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反机器人

某日和杨小恒闹着玩,我说你的小脸脸看起来又香又软,能不能吃的?按照一般的套路她就要作出瑟瑟发抖的样子,然后说,赶紧跑呀,有人要吃我呀。。。结果那天她笑嘻嘻地说,可以吃的呀,但是要吃至少20次,不少于5分钟。。。真的,我就忽然从内到外,一点都不想吃了,那种索然无味简直就是生理性的反应,诚实地和她说,听你这么一说,我就立刻不想吃了诶!

然后想到以前看过的一篇李松蔚的文章,非常有意思,如何毁掉一个娃的热情,假设这娃热爱搭积木,有很多办法啦,比如说他最开始接触的时候,就和他说,这是你自己选的积木哦,要坚持完哦,比如说要求他每天必须玩一次,定点催促“该玩积木了,快点”,比如说,发现他玩的时候,积极鼓励“对嘛,积木就应该自觉的玩”,比如说娃感到不耐烦的时候,鼓励他,哄劝他,再玩半小时就好,玩好了给你零食/物质奖励,比如说玩的时候给他擦汗,说真是辛苦了等等。。。反正就是看了之后,就想赶紧把积木丢出去,大喊一声,妖怪啊!!!

当初看完这篇文章还只是理性上的认识,听到杨小恒和我说“可以吃的呀,但是要吃至少20次,不少于5分钟”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有了感性的认识啊,太可怕了!!

接着想到,晚上有时候我会催娃去刷牙/换睡衣/睡觉,总之就是快点快点快点,大人小孩都烦躁,她会说,妈妈,我是反反机器人,你越催我快,我就越慢,你要反过来说,于是我就很配合夸张地说,杨小恒,你慢一点呀,千万不要这么早睡,千万不要赶着去刷牙,衣服慢慢换呀,一个袖子要穿个十分钟呀,然后她就兴高采烈的快速搞完自己躺好准备睡觉,我就作出一脸遗憾的样子,啊!都和你说了要慢一点,怎么这么快的啦?!!
据我妈说,我小时候也是啊,如果想让我喝汤,就要说,别喝了别喝了,撑着了撑着了,我就咕嘟咕嘟喝掉一大碗汤,在我妈说来,就是一种搞我的小技巧,但是在杨小恒这里,我觉得更是一种她有主动性的合谋。

我开始只是觉得就是人类都追求自主性,追求自由,一方面我知道应该早点睡,一方面你说了早点睡,那么如果我早点睡了,如何体现自主性呢?我只是顺应了你的要求而已,我的自主性在那里呢?
说起来,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特别想工作,特别想赚钱,可能就是因为想独立想追求自主性。。。吧。。。

后来在李松蔚的文章里,看到悖论和认知影响行动,觉得非常有意思。原型是“一位克里特人说“所有的克里特人都说谎“。其中的悖论显而易见,如果这位克里特人是对的,那么他(说的内容)就是错的。
那么如果孩子成长为青少年的时期,他的独立性体现在不依附父母,对抗父母的意志,那么如果父母的意志是“你要自己对自己负责,要独立”,那他究竟怎么做才能体现出“不依附/顺从父母”呢?估计就只能是偏不独立,偏自己什么都赖着了?
李松蔚给出来的办法是建立一种反悖论的认知,就是怎么做都是对的,“在这种认识下,孩子独立是在追求独立,不独立也是在追求独立。如果父母接受这样一种悖论性的认识,他们就放松了,孩子怎么样他们都可以接受。孩子也放松了,他怎么做都是独立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可以中断这种认知

睡觉这个主题,虽然没有那么明确,但也是有这个意思在的,就是她的“自我管理”体现在违抗我的意愿,当我的意愿和她自我管理的意愿重合的时候,她就。。很烦躁。。。那么我们就来人为制造两种意愿的分离,即使这种分离是彼此心知肚明的假装和演戏,也依然是有效的!

还有一个认知影响行为的例子,也很有意思,他举的例子是游泳教练和他娃说,不要紧张,越紧张越容易往下沉,这话说的,只能更紧张啊,我本来的紧张还只是单纯对水的紧张,现在的紧张还叠加了,如果我紧张了更会下沉的紧张,也就是“不要紧张”反而成为我的紧张来源之一,李松蔚破的办法是告诉女儿,“教练说得不对。要学会游泳必须度过一个紧张的阶段。你要紧张100次,100次之后就能浮起来了。我说你现在已经学了四天,每天紧张一次,你才紧张了4次,现在还剩下96次。”就是你告诉她紧张是学习的必需品,她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就会很安心,反而就不紧张了。
我觉得也很有意思,就是人为干预了悖论,把它中断掉了

我这几天拉琴拉得很开心,每天都想快点下班回家,都想快点到周六可以去上课,因为觉得超过晚上9点就不合适再吵了,所以基本上只能练一个小时,时间嗖的一下就过去了,想要以前听人说“如果一件事想快点做完,基本上就说明已经不太想做了”,真是太有道理了!说起来,坚持也是这样一直悖论,如果想到要“坚持”,基本上就快“坚持”不下去了,因为这时候已经并不享受当下,而是为了未来的某个结果,所以,慢慢走,欣赏啊!

心虚的组长

上周shu胆囊炎住院手术,我就搞娃搞他搞工作,虽然有点累,但一切顺顺利利,实在太好啦!周六下午shu出院回家,真是好高兴啊,说起来手术前一天我紧张得一晚上没睡着,真是太吓人了!!
和杨小恒说,爸爸回来我们要爱护他,她说那我们把原来的欺负爸爸小组暂时改成保护爸爸小组吧!我说好的,她立刻接口道,我们来开个会,讨论一下怎么保护爸爸。。。额。。。这就。。。不用了吧?!
总之,开好会,晚上shu回来,吃饭的时候我随口问她,那保护爸爸小组的组长我们谁当?结果这个人,头也不抬,很自然而然地说,那我们开个会投票决定。。。我和shu笑得不行。。。这个人怎么这么爱开会的啦?!这都什么事儿啊?!然后我就说,你当组长吧,领导都很爱开会的

周六我还是去上了大提琴课,下课回来,她问我老师怎么说,我说老师表扬我进度快,我和老师说,我每天都有练习呢,她作出小鬼脸,我说,干嘛啦?我就是每天都有练习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扭扭捏捏状说,“不像某个小朋友,对不对?”我一边笑一边赶紧摆摆手,“我没说啊,我也没这么想啊,不要乱讲啊!”
很心虚嘛,某个小朋友

天冷了,好馋啊,每天都在吃东西,我觉得又要胖了,哎~

练琴

7号开始上了第一节正式的课,说起来,老师的空弦都那么好听,啊!
从道理上来说,我能理解在弓速、弓压和着力点之间的变化就已经有无数多种排列组合了,但做起来简直是变化莫测。更不用说角度,在我练了两天之后,忽然发现琴的音量变大了,我觉得就是因为角度对了,在同样的力量下(因为才两天,我觉得力量应该没什么变化),带动琴弦震动所用的力量在弓和弦垂直是最小的,也就是最轻易能发出饱满的声音,咦,难怪说弓要直,好科学哦!
每次上课做笔记,练琴开动脑筋,有心得及时写一笔,我总要发挥一个大人仅有的理解能力强这一优势嘛

练琴还挺开心的,心无旁骛,看着琴弦震动、同时要想手型、把位、听着锯木头的声音,尝试锯得更好听哪怕一丢丢。学过古琴的优势大概在于无名指可能不是完全没力?并不觉得按下去特别难?以及我觉得未来有一天学到拇指把位的时候应该会轻松吧,毕竟有多年拇指按弦的经验(老茧)?

自从买了琴之后,在家里练习还蛮积极的,脑子里有的时候会有一个声音在说“你啊,就是三分钟热度,看你能积极到什么时候去”,然后就很内心复杂的意识到,为什么我会对自己这么不友好这么打击啊?所幸,这个打击自己的小人已经不太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了,不太是我对自己的评价了,只是一个不友好的声音而已,我可以和TA说,别吵别吵,我就是要练琴,怎么着吧?

国庆假期在读《Operation Mincemeat》,读了三分之一吧,计划本身的原理看起来还挺简单,但是真的操作起来会有这么多这么多问题以及不可控的地方,伪造一个身份,让人相信真正的目标其实是cover target,说到底仍然还是操控人心的技术诶

I am so pride of you

前两天在微博上看到有个姐姐截了一张导师给她的邮件的节选,其中有一句是“I am so pride of you”,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一下子被戳中了,和shu说,我觉得我长这么大,并没有谁pride of me,他当然积极踊跃的说,“有呀有呀,我就很pride!”
并不是说他的pride过于像是安慰,就不够真实,只是我突然有点想知道到底明确的得知/感受到自己被pride是个什么感觉呢?

2号去买大提琴了!店里正好有位老师在帮学生挑琴,他学生挑好之后,因为我自己不会拉,所以店里的师傅麻烦他帮我试试这几把琴,他试了的时候起先是拉了一段我也不知道是啥,然后试了一段舒伯特的《Arpeggione Sonata》,啊!!那熟悉的旋律一出来,真的是怦然心动啊!动的不行了简直,实在是太美太美,然后再次默默的下决心,我要好好学习!
总之,入手了一把琴,非常喜欢,你好呀大提琴,我们做好伙伴吧?!

说起来,在店里老师试着拉这把琴的时候,我就觉得G弦特别美,然后回来自己练习空弦,杨小恒跑过来听我这个只试了两次课的新新新手,她也说我拉第三根(G弦)最好听,果然人同此心!但是我今天让shu过来帮忙弓是不是直的时候,我发现他说直和我看起来的直相差巨大,尤其是A弦,我自己目测要是一个相当钝的钝角,他才说是直的,而因为琴桥弧度的关系,G弦我看到的是直的,他也说是直的,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杨小恒觉得G弦好听是因为这根弦特别容易拉直?
待我再研究研究,空弦先练起来嘛~

又以及,那天去买琴,有一对母女在换弦,母亲拿了两套弦,都拿出来之后,师傅看了其中一套,笑说,这个是假的,母亲说,果然啊,在家里换了之后怎么都调不准,师傅说,因为假的弦,张力不对,所以就是不行,我和shu在旁边看着,都觉得,诶,有意思诶!真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不愧是我心中的奥利凡德的魔杖店啊

又又以及,我一直以为自己的英文水平经过孜孜不倦的努力,终于能有shu的七八分了,昨天和他一起看了个东西,才深感大概也就五分吧,非常怨念以及嫉妒!所以,英文也要继续努力!

努力向前,说不定有一天我可以虚拟的拍拍自己的肩膀说“I am so pride of you”!

船在桥底轻快摇 桥上风雨知多少

今天打开网易云音乐,发现收藏的专辑里起码三分之一都没了,有一些专辑QQ音乐上还有,有一些连QQ音乐上也没有,然后我就建立一个文档,叫做我要搞到手,把喜欢而且没有那么著名的CD列好,还有的就存起来,没有的就慢慢找。。。
题目的这两句是达明一派的《四季歌》,显然也是不可见的再也没有了的歌曲之一
切记切记,及时下载及时保存

之前听过一张Miklos Perenyi的专辑,第一首是肖邦的奏鸣曲,后面是两首福雷的奏鸣曲,我记得被福雷op109震住过,发现网易云音乐没有了,QQ也没有,百度、豆瓣、amazon、kuke上都没有这张专辑的任何信息,搞得好像这就是我自己做的一个梦?!然后用了bing来搜,才知道这是1978年左右的一张专辑,然后再2014年的时候重新出过,重新出过的专辑在一个丹麦的音乐网站上有显示,之前网易云音乐上的就是2014年这个版本,我的结论大概就是,百度,不行啊

最近吃饭的时候在看《寻乡拾味法国人》,雷蒙德回家做饭类,真好看啊,看得我简直都热爱生活起来!

前阵子在B站上看搬运过来的各种各样的魔杖教程,居然也能听个六七成,自己还挺高兴的,然后有个姐姐的教程真是无限无限细致清楚啊,她讲到持琴的姿势的时候,有一个地方非常好笑,我从来没有听别人讲过这个点,大意就是她说,女性初学者往往会有个疑问,琴的上沿究竟应该放在胸的上方?胸的下方?还是胸上。。。这!

终于要放假了,我又下载了很多小松果存在kindle里,嘿嘿嘿~~

安利的快乐

向陆正安利了“音乐家的无聊人生”,尤其是推荐了舒伯特《纺车旁的葛丽卿》和勃拉姆斯《间奏曲》那期,陆正也觉得看得很有意思,就真的
啊!好开心啊!!!安利成功真是给人带来莫大的快乐啊!!
然后陆正说勃拉姆斯op.118里面第五支很好听,说,有一种特别的韵致,非常灵动,我就,又,啊!我也最喜欢那首,真是人同此心啊!

虽然安利使人快乐,但是还是发现了一些很没意思的事情
今天在豆瓣发现无论是还珠格格还是情深深雨濛濛,不仅是演员表删掉了女主角,居然网友们传上来的数百张剧照里也没有任何一张有女主角的,女主角就这么消失了,非常令人惊诧&恐惧&没意思
然后又看到说以女权视角来解读金庸的账号被封了,文学作品分析议论而已,金庸就是男权视角啊,就是男人的童话啊,女的基本就是男的犒赏和男人成功的佐证啊,这还不能说啦?!那么多couple里面,虽然我最喜欢任盈盈和令狐冲,但即使是这样,我都觉得任盈盈都是一个多么不存在的女子啊!前后她都不连着,怎么可能一方面有勇有谋经历过那么多大场面一方面又如此害羞腼腆,总之,我就是觉得这也封号的话,大家还聊啥啊,也太没意思了
昨天晚上发现了一个Miklos Perenyi德沃夏克协奏曲的视频,是好听啊,比之前在网易音乐上听到的那版CD好得多,然后上豆瓣,发现前阵子才互相关注的女生(女生豆瓣是写的常居台北),因为看她觉得Miklos Perenyi是还在世的最好的大提琴家,关注之后聊过两句,她说跟Miklos Perenyi学过琴,我当时觉得,哇,传说中的人物啊,然后点进去发现她已经在9月初注销账号了,啊,豆瓣又更没意思了一点

那天看荞麦的微博,有个地方我觉得还挺有趣,就是女的喜欢男的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某些时候是想要分享这位男性的人生,而且这种分享并不是是说他赚了钱,自己一起花的分享,而是羡慕他的生活,想要“分享他的自由、知识、精神世界、生活方式、人生图景”之类的,用“分享”在这里我觉得可能不是特别恰当,我也没想好怎么说。但是很明确的,与之相对几乎没有一个男性的想要过一个女性的人生的,尤其是,如果连着上面的话说,在这些文学作品里,不会有男的把自己代入到某个女生身上的,尤其是产生羡慕或者向往的,总之,我觉得这就是,男权社会里,我们女的没啥主体性的再一次体现

奥利凡德魔杖店

今天去买大提琴,是一家风评很好的工作室,在老式洋房底层,巨大的窗户外是天平路的街景和法国梧桐,我们到的时候人不少,主要是小朋友和家长在试琴和修琴。我们就在旁边看,有一个小男孩准备换小提琴,他妈妈说想要4K左右的,店里的师傅说这个价位的目前没有,或者过几天来看,或者试试更好一点的,小男孩说要试试,师傅拿了三把琴出来,让他都试试,他妈妈问,哪把比较好?师傅说,让他试试,让他自己先感觉,不着急。小男孩逐一试起来,shu小小声和我说,好像在买魔杖诶!不知道会不会一上手就一阵温暖通过手臂涌上心头

我在边上听,心里觉得是第一把最好听,小男孩试了又试,最后排出来顺序,他也觉得第一把最好,然后答案揭晓,小男孩觉得最好的1万,次好的8千,排名第三的6千,怎么说呢,我就觉得吧,这东西还真的是有客观标准的诶,并不是玄学,虽然是不是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之间正好差2千倒不一定,但确实顺序真的就是这么个顺序

整个店里都是大大小小的琴和各种手工工具,确实很有奥利凡德魔杖店的感觉。人走的差不多之后,我问师傅大提琴的情况,师傅说刚刚正好有3个小姑娘把店里三把初学的琴买走了(哦!我在门口还碰上她们了!看着她们兴高采烈的在拍照片),现在没有初学的琴了,有一把还不错的,但是是别人订做的,可以先听听看。师傅说初学的琴在4K左右,但是学了一段时间是会想换的,如果是他手里的这把,1.5万左右,就可以一直用下去。
听下来,这把确实比当初某一次在琴行的琴声音好得多,声音更沉,或者说共鸣更好。虽然因为是别人订的,这把我也没法儿买。他说目前没有合适我的琴,可以十一放假再过来看看,又说,学琴不在于这几天的,要挑到真的满意的琴才好
所以小巫师今天没有买到魔杖!

回来的路上,shu说其实买一把1.5万也是可以的,到时候来听听看,如果真的比4K的琴听起来就好得多的话,不如就入手这样的。所以,默默的魔杖预算居然就翻了3倍。。。太可怕了!

学大提琴于我是一件特别特别犹豫的事情,甚至于我都不知道我犹豫的点究竟在哪里。可能是我觉得这么高级/先进的东西不是我这样没有任何音乐天赋的人配去想的,可能是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快乐花过这么大一笔钱/时间,或者兼而有之。有时候会问自己,你真的极其极其喜欢么?你真的极其极其想要么?你的感觉是对的么?你的感觉值得相信么?
可是心里又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反抗,为什么一定要那么那么喜欢才配开始呢?为什么有一点喜欢就不行呢?为什么想要试试就不行呢?为什么此刻的感觉就不值得去满足呢?
说到底,我并不是无法负担这笔钱和这些时间,这笔钱且不去说,这些时间不用来学琴练琴难道我又能做什么更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么?
如果是别人和我说,她想去学大提琴等等,我肯定会轻轻松松的说,去呀去呀,要对自己好一点嘛,但是换成自己,就真的会很犹豫
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自己好其实不太容易的,我发现

准备开始学琴这件事,我并不打算告诉身边的朋友,一方面是没必要一方面是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不好意思。结果昨天,我们有一个群,是我们家和shu前同事一家人,我们两家经常会在一起带娃活动,他前同事问,我们中秋假期准备做什么?有什么假期计划,shu说周日娃上围棋课,然后陪我去买大提琴,而且特地说,是我买哦,不是给娃买哦!我看到,简直了!先是大喊一声,你!干嘛说出来啊!然后居然颇有一些感动,就。。。shu觉得这件事是挺好的事情呀,并不需要不好意思呀,老婆想要学大提琴不说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吧,起码完全不丢人啊,等等。。。好甜蜜啊!

总之,祝本小巫师早日挑到魔杖~~早日开始魔法学习!

目眩神迷

周末终于去试听体验了一下大提琴课,第一次碰到琴弦就金光万丈什么是不存在的,但是确实将近一个小时除了盯着琴弦的震动和调整角度继续震动之外,脑子里什么也没有的感觉很妙,老师随随便便拉了一两句巴赫一两句天鹅一两句德沃夏克都好好听啊!!当即就想,啊,好想学啊!!周日又试了一家,也还不错,但是整体有一种少年宫(想象中的少年宫)的感觉,可能也因为不是第一次,就没有那么目眩神迷,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挺想要学的
所以,真的开始考虑,本周末买琴,去学起来,但是仍然一边考虑一边迟疑,有很多莫名其妙的顾虑,主要的顾虑倒不是不能坚持练习,而是我真的可以有进步么?如果搞来搞去没长进,如果巅峰不过就是一些两个八度儿歌状的小曲子,那学习的意义在那里呢?何况,把心思用在工作以外,而不是想着发家致富似乎很没有安全感?
但是又想回来,如果到后来觉得确实不太行,损失也就是一个高级包包钱(作为一个执业5年+的小律师,买个高级包包也不是就多说不过去),并非无法负担,如果能快乐的话,那就赚大了!
所以,周末搞起来!

另外,周末看了一个帖子,虽然真假不论,但还是和shu讨论了一会。一个知乎帖子,真是看出追剧的感觉
大致的情况是,男女是相亲认识,结婚一个月,走搭伴过日子模式,婚后女方发现男方把前女友微信置顶,微信的内容大致就是男方挽回不成,女方不开心要求男方删掉,男方也就删掉了,但是女方找到了前女友小号的QQ空间,发现当初他们感情很深,前女友患了渐冻症之后,找了借口和男方分手,时日无多。女方还是纠结,如果男方不知道前女友是因此分手,要不要告诉他?
最后试探了一下男方,觉得男方确实是之前,所以女方还是告诉他了,帖子颇为好看,且不说,我问shu,这个情况下,你觉得你会告诉配偶么?shu想了半天,说会的。我说我也会的。
尤其是,如果确实还挺喜欢这个男的的话,就更会了
一方面,推己及人,我肯定希望配偶告诉我,因为莫名其妙被分手的打击是巨大的,就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会严重怀疑自己对人对己的判断简直怀疑人生,毕竟死也要死个明白啊;一方面,我是觉得如果我喜欢他,我告诉他了之后,我们俩之间会有更深的链接,会一起经历过事情,对他的生活/生命有更深的影响,不说一定就能有爱情吧,起码应该有更深更复杂的感情,综上所述当然是会选择告诉对方啦!
也有评论觉得毫无疑问不说啊,这姑娘圣母上头,既然前女友选择了隐瞒,就应该自动承受默默挂掉的现实,我更年轻的时候也非常不能理解这种隐瞒不说的心态,年纪大了之后,虽然谈不上就理解了,但是就不太去想别人为什么如是这般,而想的只是,我会如何反应
总之。。。这个帖子真是很好看,是最近看到比较令人起劲的帖子了

电视机感

某天娃在读《哈利波特》,后来和我说,妈妈,我觉得读书的时候有一种看电视的感觉,好像画面就在眼前,我说我懂,这种感觉非常美妙啊
然后我也很怀念电视机感,沉醉在一个世界的感觉,我就很没出息的又回到同人的怀抱了,读了一篇同人,令人一言难尽。就怎么说呢,很好看,按照娃的话说就是很有电视机感,这个作者的文笔仿佛魔力,一边有时候觉得,啥?这也行?这也太扯了吧,这是什么鬼啊?!一边就是欲罢不能,时不时想像那些留言的小读者一样高喊“amazing”!!而且妙就妙在情节也不是说让人根本停不下来,并不是靠情节悬念来吊着人的胃口。可能是讲故事的节奏非常好?我也搞不懂,总之,我从来没看过这种文,很迷惑就是了
这位姐姐仿佛同时开了十好几篇文,每篇都在更新,而且还出了本原创小说,大概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爱编故事讲故事吧?也就是有人有编故事讲故事的天赋吧?

最近工作上没啥可说,时不时还很愁,那么就逃避到同人和音乐里。昨天听了一个杨燕迪在上图的讲座录像,讲的是勃拉姆斯,我想说的是,台底下坐满了人,还有一些老爷爷老奶奶在认真做笔记,就,大家啊,都是要需要精神生活的,都是需要有个地方可以逃一逃的吧?

周末自己录了一下《洞庭秋思》和《关山月》,听起来确实比之前进步大很多,练习果然是有用的,可惜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这种事情在工作上是不存在的。
九月底准备去试大提琴课,真是想想就很期待,我已经默默的从8月期待到现在了,非常充分的酝酿,只是不知道会是开拓了一个新天地还是彻底知道了这东西我搞不来?

前两天还读了篇小黄文,居然女主角是律师,觉得时时刻刻要自己做决定要承担后果要保卫当事人利益,实在又累又焦虑,所以需要be charged,真是看得我不由得感叹,额。。。这个?!

对自己好

前阵子,说我们团队和另一个团队要去搞活动,周末两天,其实大家都不想去的吧,反正我每天都热切的盼着上海发布说确诊病例又增加了,说不定集体活动就会取消
周三下午,和老板聊天说起,我说昨天又确诊了两例,我今天和行政在一起,每个人看到行政都问她活动还搞不搞,老板说你想去么?我一顿狂摇头,说一点也不想,老板想想说,那如果我去和团队大老板说,我们要留一两个人,以免大家都隔离了业务不好办,把你假请出来,你觉得怎么样?我立刻热烈的表示,好呀好呀!他说,好的,晚上我和S老板说!
晚上,我老板发微信来说,和老大说好了,你不用去了,安心在家玩,啊!!我真是激动不已。。。深感老板体贴!!
然后想想,我可是一个小律师诶,可是应该要和同事积极社交,说不定有机会案源互相介绍合作办案,共同发财的小律师诶!!如果是以前,应该会有点觉得,啊,这样不太好吧,啊,应该要社交的吧,只让自己开心是不对的吧,但是现在这种“似乎不太好吧”的感觉只是一闪而过,更多的是,啊!开心!!
周四周五快快乐乐的上班,再也不关心上海发布了,周末在家里吃吃喝喝弹弹琴,一边吃鱼片一边看书的时候感叹,我现在对自己可真好啊,一点也不为难自己

前两天和shu说,等九月天气凉快一点,想要去试试大提琴课,如果合适就学大提琴,shu强烈赞同,说去呀去呀,好歹比心理咨询便宜,毕竟心理咨询师的小时费率可不比你们小律师低哦

这两天读的是《Maybe You Should Talk to Someone》,快看完了,虽然是鸡汤文,但是还挺好看的,有的地方也是有点小感慨的,我们人类啊,说到底就是希望被看到,被爱吧
《梧叶舞秋风》算是弹下来了,这首曲子节奏蛮快,有时候一遍弹下来会有一种很爽的感觉,开始试着弹《碧涧流泉》,感觉比《梧叶舞秋风》简单一丢丢,说起来现在觉得这种节奏分明的小曲子弹弹还是挺开心的

这两天吃饭的时候配的是《阿兹卡班的囚徒》,突然觉得这部片子有一种舞台剧的感觉,尤其是尖叫棚屋那一段,小天狼星、斯内普、卢平、小矮星,加上黄金三角,几个人的调度台词都非常有舞台感诶!
然后又想去读同人了,2021年了,依然还有人孜孜不倦的在HGSS领域耕耘,真好啊!不过读了几篇的开头,没有喜欢的,真希望可以再读到令人心神荡漾的同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