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烤开片鱼

昨晚吃了半碗饭,临睡前开始有点饿,一边抵御曲奇的诱惑一边忽然想到,啊!忘记去吃炭烤开片鱼套餐了,律所附近的日料店总有午市特价套餐,每天一款,周四是开片鱼套餐,如果不特价是42,特价35,当然我去且仅去吃特价的咯!上周四因为大boss请客,没吃上,本周四居然忙忘了。。。今天跑来和同事说,我半夜突然想到错过了开片鱼,她笑起来和我说,我也正想和你说,昨天我们忘记开片鱼了!
周四没有吃开片鱼的我们,是去吃了自助色拉,毫无满足感,但会有一种自己很健康很注意身材很节制的心里安慰。今天她问我吃什么,室外温度过于和煦,我说。。。吃肉!
然后就去了另一家日料店,坐在户外,太阳暖暖的晒下来,微微有暖风,日料店的米饭总是品质很好,米饭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肉肉在阳光下闪着油亮的光,啊,吃的实在是太满足了,太满足了!
同等量的色拉(等量的蔬菜和色拉里熏肉啊煮肉啊各种肉啊)是完全没办法达到同等的满足感的~~~

买了一包雪菜,周末准备降温了,做热腾腾的片儿川吃
山姆的什锦海鲜我要好好想一想,要怎么搞一搞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有姐姐说,吃了一段时间素以后,再吃荤的,会觉得很难适应的油腻无法下咽,啊,可是我觉得忍了一段时间再吃蛋卷和曲奇,会格外惊叹,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啦?!!

最近读完了《柏林谍影》的英文版《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好看的。觉得Liz和Leamas的段落看得尤其懂,毕竟。。。我的英文阅读能力的底子就是。。。言情小说吧
准备集中火力读《the buried》,嚯嘿嚯嘿!

后知后觉的发现房价又狠狠涨了一波,本来觉得攒一攒跳一跳也许能行,现在觉得似乎还是平躺,日子过得舒服点算了。。。昨天娃数学题做来做去做不对,shu忍不住要吼,我想的是,有什么好吼的呢?吼了考上同济也依然买不起房子嘛。。。至于吼了考上复旦能不能行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俩也没上过。。。总之,放轻松放轻松。。。

没有声音

昨天看了篇文章,蛮有意思,不如记一笔。电影界有Bechdel Test一说,测试的来源是一幅漫画里,两个人物的对话,其中一个人说,不去看不符合这三个规则的电影,规则是1)电影中必须出现至少2名女演员,而且她们必须有名字。2)这些女演员之间必须有对话。3)对话主题不能涉及男性。
看起来很简单,其实要通过很难。然后立刻想到哈利波特,我多爱HP啊,多爱赫敏啊,搜了一下评论但是HP电影里至少两部不符合这个规则。一般认为是火焰杯和某一部死亡圣器。
第一部魔法石,符合的对话主要发生在赫敏和麦格教授之间,有人说,可是她俩谈论时巨怪,这里面的巨怪是男的吧?还蛮好笑的,但是,是不是也有一点惨呢?

有的电影里,女性角色太少,但是角色本身是饱满的,于是测试有一个变种,森真子测试。意思是作品至少有1个女性角色,且有自己的故事情节线索且可以脱离其他男性角色故事线存在,并不是为了支持男性角色的故事性而设立。
即使是这样,HP也并不符合。或者卢娜算是一个?但是卢娜有什么故事线啦?卢娜向往友情的故事线?

符合这个测试的电影/文艺作品当然不见得就是好作品,但是测试的意义在于,符合测试的作品远比想象中少得多,以及如果把这个测试翻转一下,一部片子比如有2个有名字的男性角色,他们之间必须发生对话且不涉及女性,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电影都是符合的。
延伸来说,在电影中男性的角色往往远多于女性,而且男性话还多!!我看到统计,全球2000部电影,男性台词占多数(超过60%)的超过1500部,其中颇有一些电影男性角色讲的话,超过90%呢。即使在分阶段统计中,在2001年-2010年的640部电影中,男性台词占多数 (超过60%) 的也有474部。
测试就真的就再一次说明,再一次显示了,男性的故事是被广泛讲述的,而女性并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女性的意见不被表达,女性之间的联结也更单一。

在查资料中,看到有人说,大难不死的男孩,一部讲男巫师成长的故事,全世界风靡,但是,如果是一本讲女巫师成长的故事,估计就只有女孩会看。我觉得说的一点没错!女性会去看男性的故事,但基本男性不会看女性的故事。因为男性的故事丰富啊,男性的故事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更广泛啊,男性是标准的“人”啊。女性故事的类型文学也好,互动范式也好并没有形成。

接着翻到“smurfette principle”,意思是有一些作品里的女性觉得就类似蓝精灵里唯一的蓝妹妹,按照wiki的说法,“include only one woman in an otherwise entirely male ensemble. It establishes a male-dominated narrative, where the woman is the exception and exists only in reference to the men”,符合蓝妹妹的角色非常多,星球大战里的莱娅公主,生活大爆炸1-3季里的penny等等。
如果以这样的想法来看动画片,大家一起组团打怪兽或者解决困难的动画片,比如说《汪汪队立大功》,队长是人类男性,率领了一群狗狗去排忧解难,但队员里只有一只小狗是女性,《超级飞侠》里,一群飞机去排忧解难,不仅只有一只飞机是女飞机,名字是小爱(那首主题曲中“无限爱心小爱”),而且吧,女性角色还承担的是救助小动物之类的护理工作。。。怎么说呢,小朋友们看着的动画片,传递的信息,按照提出蓝妹妹原则的人说就是“The message is clear. Boys are the norm, girls the variation; boys are central, girls peripheral; boys are individuals, girls types. Boys define the group, its story and its code of values. Girls exist only in relation to boys.”

想想也蛮没劲的,世界上一半的人口的故事不被认真讲述一半人口的意见没有真正说出口,有一半的小孩没怎么见过什么和自己性别一样的榜样,甚至,有一半的小孩可以被表扬为好棒,真是个男子汉的时候,另一半的小孩都没有一个带有成年以后带有褒义的统称。

搞来搞去就是这些

最近傅雷家书是很热的话题,这本书很早以前读过,无论是读出对傅雷控制这一面的瑟瑟发抖还是读出对傅雷本人艺术见解的赞赏我都能理解,或者读出对傅雷这种极认真的性格的感叹也都好说,居然有人年轻的时候读完之后的心得体会是,下定决心将来也要当一个这样的好爹。。。这真是让人。。。说什么好呢
不过说起来大家都读一样的书,哪怕都觉得是五星好评,所读出来的心得体会很可能也是差异极大的,所以有人站小天狼星,有人站SS吧

最近没有案子,颇为焦虑。而且冬天到了,好像肩膀啊颈椎啊背啊,就各种僵硬,下班跳欢乐的zumba也收效甚微,跳完的之后短暂的好一两个小时而已,然后又不行
这两天吃得少动得多,然而体重没啥变化,而且还会有,我这么认真工作不就是为了吃好一点么?!连吃都吃不好,我这都是为什么啊的怀疑人生,大概世界上还有一款人,他们的人生快乐来源主要是穿得好一点,这样的人可能比较适合现代社会
然后,英文也还是记不住的单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记不住,也不是烦躁,就是单纯怀疑,我到底会有进步嘛我,真能有一天达到流程阅读的终极目标嘛?只好对自己说,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没有进的话,那也就。。。算了吧。。。孜孜不倦的读未必会有进步,不孜孜不倦的读肯定不会有进步,反正读着也不痛苦,那就接着读吧~~

某天找东西,居然意外看到了当年本科毕业论文,那时候写的是京剧和越剧的性别视角,自己读了一遍,发现着重的篇幅之一是京剧里的“男性凝视”,怎么说呢,十几年过去了,自己关注的东西就没什么变化诶
然后又想起来,很久以前,豆瓣上关注过一个蛮有意思的友邻,然后不久以前,听过一个播客,有一个蛮有意思的嘉宾,前天发现这俩是同一个人,再次觉得,觉得有意思的内容/人,真的是搞来搞去就是这些嘛

昨天看到一个帖子,还蛮好笑的,说青春剧里面,男孩子篮球打得好,女生会crush,数学特别好,女生也可能会crush,但是!从来没听说那个女生crush一个次次政治考试全年级第一的吧。。。扑哧。。。很有道理诶!

沙姜拌猪肚

元旦假期在B站看了一些京剧,有些人说的根本就是错的,不是观点不同,而是完完全全是错的,居然还能好像很懂的样子发弹幕,真是很可以。说起来,听谭富英的唱,嗓子实在太舒服了,外在的松弛和内在的筋骨之平衡,啊,好听!
在读HP,发现中译本有一个很傻的错误,居然一次次再版修订都没有更正,英文版里说巨怪“Twelve feet tall, its skin was a dull, granite gray, its great lumpy body like a boulder with its small bald head perched on top like a coconut. ”
“它有十二英尺高,皮肤暗淡无光,像花岗岩一般灰乎乎的,庞大而蠢笨的身体像一堆巨大的泥砾,上面顶着一个可可豆一般的小脑袋。”
首先“boulder”应该是巨石,就是一整块的那种,如果翻译成泥砾,就感觉巨怪是一个半流动的松散的的奇怪物体,但更奇怪的是巨怪的头,居然翻译成可可豆一般,明明是椰子啊!身为一个巨怪,头如果只有可可豆大,像什么样子!如果可可豆大的话,站在地上的哈利抬头应该就基本看不见巨怪的头了,就要变成无头怪了。。。

元旦在家做了微博上农师傅的沙姜拌猪肚,好吃的!农师傅的菜颇合口味,之前做过的咸鱼茄子煲和酸菜炒牛肉也很好吃。这一次的沙姜拌猪肚的料汁味道非常正,很喜欢。沙姜的味道真是迷人啊,和猪肚以及鸡肉都那么那么搭。椰子鸡也可以等下一波降温搞起来了!
今天中午和同事说起这个,同事很捧场的说,一直觉得能在家做猪肚就是很厉害的标志,我很激动的说,对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特地要说一下元旦我做了猪肚呢~~

元旦陪娃看了《心灵奇旅》,不喜欢。故事本身不吸引人,略生硬,而且那个心理投胎前的世界也有点太简陋了。故事里的意思当然是个好的意思,试图把道理讲得很具象,大致就是每一个人都得找到自己的火花,而火花并非一定是人生理想或者使命,并不是非得有梦想需要实现人生才值得一过,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附加街角的披萨店,生命里每一刻的体验都是独特而足以成为自己活下去的火花的。但是,太轻巧了太中产阶级了。生活中的困难,哪怕仅仅是精神上的困难也都并不是专心走路专心吃饭专心体会生命里的每一刻就能解决的。
我心目中的好动画片不是这样的,然后和娃一起,一气儿重看了全部的《Wallace & Gromit》,补一补,Gromit最好了~~

写在2020年末

最近好像又很焦虑起来,虽然shu说,不如明年再焦虑,那就写一写年末总结,然后去归档理卷宗吧,应该会内心平静一点
翻一翻去年年底写的希望,真的都一一都实现了,收入突破了心里设定的某个整数关口,也真的得到了一些和工作无关的快乐的事情。这一年过得还是很开心的。
年初因为疫情,工作急剧减少,但因为是全行业的急剧减少而且有一种非常态感,所以倒也不特别愁,每天每天在家里读英文哈利波特,后来又读了很多很多同人,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英文阅读有了一些真的提高,年初的时候试图读《the buried》,因为一懂也不懂,所以想把这本书作为短期目标,年末的时候再读,虽然磕磕绊绊,但真的懂很多,所以孜孜不倦的读总是会有进步的。年初的时候测试词汇量,只有4600,年末的时候再测有9600了,我知道这个词汇量的测试程序是高估了的,但当初我肯定没有4600,现在虽然也肯定没有9600,但是既然两次都是高估了,起码有一些增长应该是确实的。
今年很开心的事情是加入了一个同人论坛,和两个小朋友组成了一个“现代高级魔药制作”微信群,做为beta和小朋友一起翻译了一篇中篇同人,微信群里聊读书聊生活聊有的没的,都非常快乐,而且是一种久违的快乐。

这一年在读《second life》的时候第一次真正发现英文阅读的快感,记得在开完庭出来在公交车站等车,拿出kindle看到SS对着老邓的画像的对话,整个人完全投入到文中的氛围里,哇哇哇,感觉好好啊!
这一年读的书不多,大部分读的书都还挺喜欢的,还读了很多英文读物,包括巨长无比的《Lethal White》,今年第一次读同人,第一次读英文小黄文,真的,开拓了新!天!地!

其他大概就是看了动画片《棋魂》很好看,看了《神迹》还蛮喜欢的,不仅重读了原著,还从头到尾看了8部《哈利波特》,看得简直任何一场都知道接下去是什么。这一年没看演出(年初的时候斥巨资买的戏票居然一次次的延期然后干脆延期到明年了),外食次数也没有很多,吃了惠食佳疫情期间新菜单里的一个炸茄子,异常美味!年中的时候试验了小高姐的拉条子,还蛮好吃的,还做过一个非常非常嫩的豉油鸡,其他就似乎也没有开拓出什么新食谱。

这一年,娃变成了小学生,围棋有了一些进步,虽然还是没考出一级,但是去上了传说中江铸久老师的围棋课,见到了芮乃伟老师!说起来,前两天和她说,考出一级我们去住酒店泡温泉,她很兴奋,过了一阵我又说,请加油考出来啊!她问说,因为不然就不能去泡温泉么?我说是啊,不然爸爸就不带我们去了!然后这位小朋友和我说,没关系,我们在家里也能玩得快快乐乐的!
就。。。希望这位小朋友一直有这样的好心态这样看得开~
这一年,shu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十分十分好抱,又香!而且围棋取得了比娃大得多得多得多的进步~~~
这一年,我的工作收成还不错,突破了心目中的整数关口,不过没有很多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案子,相对来说在绍兴的案子还是颇长见识的。上半年法院不大干活,下半年有一些案子开庭开得行云流水,有一些确实可以做得更好。

明年,要继续好好上班好好带娃好好学英语好好控制体重好好发掘新食谱
明年,希望shu和杨小恒健康幸福,对自己的希望仍然是生意兴隆,工作上有一些进步,收入上一个新台阶,能更勇敢更自信,也依然希望自己能有一些和工作无关的令人快乐的事情~~

工程师

一个和我年纪一样的女青年,是陆兔兔的朋友,我们互相也认识,一路读的是标标准准的文科,之前一直是编辑(大概是),前两年出国读书,今年转行成为软件工程师了。忍不住跑去豆瓣上留言,因为实在是太羡慕了,工程师真的是我的人生理想。
留了言还不够,又跑去和陆兔兔感叹,说,哇哇哇,小远做成软件工程师了!陆兔兔很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也那么想做工程师,我说很多原因啊,比如说工程师有一种“实”的产出,比如说工程师不用搞人际联络也不会饿死,更重要的是,工程师的工作对象是有客观标准的,不仅对就是对,而且你自己还能知道对不对,程序跑得通就是跑得通,不行就是不行,有一句笑话说“兄弟会背叛你,女人会抛弃你,数学不会,数学不会就是不会”,非常令人愉快。
当初之所以转行选了律师,也不过就是因为律师是相对和工程师最接近的文科专业了,而真正做了之后,确实也最喜欢律师工作里的“技术”的部分,虽然做律师也有快乐的时候。但是,工程师!大概就是我目前的人生里最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的事情了。

前两天律所小团队出去年会,住的度假村条件虽然不错,但是床和枕头太软太软,尤其是枕头,毫无支撑力,第一天一方面可能是有点累,一方面大概身体的还保存的比较好,睡得还可以,第二天不知道是不够累还是身体已经被消耗过了,反正就是翻来翻去睡不好,颈椎难受得一塌糊涂。回来和shu感叹,我觉得现在整个人的弹性或者说适应性是已经不怎么样了。
而且上次和同事聊天我说现在很容易胖,他说,对的,你确实也是到了要注意的年纪了。啊,是啊,其实吃的和以前基本差不多,但是基础代谢估计就是变慢了,就很容易胖,所以啊,保持体重这种事情也真的是逆水行舟啊。

这两天在磕磕绊绊的读《the buried》,虽然好看还是好看的,但是怎么说呢,我好像也能感觉到何伟的套路。

啊,最近没有什么案子,而且有一个本来都已经谈好了的,又发生了新变化,真是十分焦虑啊,哎

巧克力蛙

最近实在是胖太多了,准备要开始跳绳了。希望可以在半年以后的,夏天的时候美美的穿我前几天新买的短袖T恤,HP的官方联名款呢,巧克力蛙
最近几天都在搞一个搞也搞不清楚的案子,每次都觉得好像搞清楚了,然后一个浪拍过来,又昏过去,昏一会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接着搞

业余时间认真读了一点点《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啊,发现一个以前读就发现了的问题:一个单词不认识,查了一下,得出一个意思,然后隔了一会又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单词,查了一下,好像和之前那个单词的意思也差不多,然后就开始恍惚,难道之前看到的单词就是这个单词?然后实体书的好处就出现了,可以倒回去随意翻。于是现在才发现,确实有很多同义词,以及这些同义词长得吧,还有一些看起来差不多,比如bustle和hustle。。。所以我现在一边读一边拿一张A4纸在旁边,随手归类着记一些同义词,似乎有点事半功倍

听说勒卡雷的英文很美妙,所以我下了一本英文版的《柏林谍影》,读了一点点,似乎蛮特别的,特别之处在于好像句式都很简单,没有特别复杂的长句或者从句嵌套从句,准备继续读读看~

我觉得似乎目前看英文读物,还是以内容进行区分。希望可以慢慢体会到英文作者的文笔这样神奇的东西。但是我又在想,真的有文笔这种东西存在么?现在问我崔娃和罗琳的文笔有什么巨大的不同,我也说不出个一二三,问我那些同人作品的文笔有什么不同,我好想也讲不大出。我总觉得同人作品的高下还是在于故事情节本身以及对于人物感情体察是否足够细致且可信。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准确性和具体的思想本身?
语言表达只是工具,传递的是思想,我在知乎上看到有人提到汪曾祺说鲁迅(我还特别找到汪曾祺的那本书,确实是有的这么一段),他说“《药》里写枯草“支支直立,有如铜丝”。从来没有人想过用铜丝来形容稀疏瘦硬的枯草。”
那我觉得这就是思想啊,你得有枯草→铜丝这样的想法,有了这个想法或者思想之后,落笔写下的是“有如铜丝”,和“仿佛铜丝一般”、“就像铜丝”,其中的差别当然不能说没有,但是这个差别相对来说是比较弱。

当然我也同意,语言确实是有自己的节奏和美感这种东西在的,比如说“迎来春色换人间”,和“迎来春天换人间”相比,肯定是前者好,而且几乎是一种一读即知的好,但是这种好,文体本身篇幅越长,相对来说重要性我觉得越会降低一些。
我想一本书虽然有多个译本,只要这本书本身是好的,译本这种东西只是锦上添花或者有所折损,也就是说是在原著上下波动的,吧?而之所以很多人要读原文,虽然说是说原文的氛围什么的,但更主要的是信息传递更准确,只经过了自己大脑的一次转化,而读译本则是两次转化解码。

罗琳阿姨讲故事

罗琳阿姨是会讲故事啊!真的是会讲故事啊!前阵子读完了《Lethal White》,断断续续读了一个月,几乎没有勇气开始搞《Troubled Blood》。微博上有个姑娘居然翻译出来了,虽然一直心向往之,但是一直以为没有机会读到,但是!居然姑娘组了一个微信群,然后,我就读到了!!
度过了非常开心的两周,晚上临睡前读读侦探小说,读到半夜不睡觉,沉浸在斯特莱克和罗宾的伦敦,实在是愉快得不行,有什么比冷飕飕的晚上,钻进开好电热毯的被子里读喜欢的故事更令人开心的事情了呢?!
一般的侦探小说关键在情节,主要是解谜本身,但是罗琳的这几本,还有人物关系的一条线,就好像《The Good Wife》,除了做案子,还有主角之间的爱恨情仇,会让人很关心人物的命运和互动。而且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支线,这些支线对于主线案件来讲,是不重要,但是对于塑造一个平行世界,一个侦探事务所来说,就很重要,毕竟哪有什么机构一次只搞一个案子而且从来不考虑经费的啦?!
罗宾这个角色真是令人喜欢啊,简直就是完美女主角么!而且还有一种真实感。这本书讲了关于刻板印象,讲了很多很多女人,被伤害的,有力量的,善良的,邪恶的,林林总总十分好看。其中一个女性角色引了一句波伏娃,说“把男人定义为人,把女人定义为女性——每当她的举止像一个人时,她就被说成是在模仿男人。”,我读到的时候简直就脑子嗡的一声,哎哟,这不就是我前阵子想过的问题么,原来前人何止想过更是精辟的总结过了耶
又,斯特莱克和琼在一起,和他说她遗愿那一段真是感人啊
又又,罗宾和马修分开的那一段我印象还蛮深的,毕竟这俩人还是有过好时候的,毕竟她对他还是有过感激的,然后他很快的抱了一下她。怎么说呢,这种不截然分明的感情,最好看了!
又又又,斯特莱克去见克里德那一章也好看的~

读完这本之后,我居然准备去精读《HP》了,尤其是因为手里有实体书,可以精读里面涉及到SS的段落,啊哈哈哈哈!

最近买了个很红的bra牌子,内外,一个没有钢圈的走舒服路线的bra,之前虽然已经穿了很多年没有钢圈的bra了,但是那个底边还是有点硬,现在这个倒是确实舒服的,不过不知道持久度如何,会不会很快就松懈掉。还记得有一天老清老早出差,谈事情谈到半夜一天bra穿下来,到最后已经快不行了,偷偷解开扣子,这个似乎是可以穿整整一天不吐血的bra~~

又,昨天娃有个字不会输入,让我去帮忙,我就又瞄了一眼喵喵军团,蜜小桃同学发了暗号诶!想到之前我还想可以建议她们搞暗号,哈,看来搞小团体的路数大家都差不多嘛,而且她们的暗号还定期更换,反正我看到这一期是:柠檬最萌,喵呜喵呜!

喵喵军团

杨小恒最近一直会下楼和小朋友玩,玩得要好的三个小女孩+其中一个小女孩的弟弟组成了一个号称是喵喵军团的小团体。
她们还互相加了微信,建了群!
喵喵军团里一个小女孩是小学高年级,显然是领导,我看大部分事情是这个小女孩主办,其他几个小朋友热烈响应,这个军团还蛮有意思的类~

首先,每个人在团队内部有一个名字,分别是葡小萄、柠小檬、蓝小莓、蜜小桃。我私以为这个命名方式不错,没有等级,不是大哥二哥三哥这种看着就很有等级,而且还可以扩容,比如人多了,还可以有苹小果、香小蕉什么的~
其次,团队有自己的守则,征询了我们家的葡小萄同意之后,看到了军团的群微信聊天记录,守则是1)不能伤害小动物;2)(我实在想不起来了);3)不能吃陌生人给的食物和玩具。这个守则真是非常简洁有效。
再次,团队有自己的标识和通行证,葡小萄给我看了一个小小的卡片本,上面有喵喵通行证,通行证上有成员真实名字和军团内名字,颇为精美。
据说,她们还有口号,以及定期更换口号,但是具体口号我还没发现。我觉得下一步也许可以推荐她们军团内部可以在接头的时候对暗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然后,小团体如何维护团结呢?很简单的一招就是有共同的敌人。共同的敌人可以有效的增加团队的凝聚力,所以喵喵军团第一个表决的事项就是,要不要和浩浩小朋友玩?!浩浩小朋友据说是一个比较烦人的小男生,我看她们在群里说,下面表决,我们和浩浩玩请输入1,不和浩浩玩请输入2
这里,凭借着朴素的本能,她们似乎开始引入了一个新的东西,议事规则!

看着这些小朋友搞出来的喵喵军团,我想想自己小时候好像也热爱搞个小团体什么的,然后又想啊,人类啊,真的是有结社的爱好的!从哈利波特的邓布利多军,到红楼梦的海棠诗社,从棋魂的叶濑中学围棋社到我们的现代高级魔药制作小组,我居然顿时理解了,果然结社也是宪法提到并予以保护的自由啊,因为这真的是一种人类的天然的需求!结社使人快乐~~~

奥利奥变小了

风衣的扣子扣不上,shu说是奥利奥变小了,我很实诚的说,不,是我长大啦,唉,毕竟裤子、衬衫、毛衣、风衣应该不可能同时变小吧,对不对。。。叹口气

前两天看了一个讲恐怖片的帖子,然后我在想一个问题,拍一个有力量的、善于决断的,简单说就是刻板印象上通常会认为是男性具有优秀品质的女性角色(以下简称为“好品质”),应该是怎么样?她应该是相对中性化,比如说平胸、短发、穿裤子(以下简称为“平胸”),还是应该是女性特征明显的大胸、有曲线、长头发(以下简称为“大胸”)?如果说是平胸,那么是不是强化了男性才有好品质,女性只有在抛弃女性特征的时候才更接近好品质?如果说是大胸,那么是不是变为,有好品质又怎样,依然得符合男性社会的审美,那么到底怎样才是恰当的?
想来想去之后,我觉得可能之所以产生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自己问题提的不对,好品质的女性角色应该是什么样,不取决于女性形象本身是大胸还是平胸,而是取决于具体的视角和表现形式,包括人物的互动关系。最近沉迷的《传奇办公室》,玛丽和席琳角色够重要,也没有那种男性打量或者凝视式的拍摄手法,所以也就长成什么样并不重要,玛丽是平胸那一路的,但是如果她变成大胸那一路的,虽然是有点奇怪,但也没有违和到没法看的地步,可能外在形象本身和突出去表现外在形象,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然后,最近在读《The Gender Knot》,才刚刚开了个小头,但是确实还蛮有意思的,就是因为一个标准的人,通常是男的,所以女的怎么搞好像都有点不顺,这个不顺就是因为源头有问题。
因为很多时候事情是搅在一起的,没办法区分。比如说我们认为果断的人容易成功,男的果断的人多,所以男的容易成功。这里的果断是一个一般认为成功必备的品质的统称和泛指,并不是仅仅指果断本身。这样的判断肯定是简单粗暴不准确的,但是这里面可能有好几个问题。
首先假设上述果断的人容易成功,这是目前的客观现象,也就是是实然,那么:
男性是否比女性果断?可以有如下推演:
1、否,男性不比女性果断,这时候需要达到的目标是改变社会认知,宣传女性也同样果断,正确测量果断,推广果断的正确衡量的尺子。
2、是,那么社会以世俗意义的成功来奖赏果断主要原因是否是因为社会由男性掌控?男性奖赏自身所容易具有特质?
2.1 是。那我们需要达到的目标就是,果断不被继续奖赏,或与果断相对立的迟疑由于也同样被奖赏。
2.2 否。果断就是容易成功,而男性就是果断的人比较多。那么问题就变成了,男性比女性果断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教化的?
2.2.1 天生的。那么其实某种程度就和2.1相一致了。
2.2.2 后天教化的。那么我们的路径其实是加强女性教育,然后可能就和1相一致了。

我梳理自己的思路,其实我经常在想的是2.2.2,然后会进化到1,我觉得一旦承认2.1就会好像天然比男性差了,就不容易成功了,虽然即使是现在我依然觉得,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天生的即使存在的差异也被后天的规训给放大了很多很多,社会评价和天性之间是交织在一起,并不能截然分开。以前总是觉得,这个社会就是为一个有老婆的男性设置的世界,无论从社会的软件和硬件都是这样。但是并没有很认真的想过,社会奖赏/认可的品质是否也是为男性设置的问题。但是书里提到了2.1,但又从根基上来动摇了天生一说,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以及换句话说,我在吭哧坑次费劲的增强女性/我自己的果断值的同时,也不妨去设想一个评价标准更多元的社会,可能。。。对大家都好吧?!多元化当然是一个好词,人人都知道好,我为什么要想这么老半天才能理顺自己的思路呢?想来想去,可能只有自己比较傻这一个答案了,继续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