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同人文和一种不同的人

前两天听了一个Janine Jansen和麦凯莱的西贝柳斯小提琴协奏曲,啊!!好听!!一连听了好几遍,有一种非常戏剧性的舞台感,就是那种认认真真做一台大戏给你看的感觉,每一个细节都想好了,听完最大的感觉就是非常爽
西小协这一首很多人都说要有冰山覆盖之下的火山的感觉,这话说得非常高级,而换句话说就是,内心憋着一股邪火。。。有一种乖张
以及,我忽然觉得,这首西小协和拉赫的很多曲子都有一种写得那别好的。。。同人文的感觉

同人文,也不是不深刻,而是相较于“严肃文学”/“正统文学”更容易理解,更挑动情绪,更有一种切肤的感觉,所以会有一种很深的感动,会戳到人心
古典作品就不行,海顿的两部大提琴协奏曲,尤其是海C,那真是大凡有点追求的琴童都要搞的,曲子当然是好听的,有一段真是春水一样的和煦,但是我并没有从中获得很深的感动,会觉得很隔,当然。。。我觉得可能这些艺术所追求的东西也远远不是戳人
而我现在,就想被戳一下

shu要准备7月初带杨小恒去黄山,其实就是就近去个地方,杨小恒很兴奋,然后非常好笑的说,虽然我很想去,很激动,但是我知道等我回来一定会感叹,还是家里舒服啊!
这位小同学还真是蛮有预见性的
我和shu说,我突然发现自己完全不想去国内旅游的人文景点了,都不考虑人多人少,根本就一点都不想去,完全没兴趣,尤其不想去北京啊南京啊西安啊这些有悠久传统历史的地方,但如果单纯看看大好河山就还不错,尤其是相对比较开阔的湖面什么的,看着平静广大的湖水发发呆,我还是有点兴趣的。。。可是,我小时候不是这样的,我小时候几乎不太要看自然风光,觉得自然风光很没劲,而很喜欢各种人文景点,也特别爱去看个传统民居什么的
shu说,那大概你唯一有的兴趣的人文景点就是三星堆了,我大笑,说他果然真的懂我!没错,就是只有三星堆了,可能因为三星堆比较像外星文明吧。。。
反正,我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没有什么好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凯旋门

端午假期在家里读完了《凯旋门》,就书而言其实还挺好看的,虽然没有很多情节,但是里面的气氛就是能把人吸进去,那种瞬间进入另一个空间和时间带来的很原始的阅读的乐趣,男主角很完美,以及里面很多次要人物,不分男女都令人印象深刻,可惜女主角我觉得不是特别行,就好像是一个挂钩,用来挂住一些男主角的情感,或者一个舞台,让男主角施展。。。但读完之后觉得整个人被闷住,就虽然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但是那个世界还远不如现在这个,只想让人叹口气

读完一本书,很希望获得如同吃了一餐很满意的饭式的满足感,荤素合宜米饭晶莹有弹性,每道菜都好吃,既不油腻又不寡淡,味道干净而饱满,让人由衷的感叹生活真好啊,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呢!想来想去,能让人有这样的感觉的东西,居然还就是一些非常喜欢的同人了。。。我总不能再去读读过的同人吧?!真是。。。只想继续叹口气

现在这两天在读《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实在太好笑了,虽然不见得有什么营养,但作为畅销书来说,到目前来说我觉得还可以
大提琴大龄琴童练习的群里居然已经从琴、弓子、琴弦、松香进一步讨论到擦琴布了。。。也真的很好笑啊!
果然技术不行最后的方向都是搞装备
说起来上周末去试了两把弓子,我觉得超级的贵的弓子当然是顺手一点,但是一千到大几千之间都和我自己这支似乎没啥手感差别。。。所以最近升级装备的心真的是很淡,一心只想提升技术

周六陪杨小恒去上笛子课,我在车上说,要不要叫个奶茶下午喝呢?还是回去冲杯咖啡算了,杨小恒说,当然是叫奶茶,因为你说冲杯咖啡算了,而“算了”,就说明咖啡在你心里是次一等的选项。
哦哟,阅读理解还可以啊!她说,我觉得有的阅读理解题目是有意义的,比如一句话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人们在生活中就是不会把所有的意思都放在表面,有一些句子就是有隐含的意思,但有些题目是完全没意义的,我说比如呢?
她说,比如有一篇写黄果树瀑布的,就是写了瀑布怎么美啊什么的,问我们表达了什么,我说表达了对黄果树瀑布的赞美之情,结果答案不对,答案是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赞美之情
我觉得。。。受教育者是具有分辨该教育到底怎么样到底是不是好的能力的

荡漾、像个曲子、音乐性以及其他

我小的时候觉得自己唱歌不够荡漾,想出来的方案是对着电风扇唱,发现电风扇之下,声音会有一些波动
很久以前,熊猫和我说她小时候觉得自己唱歌不够荡漾,发现一边锤胸口一边唱,声音就会有一些波动
我一直觉得无论是唱歌还是演奏,如果有起伏,有水波这种荡起来高高低低的效果,就会特别好听
而shu管这种有音波起伏的效果,统统都称为:有点像个曲子了
周日去上课,老师说右手虽然不能揉弦,但是也可以通过压力的变换营造出一种起伏的效果,类似于揉弦时候的音波,在基准音上下浮动,她说有时候这就是很多时候说的音乐性,就是有起伏,而实际上音乐性就是通过这样的技术去实现的
然后我就忽然明白了,无论是我小时候追求的荡漾还是shu说的像个曲子,又或者专业人士说的音乐性,大家殊途同归,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情

周日上课解决了一直以来很困扰的两个问题,几乎就是立竿见影。老师还说上次上课提到的点基本都做到了,啊!太开心!
之前看到的一些小红书上的大人/小孩,他们拉琴的进步看起来基本就是简单→难,生涩→熟练,但从来没见过谁是难听→好听的,换句话说,拉得好听的那些人,他们一开始就是好听的,尽管初学只能拉一些很简单的曲目,但明确能知道他们是好听的,最起码是有好听的潜质的,而非常非常少见到难听→好听的人,最近在小红书上看到一个小朋友,之前拉琴完全不行,毫无灵气,但确实这几次有完全不一样了的感觉,可能就是厚积薄发?也可能是小朋友忽然开窍了?
但,我想说的是,我总觉得,我也快要厚积薄发了,呢!!

周日去武汉出差,下午出发晚上到,周一上午办完事情中午返程,晚上回到家,洗头洗澡吃完饭,立刻踏踏实实练了一个多小时琴,好爽啊
在路上把《dead lions》读完了,读了三分之一《凯旋门》,不知道是书的问题还是高铁的问题还是我被空调吹感冒了,总体就是昏昏沉沉的
在火车上听了一段陈锐讲贝小协,说哈恩的琴就是非常“空”,不是冷的也不是热的,就是仅仅在那里,有宇宙之感,就没什么色彩的变换只有形状的变化,我其实能理解他的意思,也觉得非常精准。但是又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哈恩的琴充满了控制感,而控制感是那么人类的东西,反而被认为适合宇宙?又话说巴赫为什么那么秩序(这种秩序也是非常人类的,毕竟自然界就是乱糟糟的嘛),反而被认为是极大的自然,是一种宇宙一般的自然。
小女巫给了我非常有启发的答案,她认为在现代审美里:人类=情感的流溢=不控制,因此控制=超越人类本性=宇宙,这里的宇宙是超越意义上的宇宙不是自然界的那种宇宙
我觉得真是太有道理了!!要记一笔
又话说,我听了一段谢林的贝小协的第二乐章,尤其是伦敦交响乐团的那版,那就是自然界的感觉啊,是小草的生发,是春天的微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