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入坑一周年

昨天去遥远的三中院,风和日丽然后就在想,去年也是这个时候,五月份疫情缓解,我正热烈的读完哈利波特英文版,投入到哈利波特同人文和艾伦的美貌中不能自拔,这就一年了也,也算是时光飞快。这真的是一个曾经完全没想到从来没一丁点了解过的领域,在这里找到那么多的新的快乐,实在太好了。
大前年是古琴,前年是水彩,去年是同人文,真希望今年也能找到一些新的快乐,啊!
虽然现在水彩和古琴也还在搞,比如周日又画了一副暴风雨和阴沉沉的天,但是其实琴弹来弹去没啥进步似乎又还给老师了,水彩也一样画来画去也没啥进步,反而同人文是最有成果的了,英文阅读水平提高了一大截,实打实的一大截!

还在读《Agent Sonya》 ,因为读到无论似乎很多男的都很喜欢她,就去翻了一下Sonyai的照片,她长得真的不能算是好看,但从书里我能get到她的魅力,说起来就是特别诚实和真挚,评价一个间谍,这个评价显得很奇怪,总体来说就是对自己情感、事业以及自身感受的真实和热情,她并非不善解人意,但是从来不半推半就遮遮掩掩,而且非常有工作热情,其实就真的还蛮有魅力的,而且是在别的小说里没有看到过的一种魅力。

某天和前同事聚会,年轻律师激情满满活力四射,很闯得出去的样子,也不知道我是因为快感冒还是最近疲惫,反正看着觉得,啊,好累
这位律师提到,每次被咨询前,无论是谁,她都会先报咨询费,一小时2千,不愿意就客客气气拒绝咨询,我是很佩服的,因为自己做不到,对于擅于收费的同行,我确实发自内心的佩服,以前还很气自己不擅此道,但是后来也看开了,反正多劳多得收收辛苦钱做做小案子也蛮开心的
关键我想说,这位律师很骄傲的表示,所以人家经常说白嫖,我几乎没被白嫖过!怎么说呢。。。这话就。。。不太好了吧?当然不是没有在网上看到这种表述,但是我大概是老派人,依然觉得这话很难听啊,也没啥可骄傲的啊听着,合着自己就是小姐么?!收钱就能搞么?!就一本正经的说,我没接受过免费咨询不好么?!

说起来最近还读了一篇小黄文,赤裸裸的BDSM,这种文严肃认真向的我看过,但是居然有欢乐向的,我也是很吃惊,而且写得还不错,怎么说呢,有一种健康的活力的玩闹的气氛,但是气氛里又是很认真的在spank,而且完全不会令人笑场,就还挺特别的,并且借主人公之口也讨论了一些心理上的微妙感受之类的,还颇有启发类。说起来,再次感叹我们的母语已经一塌糊涂了,日常语言的粗陋以及并不能我手写我心,我手只能写假大空~

不如来做数学题

最近忙得不行,因为新接了两个案子以及突然冒出来很多杂事,以至于工作量大爆发,不过生意兴隆还是挺开心的,耶

某天叫闪送帮我取个东西,送到的时候我正好瞄到一眼小哥的入账金额,我付了37块(按照路程计费),这一单大概耗时在70分钟左右(因为这个取件的地址我一直要取件的,所以很熟悉,最快的话五十分钟也有过,慢的话也有过八九十分钟的),总之,他入账28元。电瓶车跑一趟成本不明,就姑且算是扣除电瓶车的成本之后时薪22元吧(因为耗时是从取件的时候开始计算,接单的时候他不可能正好在这个地方楼下,通常到了地方上楼取件什么也至少需要10分钟),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总之上海市2020年非全日制(也就是一般说的小时工)最低工资标准时薪也是22元。
闪送和卖奶茶相比前者自由一点,后者不风吹雨淋安稳一点,不过后者如果是很忙的门店工作强度应该会比前者大
没啥,我就随便算算

前两天看了一个帖子,说城市里面养娃花销的中位数是10万,我就跑去问了一下shu,我们家有多少,他算算,吃喝不论,娃的支出应该一年也就3万这样,毕竟读的是公立小学,又不收学费。除了围棋,我们没有报其他兴趣班更没有报补习班,我朴素的想法就是,一年级这点东西就要补了,那就彻底搞不好了,还不如帮娃存点钱呢。。。然后我想的是,如果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如果在城里养娃,花销比我们肯定是只多不少,因为他们不能读公立幼儿园(公立小学我不知道能不能读),一个月最最不怎么样的私立园也有3000+,一年单幼儿园就要3万不止,所以什么呢,大概就是越没有的越要剥夺吧,有钱人反而能买到便宜东西

以前还想过一个事情,我和数位家长们聊过,送娃出国读书,如果单单算钱的话,一般而言是回不了本的。而且比如说老板团队里面,收入差距和有无留学背景几乎没有关联,所以留学也好鸡娃也好,大概率本是回不了本的,算钱的话还不如同样价给他买个房子呢,如果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把留学或者鸡娃当做是一场旅游,也就是说是快乐的消费而不是期待回报的投资/或者纯粹的攀比,那也没啥问题,但是搞得那么痛苦似乎就没啥必要了诶

大概我觉得自己的优点(如果有优点的话)并不是可以量化的优点,所以觉得量化来量化去非常没意思,你去量化人家人家也量化你,或者你去量化人家还希望人家不量化你(怎么可能),然后关键自己又不能被量化出好分数有什么意思呢?
年轻貌美有优势还是熟龄知性有优势,重点是要说服社会自己这款更有优势,但社会偏又不认,这不是很痛苦嘛,我还是觉得不要真心认可这个评价体系,更不要用这套标准内化自己衡量自己比较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当然这也是何不食肉糜,时薪才22元,怎么能不进入这种评价体系,但是如果都勉强算个有户口的中产阶级了,那不如就看开一点,知道规则但不认可社会规则可能会心情少许好一丢丢,吧?不过,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其实是认可这个社会规则然后力争上游有个好分数(或者一点点获得好分数)会比较开心,呢?

清风明月配牛肉干

这就是我的五一假期!
假期第一天,穿起巧克力蛙的T恤,为了配衣服,还涂了粉+口红呢!出门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可真好看啊,徐家汇最靓的仔!
然后出门没多久娃就累了,估计假期外面是人太多,闹腾外加梧桐絮过敏,说起来我们平时在家里根本不开电视,家里又只有3个人,安静惯了,她大概也很怕吵,她说要回家,然后就回来了,按照这位的原话就是“走进大楼的走廊里我就觉得好多了”。

接下去五一当然就是呆在家里啦!我就在阳台和沙发两处移动,带着书/kindle+茶/咖啡+牛肉干+MM豆+虾片,看掉了一本《九王夺嫡》、一本《史迈利的人马》和半本《Agent Sonya: Moscow’s Most Daring Wartime Spy》,都还挺好看的!

当年看《雍正王朝》以及二月河看得可投入了,后来还和shu有一起断断续续看过,无论是电视剧还是书,精华都在夺嫡之前,郑小悠的前两本书我都还蛮喜欢,所以当初还在预售的时候就已经入手,果然好看,新知识点是,居然大行皇帝遗诏并不是康熙自己写的,而是雍正把他听到的口谕写下来而已,个么废话,总归是传位於四子咯,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遗诏就是遗嘱类,一定要本人手写。
说起来,看完《九王夺嫡》之后,除了长了很多新知识以外,最大的感叹大概就是成王败寇,历史真的就是胜利者书写的,胜利者们他们怎么写怎么有道理,而失败者怎么都是错,连呼吸都是错,实在太没意思了。所以夺取胜利不仅仅是自我成就,根本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史迈利的人马》比想象中容易看进去很多,可读性很强,勒卡雷的特色大概就是描写一种“没意思”的氛围,阴沉沉的伦敦,话里有话的办公室政治,频频出轨的老婆,在面对老婆的时候史迈利似乎很被动,但是面对工作那种得心应手非常迷人。
这本书很有意思,故事情节很简单,有一个伦敦的退休情报员被杀了,这个情报员曾经是苏联的军官,因为是爱沙尼亚人,后来投靠了圆场,同样退休的史迈利因为当初是这位情报员的联系人,外加这位情报员最后一个电话是要找史迈利,所以他被圆场找回来参与这个案子。在破案过程中,史迈利发现卡拉(苏联的间谍大佬,史迈利一辈子的对家)有一个精神可能略微不正常的私生女,卡拉用了冒名顶替的办法把这个女儿弄到瑞士,被杀的情报员就是因为意外发现了这个事情,想要告诉史迈利,所以才被灭口。卡拉为了这个女儿杀了人,挪用了公款等等,然后史迈利就在想要不要利用这个事情让卡拉投靠圆场?
史迈利觉得卡拉对私生女的处理简直就是卡拉难得的人性中善的时刻,要利用这种东西来搞倒卡拉,那么自己和卡拉或者卡拉所代表的邪恶的苏联又有什么区别呢?唯一的善的时刻就成了软肋和破绽,让史迈利内心颇为复杂,当然最后他还是觉得这么干了,而且异常成功,但是这种成功也没带给他多大的喜悦,反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那种气氛和细节,写得太厉害了!探寻谜题的过程,紧凑程度不输侦探小说,各种细节手法都写得非常漂亮。史迈利大多数时候是非常喜怒不形于色的,基本就是没表情的扑克脸,在探访情报员的公寓的时候,一边凭借职业敏感性有一些发现,一边内心感到“他关上窗户,心想,不知有没有专为死去情报员所设的英灵殿,让他可以和瓦拉狄米尔相聚,弥补一切;他告诉自己,他已活过漫长的一生,这正是结束的时刻。但有那么一瞬间,他自己并不相信。”这已经是本书里感情宣泄的顶峰了,也不过就是这么一句。
但是整本书就是有一种非常情绪性的东西笼罩,完全是营造了一个世界。

五一中间两天在读《Agent Sonya: Moscow’s Most Daring Wartime Spy》,读到20%之前都觉得一般般,那时候Sonya在上海,还没被招募,被史沫特莱搞得五迷三道的,怎么说呢,有一种在上历史课的感觉,她被招募之后去苏联受训,受训完成前往奉天开展工作,啊!!从在准备去奉天开始,书就陡然好看起来,开始了这位女间谍的爱恨情仇。之前虽然也她和Richard Sorge也爱恨情仇了一会会,但是太刻板印象?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间谍以美男计诱惑了这位本来也蠢蠢欲动向往共产主义的家庭妇女。反正,从她准备去奉天开始,情感就复杂了很多,虽然她和Johann Patra的关系了多少也有一点资产阶级小姐和无产阶级工人这种故事模板的样子,但确实里面那种千回百转难以名状的部分多了很多,很好看起来!
我目前看到一半不到一点,Sonya作为一名女的,有非常吸引我的地方,以及令我喜爱的地方,看到有一段,她和Johann Patra已经很到那个点了,“But still she held back. She had loved and lost one fellow spy already. “I resisted succumbing to the atmosphere of an ocean voyage with romantic evenings and constant togetherness.” 这冷静!该搞的时候搞,该冷静的时候冷静,该欺骗的时候瞎话张口就来,没必要的时候怀着孕就和老公说,这娃不是你的,你看怎么办?
总之,也不知道是这位作者写得越发往地摊文学那靠拢了还是我英文水平越发提高了,比起《a spy among frirends》看得起劲得多啊!

《卢卡拉扬的孩子们》以及其他

昨天在微博搜oleg,然后看到了一个姐姐提到叫做《卢卡拉扬的孩子们》的文,我初看以为是一本书,后来发现是一篇文,就又顺着找到了这篇文作者的微博,这位作者对冷战啊情报工作啊非常感兴趣,读了大量的英文/法文材料,写了冷战为主题的三部曲,评价非常好,我欢乐的把冷战三部曲下载到kindle里,接着翻她的微博看各种读书笔记,忽然发现她是写BL的,传说中的“原耽”。就,啊!为什么是耽美啊!我对耽美无爱的啊!但是客观的说,她选的这个题材确实很适合BL。在读《a spy among frirends》的时候,CP小天线迟钝如我都觉得菲尔比和艾略特有点啥,而在读《间谍与叛徒》的时候也觉得间谍和联络官很适合有点啥。
总之,这算是我读的第一篇耽美,读之前想,不知道会不会开拓新天地,并没有,看来我对耽美完全无感。

昨天晚上就读完了这篇《卢比扬卡的孩子们》。故事很简单,俩克格勃的小男孩一起长大,菲利克视瓦西里为兄长和榜样,但与此同时菲利克更有自己的想法,瓦西里是那种宣传画报里的好男儿,菲利克后来投靠了英国,为军情六处服务,瓦西里是反间处的重要成员,这个故事里,爱和信任背道而驰,爱和思想(或者说“三观?”)也不同步,而且在铁幕下,“在别的地方,爱可能是歌谣、阳光和雨露,但在克格勃的世界里,爱是弱点,是疾病,是众多操纵手段中的一种”。按理说应该很有张力?
怎么说呢,文笔是好的,故事结构和情感设置也合理,有的句子甚至可以说是过目难忘,比如她写到这俩人再次见面的时候“菲利克笑了笑,瓦西里现在看出来了,他的笑是功能性的,和标点符号一样,仅用于填补对话里的空白,控制句子节奏,没有其他意思。”
但是!我完全没被打动。。。

一个特别对的,但是写得一点不动人的故事。
然后我就开始苦苦思索类,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故事不动人。可能的原因之一是,故事很明显借鉴了《间谍与叛徒》,很多桥段太一致了,某种程度甚至可以说就是给简化的oleg搭配了一个瓦西里。但又显然不及《间谍与叛徒》所展示的宏伟和幽微的人性,就会让我觉得有点单薄和概念化?
想来想去,最主要的是整个故事描写很“隔”,就是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的那种“隔”。两个人物其实都没有立住,没有那种真切的感觉,作者说人物有什么感受靠作者解释是没有用的,是要靠人物的动作语言神态自己表现出来才行,而且靠逻辑去推演人物在如是这般这种场景里应该会有如是这般的感受也没有用。
而且我比较喜欢在剧情里的情感,而不是写情谊附带剧情,离开情节,情感就是无根之木。

又要说到罗琳了,罗琳在《凤凰社》那本里写到哈利应邓布利多要求,跟着斯内普学大脑封闭术,看似闲笔的一句“他抬头望望斯内普,见他在揉着手腕,那儿有一道红肿的鞭痕,像一个烙印。“你想施蜇人咒吗?”斯内普冷冷地问。“没有。”哈利怨恨地说,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想也是。”斯内普轻蔑地说,“你让我进得太深,你失去了控制。””就这几句,朴实而直观,没有一句作者的解释,但是依然有想象空间,后来同人作者们脑补了多少伏地魔对食死徒的严刑峻罚啊!

当然也可能我对俩男的就是代入不进去,无法感同身受,所以才百般挑剔。不过以前读《北京故事》也就是《蓝宇》的时候那真是觉得非常感动热泪盈眶啊!
并不是说让人哭出来的文章就是好的,毕竟有很多煽情的文章哭完了之后不仅觉得没意思反而还会有一种厌恶感,毕竟直接切洋葱也会哭啊,但绝对不是愉快的或者心甘情愿的哭,不过某些时候能不能让人眼眶一湿还是能说明点什么的。
说起来,最近两次读不同的两篇同人,读到眼眶一湿都是在“失而复得”这个点上,这个点真是特别特别戳我,啊!

以及,我再次觉得,女孩子们的才华用在写耽美上还是挺可惜的。

暮春的蔷薇

路上的蔷薇开了,真好看啊!暮春的蔷薇和樟树的香气以及女贞树的味道是暮春初夏最令人愉快的东西
昨天喝着珍珠奶茶吃着虾片读何伟的《the buried》,听上去十分美妙,然而读着读着居然睡着了,然后睡了一小觉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去做了一煲啫啫鸡,我觉得吧,做六休一果然是不行的,五一调休果然是反人类的设计!
吃完饭接着读《the buried》,觉得能读懂的地方比以前多不少,能懂个8、9成吧,我觉得可能读了这么几本间谍故事,又读了这么多同人,还是有点用的!《the buried》来检测英文阅读能力的话,应该是有所提高
真的想不到,英文万年不及格人士在生活工作环境毫无变化的情况下,英文阅读会有这样大的进展,真想给罗琳送锦旗啊!

shu买了一本新版的《码书》,虽然之前读过,但还是又翻了一遍,真是好看,为什么有人这么聪明啊!说起来我准备要找一个Enigma的纪录片看看,总觉得看书还不能完全读懂
跑到亚马逊上东翻西翻,居然安德鲁·霍奇斯的《图灵传》只有3.9分,真是不可思议,也许是标题里“The Book That Inspired the Film The Imitation Game”太误导人了,喜欢电影的读者大概会没有那么喜欢这本书?两拨的受众大概有点不一样?总之,我翻到一条评论,说“If I were the author of the book, I would be offended by the film.”,我觉得他说得很对!
上次读《图灵传》是在kindle上,shu入了实体书,准备再好好读一遍~
读读过的喜欢的书也真是蛮快乐的

和同事聊天,说对待食物的态度某种程度就是对待男人的态度,她从来没有一种食物是长长久久的喜欢,一直吃不厌的,吃一阵子就觉得没那么喜欢了,所以谈朋友也不免喜新厌旧,她有个朋友,就是对于喜欢的食物会十分狂热,所以谈恋爱也非常全身心投入,我觉得我吧,一方面并不很爱尝鲜,一方面对于喜欢的食物虽然并不十分狂热,但可以一直喜欢一直喜欢一直喜欢,细水长流的吃很多,比如麦提莎和MM豆,所以还真是一个稳定的爱人,啊!

优衣库和购物欲

前两天陪大boss出去做讲座,穿了风衣出门,不知道是长远没穿还是我胖了,反正觉得很绷,隔天在地铁上看到一个姑娘的风衣十分美,而且看起来舒服,偷偷拍了一张给shu看,他也说蛮好,突发奇想在淘宝里用搜图功能试试看,居然啊,居然啊!就这么一张偷拍的坐姿图也搜出了一模一样的款,更可怕的是,我以为自己终于变得时髦了,结果这件衣服是优衣库的。。。
所以,搞来搞去,我还是爱朴素的优衣库,一个没有花头的人类。。。

周末家里有事,回了一趟海口,返程的时候去机场比较早,在免税店逛了一圈,看到大家热火朝天的购物,想,要不要买瓶粉底呢?坐下来开始刷手机看测评,正好茄子发消息来问我在干啥,我就随口问她有没有比较轻薄的粉底推荐,她发过来一个链接,我一看,65块!想我十分钟前,看看满眼过去各种粉底都是几百块的,好像也就觉得粉底应该是这个价格,居然也想着要买,真是脑子进水了,还好链接惊醒梦中人。。。欲念全消

因为想不定色号,跑去看B站,看了两眼口红和粉底试色就觉得,好无聊啊,就去刷B站上的京剧去了,谭富英是好听啊!
还看了一个方亚芬的视频,说票友啊青年演员啊学师傅,要学师傅状态最好的时候,不要学师傅年纪大的时候,啊,示范了一下越剧艺术家们年轻的时候和年纪大的时候以及青年演员把年纪大的时候的状态还夸大的样子,真是笑得我倒在沙发上,想起梅兰芳在书里说一个老演员,“但是他嘴里的功夫,那种犀利的喷口,是经过千锤百炼才造成的……在他的晚年,我还赶上同他唱过几出戏,那时他的牙齿全掉了,完全运用上下唇的力量来唱,这又是另一种神韵了。学他的人,大半是学了他晚年没有牙的口风……”

最近没看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把《a spy among frirends》读完了,半懂不懂吧,后半部分比较好看,但是因为不太喜欢菲尔比,怎么说呢,对主要人物无爱的话,就不会深刻的喜欢一本书。菲尔比他为什么要为苏联做间谍啊他?!他自己的经过苏联人许可出版的回忆录里当然他是一个光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了人类的幸福而奉献自己,但是实际上颇不能令人信服。虽然最开始可能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到后来,支撑他的并不是这些,而作者更倾向的答案是,这位沉迷于欺骗(而且还见缝插针的出轨),在欺骗和诱惑别人里获得了极大的乐趣,某种程度上有一点成瘾。
菲尔比叛逃莫斯科之后,给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军情六处的同事)写信,还约了再见面什么的,语气之自信之风轻云淡,就好像他的背叛不过是他们友谊中微不足道的插曲,怎么说呢,作为一个女的,读那封信,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渣男感。总之,这封信让他朋友震惊到不行,然后他就冷冷的回了信,说“ Put some flowers for me on poor Volkov’s grave.”Volkov就是因他而死的人之一。

又开始读一篇同人,这篇同人文字非常漂亮,在同人里很少见这样的文笔,情景交融,一个动作可以写一整段,非常有画面感,按照评论里说,很有诗意。昨天看了一段讲《魔戒》的翻译版本,有两小段原文,看了之后就觉得吧,这篇同人大概受了蛮多《魔戒》的影响来着~
不过剧情不够那么紧凑的文章就会读起来不够那么放不下,而且要读得细,会比一般的同人读起来慢很多,也算蛮新奇的体验。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词汇量一万五啊,有一万五的话应该阅读就比较流畅了吧?

又,我已经是买了粉底的高级人士了!真是很期待呀~~~

少年情怀

周五周六去看了两场演出,周五是李胜素的《断桥》、于魁智的《失空斩》,周六是他俩的《凤还巢》,程雪娥自然是李胜素,于魁智的洪功,非常非常非常爽
作为戏迷小朋友,收到于老板的回信,已经整整过去20年了,据上一次看他打酱油的《霸王别姬》也过去了5年,终于啊终于,终于成功看到于老板做主角的现场了~~

现场的感受是无与伦比的,“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叫好声真是一浪高过一浪,琴师很年轻,那个流畅清亮和劲头,也是极大的助推了气氛。怎么说呢,于老板的诸葛亮有一种殷切切一身正气的领导干部款,但我也是还是喜欢啊,少年情怀加持自然是不一样的!
素素的《断桥》一出来,我后排的听见一个小男孩和他妈说,演得好真啊!确实,《断桥》的身段和《凤还巢》的身段,里面的年龄感就是完全不同的,素素真的是很美啊。《凤还巢》剧情是没什么大意思,一出轻喜剧,还是那种简单粗暴的封建糟粕,但是这不重要啊!可能是演出的第二天了,大家的状态比前一天更好,有一种很美的松弛感,松弛感和懈怠是不一样的,前者是一种怎么来怎么有,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游刃有余,很迷人。
素素身段的少女款,真的是很古典少女,端庄沉静,非常美。以前听了那么多遍没认真想过的“那一日他来将我骗,幸中母亲巧机关。”到了剧情里才发现,程雪娥所谓“巧机关”真是赤果果的吐槽+幸灾乐祸啊!

说起来,传统戏里最动人的就是人情世故,人物之间微妙的关系和千回百转的小心思,《红鬃烈马》可以说是男人的YY集大成者,十分封建糟粕了,但是王宝钏和代战公主说“尊一声贤妹听我言,儿夫西凉你照看,多蒙你照看他一十八年。”结果代战公主唱“说什么照看不照看,可怜你受苦十八年。”一来一往的心理变化就都有了。“到底他是我丈夫”VS“可是他并不是爱你”的较量跃然纸上啊简直!京剧里,很多大水词里面都有人物的心理在。而新编戏,流行的比如说《沙家浜*智斗》的流传,并不是因为汪曾祺的“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词有多么的漂亮,当然漂亮也确实漂亮的,更重要的是,这一段对唱,写出来三个人各怀心事,阿庆嫂对人情世故的理解,两方不得罪,但又暗搓搓的抬高胡司令以及给高参谋长下绊子,人情世故才是戏的动人处。

又话说,传统戏里,几乎没有从头到尾一味的深沉严肃的,再怎么样的都要弄出一点俏皮/幽默/喜感来,《空城计》里的司马懿,《玉堂春》里的红袍蓝袍两位大人等等,怎么说呢,仿佛偏要制造出一些防火墙,以防观众的情绪太过投入,所以大概传统戏的要点之一就是并不是要观众情绪过于沉浸其中,毕竟又不是看电影,而是一种观赏。

girls help girls

这是我前两天看到的荞麦的微博,有个人投稿,言简意赅的说,就是她在读博期间怀孕生娃,女导师在方方面面没有行方便,反而是有一些男同事倒是表示了理解,这姑娘感叹,girls help girls很难啊。
这个问题很常见,再引申出来就是很多人(不分男女)会觉得女上司很难弄等等,我当然也见过有一些年纪大的女的吧,就是看着年轻小姑娘不开心,心态很复杂,基本上是一种全方位的嫉妒,嫉妒小姑娘青春年少正当时,又有我当年是如何如何你怎么能好过的记恨,不过我个人而言,不是那种招中年阿姨(以及自己现在也已经是中年阿姨了)不爽的女生,可能是因为没啥性别感,也不怎么水灵。这是后话了,继续说女上司很难弄的问题。
其实女上司我个人觉得是多种多样的,但如果男上司难弄,大家一般就会说,我老板很难搞,而女上司难搞,大家就会说,我老板,女的呀(说不定还要说更年期),很难搞,然后旁观者就露出很懂的样子,就我浅薄的认识,我是觉得难搞的女上司并不比难搞的男上司更多,而且如果一个公司里女上司多的话,某种程度而言,作为女职工也容易升职啊,不然那些上司都是哪来的?
女上司难弄,本质就和大家认为女司机不灵差不多

又在岔开来说,我记得以前和一个传统制造业的大boss稍微聊过几句,中年阿姨,她后来雇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她和我说,他们男的还是方便很多,当时是在聊一个质量瑕疵的处理,我太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了, 这个行业从客户到供应商都是男的呀, 男的们喝喝酒唱唱歌找找小姐,事情就搞定了,我们女的怎么弄啊?所以男的多的行业,女的不好混,而女的多的行业,男的很容易出挑,世界啊,就是这么不公平。

我在想啊,男的之所以有的时候看着友善,基本就是作为老板的他,没怎么考虑过你本人的升职加薪肩挑重任,你只是一个可爱的小猫咪,作为同事的他,乐得你经常请假不具有同等竞争力,大部分时候不过是口惠实不至,他们根本就没真的想过生育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吧,girls help girls某种程度也是对girls寄予了更高的道德期望,并不是girls help girls很难,而是。。。在工作中有人真心help就很难。

至于有人说,女孩子因此要屏住一口气不因为生育家庭影响分毫,以免人家觉得女孩子果然不行,就使得女孩子的路走得更难,更窄,我觉得好像也不必如此,按照流行的话说,这也太内卷了,为什么男的做80分就能升职,女的要做100分啊,我们为什么要当那个“模范族裔”啊?!以及,girls能够help girls的时候help一下,重要的是不要以“取悦男性”的标准生活,但如果真的确定生育和家庭是自己想要的,上班摸摸鱼也可以啊,女孩子真正要做的其实是多为自己想一想,不要被洗脑,我一向的思路就是,我们要和他们一!样!差!

自信

这两天在读《a spy among friends》,读得懵懵的,估计只能算是读懂六七成?写国际形势的就差一点,家长理短的就好一点,但总之还是能读下去的,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很喜欢金菲尔比,倒不是说不赞同他的理想信念,也不是说觉得他不爱国,而是对这种非常charming的人,就不是很有爱。
印象比较深的一点是,对于招募了他,其实苏联那边一直疑虑重重,觉得这人可能是军情六处放出来的倒钩,投靠对家的间谍一开始往往不被信任,这是很自然的,一开始军情六处也不相信奥列格是真心想帮他们做事。但是区别在于,英国人很快就对奥列格放心下来,因为觉得克格勃不敢让自己的人如此接近军情六处,万一真的叛变了呢,但苏联人对菲尔比的不信任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这就是。。。没啥自信啊!毕竟自己都没觉得自己有啥好的,很难相信/理解人家真的一门子心思想和你好吧?
又话说,克格勃啊,食死徒啊,这种机构有个重要的特点,都是能进不能出,所以,咳咳咳咳~~~

接着在看《传奇办公室》第五季,好看的!听同事剧透了之后,因为可以在看的时候就抓到细节和伏笔,所以觉得格外好看!啊!间谍片里的爱情线是多么美好啊。纪尧姆面对俄罗斯姐姐,很游刃有余,但是面对娜迪亚会有一点点小紧张,可见关系之精准。纪尧姆当然也是喜欢俄罗斯姐姐的,但是对娜迪亚真的就是爱啊,简直爱得潽出来~~
娜迪亚问他俄罗斯姐姐是什么样的,他介绍了一下,然后说自己很喜欢她,说她很勇敢,和你一样。啊!勇敢诶!格兰芬多的top品质诶。我喜欢这个评价,不是说她很可爱,很美,很温柔,而是很勇敢,我喜欢被女人的勇敢打动和吸引的男人!
我觉得这部片子真的是塑造了非常美妙的人物的群像,几乎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情感,有自己的追求和向往,有自己的软肋和坚持,啊!还可以有5集的快乐时光~

忧就消失了呢

本来觉得本周会忙到S,结果整个下午没事情,居然开始归档整理卷宗了
周二上午的庭意外短暂,15分钟解决
周三上午银行没去成,银行说要律所的执业证,本所的执业证我怎么可能带的出来,于是银行说改天双人上门
周四下午最最最最最最愁的庭,经过老板的努力,取消了,欢欣鼓舞
还好我最近是秉着车到山前才忧愁的信念,不然岂不是白白忧了?!

昨天下午搞了一下午乱七八糟的事,然后有点累,晚上读《the gender knot》读不进去,句子看着都懂的,但是如果不使劲看就理解不了,如果使劲看了理解了几句之后就开始犯困,和shu说,大概能集中精神做事情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肉体就是要困的,那也就算了,开开心心和shu一起看《传奇办公室》第五季好了
话说《the gender knot》里认为女权的视角一旦开启,就再也不回不去了,就是会有一个新的视角看世界,我很同意的,就好像识字了,就再也不能回到不识字的状态,而开启了这种视角,我个人觉得还是挺好的,我从来不相信无知会快乐这种鬼话~

也不知道是我最近看得开影响了她还是她看得开影响了我,还是我们不约而同的看得开,总之杨小恒小朋友也十分看得开,有一天她测验大题目错了,然后和我说“做错了也没关系的吧,至少没漏做”,又有一天,她在在线下棋下输了,然后和shu说,“我还是值得表扬的,毕竟在下棋的时候没有找爸爸帮助!”实在太有道理了。。。只好表扬她了咯

最近零零星星的时间在读《费马大定理》,意外的好看。我觉得数学证明是一个非常高级的事情,属于证出来就是证出来,证的不对就是不对,不依赖于证明者的权威、身份、性别、年龄,即使是其他科学也不具备这个特点,毕竟物理学到现在已经修正了许许多多了,更不用说天文学从地心说到日心说了。所以数学真的是人类社会里一种特殊的存在,而且非常迷人。
说起来毕达哥拉斯他们还真是热衷于数啊,把数本身倒腾来倒腾去,想出来什么盈数、亏数、完满数之类的概念,颇为好笑

啊!新案子啊,快点出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