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世界又更远了一步

英文黄色小说网站打不开已经令我怨念已久,googlereader看不了,什么都看不了,我想古典音乐已经算得上够是人畜无害的了吧?!
昨天,在某张CD上看到节选自Gramophone的评论,好像还有点意思,我就去搜gramophone,开始还以为这个单词是个人名字类,结果发现是《留声机》,一个老牌古典音乐评论团体(?),总之,我就找到了gramophone的网站,发现,啊!真是什么CD都有评论啊,快乐的打开了几个之后发现,只能看3个评论,想看更多需要注册订阅,而且是免费阅读,我想,这有何难,搞嘛,结果死活注册不了,在一个页面反反复复跳转,发给shu看,他说确实是注册不了的,因为“注册的时候他们要连google认证”
我只是想看古典音乐评论而已,啊。。。非常生气,万丈怒火
然并卵
我伤感地觉得自己离世界又更远了一步,繁华都是他们的
镜像AO3不能注册,我没办法哪怕和作者说一句“soooooo hot!”
这已经让我觉得仿佛自己是在单向玻璃里的人,能看到他们,但他们看不到我,听不到我,我只能垂涎于他们的热闹,现在倒好,干脆连单向玻璃也没有了呢。。。漆漆黑

“明天要上课了哦?”

昨天我坐在暖气边上一边烤着自己一边读《猎魔人》,shu在厨房里做布丁,说“诶?你明天要上课了哦?”我说“对的!”然后对话就结束了
对话就这么结束了!他就继续在厨房里忙了,而我还等着下一句呢
但是迟迟没有下一句
我就忍不住和他说,我还以为会有下一句“那你还在这里读《猎魔人》,还不去练琴”
他简直愣住了,说,完全没有,他连想都没想过,只是正好想起来就问一下,因为过年出行暂停的课恢复没有。继而他又笑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心虚的啦?!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脑子里住了一个教导主任/工头,以至于我都36岁了还一边看闲书一边心虚。。。叹口气
可我,我就是心虚啊!我就是在没有干很多活儿而玩乐的时候心虚啊!其实拉琴的时候我也心虚啊,拉琴的时候我还觉得不应该不务正业,应该去搞仕途经济呢!

又及,《猎魔人》第一本看完了,目前第二本看到一半,还挺好看的,虽然非常直男,但算是比较可爱的直男,准备继续读下去,我会克服心虚尽量玩乐的!

音乐性以及其他

在知乎上看了一个帖子,一个妈妈发了一段女儿的练琴视频说,女儿现在7岁,自5岁开始学琴,一周一节,一节40分钟,至今参课共115节。偶尔老师也会教一点现代的曲子作为调剂,平日练琴一小时左右。老师一直在夸赞娃,但是她觉得很可能就是老师的鼓励,前两天闲聊,老师说“说不定以后考个钢琴相关专业的大学呢”,她因为自己觉得完全不懂音乐,所以想问问大家的看法,问题写得很客气
结果,我关注的一个博主说,虽然always with me是一首难度不大的流行曲,但小朋友非常惊艳,细腻的触键、音与音之间的衔接、左右手声部的平衡,总体来说,就是对音乐的感觉非常好。
接连看了回答都说是很好,然后我就去听了,真的,很好听。确实曲子不难,但小姑娘弹得颇为动人。
首先是弹得非常静,就是凝神静气的静,整体很中正,没有一点浮夸俗气的东西,确实是打动人的。音与音之间的衔接相当。。。令人羡慕!如果用shu的话说,就是“很像个曲子”,我去给shu听,他也觉得非常好,果不其然说“很像个曲子”。
怎么说呢,我觉得“像个曲子”就是传说中的音乐性,就是我目前非常缺乏的,这东西就是有和无的关系,和曲子难易程度一点没关系。。。没有音乐性的我,再简单的曲子也没有音乐性
我觉得可能有天赋的人在处理大部分强弱和链接的时候是很本能的,而我这种毫无天赋的人类,不仅要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思考,还得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实现。。。然后还没人家有那种流淌而出的感觉,叹口气

临睡前,我很幽怨地问shu,你说,你说,到底我有任何一个方面稍许有那么一丁点天赋么?!他说。。。可能没有?但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没有啊!我说,那如果不说天赋这么高级的词汇,我有什么地方超过中人水平么?中等偏上,或者偏上得略有点多?
他想了想说,非常话痨。。。。然后又补了一句,写东西快而多,虽然。。。我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品质,但,这还真是难以反驳啊!

又话说,我烧的油焖笋可真好吃啊!完美的那种好吃!当餐好吃,隔餐好吃,单独吃好吃,配饭好吃
又又话说,葱盐煎牛肉片也非常好吃,大量的葱花加盐加一小勺麻油拌匀之后和薄牛肉片再次拌匀,略微腌制一会会,不腌制也行,然后煎熟,尽量少翻,让牛肉大面积接触锅,让美拉德反应更体现一些,然后出锅入盘即可食用,是有点小别致的那种好吃,用这样的处理来煎牛舌也非常美味

姚阿幸

看到一个八卦,说勃拉姆斯和好朋友小提琴家约阿希姆如何如何,我就又跑去找了一点资料来看之后,我才知道约阿希姆居然就是彭广林播客里面说的姚阿幸!啊!这个名字我可太有印象了,因为!当时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是瞎子阿炳哦。。。

这两天听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好听的莫扎特小提琴奏鸣曲,莫扎特我觉得是一个我一直get不到的人,就觉得是还挺美的,但就是不太会被打动,直到我听到这个版本的第二十七号小提琴奏鸣曲,真的很感人!并不是那种,一二三,开始!我要开始抒情了的感人,而是把世间的美好展示给你看的那种感人,是那种,你看呀,冰消雪融了的感人
反反复复听了好多好多次,而且!我还把整张专辑下载下来了
我觉得一切好东西都要存在本地!网络,它不靠谱啊!

以及,一定一定要慢练长弓,一定要打开节拍器慢练空弦和音阶,啊!切切切记~~

《魔戒》读完两部了,果然还是一直一直在走路,啊,奇幻版西游记啊简直,比HP差远了。。。希望第三部能更爱恨情仇一点!

本周非常累。

自从搬了新办公室,遥远而硕大无比,只要上个班每天就轻轻松松能走出一万步。而且吃得很差,目前找到最便宜的炒粉(还可以看到制作全过程呢),电磁炉上放一个小炒锅,一勺油,一勺生蒜(我觉得无法再吃第二次,因为吃完一嘴蒜味儿),略微翻炒,放几块事先炒好的鸡蛋,放一份事先煮熟的米饭,一勺酱油拌一拌,放几根事先炒好的青菜,一把葱花,装盘,端给你,盛不恵32元,还要排队。。。
在看起来十分光鲜但实质毫不不便利,设计毫不人性化的地方做社畜,加之吃得也十分畜,毫无幸福感可言
周三、周五的时间花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我觉得吧,在这个地方无论大小,且不说我这种底层小律师,即使是法院工作人员我看也。。。没什么尊严嘛
晚间新闻一本正经的拍出来,来上海的游客熟知防疫政策,参观东方明珠,但不能在餐厅用餐,只能回酒店叫外卖,还一脸快快乐乐的,但这样旅游有什么尊严可言么?!

在小女巫的博客上看到她写门德尔松三重奏的第一乐章,写得好美好美啊,我最近翻来覆去听的还是Steven Isserlis的拉赫大提琴奏鸣曲的第四乐章,主题再现的时候真的有一种终于春暖花开的感人,一切还是值得期待的,一切都总是会好的的感觉
BTW,巴赫的小《咏叹调》也让我拉得觉得十分peace,虔诚而安宁,虽然中间一句也太难了!!

我觉得我这一两年听古典音乐也好,沉迷学英语也好,读魔戒也好,都是因为这些东西很隔,所获得的感动是一种不要日常生活经验支撑的,也可以说是超脱于生活的,全然是内心的感动,当然也可以说是并不切肤的感动,或者说是与文化无关的感动。而看《望乡》看《四郎探母》的感动,很多时候是或者说起码包含一种文化上的感动。
古典音乐之类的吸引人之处正式如此,这些不是从我们的生活里我们的土壤里长出来的东西。我们的传统文化里当然也有很好的东西,无论是戏曲还是诗词,这些文化上的感动,我觉得老外大概也不懂,但我们的土壤里的东西,令人非常厌恶的部分在最近几年急剧被放大了,与之纠缠得太久令我太过疲惫,并且令我觉得恶心
可能我这辈子也逃不开,可能我这辈子也见不到可以用中文随便讲什么都可以的那天,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会有属于我自己的,和他们全然无关的,一丁点都无关的角落。

大提琴和哈利波特

写下这个标题是因为前天和杨小恒聊天,说起小时候喜欢的东西,我说我小时候不是特别喜欢神秘事务,比如说金字塔、鬼故事什么的,而是喜欢《十万个为什么》喜欢《知识童话三百篇》,然后我想起上初中的时候,有一个比我小几岁的妹妹向我热烈的推荐哈利波特,说真的很好看!这个妹妹是我爸朋友的女儿,当时哈利波特大概刚刚出到密室,她非常着迷,还借了一本给我,但是我当时着迷李煜的词(擦汗),觉得妹妹看得书肯定很幼稚,虽然看完了,虽然也觉得还可以,但是完全没有体会到非凡的乐趣
以及,这个妹妹在那时候刚刚开始学大提琴
回头来看,在二十年前的海口,读哈利波特,学大提琴,可真是一个还蛮特别的小姑娘啊
初三离开海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所以除了这个妹妹的小名我还记得之外,连她长什么样我都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我对她唯二的记忆居然也就是大提琴和哈利波特了
而,过了二十年,真的,整整二十年,我也开始着迷哈利波特以及开始学大提琴了。。。人生好像还是有点奇妙的

周六非常潮湿闷热,据说后半夜要开始急剧降温,晚上11点多,我站在阳台上,开窗想感受一下到底有没有凉意,开始起风了,室外的土腥气非常重,而且是那种带着夜的湿气的泥土的味道,和风一起迎面而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让我觉得特别孤单。。。我觉得如果孤单有气味,大概就是这一种

最近想要读一本能读进去的书,不想获得什么新知就想沉迷其中。据说《西部牛仔情》非常好,读了十分之一不到一点,翻译还是可以的,但没读进去,读了一点《狼厅》,我觉得翻译中的指代有点让我迷糊,到处都是“他”,有点搞不清楚谁是谁,也没读进去
想想要不再去尝试一下《魔戒》吧,几年前读了可能一百页?觉得这些人在干嘛啊?为什么一直在走路啊?!和西游记一样嘛?!
但是现在再读,居然就看进去了,觉得还挺好看,裹在毯子里和佛罗多一起出发,听精灵对他说“愿星光照耀你的前路”,书里的世界在眼前展开,真的,这就是读书最原始的快乐啊!

零拷的咖啡

某天晚上我和shu要出门散步,她问我散多久,我说散一会,她说一会是多久,我说大概三四十分钟吧,她说,这么久啊?!那我以后说玩一会再学习或者我们来抱一会,是不是也可以这么久。。。
如此伶牙俐齿,不如你去上班啊!!!
“啊,就要睡觉了,可是我想看书,好想看书,超级想看书,就是想看书”X100遍,shu终于忍不住了,说好吧好吧,看十五分钟,杨小恒高兴的应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在我坚定不移的决心下,爸爸终于同意了”,不不不,不是这样的,纯粹是因为你太吵了啦。。。
“人之初性本善,不做作业是坏蛋”,来家里的玩的小弟弟说。“不对,不做作业是好汉!”杨小恒语重心长的教导小弟弟

生理周期真的是不太能抗拒,月经刚结束神采奕奕到体力精力不断下降直至下一次月经来,仿佛海浪起伏,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今天因为已经明显从海浪的波峰下来,在往波谷去,有点疲惫,但是活儿又多,所以决定要去买咖啡
办公室大堂开了一家manner,写着自带杯子减五元,我就从办公室拿了马克杯下楼,小哥问我说,要加浓么?我说不用,他说免费加浓哦,我说好的!加吧!谢谢哦~果然小哥懂得我们带杯子的人是很在意价钱的!

然后我喝上了10块钱还加浓的快乐咖啡之后,我在想,自己还是不够有经验,在小哥说要不要加浓的时候我应该要主动问,要钱么?!他说不要钱的时候,我就果然加浓~~~不然万一小哥不提示我免费加浓,我不就喝不到了么~~~握拳!

周日早晨在刷牙的时候听到新闻里说“欧盟追随美国的脚步对俄罗斯……”我就想到之前在知乎上看到有个人说,在很多国际政治爱好者眼里,世界上只有俩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其他通通都是小国,小国唯一的选择就是当大国的狗,不是中国的狗必然就是美国的狗,如果不想当狗,那就是自不量力。。。简言之就是一种。。。看谁都是狗的世界观
啊!这句话真是过目难忘啊,我觉得太对了,真的,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大到世界观小到对个人的看法,你和宣传的想法不一样就是你被带了节奏,你不想在本国做狗你就是想去外国做外国人的狗,你不想自己做狗你就是想让人家做你的狗
真是。。。狗眼看人低啊只能说

周末读了一本勒卡雷的《战场特工》,还挺喜欢的,周末下午配着茶和小葡萄,真开心啊!
勒卡雷确实是我的菜,日常生活里的间谍工作,是很有实感的谍报世界,比如去见一个人和工作有点关系但又有点私人原因的人,他最开始琢磨的是,要不要约在局里可报销名单上的餐厅?
我小时候有一个固定的幻想,就是城市里的某一个建筑/门/树丛/后面是一片森林或者是一个神秘王国,很多作者也有这样的幻想,比如绘本里的《森林里的躲猫猫大王》和《隧道》,我以前看过比目鱼的微型小说《渡口书店》也是这样的路数,甚至纳尼亚传奇里的衣柜,哈利波特里的国王十字车站,我不喜欢完全架空的平行世界,还是喜欢这种和日常生活交错的神秘王国

没有天赋的爱好

我以前一直觉得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点天赋的东西不会成为爱好,比如一个小朋友喜欢数学,多半是她数学一开始就比较好,或者学的比较容易,学得好了之后还会获得各种表扬各种机会各种仰慕,然后稍微花一点功夫就学得更好了,如此这般正向反馈,就变成了一个喜欢数学的小朋友,但这种喜欢简单的说就是有点天赋+正向反馈
就算没有外在的表扬之类的反馈,但学得好本身也会带来成就感,也是一种正向反馈
所以,我一直觉得一个人不会喜欢一种自己毫无天赋毫不擅长的东西

直到我昨天骑车在路上想到,可是我喜欢大提琴诶,虽然可以说是一种逃避,因为拉琴的时候有一种虚伪的peace,但确实也是喜欢的,因为我自从学琴以来,没有一天不练琴,平均下来每天练琴时间应该有1.5H,而且我也不会觉得自己在坚持练琴,谈不上坚持,就好像我肯定不会说我自己坚持每天刷手机/刷豆瓣一样
但是,与此同时,我非常客观的知道,在音乐上我的禀赋绝对低于平均值,肯定是中等偏下的那一组,说不定偏下很多还。。。深深的叹口气
昨天散步的时候问shu,你说我们人类会不会喜欢一种自己完全不擅长的东西?shu说会啊,比如有些人下棋一直下的很臭,但是拦不住人家爱下啊
好像也是哦,有道理!
这么说来,喜欢一件事,是因为喜欢自己学得又快又好,反而显得不太纯粹了诶!

但,如果真心喜欢一件事,又很擅长一件事,大概就是传说中的calling了,而我们这些喜欢一件事,又非常不擅长这件事的人,就只能是臭棋篓子啦!

还和shu讨论,说可是有些calling真的是要有不断尝试的条件的,比如说某个南方山村小女孩,其实也非常喜欢以及非常有滑雪天赋,但是她甚至没有见过雪,就根本不可能发展出滑雪的本领,那么是不是每一个人其实都有calling,只要他有足够的尝试和接触?似乎也不是?或者可能每一个人都能充分发展自己的社会,感受到calling的人会远远更多,但,一定仍有很多人没有calling的吧?那就当个快乐的臭棋篓子吧~

《俗女养成记》读了个开头,出乎意料的好看诶,好像看人家古早的博客。《阿加莎克里斯蒂自传》也读了个开头,也好看诶,开心!

喷火小恐龙

最近买了一个心心念念很久的喷枪,啊!!好用!!今天shu用来喷了一下煎的猪颈肉,它就好像一个喷火的小恐龙诶,火力威猛,说起来煎肉啊、牛排啊,三文鱼啊被明火猛喷过之后,立刻变得十分十分十分十分美味,啊!
还可以做烧椒皮蛋啊,喷有糖壳的焦糖布丁啊,烤虾虾啊林林总总,咩哈哈哈,开心!

话说铃木上的曲子都还挺好听的,巴赫的《缪塞特风笛舞曲》也好听的,但是要拉得美也还挺难的。我算是知道了,需要干脆利落的《猎人的合唱》我做不出音头,太肉,而需要连贯柔软《风笛舞曲》我又拉得太硬,四舍五入就是拉得曲子我只有一种音符衔接方式和一种弓子控制诶,就是一个很粗糙的中间值,我要继续找感觉

看小女巫的blog,跑去听了巴赫的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还挺好听诶,有一种也无风雨也无晴或者任是无情也动人的感觉?

和前同事聊天,我说疫情期间我天天不事生产不焦虑快乐无边,连白头发都少了,她说她也是,身体状态好了很多,生理期都准时了,外加脖子从来不疼了,哎

今天晚上和shu散步,有一个当事人正好发微信来,回了两句之后和shu感叹,这位姑娘做了一个最差的选项,然后一步错步步错,她并非经济不能独立,而是精神不能独立,就是需要有一个依靠或者自己以为的依靠,没有这样一个人就会觉得不踏实。以前总觉得经济独立必然能带来精神独立,或者说至少前者是后者的基础,但是现在觉得并不是,这俩其实也没有很大关系
其实我还挺理解这姑娘的,我觉得我也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我运气好
精神上的不能独立自主是一种非常说不清楚的心理状态,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在害怕什么,可能主要就是不自信,以及对做决定的恐惧,总觉得自己做的决定要出问题,然后做事做判断总是忍不住要去得到别人的“许可”。。。我觉得自己这几年在shu的鼓励下,是进步了不少的,但真的,勇敢对我来说还是实在太难了,所以我才挂了一根格兰芬多的带子在包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