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读书

读了三分之一本《雪落香杉树》,书名很美,故事我也以为会有意思,结果不是很受得了其中的男性视角,怎么那么男啊?比如说青涩的少男看青涩的日裔少女,写她刚刚发育的胸,写他忍不住偷窥她跟踪她,他们在树洞里的初吻,这个那个的,完全是他他他他他,那姑娘的反应那姑娘的内心,则根本没有被好好写出来可能作者也根本写不出来,又或者作者努力写了,但是很假。。。总之,我就在想,有这么多书可看,我为啥要看这本呢?于是就弃掉了
女性视角一旦开启,就是回不去了,就是会看出没有开启这个视角看不出来的东西,如果书的其他部分写得够好,故事够吸引人,或者虽然作者虽然很男,但男得很正派,又或者虽然作者本人很聪明,倒也算瑕不掩瑜,但是如果总体写得还很一般,那就没啥必要看下去了
尤其是在和性相关的方面,反正,我看小黄书猜作者性别绝对是准确性超过90%

用男人的眼睛来看世界和用女人的眼睛来看世界,真是太不一样了
但很多时候男的眼睛就好像是人类的眼睛,比如说,“农村青年结婚难”,这句话,不就默认了青年=男青年么?!比如说,老罗的歌里唱到,“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 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门上的一块斑驳的木板 刻着这么几句话 子子孙孙永宝用,世世代代传香火”,我听了这么多年才get到,子和孙和香火里都并不包含我们女的,家乡的人们拥有的,只是家乡的男人们拥有的吧,难怪男的说起土地和故乡情,以及项飙说起大家族宗族什么的,总是那么含情脉脉,反正,我们女的就不要跟着瞎起劲了

读完了《Salt to the Sea》,第一次知道Gustloff号海难,第一次知道汉尼拔行动,虽然是很YA的一本书,也有一些很刻意的地方,但还是挺好看的,有一些地方有一种真挚的温柔,比如说那个波兰姑娘被俄国士兵强暴怀孕,在逃难的过程中生产,生完之后非常抗拒这个女婴,她爱但并不爱她的东鲁普士男生轻轻抱起这个女婴,说她真好看,她有你的眼睛,有你的鼻子。。。就。。。在那个场景里,真的很感人

看完了《南方与北方》的电视剧,确实是工业时代的《傲慢与偏见》,但是也挺好看,道德与情感是不能割裂的,好人才会有好爱情,啊,这种古典风格确实是会给人安慰啊
我找了《南方与北方》的书准备读一读,以及听了一期讲奥斯汀《劝导》的播客,也准备找《劝导》来读读

还看了部《保持缄默》,故事梗概基本就是,如果问题解决不了,不如杀个人吧!虽然非常奇怪,但片子超级好笑,我和shu笑得停不下来,完全没想到是这样一部片子诶

这两天在读《Free:A Child and a Country at the End of History》,讲1985年前后的阿尔巴尼亚,阿尔巴尼亚又是一个我完全没了解的国家,目前读到20%,还挺好看的呢,就,很容易懂啊!苏联的那一套东西,我们。。。也很熟啊!搞得我学会了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这俩单词

今天出差,本以为飞机时间基本就是爱情小说时间,结果轰隆隆一觉睡到降落。。。妈呀。。。

胖罐子胖摔

放假好,上班坏,这就是宇宙真理
尤其是初四回到家以后,神经极大放松,真的太舒服了
虽然我已经胖了,可是还是想要吃得开心点,于是,

初六降温,晚上在家吃椰子鸡,买了一盒潭牛产的冷冻套装,一瓶椰子水,一份鸡,一份椰子条,一份珍珠马蹄,一瓶小青橘沙姜酱油,瓶瓶罐罐摆出来,好像过家家的样子,我又另外配了金针菇、腐竹、虾滑和娃娃菜
椰子水倒进锅里,再用这个瓶子装一瓶矿泉水倒进去,不用特意称量自然比例1:1,水开下椰子条和马蹄,再开下鸡肉,撇沫,五分钟下虾滑、金针菇、娃娃菜、鲜腐竹,连锅端出来,开吃
啊!
超级温暖清甜鲜美啊~~~~
我自己也做过椰子鸡,买了椰子,从开椰子搞起,还包含了挖出椰肉、处理鸡,切沙姜末,挤小青橘等诸多环节
平心而论套装和自己从头搞起的椰子鸡味道差不多,但!套装大有一种不劳而获的快乐,而不劳而获又极大的增加了它的好吃程度,显得更美味了!
然后我就对这种预制菜(?)充满了敬意,在超市还看到了雄鸡标的冬阴功火锅汤底,50块一包,我觉得和四面泰的88元锅底大概也差不多,下次可以搞这个吃泰式火锅!

初七吃了香煎五花肉、青椒小炒肉、杭白菜、煎豆腐
说起来也是很神奇,农国栋师傅的五花肉烧出来就是很有广东菜馆的风味,而除了蚝油没加,一模一样用了酱油、大蒜的青椒小炒肉,就是感觉完全不同
初八在做了羽萱妈妈的食谱,梅干菜焖饭,非常香
在超市看到有卖处理好已经片成大薄片的120克一盒的腰片,立刻买了一盒又买了一小把韭菜,做了一个呛腰片,也很清爽好吃
真的,好方便啊!不用原始处理不用切,而且分量还合适,毕竟一个猪腰我俩吃起来压力太大

这两天,和shu去认认真真逛了一下盒马和ole,深感。。。太多有意思的新奇东西了,然后又深感。。。还是要努力挣钱啊!
又以及,在家毫无压力我每天都做天鹅臂,都开始又想要跳操锻炼身体了,怎么说呢,我觉得啊,意志力是一种易耗品,上班消耗太多下班就不是很够用了呢

便捷和舒适

陆家浜路站九号线在地下三层,八号线在地下二层,站厅在地下一层,于是九号线换八号线的地方有块牌子,画着两个箭头,一个写着便捷换乘,就是直接楼梯走上去,一个写着舒适换乘,就是扶梯上楼到站厅,然后走一点,扶梯下楼到八号线站台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差点笑出来,觉得,哇,好会写!分明一个是费力换乘一个是费时换乘嘛

我昨天在拉琴的时候,练音阶,换弦尤其是碰上换弦又换把的时候怎么都觉得非常有咔嚓一下的感觉,很不连贯,试了各种方式无论怎么小心翼翼都不行,最后把右手肩膀和手肘的的变化搞得很大,反而似乎好一点?我和shu说,是不是在弓尖换弦的时候,弦和弓毛的触点是一个支点,琴码是弧形的,换弦的时候看起来弓尖只是变换了弧形上很小的角度,但是因为弓是非常长的杠杆,所以到了右手这一头就要走很大的距离,要么就是动手腕,动比较大的角度,如果手腕没有那么大角度,动手肘,那手肘的角度就需要非常大,为了搞清楚杠杆究竟是什么,我居然画了好几张图,后来想想,咳,不就是剪刀嘛!也就是距离和力量总要占一头,要么费时要么费力。。。

这么说来的话,手臂的运行真的就好像舞蹈,难怪在小红书上我最喜欢的一个琴童,我觉得小红书上属她拉得最有音乐性,因为是个芭蕾超厉害的女生,就,怎么说呢,协调啊!
我这种笨手笨脚,做广播操都会把自己绊倒的五音不全人士确实好难啊,但是真的很想很想可以拉得更好诶,总之,希望下半年能够复课啊!

最近路上在听巴赫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与组曲,第一次听出了两个声部对唱的感觉,真的,仿佛是两把琴在歌唱,但,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追求一把琴拉出两把琴的效果呢?确实是很炫酷的,可是它的意义是什么呢?是我们人类啊,能干出这么高难度的事儿呢?还是,我们人类啊,内心就是有两个声音在挣扎?
看了两集《音乐探索之旅 Now Hear This》,居然还挺好看的呢

兴致勃勃

王连三那本谱曲里面的《梦幻曲》,开头第一句,dofa,mifalafafa,这个地方,mif是D弦,la用的是A弦的空弦,我每次每次每次从D换过去这个空弦音的时候都会很炸,音色完全不一样,往好里说就是为之一亮,客观点说就是一下子滋出来,压一点弓子虽然会好一点,但总归听着有点不舒服,但是广大网友都用的是这个谱子都这么拉
我突发奇想,为什么不直接在D弦上往下换到四把位的la呢?试了一下,很惊喜,从音色到句子变得非常连贯,然后我又开始搜梦幻曲,看到Daniil Shafran的视频版本,我其实不太喜欢Daniil Shafran,当然他是大佬,也有人非常喜欢他,觉得很细腻感人,说是大提琴诗人,但是我是觉得他拉琴太阴柔,而且有一种湿哒哒略带惨兮兮的感觉
但,总之确实我看他的la就是D弦换下来的,然后认真听Lynn Harrell,在la这里隐约听到一点点揉弦,那么应该也不是一个空弦音
跑到IMSLP上面搜谱子,有的标了指法的谱子上有把la标记为1指的,那就是也是在D弦诶
就这么简单的曲子,都觉得变化无穷,比如说la用空弦A,就是从la开始变了一种音色,逐步开始往上走,而la用D弦就是一路暗淡下来,一路喃喃自语,最后一个fa才有点点爆发
而那几个音用一弓,什么时候换弓也是一种语气,当然大佬可以换弓无痕,但是我们这种初学小朋友,换弓难免有气口,那气口就要用在对的地方。而且上弓天然容易做出渐弱,下弓天然容易渐强,也是需要考虑的地方

拉《西西里舞曲》,开头第一句降silasol,lare,redomi这个地方,那个lare究竟怎么搞,我之前是lare,redomi整体是一弓,这样的问题在于,la换把到re距离有点远,可能会带一点滑音,而且如果分配不好,到redomi的时候可能弓子不够,卡住
然后我就开动脑筋之后,变成,la,换弓redomi,这样那个每次都奇奇怪怪的re好像就没问题了!

有了新发现,一边兴致勃勃尝试找资料录下来听看是不是真的有区别,一边忍不住批评自己,我要是拿这种劲头去干活,是不是就变行业大佬了?但是,我又想,说不定就挂了呢!

周末带娃去看家具,本来是想给她在樱桃木和白橡木里挑一个颜色的,我个人就觉得白橡木挺好,结果这个娃娃一眼看中黑胡桃木的颜色。。。我倒觉得。。。似乎白橡木蛮好看。。。总不能她房间用黑胡桃木我房间用白橡木吧?!

上周六和小伙伴又去练习了一次重奏,想到3月份就可以找老师来上重奏课了,不由得摩拳擦掌非常期待
还在读《雍正:天地古今惟一啸》,看进去了还是挺好看的,居然有一种“现代社会好,古代社会坏”的感觉,而不是,皇帝就是爽啊!
快要过年了,我又下载了很多书,读小说拉琴吃东西长胖胖,这就是过年呀!

嫉妒及其他

最近忙到不行,居然飞机起飞前还在小桌板上写合同,真是。。。疲惫的白领丽人啊!
出差路上读郑小悠的小说《雍正:天地古今惟一啸》,看得很累,看皇上怎么样快乐的搞大家,看大臣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看八阿哥动不动就要跪在他哥面前恳请皇上原谅顺便赞扬皇上圣明,我就。。。觉得很糟心。。。爱看这个不如直接去上班啊。。。上班可能还好点呢,起码不用肉体跪下去,最多也就是虚拟的心理上跪一跪

总之,我想说的是某天,一个朋友和我说她男朋友,升了教授,她觉得很嫉妒,我说这我懂啊!shu以前工作比我好太多的时候我也很嫉妒,她笑了老半天,说,你这还是妥妥的利益共同体呢,你还会嫉妒啊?真的,就是会啊!哪怕直到现在,要是有我认识的单词而他不认识,我都会高兴一下下,本人就是这么小心眼

看到微博上郑小悠说,如果她遇到一个比自己显而易见更前程远大的爱人,她应该也会牺牲自我心甘情愿做做辅助工作,因为她是显而易见的慕强型,而且觉得会是优化组合,换取自己得不来的结果,并不认为是牺牲。
我是能理解的,靠自己得不来这么多钱,也得不来如此的光荣,比如我反正不觉得许广平如果不是因为是鲁迅的老婆她能做到人大常委

我觉得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每个人对什么是“我”这件事定义不太一样。
一种是可以认为配偶的成就是自己的一部分,起码是可以共享的,即使不能完全共享,再不济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平台,于是在对方看起来前程远大的时候愿意做辅助工作。或者说,对于这些人来说,配偶的强大也是自己强大的一种体现,因为我如此厉害才搞定了如此强大的配偶等等。
另一种人呢认为除了财富可以共享之外,地位、荣耀、成就感什么的并不能共享,如果轻轻松松就有一个如此强大的配偶当然是好的,也是自己厉害的表现,但如果需要用一些东西来换,那就算了。。。
就我而言,我觉得我是后者,我很难把别人的一部分看做是我的成就,很多东西,我需要这种东西完全是我的。当初看《魔药课》的那篇同人,ss和hg婚外恋爱一小段时间之后,ss决定离开,他在信里说,I was, after all, a spy. Secrecy is not foreign to me. But I find that I cannot stomach it. I have been slave to so much, Hermione. I cannot take your marriage as my newest master. However little I have, it must be mine. In time, I would grow to hate you, and I could not bear that either.
就非常非常打动我

与此同时,我们这种人就不太鸡娃,因为娃的成就很难被我视为是我的一部分,就没啥动力鸡娃。。。她就算全世界笛子吹得最好又怎么样,我还是一样琴拉得很烂。。。当然如果有奖金我是很乐意分享的!
小时候织围巾,我很执着于织一条我的围巾,如果中间有差错,找我妈去修补,这没问题,但如果修补好了,她顺手再帮我织几行,我就要不开心,我就觉得这条围巾不够纯粹了
怎么说呢,小时候很要分辨,你帮我是因为我配得上这种帮助还是你不得不帮助我,比如说我妈帮我找工作就是后者,我同学帮我找工作就是前者
这种区分当然是没啥必要的,徒增烦恼而已,而且不免把会把路走窄,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万物为我所用的自信,而长大一些虽然就不太有小时候的执念了,但有过这种执念我还是记得的

另外,这种事情也和岁数以及经历有关系。岁数渐渐上去,我觉得反正已经经历过工作场合的拼搏,可能就这点能力了,如果做做辅助工作能分享很多财富我说不定也愿意,但也不好说,要拿太多东西换,我可能就又不肯了
但是刚刚上来,年轻的时候我肯定不愿意,年轻时的不愿意是真的,年纪大了的愿意也是真的,怎么说呢,并不能用年纪大了选择去否认年轻时候的选择,是同样是在海边吹风晒太阳,一上来就吹风晒太阳和历尽千帆之后吹风晒太阳肯定不一样

所以,我也没啥结论,就是想感叹一下,大家的想法真的还蛮不一样的,而同一个人的想法也是会变来变去的,只要做决定的当下是诚实面对自己的了,那就不错啦!

人菜瘾大的信使

最近琐事缠身,收入前景不明,又开始焦虑
不过因为房子在装修,今年春夏之际应该能住回非常非常喜欢的房子里,以前觉得地球不如爆炸掉算了,现在还是很希望世界和平的
每天以练琴逃避生活,这两天浅薄的领悟是,弓子不要停,如果想要连贯延绵不绝的效果,弓子不要停下来重新起头。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真正明白。在复健《梦幻曲》,第一句长音F过后,差不多弦在弓子中间偏下的位置,我以前每次都是拿起来,回到弓根再开始EDCF这一组音,无论怎么小心,都觉得是重新吸了一口气重新开了一个头,但是如果在F的渐弱如果靠弓速变慢来实现,然后F结束在原地原速换弓,整个的效果就会好一点,就会稍许有一点连贯的感觉
就,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即使是很傻很初级的发现,但是还是有点点开心的,想要更多的尝试弓子一直在走的效果呢
在尝试拉赫的《练声曲》,拉了差不多一周了,才忽然发现,很多很多地方就是音阶进行诶
虽然觉得好像终于变好了一点点,但一但录下来,仍然觉得还是完全不能听,不过练琴就还蛮上瘾的,果然人菜瘾大

今天看到微博上一个关注的姐姐说,傅真曾经说,“写作的时候,我爸曾转发给我一篇文章,大意是说文学创作的目的是为了“报信”。据说大江健三郎把出自《圣经》的这句话当做他写作的基本原则——“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报信就是讲述,就是把自己曾险些为其吞噬的那个世界里的一切都讲述出来并加以重建。但“报信”无疑正是我想做的——报信给这个世界,驳斥那些想当然地看待事物、随心所欲定义女性的人,告诉大家那些阴影中的故事还有另一面。报信更是为了连接。小说这种文学形式被发明出来,也许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他人。有些秘密无法与任何人分享,但在小说的世界里总能找到灵魂或生命旅程的交汇之地。有些声音一旦被听见,也许就会有共鸣和回响,而所有的个体经验就会汇入一种更广阔的意义之中。”
我觉得说的很好,这就是讲述的意义啊,讲述,真的就是有意义的事情
虽然讲述即使没有意义也拦不住我人菜瘾大数十年如一日的写blog,但是,讲述就是是有意义的,读/写同人就是有意义的

前两天小女巫去看了Augustin Hadelich的演出,我和她说,我也蛮喜欢的Augustin Hadelich的,而且他现在用的这把琴之前是谢林用了快30年的琴,当初知道的时候就觉得好神奇啊!谢林是我入坑古典音乐最开始喜欢小提琴手,当初是听勃拉姆斯的第三小提琴奏鸣曲入坑。每次入坑的乐手或者喜欢比较长时间的乐手,就音乐而言,都是这种质朴的优美,内核仿佛有一种庄重正直,但又是优美的,而从来不会是艳丽的夸张的俏皮的紧张的华丽的张扬的
入坑之后陆陆续续去搜了一些关于谢林的资料,觉得这位小提琴手真的还蛮特别
这两天又翻出来听,再次感叹他的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让我非常入迷。尤其是第二乐章,第二乐章旋律本身就是美的,可是他的版本又不是美这么简单,有一种宽广而自由的感觉,仿佛是在天际飞翔
作为对比爱好者,草草听了一下其他人的,Augustin Hadelich的版本温暖宽厚,仿佛是对友人的安慰,Janine Jansen的版本情绪起伏更大,但更内心戏,齐默尔曼的版本则根本不大好听,但确实都不能和谢林这版相比
我发觉的,对于我来说,只有听到喜欢的版本才会喜欢一首曲子,而这个版本通常就是往后以来最喜欢的版本之一,因为如果没那么喜欢,根本记不住听过这首曲子,这首曲子也根本不会成为我喜欢的曲子
比如莫扎特的小提琴奏鸣曲K379,第一次听到齐默尔曼和Alexander Lonquich的版本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啊,那种自然的快乐和云朵飘过草地忽明忽暗的投影,怎么能这么有灵气啊!!但其实因为喜欢谢林,他有一张莫扎特奏鸣曲的全集我还颇为收藏了一阵子,这首大概也听过一两次,可是根本没印象
总之,我昨天又跑去听了一下谢林的K379,就,还是不行。。。完全没有那种灵动和纯真
凭我查到的有限的资料,我觉得谢林,多半也不是个非常爱袒露心声的纯真人儿,不是那种“艺术家人格”。。。莫扎特。。。不适合他。。。以及那个钢琴也不是很行。。。

Studies of the young cellist

young cellist,那,就是在下了!
在B站上看到有个人搬运了有个人教Feuillard的这60条练习,不仅有示范而且有每条的讲解,这条究竟是练什么究竟要怎么练究竟什么是重点什么要兼顾
总之视频非常有收获,也看得出这本练习曲每一条都颇有针对性,是左右手的基础训练
还有人搬运了冯勇智(Zlatomir Fung)的逐条讲解,他也很喜欢这本练习
看来确实这本练习是很不错的基本功训练
然后我就下了一本,看视频做笔记以及开始练习,目前虽然暂时辍学,但是还是希望在辍学期间基本功和音准能有一些提高的,握拳!
说起来,我觉得最近音准还是有一丢丢进步的,体现在,以前觉得准的地方现在开始觉得不准了,虽然可能以前离准确是离得十万八千里,现在依然有十万里的差距,但。。。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嘛!

在论坛上,看到有个人说,之前她一直很希望自己要更自信,但是觉得很难,依然很难相信自己,甚至她说“这种时候也很难说是“对现有成果不够自信”还是“太有自信以至于幻觉自己可以做到更好”。反正就是,虽然给自己写了一堆“不要纠结!”“相信自己!”之类的小纸条,大部分时候我还是会非常纠结和拖延这一类和不是很熟的同事聊想法的任务。”
然后,她忽然有一天就领悟了,原文是:“自信”应该谈不上是我追求的价值吧… 作为格兰芬多,我们的values难道不该有“勇气”吗!
就,一下子事情变容易了,不需要想这个东西够好么?而是勇敢的去做好了。。。怎么说呢,我觉得颇有启发,自信是一个价值评价,很难弄的,而勇气或者说勇敢是一个行为,搞了就是勇敢,没搞就是不勇敢,既然自己的values是勇敢,那就去搞就行了,就符合自己的values了,这并不依赖于这个东西或者我本人是不是好,是不是值不值得自信这种没有标准的价值评价,就更好操作得多

娃最近日日沉浸在《波西杰克逊》里不能自拔,已经看到第五本了,天天手不释kindle,搞得我很羡慕,这样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对我来说好像上一次还是2020年重读哈利波特,太遥远了,《波西杰克逊》我也看过一本,觉得傻乎乎的,就,真的,哈利波特最好的了!

连着两天晚上做噩梦,都是类似于1点三刻开庭,一点钟我发现材料还没理好,我人还在办公室,跑到楼下打不到车地铁也坏了这种噩梦,醒过来拼命抚胸口,比梦到妖怪还吓人,叹口气

白领丽人

小时候读亦舒,特别向往其中各色职业女性,那种带一点微微疲惫的白领丽人。
记得刚刚上班的时候,有一次晚上加好班,干完很多活打车回家,在高架上看到万家灯火,那一瞬间觉得啊,我也是个上班的人了,应该很快就变成白领丽人了!
但是转眼我都快40岁,完全是只有疲惫没有丽人,到目前也依然没有一双高跟鞋没有一件真丝衬衫(但是我有仿真丝的聚酯纤维优衣库衬衫,还一次买了俩一模一样的!)羊绒大衣,每天穿得像个球一样去上班
之所以说到这个,是因为我昨天在路上看到有个姑娘,背着一个双肩包,还挺好看,偷偷拍了一张照片,想去搜同款,然后才发现似乎是她们公司的广告包,发给shu,shu立刻找到淘宝同款,赫然写着“Logo定制”,一只包盛恵82元。。。shu说,你也可以拥有的!

但是确实也想换个包了,因为一直要见客户,还是要好一点,双肩包的好处是,如果要背电脑,就不可能太贵,几乎没有奢侈品包的双肩包能塞进电脑,所以我开始想要么买tumi的包,毕竟它在背电脑的双肩包界算是很贵的,可以让客户觉得“你不是买不起贵包包而是你要背电脑”,但是看了一圈,实在不喜欢,shu帮我挑了一个,我说这个不行,好娘啊!他笑了老半天,说,可是你就是小姑娘啊。。。
我自己挑了一会,觉得herschel的包个个都好看,但是这个牌子我没听说过,就去搜了一下,结果据说是加拿大校园里最常见的牌子
然后我就一声惨叫,觉得自己喜欢来喜欢去的还都是学生风格,比如喜欢牛角扣大衣,比如说喜欢这种包。。。我离白领丽人又远了一步
shu又帮我挑了新秀丽的两款,其中一款我觉得还行,我跑去问杨小恒,你觉得这两款哪个好?她说“以我小学生的眼光来看,这个比较好,比较像书包”,好嘛,正是我觉得还不错的那个,所以我不仅是学生,还是小学生咯?!

后来,我觉得,还是应该在户外牌子里挑,可以挑一个户外牌子的好牌子,这样显得不是我不高级不讲究而是我志不在奢侈品,最后,shu帮我挑了一个osprey的双肩包,超级喜欢啊!!!真的好好看!收到货之后翻来覆去怎么都觉得好好看!
而且还便宜,我都市丽人同事背的包可以买这个40个了呢

和shu去逛窗帘店,开始老板娘推荐的几款说是轻奢风,我总觉得没那么心动,然后翻翻翻,翻到一款类似麻的,有麻布的纹理的,我立刻觉得很喜欢,和shu说,这个好!他也说不错,而且说一看就是我的菜
我的菜是什么菜呢,大部分情况下,就是喜欢那种质朴的,哑光的,有纹理的,中性的东西
其实对于那种真正很白领丽人的风格或者很名媛的风格,倒还不是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我会有点点讲不清楚的害怕。。。哎,可能我确实还是缺乏。。。成为大人的勇气。。。以及内心有一个部分已经是长僵掉了,也无法成长为真正的大人了

最近混在成人大提琴业余学习者里面,我才非常后知后觉的发现,颇有一些人,学习的最高目标或者向往是可以穿着华丽的舞台裙盛装演出,我刚知道的时候简直吓了一跳,觉得居然会有这样的成人啊?!后来想想,可能人家才是最常见的心理,往大里说,是想把自己的音乐分享给更多人,往小里说,是想展示美美的自己。。。而我其实是个弱鸡。。。我这样的弱鸡的最高目标是穿着普普通通的卫衣和普普通通的牛仔裤一出手居然可以拉超好听的曲子,或者还能和其他小伙伴一起练习重奏,倒不是演出重奏,而是练习重奏。。。总之就是我自己的学习愿景里根本没想到听众/观众这一茬儿。。。其实如果认真想想的话,琴拉得好,如果能有三两个人听听可能也不错,但盛装和舞台什么的,我就很害怕了

总之啊,我再一次觉得啊,人和人的差异是巨大的

四重奏

2023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去和四个小伙伴一起尝试四重奏,大家之前没有联系过,也没有事先练习,到了之后准备视奏,自然是七零八落,一遍两遍三遍,偶尔有能合起来的地方,特别美妙,一开始全顾着自己手忙脚乱,到时候能听得到一点点边上人的声音,两个小时完全没干别的,全身心投入在这里,非常非常美妙的感觉
我最最喜欢的时刻是,第一声部先开始,几个音符之后,我们三个一起加入进去,如果进的准,那一瞬间,几乎是浑身汗毛都竖起来,有一种有了回应,一个人被托住,被承接的感觉,太震动了

后来,两个小伙伴先走,我和另外一位之前就合过二重奏的小伙伴继续玩,我们继续合绿袖子,比上次好一丢丢。说起来,这首重奏结构比较规整,二声部先是和声伴奏,完全就是节奏型而已,一声部负责旋律,到中间开始,一二声部互换,直到结尾。整体非常有重奏的感觉,而且比较平衡,如果是两条旋律线,像我这种傻乎乎的人肯定就听不太出来,而如果第二声部完全是伴奏,又觉得第二声部有点没劲。总之,和小伙伴约了一月份继续搞这首曲子,希望我俩可以完完整整的拉下来,而且能好听一点
和二重奏的小伙伴还想,我们去找一个重奏的老师,好好在重奏这个部分里学得更深一点,太开心了,能在这个问题上想到一块儿去!!
以及,我俩真是。。。好爱上课啊!

琴房出来没打到车,于是去坐地铁,在冬天干燥且并没有冷到死的夜里,背着琴走在路上,心里的兴奋还没有散去,真的有一种非常欢喜快乐的感觉
学琴两年,这才第一次带琴去坐地铁,才第一次背着琴出门也没有觉得很心虚,不容易啊
回到家,惊喜的发现shu在做提拉米苏,这也算是元旦家里的传统节目,总之一边聊天一边吃提拉米苏的边角料,一边给他看拍起来很像样的照片和听起来很可怕的视频
啊,超级幸福

说起来,后来躺在床上东翻西翻同人,我发现年纪小的很多小朋友喜欢的都是战时文,在战争里如何护得心上人周全,但我自己最喜欢的几篇SSHG同人都是战后,俩人如何带着各种的伤痛走到一起,如何发现真正的自己,如何放过自己,如何变得坦荡,如何克服过去的影响,如何试着在现有的情况下过得好一点,所以,大概,这就是。。。年纪大了

新年第一天,在家复建巴赫第一无伴奏组曲里面的《小步舞曲》,以及琢磨琢磨《练声曲》,下午看了《流人》,深感,世界就是草台班子,大家就凑合搞搞吧,然后开始心慌+焦虑,又要上班了。。。呼,只能说,小蝴蝶贪玩耍,不爱劳动不学习

再见啦,2023年

这一年总体来说过得蛮好,物质上收成不错,精神生活也颇有一些收获,对照去年来看,所有愿望几乎都实现了,真好呀~~~~~
大事方面,家里开始装修了!一个很宏伟的项目,shu变成了项目经理,协调各方供应商,非常厉害!
物质方面,买了很喜欢的香水和香薰,是一个香喷喷的人儿了
读书方面,今年读的书非常非常少,比较喜欢的是《遇见天堂鸟》、《远东平原上的猫头鹰》、《隐面人》和《热夜之梦》,最喜欢的应该是《遇见天堂鸟》
今年没读什么英文读物,看了3本小说,半本非虚构,两篇长篇同人,量还是太少了,希望明年英文可以继续有所长进!
观剧方面,看了一部《我的事说来话长》,到底还是蛮励志的。看了六季《重任在肩》,非常喜欢其中的三人组,而且那种人人都有各自糟心事的氛围太有感染力了,这部剧前两季看的还是英文版字幕,觉得自己真是厉害无边呢

音乐方面,今年第一次看了几部音乐剧的视频,剧院魅影、伊丽莎白、悲惨世界和耶稣基督万世巨星,最后一部完全没看懂,前面几部都很喜欢,说起来剧院魅影真的是色情啊,充满了性张力!我非常非常沉迷初代子爵Steven Barton的声音,我听着都觉得自己简直要融化了,以及他的吸血鬼贪欲那段也很感人
说起来Steven Barton也有几段魅影的录音留存,不过因为魅影的片段几乎都是高音,所以听下来倒没有特别喜欢,还是喜欢他在低音部分的声音诶
QQ音乐说我今年听得最多的是阿什肯纳齐,尤其是肖邦第一叙事曲,听了29次,阿什肯纳齐肯定是今年听得最多的,但肖邦第一叙事曲我也不知道到底对不对。我觉得贝多芬的悲怆也听了很多次啊,还有舒伯特的即兴曲啊。今年依然很喜欢三重奏,新发现的觉得好好听的曲子大概就是拉威尔三重奏,虽然听了很多次肖斯塔科维奇三重奏,但是这首过于上头,实在不能归在好听或者不好听的范畴里
现场演出方面,看了一场昆曲,一场音乐剧,一场艺术歌曲以及颇听了一些音乐会,印象最最深的还是大提琴卡普松的那场,贝多芬第三奏鸣曲太美了,那种放声歌唱和威风凛凛,会在我脑海里记得很久很久

练琴方面,今年阶段性的进步是拿掉了所有的把位贴,拉了《天鹅》和《西西里舞曲》,在年底的时候买了一把非常喜欢的琴,每次拿出来,看到它面板上的瑕疵,看到它磨损的样貌和被使用的痕迹,都觉得实在是太美了(听起来颇为变态,想到那段著名的“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11月份因为开始装修停掉了线上的大提琴课,但还是每天都练琴,可见是真的喜欢它
下半年找到一群成人大提琴小伙伴,第一次和小伙伴尝试了重奏,音乐合起来的瞬间,竟然觉得很感动,自己特别想要得到的东西心心念念的事情终于有了一点点眉目的感觉,而且那感觉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实在是非常美妙

今年就过去了,算是颇为满意的一年,啊,感激!希望明年上半年能完成装修顺利住回家,收入能再增加一些,找到合拍的线下老师,有快乐的下班生活,以及么还能有一些荡漾的小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