸的,不会转化为攻击自己。包括我在内的我们天朝小朋友,会有的时候产生一种自伤的想法,自伤的想法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有人说这是弱者的撒娇或者要挟,是以伤害自己的方式报复他人,可能有时候掺杂了这样的成分,但更多时候并不是,而是一种愤怒的内化,只是愤怒的解决方向走向了“那我不要了”“我还给你”,说到底,非常软弱
怎么说呢,我还挺高兴的,因为她这一点上似乎完全不像我

傻乎乎就是我们的feel

某天杨小恒做了一件什么傻事情,shu问她为什么这么傻乎乎的,她很骄傲的一甩头,说,因为傻乎乎就是我们的feel!
等等!为什么是我们的feel?除了你还有谁傻乎乎?!她说,妈妈,当然是你啦!
某天和杨小恒下五子棋,杀得难舍难分,shu路过我们看了10秒钟,说,杨小恒你有一步棋下了你就赢了,杨小恒开始使劲想,我也在努力看,总之,她看了半天没看出来,我催她赶紧下,她说她在长考,到底她也没找到那一步,就下了一步其他地方,我就跟着下了一步之后,她大喊一声说,我知道了!刚刚应该下那个地方的!我。。。依然没看出来,问她怎么下,她就这样那样演示了一下,啊,果然呀,我赶紧说落子无悔,她说好,我们继续下,结果下了几步之后,她又下了一步然后看着我笑,我说那我就下这里呀,她说,我已经赢了呀,啊!果然啊。。。居然这一步也是我无法抵挡怎么都会赢的一步棋
然后我就很郁闷类,我觉得智商再此被证明不太行
她还补刀说,妈妈,而且你还不如我会写字,你不会写头颅的颅啊!
因为某一天,我和shu说,鉴定中心打电话来让我准备材料,鉴定中心一边说我一边记,说到“颅脑CT片”的时候,我怎么都想不起来颅怎么写,只好在笔记本上写了拼音。。。

她的好朋友送了她一串彩色塑料珠子穿的项链,吊坠是一匹塑料独角兽,她很快乐的戴在脖子上拼装木质玩具,某个小零件找不到的时候,她握住独角兽说,P18号小木条在哪里啊,在哪里啊,结果她就找到了!然后她觉得这个独角兽有魔力,一方面她自己认为世界上是没有魔力的,一方面她又被求助独角兽之后连着几次都找到了小零件这件事深深的折服了。她现在一门子心思想着下次围棋考级的时候带着,肯定就能考出来了!
其实。。。我也有这种好运小物品!就我想说呀。。。封建迷信不用教,就是我们人类会自行发展出来的呢~

是不是怕被我的可爱迷住

某天杨小恒给我出了一道数学题,我当真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她很高兴的说,妈妈,我做出来了!而且我是我们班第7个做出来的,哟!
听得我笑出声,那种神采飞扬仿佛她是她们年级第一个做出来的一样。。。
然后我给shu做,他倒是很快也做出来了,但是把思路讲给我听的时候,我居然还想了五分钟才理解,以至于那天我真的有点不开心,真心觉得自己大概智商堪忧,而且还是在显然社交能力已经很堪忧的情况下。。。
某天杨小恒回来说,为什么笛子老师没有让我表演吐音呢?我也能吹的呀,我上课认真听,回家还练习,妈呀,虽然你上课听成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你回家练习时间一周加起来也绝对不超过10分钟好伐,为什么可以这么自我感觉好啊你?
今天,度过了疲惫的一天,我坐在沙发上搓搓脸,搓好脸就手放在脸上没拿下来,她热切的说,妈妈,你为什么捂住脸呀?是不是怕被我的可爱迷住呀?

今天工作上有个地方有疏忽,当然是能做得更好的,但就是没做好,我就非常暴躁+沮丧,基本上每到这个时刻都会觉得,啊,老板要不喜欢我了,啊,客户要不喜欢我了,啊,我果然不行啊等等,shu说,你要像闺女学习,要像她那么自信,像她那么自我感觉好,哎,好难啊。。。
最近我又开始焦虑了,而且白头发也明显变多

前两天和shu聊天,说同事的女儿海归回来找到工作,月薪2.5万+,但是经常工作到半夜两点回家,第二天8点继续上班,我说我已经搞不了这种事情了,体力上可能还可以,但是精神上可能已经做不到了。但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知道不仅我是完全可以的而且也还是向往的,一方面突然宽裕的经济会有一种非常自由的感觉,一方面会用收入的多少来衡量自己的社会价值,一方面也觉得微微的疲惫感很符合心目中都市丽人(啊哈哈)的想象,怎么说呢,这件事让我充分感觉到此一时彼一时,可能人的想法真的是会变的,但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变得不焦虑不烦躁,啊?!

心虚的组长

上周shu胆囊炎住院手术,我就搞娃搞他搞工作,虽然有点累,但一切顺顺利利,实在太好啦!周六下午shu出院回家,真是好高兴啊,说起来手术前一天我紧张得一晚上没睡着,真是太吓人了!!
和杨小恒说,爸爸回来我们要爱护他,她说那我们把原来的欺负爸爸小组暂时改成保护爸爸小组吧!我说好的,她立刻接口道,我们来开个会,讨论一下怎么保护爸爸。。。额。。。这就。。。不用了吧?!
总之,开好会,晚上shu回来,吃饭的时候我随口问她,那保护爸爸小组的组长我们谁当?结果这个人,头也不抬,很自然而然地说,那我们开个会投票决定。。。我和shu笑得不行。。。这个人怎么这么爱开会的啦?!这都什么事儿啊?!然后我就说,你当组长吧,领导都很爱开会的

周六我还是去上了大提琴课,下课回来,她问我老师怎么说,我说老师表扬我进度快,我和老师说,我每天都有练习呢,她作出小鬼脸,我说,干嘛啦?我就是每天都有练习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扭扭捏捏状说,“不像某个小朋友,对不对?”我一边笑一边赶紧摆摆手,“我没说啊,我也没这么想啊,不要乱讲啊!”
很心虚嘛,某个小朋友

天冷了,好馋啊,每天都在吃东西,我觉得又要胖了,哎~

400元的快乐

前阵子,这位小朋友用自己的毯子在沙发和茶几的空档处搭了一个隧道,自己趴在里面玩儿,玩了好几天,shu悄悄和我说,我们给她买个小帐篷吧!本来想做个惊喜,我屏不住告诉她,那个欢呼雀跃啊!!一天问八遍帐篷有没有发货,终于收到帐篷,开心得不得了
我们把帐篷搭在餐桌边上,这位小朋友在里面摆上自己的小东西,做了一块“喵喵可爱窝”的牌子挂在门口,还在旁边卧室的门上贴了一张指示牌,写着“喵喵可爱窝往这里走,喵!”
并且邀请我去她的帐篷做客,做客要有流程和采分点,首先接电话要第一次打错,第二次才接到,然后要找不到地方,看到有灯光(对!买小帐篷送串串灯),说“哦,前面有灯呀”(采分点1),她把灯关了,“咦,光怎么又没有了?”(采分点2)。问shu“你知道喵喵可爱窝在哪里么?”,然后看到指示牌,恍然大悟状,“原来往这边走呀!”(采分点3),并且做客的时候要带伴手礼,伴手礼就是两颗彩虹糖!(采分点4)
这样快快乐乐的玩了一周,每天晚上还要睡在帐篷里,在帐篷里快快乐乐的睡了一周,目前还在继续快快乐乐的在帐篷里看书,做游戏,睡觉

我问shu,你觉得有什么东西,你买了能快乐至少一周么?他说没有,我想想我自己,也一样,没有。。。除了房子(这大概也是某种帐篷?!!),我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想买的了
这么说起来,花钱能够得到的快乐还真是一种非常值得珍惜以及及时去满足的快乐啊!
当然前提是真的能得到快乐,而不是买下来的那一瞬间的开心一下而已

shu问我,买小首饰行不行?我说,是这样的,我之前想要买一个可爱的小戒指,然后我买到了,这个空就填上了,当然因为小戒指十分满意,我每天都戴着,而且每次看到它也很开心,但是这个空填上了就没有心理上的需求了,并不想再买一个小戒指,鉴于我现在没有什么什么空,所以根本也就没有什么花钱能快乐这么久的事情

这位小朋友昨天和我说,她那支黄色的水彩笔没有墨了,另外还想要一支肉色的水彩笔,我说好的,就去刷淘宝,她看到淘宝店的琳琅满目,和我说“妈妈,我需要一支黄色的水彩笔,但是我想要一整套新的水彩笔”,哦哟,可以可以,小小年纪已经能分辨需要和想要了

可能,真正能用到的东西就是需要,吧?

昨晚上,这位小朋友玩电脑玩到一半跑来我身上滚来滚去,我说你快点下去洗澡了,她飞快地说,“那我就下去了啦”,然后就跑掉去玩电脑了,我和shu说,“咦,她为啥不去洗澡”,shu笑起来,说“你没发现她并没有同意你去洗澡的要求,只是说她下去了么?她就是准备下去玩电脑的呀!”
啊。。。为什么在家说话还要这么动脑筋啊?!还要这么严谨啊?!

李白睡得香

小朋友上了小学之后有各种顺口溜,听她念得很欢乐,记一笔:
人之初,性本善,不做作业是好汉,老师来了怎么办,拿起菜刀跟他干,菜刀断了怎么办,拿起机枪跟他干,没子弹了怎么办,回家去找奥特曼,奥特曼,飞得慢,飞到凌晨三点半,回到路上捡到一个歪歪扭扭的手榴弹,把作业炸了个稀巴烂
我觉得这首还挺完整,在“奥特曼,飞得慢”这里忽然节奏变了,蛮俏皮,就还挺可爱的类

为了押韵什么都能编系列
一年级的小偷二年级的贼,三年级的梅梅跳芭蕾,四年级的帅哥没人追,五年级的作业满天飞,六年级的马桶发大水,七年级的校长要跳楼,我们在下面喊加油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上午打麻将,下午斗地主

床前明月光,李白睡得香,早晨打开窗,遇见X光,牙齿掉光光。
某天下午,小朋友放学回来,她一直在叨叨念这首床前明月光,然后她睡了之后,我晚上突然想,床前明月光后面是什么来着?哦,床前明月光,李白脱光光,咦,小朋友的顺口溜还挺黄色嘛!后来想来想去,啊,不对,人家是李白睡得香,大概只是小朋友她妈妈比较思想不健康。

喵喵军团

杨小恒最近一直会下楼和小朋友玩,玩得要好的三个小女孩+其中一个小女孩的弟弟组成了一个号称是喵喵军团的小团体。
她们还互相加了微信,建了群!
喵喵军团里一个小女孩是小学高年级,显然是领导,我看大部分事情是这个小女孩主办,其他几个小朋友热烈响应,这个军团还蛮有意思的类~

首先,每个人在团队内部有一个名字,分别是葡小萄、柠小檬、蓝小莓、蜜小桃。我私以为这个命名方式不错,没有等级,不是大哥二哥三哥这种看着就很有等级,而且还可以扩容,比如人多了,还可以有苹小果、香小蕉什么的~
其次,团队有自己的守则,征询了我们家的葡小萄同意之后,看到了军团的群微信聊天记录,守则是1)不能伤害小动物;2)(我实在想不起来了);3)不能吃陌生人给的食物和玩具。这个守则真是非常简洁有效。
再次,团队有自己的标识和通行证,葡小萄给我看了一个小小的卡片本,上面有喵喵通行证,通行证上有成员真实名字和军团内名字,颇为精美。
据说,她们还有口号,以及定期更换口号,但是具体口号我还没发现。我觉得下一步也许可以推荐她们军团内部可以在接头的时候对暗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然后,小团体如何维护团结呢?很简单的一招就是有共同的敌人。共同的敌人可以有效的增加团队的凝聚力,所以喵喵军团第一个表决的事项就是,要不要和浩浩小朋友玩?!浩浩小朋友据说是一个比较烦人的小男生,我看她们在群里说,下面表决,我们和浩浩玩请输入1,不和浩浩玩请输入2
这里,凭借着朴素的本能,她们似乎开始引入了一个新的东西,议事规则!

看着这些小朋友搞出来的喵喵军团,我想想自己小时候好像也热爱搞个小团体什么的,然后又想啊,人类啊,真的是有结社的爱好的!从哈利波特的邓布利多军,到红楼梦的海棠诗社,从棋魂的叶濑中学围棋社到我们的现代高级魔药制作小组,我居然顿时理解了,果然结社也是宪法提到并予以保护的自由啊,因为这真的是一种人类的天然的需求!结社使人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