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日才拱一卒

周末在家里认认真真做了几个菜,啫啫牛肉煲、麻椒鸡、糟卤虾,一碟炒鸡毛菜,配一杯冰凉凉的起泡酒,啊,好吃!吃得很舒服。。。吃得好就是开心啊!

继续搞我的双音,经历了一周多究竟在拉什么鬼之后,有一句终于拉准且声音拉出来的时候竟然觉得一阵感动,双音的和谐饱满确实和单音不太一样诶
昨天拉了一下《木兰辞》,很简单的曲子,shu说,咦,有点好听诶!我觉得我好像终于拉得有点起伏了,虽然这好像已经是我第一百零八次觉得有点起伏了。。。可能依然只是错觉

这两天在读《spook street》,还可以。外祖父于river,lamb于river,某种程度就是爹,river希望得到爹的认可。我和shu说,为什么男孩子的成长都是在找爹呢?不管是哈利波特还是river。。。那我们女孩子的成长都在干啥啊?shu一边刷牙一边说,大概在寻找自我吧。。。
哦哟,我觉得有点道理诶。。。一边已经在高阶的发展自我,一边还处于挣脱束缚的阶段,有点惨就是了

发现悲惨世界要来演出的是我看错了年份,不是今年11月,批文写的明年11月。。。啊。。。几乎没办法想象如此久远的事情
不过8月还是能去看《剧院魅影》的!说起来,这部戏在深圳也不知道广州貌似已经上演了,小红书上大家吵来吵去的一大重点是,魅影的演员到底有没有台独言论。。。一派认为既然让他来演出了,肯定没大问题,一派认为就算国家让他来演出了,我们也要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要不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言论。。。怎么说呢。。。我就觉得吧,活该大家没有丰富多彩的文艺生活。。。

最近再一次学英语学的很起劲,一直想要用英语学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学英语,但是考虑到我既上不去google reader,也上不去ins和reddit,更看不了youtobe,就很生气!!耽误我学习进步!
上下班路上开始听一点听力的东西,我才发现,啊,大量大量的单词完全不知道怎么读,比如period,完全不知道它读起来是这个样子的。。。比如说我才知道总统套房的套房和西装不是同一个单词,而且套房的读音听起来好奇怪啊。。。我在看书的时候,一般是看语境判断它是套房还是西装,根本没想到它俩是俩完全不同的单词啊!
说起来,我觉得我要么就是记性不行,要么就是学习效率非常低,或者学习方法有点问题,但凡有点效率我也不会学来学去这么多年还是这点水平,不仅很多日才拱一卒,说不定卒它还要走一步退大半步。。。话说,我从来没搞过听力诶,这一次,希望在练习听力的帮助下,有新的进步,呢!

就是这么不能比

昨天回家和shu说,听说悲惨世界要来演出,我说要去看,shu说你可以带杨小恒一起,我说,要三个人一起,你也要一起去呀!于是,shu大概想看看到底这个东西灵不灵,就在电视上投影了25周年版,因为他觉得这个版本比较清晰,我也是第一次看这版,shu有一搭没一搭的看到芳汀之死,我彻底觉得不行啊,和shu说,要看10周年版!!10周年版当然是比较糊,但是然后放了10周年版之后,shu就和我一起看下去了,完全看进去了。他也非常喜欢,看完之后我俩又去扫了一眼25周年版的尾巴,就是Final+彩蛋,shu叹口气说,真是不能比啊,完全不能比啊!

真的就是这样,就真的是不能比啊,一比较,一放在一起,就是这么高下立见,高下立见到我简直替25周年马斯吕臊得慌。。。10周年艾潘妮这会演芳汀,我觉得。。。她的艾潘妮非常非常好,但是芳汀,尤其是芳汀的魂魄,过于实敦敦的,有种生命力很强的样子

然后我俩还去看了一眼安妮海瑟薇的电影版,这个电影版。。。就太电影了。。。这么电影的情况下,演着演着唱起来就非常奇怪,我觉得舞台剧总体来说是一个很概括的东西,在概括里有很细腻的部分,但是电影是一个力求写实的东西,就很奇怪

10周年版,每一个人都特别特别好,都特别准确,在一种很准确的基调之上有非常细腻的部分,也有现场因为观众欢呼而夸大的部分,显得特别有气氛
话说,我觉得这个戏还蛮符合我们传统舞台的戏的,有负责一身正气的老生(冉阿让),有负责暴躁吓人的花脸(沙威),有负责贞洁圣光的大青衣(芳汀),有负责插科打诨活跃气氛的丑角儿和彩旦(酒馆夫妇)
还是要再说,大合唱真的很带感啊!

又,我俩还去看了一眼法语版,看的是芳汀之死和Final,啊!才发现,法语原来是一个如此。。。软绵绵的语言啊!听着非常不铿锵

希望年底可以是剧来,而不是音乐会!握拳!

音乐的威力

昨天在B站上看到有人发了一段大提琴悲惨世界组曲,点开来听了一下,还挺好听的,然后又跑去看了一下10周年版的结尾,就是17国各语言的冉阿让上场,用这些不同的语言,一人一句到后来一起所有人合唱“people song”的那段,依然非常非常震撼,是那种瞬间一身鸡皮疙瘩的震撼,令人热血沸腾,在B站上点来点去,后来又听了一遍《amazing grace》,则是一下子很轻易的把我带到一种高于自己的地方,充满了一种被赦免的感激(?)
我就觉得吧,音乐真的是有威力的,自带一种煽动力,一种感召,一种教化,我们古代人说礼乐,西方古代人的唱诗班,确实也都有道理,音乐能使人,起码能短暂的使人觉得自己变好了一点点
另一方面,也能理解音乐确实是宣传阵地,靡靡之音就是会让人靡靡。。。

在小红书上看到悲惨世界似乎会来演出,啊!太期待了,要去!悲惨世界和剧院魅影我觉得属于谁来演我都想去看一下的,但是吸血鬼之舞或者伊丽莎白来演出的话,如果卡司喜欢我会去看,而如果maya来演出的话,演什么我都会去看(也确实去看了,啊,麦克白夫人,多么难看的剧啊)。。。这就是。。。有一些剧是为了看剧,有一些剧是为了看角儿

周日去上课,我觉得还是那点问题,A弦的上半弓还是抖到不行,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拉了两年琴了,A弦还是这么抖啊?!!生气。。。但还有颇一些新收获,上课真的很开心啊,以及每次上完课我都觉得拉得更好一点了,然后回家练着练着就又回去了。。。这真是进一步退大半步啊!!

反反复复练习但是反反复复不行,其实还蛮烦躁的,也不能说不痛苦,然后我就在想,对于痛苦似乎有的能忍,有的格外不能忍,想起来想去,我觉得对痛苦耐受程度和是否能选择停止/离开,密切相关,就是如果觉得自己有选择,如果觉得随时能离开,只要喊出安全词(?)痛苦会停止,那么能耐受的痛苦远远大于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后者很快就不行了。。。因为前者的痛苦只是痛苦的事情本身,后者的痛苦还叠加了无力/失控/没有尽头/没有解脱/被控制等等负面情绪,就更重以及更难以背负

又,最近我看到有个人读了一本讲抑郁症的书,里面提到,说抑郁症的一大症状就是不能做远期打算,无法想象未来,就。。。忽然觉得其实社会上的相当多人都有抑郁症的症状。。。又话说,在严酷的环境里,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好过一点的情况下,能不能撑得下去,很多时候就取决于认为这事儿能不能过去,究竟有没有未来,感觉没有未来且当下里痛苦又过于巨大,那确实不如S了算了,我记得王小波在文章里说“老舍先生自杀的年代,我已经懂事了,认识不少知识分子。虽然我当时是个孩子,但嘴很严,所以也是他们谈话的对象。就我所知,他们最关心的正是赶得上赶不上的问题。在那年头死掉的知识分子,只要不是被杀,准是觉得赶不上好年头了。而活下来的准觉得自己还能赶上。”

《blue light》之二

《blue light》第二季看完了,好看!从立意来说,能看出来想要讲的是北爱警察和社区的冲突以及互动,讲的是怎么才能建立一个好的社区,牺牲个别人拯救大多数人是不是正义,信任是怎么消失又是怎么建立,和解是可能的么等等。。。但在我看来,这部片子实在太太太太是我的理想言情剧了,就是理想言情剧之范本啊!!(虽然我觉得创作者可能并不是这么设计这部片子的)

而且里面每一个细节都有呼应,环环相扣,没有一场戏是浪费的,非常精巧,有笑有泪,有特别暖的地方,很多人物我都很喜欢,而且每个人物都有成长和变化,但重点还是要说cp

每一对都非常好看,每一个人都招人喜欢,而且是千姿百态的招人喜欢,看到青年组的cp青涩又有小小的雀跃,那种毛茸茸的嫩叶一般的情感,让人露出欣慰的笑容啊。而中年组cp里面的实在太是我的菜了,两个人毫无误会,有啥说啥,没有纠缠和追求,互相理解也颇为互相吸引,但各自有顾虑和现实考量,多么成熟健康或者说多么没劲的爱情啊。。。喜欢!

上一次被迷住还是《伊丽莎白》里面的mate的死神和《吸血鬼之舞》里面的Steven Barton的伯爵,再上一次是ss,都其实都非常。。。不健康!可能,ss就勉强算健康一点吧,毕竟他既不没吸血而且还是个人类,总之是一种在sex上面的强烈的不健康的吸引力。。。但,Stevie真的是就是理想型

他喜欢grace,于是出警的时候自然而然想要保护她,grace有点生气,觉得这样搞不好工作,而她很想做好这份工作,他先是和她道歉,说他会注意的,大家工作里继续做同事,后来发现确实如grace所说“it will be difficult to work together and be together”,就几经考虑,和grace说我们调班吧,于是俩人暂时不再搭档,但彼此的心意都明明白白
就既想要保护她,也非常尊重她,不仅尊重她的想法,还努力支持她的想法,没有那种“虽然你说不要我保护你但其实你内心还是想要我保护你”的臆测,你说的我都当真,互相不搞口是心非那一套,也不搞穷追不舍,以及在工作专业上也相信她,啊,每一项都非常戳我的点啊!
而且他还爱做饭,每天自己都吃得很好。。。虽然生活里有很多破事,虽然按照他自己的话说,他就是一个拎着桶跑来跑去提屎的人,但是还是会让自己尽量好过点,吃好点。。。所以不仅对grace的方式我特别喜欢,他个人特质也很迷人

而且很勇敢,面对危险的场景危险的坏人,他比人矮一头,仰着脸看人家还面无惧色,我就特别喜欢!于是脆弱的时候格外令人心动。。。很美!总之,我发现我喜欢的几个男性角色都是个子不高的圆润款小矮人儿!之前看《重任在肩》也是,是那种小型食肉动物面对大型食肉动物的感觉。。。高大威武长得棱角分明的正面人物从来都不是我的菜,可能我本能的觉得那种大型人类都很危险,最好站得远远的,不要来搞我。。。

啊!!目前,这部戏在我心目中排行言情剧第一名!在除了同人之外的文艺作品里,这对cp目前排名第一。。。可惜第三季要明年了大概,叹口气

《blue light》

继《重任在肩》之后,这两天在和shu看《blue light》,又是警察的英剧,虽然才看了几集,但还挺好看的,里面那个热爱做饭每餐都自己吃得很好的警察好甜啊!!虽然他和那个单亲妈妈还没好上,但我觉得快了!他已经开始星星眼了呢!说起来一起干活,互相cover很难不生出战斗情谊,颇有点荡漾呐。。。就,还是喜欢这种cp。。。那种互相谈谈谈永远在讲话的cp我觉得则不太行。。。可能就cp而言,我还是更喜欢肩并肩式的而不是面对面式的。。。吧?

里面有个地方我觉得很有意思,有个小青年,因为跑到老大地盘以外的地方贩毒,被老大手下的人打伤了腿,警察说是“punishment attacks”,女主说,不,不能说是punishment attacks,而是paramilitary attacks,punishment隐含了仿佛受害者有什么过错似的
我觉得,她说得对啊!!其实这种命名就是有力量的啊
以及,我觉得面对经济,也不能说是产能过剩,因为,怎么就过剩了呢,明明是匮乏啊,难道生产出来的东西大家都有了么?没有啊,明明大家还很匮乏啊,难道不是物资/消费能力匮乏么?
产能过剩解决的思路是降低产能,而匮乏的解决思路就是完全不同了。。。

最近每天在搞141这条练习曲,我觉得由于这条练习曲经常用到C弦,所以一直要使大劲儿,似乎手劲变大了,运弓似乎变轻松了一点?
上周老师有事,没有上成课,希望本周能顺利上课!
好想学新东西啊!

再听《苏格兰幻想曲》还是觉得好听,听了诹访内晶子的一张bruch的一张专辑,是《苏格兰幻想曲》和小提琴协奏曲,觉得还挺好听的,还觉得,诶,这个乐团还蛮好的,之前听Joshua Bell的bruch小提琴协奏曲我觉得乐团部分也蛮好的,居然发现,这两张我觉得乐团部分还蛮好的bruch小提琴协奏曲是同一个乐团。。。难道再次证明,喜欢来喜欢去的东西都差不多?

黄梅天

黄梅天潮湿得不行,路边开始长蘑菇了都
新公司法生效了,自然要学习,结果学得困死了
又开始看《广告狂人》了,看《广告狂人》+《广告狂人》原声+打印了本《广告狂人》剧本,学英语。第一季查了几个单词,至少10个欧路词典告诉我“本词已查3次”,也没关系。。。那就继续查到30次好了!
说不定AI翻译已经被充分攻克了,我的英语还没学好,但也不一定,毕竟。。。可能中文AI永远都好不了。。。但,不管怎么样,起码目前学英文不太困,那就慢慢学着

昨天和shu聊,如果财务自由了,我会过怎么样的生活,想来想去,还是上课练琴学英文,好像也和现在也差不多
最多再加上学跳舞,学羽毛球,学画画

我又开始读《小鼓女》了,之前我觉得没有完全读懂,想当AO3的CP文再读一遍,获得一点点荡漾的感觉。以及,我在想一个问题,比如说极端穆斯林国家吧,如果作为一个极端穆斯林国家的女的,为什么要反抗侵略者或者殖民者?到底有什么合理性?哪怕是理论上的应然?
毕竟在这种国家的女的,我觉得任何一个号称文明的侵略者都能让她们的日子稍许好过点?
所以这就演化出一个问题,如果侵略者/殖民者能让本地二分之一的人口都过得更好点,为什么要反抗侵略者?确实有时候,当然我们可以说,女的也有父亲兄弟,他们不开心,女的因为爱他们,所以幸福指数也有下降,那么幸福指数应该是可以量化的?比说父亲兄弟福祉-10,于是自己心里不开心指数-5,但是自己可以抛头露面,开心指数+100,那也还是赚了啊,而且父亲兄弟福祉-10,说不定也可以认为是为了我们女的的福祉作出的牺牲嘛。。。
然后我就跑去问shu了,你说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他其实也根本想不出来逻辑上能说得通的理由,最后我俩一起觉得,这个问题只有女的能问出来,因为只有女的会面临这种情况,而历史和所谓大义都是男的的声音,之所以有不假思索的大义凛然是因为二分之一人并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两天读完了《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开头三分之一读的是中文,后来跑去读了英文,有刻板印象的地方但也是很合格的通俗小说,有好笑的地方,有忧伤的地方,有隐喻的地方,与众多通俗小说相比,又有一些非常沉重的地方,我觉得使得它就变高级了一点。某种程度来说“我”的这个角色,和《free: A Child and a Country at the End of History》里面的叙述者有一点点像诶。而且这本书的视角特别特别女性,不是那种口号式的女性,而是作为一个女的读这本书,一定会有会心的地方(比如说父亲对迈克的态度),是真真正正一双女性的眼睛在看世界。以及里面的姐妹情谊,从互相决裂到互相略微有一些理解,特别动人,寥寥几笔,最后看到妹妹不再争那个项链挂坠的时候,我真是眼睛一湿啊

以及还开始读《双城记》了,第一次读狄更斯,仿佛还是挺有意思的,有一些很带劲的东西在里面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