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情怀

周五周六去看了两场演出,周五是李胜素的《断桥》、于魁智的《失空斩》,周六是他俩的《凤还巢》,程雪娥自然是李胜素,于魁智的洪功,非常非常非常爽
作为戏迷小朋友,收到于老板的回信,已经整整过去20年了,据上一次看他打酱油的《霸王别姬》也过去了5年,终于啊终于,终于成功看到于老板做主角的现场了~~

现场的感受是无与伦比的,“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叫好声真是一浪高过一浪,琴师很年轻,那个流畅清亮和劲头,也是极大的助推了气氛。怎么说呢,于老板的诸葛亮有一种殷切切一身正气的领导干部款,但我也是还是喜欢啊,少年情怀加持自然是不一样的!
素素的《断桥》一出来,我后排的听见一个小男孩和他妈说,演得好真啊!确实,《断桥》的身段和《凤还巢》的身段,里面的年龄感就是完全不同的,素素真的是很美啊。《凤还巢》剧情是没什么大意思,一出轻喜剧,还是那种简单粗暴的封建糟粕,但是这不重要啊!可能是演出的第二天了,大家的状态比前一天更好,有一种很美的松弛感,松弛感和懈怠是不一样的,前者是一种怎么来怎么有,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游刃有余,很迷人。
素素身段的少女款,真的是很古典少女,端庄沉静,非常美。以前听了那么多遍没认真想过的“那一日他来将我骗,幸中母亲巧机关。”到了剧情里才发现,程雪娥所谓“巧机关”真是赤果果的吐槽+幸灾乐祸啊!

说起来,传统戏里最动人的就是人情世故,人物之间微妙的关系和千回百转的小心思,《红鬃烈马》可以说是男人的YY集大成者,十分封建糟粕了,但是王宝钏和代战公主说“尊一声贤妹听我言,儿夫西凉你照看,多蒙你照看他一十八年。”结果代战公主唱“说什么照看不照看,可怜你受苦十八年。”一来一往的心理变化就都有了。“到底他是我丈夫”VS“可是他并不是爱你”的较量跃然纸上啊简直!京剧里,很多大水词里面都有人物的心理在。而新编戏,流行的比如说《沙家浜*智斗》的流传,并不是因为汪曾祺的“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词有多么的漂亮,当然漂亮也确实漂亮的,更重要的是,这一段对唱,写出来三个人各怀心事,阿庆嫂对人情世故的理解,两方不得罪,但又暗搓搓的抬高胡司令以及给高参谋长下绊子,人情世故才是戏的动人处。

又话说,传统戏里,几乎没有从头到尾一味的深沉严肃的,再怎么样的都要弄出一点俏皮/幽默/喜感来,《空城计》里的司马懿,《玉堂春》里的红袍蓝袍两位大人等等,怎么说呢,仿佛偏要制造出一些防火墙,以防观众的情绪太过投入,所以大概传统戏的要点之一就是并不是要观众情绪过于沉浸其中,毕竟又不是看电影,而是一种观赏。

girls help girls

这是我前两天看到的荞麦的微博,有个人投稿,言简意赅的说,就是她在读博期间怀孕生娃,女导师在方方面面没有行方便,反而是有一些男同事倒是表示了理解,这姑娘感叹,girls help girls很难啊。
这个问题很常见,再引申出来就是很多人(不分男女)会觉得女上司很难弄等等,我当然也见过有一些年纪大的女的吧,就是看着年轻小姑娘不开心,心态很复杂,基本上是一种全方位的嫉妒,嫉妒小姑娘青春年少正当时,又有我当年是如何如何你怎么能好过的记恨,不过我个人而言,不是那种招中年阿姨(以及自己现在也已经是中年阿姨了)不爽的女生,可能是因为没啥性别感,也不怎么水灵。这是后话了,继续说女上司很难弄的问题。
其实女上司我个人觉得是多种多样的,但如果男上司难弄,大家一般就会说,我老板很难搞,而女上司难搞,大家就会说,我老板,女的呀(说不定还要说更年期),很难搞,然后旁观者就露出很懂的样子,就我浅薄的认识,我是觉得难搞的女上司并不比难搞的男上司更多,而且如果一个公司里女上司多的话,某种程度而言,作为女职工也容易升职啊,不然那些上司都是哪来的?
女上司难弄,本质就和大家认为女司机不灵差不多

又在岔开来说,我记得以前和一个传统制造业的大boss稍微聊过几句,中年阿姨,她后来雇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她和我说,他们男的还是方便很多,当时是在聊一个质量瑕疵的处理,我太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了, 这个行业从客户到供应商都是男的呀, 男的们喝喝酒唱唱歌找找小姐,事情就搞定了,我们女的怎么弄啊?所以男的多的行业,女的不好混,而女的多的行业,男的很容易出挑,世界啊,就是这么不公平。

我在想啊,男的之所以有的时候看着友善,基本就是作为老板的他,没怎么考虑过你本人的升职加薪肩挑重任,你只是一个可爱的小猫咪,作为同事的他,乐得你经常请假不具有同等竞争力,大部分时候不过是口惠实不至,他们根本就没真的想过生育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吧,girls help girls某种程度也是对girls寄予了更高的道德期望,并不是girls help girls很难,而是。。。在工作中有人真心help就很难。

至于有人说,女孩子因此要屏住一口气不因为生育家庭影响分毫,以免人家觉得女孩子果然不行,就使得女孩子的路走得更难,更窄,我觉得好像也不必如此,按照流行的话说,这也太内卷了,为什么男的做80分就能升职,女的要做100分啊,我们为什么要当那个“模范族裔”啊?!以及,girls能够help girls的时候help一下,重要的是不要以“取悦男性”的标准生活,但如果真的确定生育和家庭是自己想要的,上班摸摸鱼也可以啊,女孩子真正要做的其实是多为自己想一想,不要被洗脑,我一向的思路就是,我们要和他们一!样!差!

自信

这两天在读《a spy among friends》,读得懵懵的,估计只能算是读懂六七成?写国际形势的就差一点,家长理短的就好一点,但总之还是能读下去的,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很喜欢金菲尔比,倒不是说不赞同他的理想信念,也不是说觉得他不爱国,而是对这种非常charming的人,就不是很有爱。
印象比较深的一点是,对于招募了他,其实苏联那边一直疑虑重重,觉得这人可能是军情六处放出来的倒钩,投靠对家的间谍一开始往往不被信任,这是很自然的,一开始军情六处也不相信奥列格是真心想帮他们做事。但是区别在于,英国人很快就对奥列格放心下来,因为觉得克格勃不敢让自己的人如此接近军情六处,万一真的叛变了呢,但苏联人对菲尔比的不信任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这就是。。。没啥自信啊!毕竟自己都没觉得自己有啥好的,很难相信/理解人家真的一门子心思想和你好吧?
又话说,克格勃啊,食死徒啊,这种机构有个重要的特点,都是能进不能出,所以,咳咳咳咳~~~

接着在看《传奇办公室》第五季,好看的!听同事剧透了之后,因为可以在看的时候就抓到细节和伏笔,所以觉得格外好看!啊!间谍片里的爱情线是多么美好啊。纪尧姆面对俄罗斯姐姐,很游刃有余,但是面对娜迪亚会有一点点小紧张,可见关系之精准。纪尧姆当然也是喜欢俄罗斯姐姐的,但是对娜迪亚真的就是爱啊,简直爱得潽出来~~
娜迪亚问他俄罗斯姐姐是什么样的,他介绍了一下,然后说自己很喜欢她,说她很勇敢,和你一样。啊!勇敢诶!格兰芬多的top品质诶。我喜欢这个评价,不是说她很可爱,很美,很温柔,而是很勇敢,我喜欢被女人的勇敢打动和吸引的男人!
我觉得这部片子真的是塑造了非常美妙的人物的群像,几乎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情感,有自己的追求和向往,有自己的软肋和坚持,啊!还可以有5集的快乐时光~

忧就消失了呢

本来觉得本周会忙到S,结果整个下午没事情,居然开始归档整理卷宗了
周二上午的庭意外短暂,15分钟解决
周三上午银行没去成,银行说要律所的执业证,本所的执业证我怎么可能带的出来,于是银行说改天双人上门
周四下午最最最最最最愁的庭,经过老板的努力,取消了,欢欣鼓舞
还好我最近是秉着车到山前才忧愁的信念,不然岂不是白白忧了?!

昨天下午搞了一下午乱七八糟的事,然后有点累,晚上读《the gender knot》读不进去,句子看着都懂的,但是如果不使劲看就理解不了,如果使劲看了理解了几句之后就开始犯困,和shu说,大概能集中精神做事情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肉体就是要困的,那也就算了,开开心心和shu一起看《传奇办公室》第五季好了
话说《the gender knot》里认为女权的视角一旦开启,就再也不回不去了,就是会有一个新的视角看世界,我很同意的,就好像识字了,就再也不能回到不识字的状态,而开启了这种视角,我个人觉得还是挺好的,我从来不相信无知会快乐这种鬼话~

也不知道是我最近看得开影响了她还是她看得开影响了我,还是我们不约而同的看得开,总之杨小恒小朋友也十分看得开,有一天她测验大题目错了,然后和我说“做错了也没关系的吧,至少没漏做”,又有一天,她在在线下棋下输了,然后和shu说,“我还是值得表扬的,毕竟在下棋的时候没有找爸爸帮助!”实在太有道理了。。。只好表扬她了咯

最近零零星星的时间在读《费马大定理》,意外的好看。我觉得数学证明是一个非常高级的事情,属于证出来就是证出来,证的不对就是不对,不依赖于证明者的权威、身份、性别、年龄,即使是其他科学也不具备这个特点,毕竟物理学到现在已经修正了许许多多了,更不用说天文学从地心说到日心说了。所以数学真的是人类社会里一种特殊的存在,而且非常迷人。
说起来毕达哥拉斯他们还真是热衷于数啊,把数本身倒腾来倒腾去,想出来什么盈数、亏数、完满数之类的概念,颇为好笑

啊!新案子啊,快点出现吧!

可是困怎么办呢?

昨晚上在读《a spy among friends》,也不是完全不能读懂,但是读得还是有点困的,从精神上来说,我真的很想读下去,从肉体上来说,就是困啊,要是醒着的时候都能神采奕奕的就好了!

今天早晨又是5点钟起来,吃完早餐5点半去昆山,然后水米未进开庭开到12点多,我觉得再开下去我就要低血糖了简直。签好笔录一路干着从看合同到沟通协调再到打电话催款的活儿一路回到办公室,吃一个松饼喝杯水,开始写代理意见,写完代理意见写另一个案子的材料以及复印证据,吭哧吭哧搞到快8点返家。
吃完晚饭抱着油汀和shu说,下周事情多得不行,目前已知的事情就有周一上午评估公司开会中午赶到某地开另一个会然后下午开庭,周二全天开庭,周三上午去银行办事下午居委会咨询服务,周四下午开一个搞也不搞清楚的庭。说完之后,感叹了一句,啊,我连想都不想去想啊,不如晚上把急的事情做掉,周六周日放空两天,周日晚上再来愁周一,想想又补一句,你不要说我鸵鸟哦,然后,杨小恒同学悠悠的接口道:鸵鸟其实是跑得很快的!
很有道理,虽然擅于把头埋在沙子里,但是如有必要,跑起来也很快的我,啊!

我觉得啊,等忙好下一周,我才开头的的《a spy among friends》肯定统统忘光,又可以从头看起了

最近接连碰到两个仰天长问,“他(司法机构人员)拿了对方多少钱啊?!”以及“搞定他(司法机构工作人员)你说要出多少钱啊?!”
前一个问题是因为一个神操作,真的是匪夷所思(厚颜无耻)到新高度啊,连小律师我也深感很长见识,真的,处处都是人为挖的坑,而且是那种踩进去了,这辈子就毁了的坑,可怕可怕~~一定要记一笔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这是我妈以前经常和我说的一句话,由于这基本上就是批评我没有长远规划的开篇词,所以即使想到都是一哆嗦。但是,我觉得啊,我深深的觉得啊,就是因为有远虑才来的近忧
小远想着下个礼拜开庭的案子还有一大堆解决不了的问题,中远想着目前没有在谈且能接的新案子没有新收入,老远想着大概这辈子也买不起房子,哪一桩哪一件不令人忧啊?!更不要说其他健康啊,安全啊,养老啊,这些连想都不敢想的问题了。。。
shu说虽然你老想着地球快点爆炸掉算了,但是鉴于地球一时半会儿实在也没有什么要爆炸的迹象,所以自己一天天的过得开心点,尽量让自己舒服一点比较重要,让自己太焦虑压力太大身体坏掉地球又不还没爆炸就不好了。因为说到个什么事情,昨天又去看了一眼房价,且不要说首付,就算勉为其难的付了首付,月供也不是我能负担得起的,按照shu的原话说,如果这种月供的话,你这种肠胃,估计会焦虑到再也便便不出来了,甚是有理。

找点小快乐,比如说订做了一条珍珠项链,已经到手,十分十分美丽,订制了一枚坦桑石的小戒指,也十分十分的美丽,啊!

读完了《间谍与叛徒》,好看的!本来是中英文对照着读的,到最后20%读的中文,因为情节太快了,读英文实在是读得急S了,就改看中文,果然是爽啊!对于间谍来说,信任实在是一种比爱分量更重的东西,难怪我在读同人的时候,非常沉迷的是的HG和SS建立信任的过程,这比男女之爱更好看。以及,除了自身的孤独啊,彷徨啊,坚定啊什么的,我还蛮沉迷特工与负责人之间的情感纽带这种部分的。
然后顺藤摸瓜,亚马逊上有间谍故事的类别,《a woman of on importance》评价颇好,本·麦金泰尔的书里面看起来《a spy among friends》,讲金菲尔比的,评分也很高,然后当然是麻利的都下好存在kindle里!啊,努力学英文不就是为了能读一些感兴趣的,但是又没有中文的书么~~~
英文已经带领我开拓了同人和黄色小说的新世界了,间谍故事的世界希望我也可以愉快的进入!

说到黄色小说,某天看一篇黄色小说的时候,因为觉得写得还蛮好,就去翻评论,有一条评论印象非常深刻,她说,我像女主角这个年纪的时候I could never have asked my husband for any specific sexual favor(主要是我也不很确切的知道这是指啥,性偏好?但是sexual favor一般不是指以行获取利益么?),甚至我都不知道身体那些部位的名称,如今我已经结婚42年了,我也没有向丈夫要求过什么,你故事的女主角是多么勇敢,啊!
我感叹的点是,哪怕是老太太啊,也依然是有看黄色小说的需求的,干净健康的黄色小说(相当部分是女人写给女人看的黄色小说)能带给人们生理心理的双重慰藉,然而,真的,这样的东西中文世界里基本上是不存在的,颇让人忧伤。

值得一胖

昨天过生日,一个在妇女节出生的人,啊,天然的女权主义者啊简直!
总之,过了非常劳动的一天,早上四点多不到五点起来,五点半出门,去昆山开庭,三个多小时开好回上海,接着干活,在办公室马不停蹄的搞到快7点下班。
回家吃了烤鸡,shu做的烤鸡真的好吃啊,好吃啊!皮那么脆,内里那么柔软多汁!
晚上电脑都没拿出来,读了几页《The Spy and the Traitor: The Greatest Espionage Story of the Cold War》,这本书我下了英文版和中文版,读中文版的话大概可以过完超级愉快的一个周末,读英文版大概可以过完比较愉快的四个周末,所以目前还在吭哧吭哧读英文版,真的好看啊!目前读了30%,怎么这么好看的啦!

说起来,间谍故事里最好看的不是技术,不是策略,而是人的部分,人类之间的试探和信任,爱和控制,归属感和荣誉感,非常精妙有意思。
有一段我印象很深,“所有的间谍都需要感受到爱。间谍和情报工作最强大的力量之一(也是核心神话之一)就是间谍和上级、特工与负责人之间的情感纽带。间谍们想让自己不可或缺,成为秘密团体的一分子,受到奖赏、信任与珍视……利用并控制好对爱与肯定的渴望,是一名特工管理者应具备的最重要技能之一。”
这。。。怎么能不想到SS和老邓啦?!在《死亡圣器》里面,哈利通过冥想盆看到SS在老邓办公室里说“ ……“我和哈利待在一起,是因为我有事情要跟他商量,我必须给他一些信息,不然就来不及了。”“信息,”斯内普说,“你信任他……却不信任我。为什么我不能得到同样的信息?”…… “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却还指望我帮你那个小忙!”斯内普低吼道。瘦瘦的脸上闪着真正的怒气,“你觉得许多事情都理所当然,邓布利多!说不定我改变主意了呢!””
我翻了一下这本《The Spy and the Traitor》的评论,后文据说还有吐真剂,怎么能,怎么能让人不再次想到《哈利波特》?!
所以啊,罗琳的书实在是好看,不仅在人物关系以及情感层面的描写非常有实感,而且即使是设备,也是夸大了的真实设备嘛!
啊,这本书真的好看,是很可以配珍珠奶茶的好看!值得一胖~~~

五颜六色的宝石及其他

快要过生日了,在淘宝上挑选小首饰,看来看去喜欢的还是那种很细巧少女的,当然明知道和我自己平时的穿衣服风格并不搭配,也很知道自己远非细巧的少女,按照我同事的说话“这种戒指,都是那种小女孩买的第一枚戒指,连第二枚都不会买它了。”
我无限同意她的看法,然而喜欢就是喜欢呀,说不定我内心根本还不是少女的问题,就是一个小女孩,和杨小恒差不多。。。
昨天在淘宝上看各种各种的小宝石,不贵,不大,五颜六色,沉迷到不能自已,记得前两年买了很多很多这种天然石,小小的一粒,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看,全身心的愉快,昨天不慎被娃看到了,她真是眼睛都亮了,缠着我看了半天,呼,握握手!
这些小宝石怎么这么好看的啦?!!摩根石的原石都美丽到不行,啊!这些石头怎么这么美的啦?!我果然是地质队长大的孩子么?!

然后在一家店挑了一粒小小的坦桑石,不到200块,准备镶起来做一枚小小的戒指,咩哈哈哈哈!
以前买过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蒂凡尼的项链,吊坠的样式正中我的红心,但我猜蒂凡尼估计卖得也并没有很好,总之也没再卖过,这条项链是银的,一直要变黑,搞得我很烦躁,终于下定决心,在淘宝上找了一家首饰工厂,准备订制一条一模一样的18K金的,真是非常期待啊!

早晨刷订阅号,看到有个公众号说到爱酱离婚的事情,有一个地方颇为有意思,说是爱酱喜欢买小文具,然后老公说家里已经有很多本子了,不要再买,爱酱就很生气,俩人就吵了一架,然后爱酱就赌气说不买了。这种赌气方向我熟悉的,因为我自己至少之前也是这样的人,简化一下就是:不要买BLBL一堆理由,你什么态度啊BLBL附带一堆生气,好了好了,你不要生气了,买嘛买嘛,我不要了,我生气了,买了也没意思了。当然这是一个简化版本,这个买东西可以替换成任何一件其他的想要对方完成的事情
在公众号里说,爱酱把这件事讲给王楠,王楠的说,你当然就要买啦,一次买个10本,没事就在他面前晃。。。
我。。。又一次被启发了。。。对啊,赌气的方向应该是让对方崩溃达到自己的目标,不要反而落入了对方最开始想要达到的目标

想要一样东西(不管这个东西是指具体的物品还是一件事情还是什么)还不够,还要对方双手奉上,这要求未免太高了,吵架的过程要不忘初心,态度无所谓,让别人不管什么情况下同意了的时候就赶紧抓住机会实现初心!
比如说娃吃太多糖,批评娃,娃不高兴赌气说,哼我再也不吃了,我就开开心心的及时说,好呀,那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然后娃就意识到吃亏的还是自己,不能往这个方向赌气。。。
其实,我自己也不是一个强硬的人,多数时候还是那种能有一点是一点,有的搞总比没得搞强,搞得多总比搞得少好的人,只想说,爱酱的故事提醒我,自己想要的东西本身才是最重要的,总之,我要继续做一个不忘初心的身段柔软的大人!

耽美小说

今天看了一点关于耽美的讨论,蛮有意思。读书的时候寝室里有小姑娘很热衷耽美,耽美实际上作者也是女的读者也是女的,是非常服务于女性的一种类型小说,和gay所热衷的文其实并不是同一种东西,但这是一个我一直不太理解的领域,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就压根没读过,就想象过去觉得。。。我们这种异性恋的女人,看俩男的搞来搞去究竟有啥乐趣啊?!

以前一直觉得耽美里有一种微妙的厌女,在魔药群里讨论,另外两位小朋友也说会有这种感觉,青春期的时候会有一种女性的性方面的耻感,所以耽美既是女性欲望的投射又避免掉了耻感这一部分,还有说因为是男男配对,实际上就离开了女性的求偶范围,“美好的男的就应该和男的在一起”,多多少少是出于对女性身份的嫌恶

记得群里小女巫说BL因为不限定强弱,所以有更多可能性,会让人代入得比较愉快,尤其是代入到“攻”,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一篇文,与小女巫说的非常吻合,这位作者说“自己喜欢的言情故事模式:强强。我不能够再接受故事里的女性只关注爱情,也不能够接受一段依附来依附去的关系。女性依附男性固然不可,男性依附女性也不舒服……耽美的确是比较容易塑造平等的爱情关系。因为BG(Boy/Girl)的爱情,由于女性的结构性从属地位使然,一不注意就会写成一强一弱。即使作者故意塑造强势的女子,也不见得成功,而且强势的女子,往往模仿的是男性,最终还是会有点别扭,不如双方都是男性来得自然。”

这简直是脑子里叮的一声填补了我一直困惑的另外一面,我终于可以get到一点耽美流行的原因了!豆瓣上的那位作者还举了个栗子说“但即使没有爱情,蓝魏二人也都是自成一格、立得起来的英雄……蓝忘机对魏无羡的爱慕、理解和包容,建立在绝对尊重的基础上。魏无羡在知道了蓝忘机的心意后,回报以最热烈的纵容和疼爱。这其中没有一丁点的怨悔、乞怜与委屈。我佩服这种自信刚硬的旖旎。”

所以说,其实耽美流行的一大原因就是在父权社会里女性参与社会生活和女性的失声,这和通常说的厌女还不完全一样,有时候是一种表达上的困惑。女性的故事或者说男女之间互动的范式并没有形成,甚至连想象都想不出来,硬要想出来就是别扭和看着很假很做作。男女之间相互平等的绝对尊重的互动和故事非常难写得以令人信服,而故事里(故事里,并非是男主心中)女性不可动摇的地位/作用的不仅难写得实,更难以写得令人喜爱。男性的故事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女性如何与周围进行互动,其实就已经足够难写了。有很多在言情小说里令人心动和喜爱的品质,比如说极其的自控、专注、克制换成女的就很奇怪啊!而男女之间的互动,写慰藉心动都不难,哪怕是牺牲奉献都是容易的,但互相成就荡气回肠什么的就太难了。


在著名的言情小说《飘》里面,我对白瑞德意见很大的一点就是,他看郝思嘉也太像是看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了吧!他完全没有看到郝思嘉勇敢和力量的珍贵之处。
我翻来覆去想要想出一些除了同人以外的非常喜欢的言情小说中的一对,几乎没想出来,可能罗琳阿姨侦探小说里的是一对,还有就是阿耐《艰难的制造》里面的一对吧?以前似乎还看过一个很奇怪的校园言情小说?里面男主角说女主角像一架计算雌性计算机,非常特别,本来想再去翻一下,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名字了。。。

耽美当然是好的,(以前我并不这么觉得),因为让女性自己写是最重要的,女性写自己的感受,写自己的想法,写来写去总能找到点突破。。。

如果说回到我最近沉迷的SSHG的同人,在很多文里面,SS是有天然的弱点的,比如在《双重人生》里面,因为他是间谍,他就不能出面,他上面还有大boss,而罗琳阿姨已经孜孜不倦花了整整七册书去写HG的在打败终极大boss上的重要性,所以在《双重人生》里他俩的合作就非常合理,各有各的任务的并肩战斗而且互相还在很多时候根本帮不上对方忙,显得非常迷人。。。

社恐人永远是年轻

前两天开工了,老板来上班的时候拿出一个不锈钢户外水壶,随口问我,你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么?我说好像比之前更亮了一点,你做全方位清洁狠狠刷过了?他说,不,我原来的丢了买了个新的一模一样的。。。
哈哈哈哈哈
跑回去和shu说,shu说你们俩真的是很像啊,这事情太像是你会干出来的了。对的!一点没错!然后shu说,为啥这么像?难道因为你们都属兔?我说,因为我们都社恐。。。
接着给他看了一个和我同年的姑娘的同学聚会合影,其中大部分男生和少部分女生吧,看着真的很沧桑啊,一点不像个小青年,非常中年大叔款了,他说这么看,我老婆还真的是很显年轻啊,虽我并没有很想看上去年轻,毕竟本行业看着年轻不利于收钱,但是我前阵子去居委会提供咨询服务的时候阿姨还想帮我介绍对象呢。。。
为什么显年轻呢,而且说起来我老板也十分显年轻,想来想去,我觉得吧,大概因为社会化得不够好,不爱吃喝嫖赌声色犬马,遇人遇事只会想着躲起来根本不油腻,所以社恐比较容易显年轻,叹口气。。。
说起来,我的少女时代,虽然是比现在肯定是胶原蛋白要多得多,但完全不是那种很水灵的少女款,可能这种款式的女青年也格外经得住老。。。吧?

最近没有接着读《heartburn》,这位的书怎么说呢,有的地方是很好笑,但有的地方就显得做作,好笑和做作有的时候真的就是一线之隔啊!
又跑去读了一篇新的同人,说起来有人说同人也是一种类型文学,是角色爱好向的,也就是说读者对角色本身有很大兴趣,愿意看到这些人物在各种环境的表现,这种说法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其实SSHG的文看多了, 大家常用的设定就是那些,比如说婚姻法和灵魂绑定,虽然我最喜欢的一篇算是婚姻法的设定,但大部分情况下,我对这两种设定不太感兴趣,主要是显得比较假。。。还有一个很常用的设定就是战后疗伤,反正因为各种原因SS没挂,HG疗伤,或者反一反,总之在疗伤过程中俩人就好了,这种设定更合理一些,但是看多了也会觉得有点没劲。
目前在读的这篇设定是HG在受托审计/调查中发现战争孤儿院中有一些小孩不仅没有人愿意领养,还境遇十分凄惨,因为他们是食死徒的小孩,SS秘密的管照他们,但是SS一方面一人之力十分不够,另一方面自己也没啥温暖家庭生活的经历,总之也是处于快要耗尽并且也进展有限的状态,HG和HP决心要帮上忙,SS既需要又充满怀疑。总之,这篇目前读到四分之一多一点的地方,就读到的部分而言,确实非常好看。以至于不满足囫囵读个大概,读得比较细,时不时会去查单词,说不定读完之后英文水平又能涨一点~~咩嘿嘿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说了个什么事情,然后叹了口气,杨小恒居然问“怎么啦?生意不好么?”哇哇哇,听上去真的是一个小商小贩的娃啊!
晚上和她说不要一直晃椅子撞到后面的柜子,那个柜子不是很结实,她过了一会会又去撞,我说我都说了好几次,不要撞柜子,柜子会坏掉。结果她居然一脸认真的说,不,这才是你说的第二次,再一再二不再三,我应该是有2次机会的,到了第3次你才能烦躁。。。我只好认栽,抱拳说道:这位妹妹,你。。。说的对!不过,这人居然会再一再二不再三这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