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假期

今年的春节当然是十分不同,形势且不去(也无法)说,不如说说其他,家里蹲的这些日子,我深深的觉得自己是真的宅,每日呆在家还蛮开心的,如果没有杨小恒一直打断我,估计还是能有一些微小的成果,比如弹一首新曲子什么的。。。所以现在只能零零碎碎的看点书,零零碎碎的听点戏,零零碎碎的练练琴

说起来,杨小恒有一个很神奇的本领,对着一个城堡,拿着一个艾莎和安娜能编好久好久好久故事,缺点是一定要我听着,然后让我也编故事,我开始觉得这怎么可能啊,后来发现轻轻松松我也能编很久,所以。。。到底我是她妈妈啊!

读高中的时候一度每天回来听电视书场的《秋海棠》,不过那时候实在是不懂妙处,就是这个故事还蛮吸引人的。前两天再听听苏州评弹,简直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啊,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十分有幸福感!
先是看了一段《啼笑因缘》,非常非常欢乐,后来看了一个中篇《雷雨》,又看了一段《珍珠塔》。以前我以为评弹的乐趣在于听唱,毕竟有那么多蒋调、丽调之类的流派风格,但是现在发现乐趣其实在于说表,这和看戏有个很大的不同,说书人物要进得去出得来,唱戏演谁就是谁,但是评弹还要出得来,且不说不同人物之间的切换,就是同一个人物还时不时要当做画外音或者是旁白,非常好玩,所以说起来《雷雨》其实不那么好,因为太饱满太正了,噱的地方太少啦
说起来女艺人表现的那种幽默感,其实舞台上还蛮少见的类。。。又,盛小云的评弹好好看啊!真的好好看啊!
前几天还听了一段于老板93年梅兰芳金奖大赛时候的参赛《上天台》,霍,真的是很帅啊!!!

每天依旧读英格丽徐,之前晚上在读英文版的《奥利芙·基特里奇》,开头几乎啥也看不懂,亏得我还是看过中文版,但是好像后来倒越来越好一点了,还是能读个七七八八的,读完了第一篇《药店》,基本能懂,不知道是不是还是有点小进步的,总之决定晚上开始读何伟的新书,不知道能不能读懂,试试看好了~~~反正也没啥事情,可以浪掷光阴!

每天在家吃吃喝喝睡到自然醒还一天天的不出门,结果是我觉得皮肤前所未有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胖一圈被撑开了。。。总之,我觉得等上班了,大家都会变得白白胖胖的!

浙江村和全球猎身

网上最近都在说项飙,频频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是“我个人不认为是出路,个人的意义与尊严不是出路,出路在于关系。没有天然的个人尊严的,你不能够去追求个人尊严,一定要建构出附近,建构出关系。”
然而我完全没看懂,不知道什么意思。。。看了一些评论也完全没懂。。。摊手

项飙的书我怀孕的时候读过,当时读了浙江村这一本,感觉非常好看,但是好像又缺点什么,有一些隐隐的不舒服的感觉。然后读了全球猎身,我就忽然意识到,就是宽于律己严于待人,浙江村的书里真的是忽略了太多太多的不平等,而在全球猎身里他就敏感的发现了这些,怎么说呢,这些中产阶级男的吧,真的就是中产阶级男的。。。
但是,项飙的厉害之处,或者说进步在于他在全球猎身的序言里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自己说“我感觉在中国案例中,我看到更多的是潜在的发展能力,而在印度案例中则更多第看到控制、剥削和不平等。我对于中国的观察更倾向于进行操作层面上的批判,而关于印度的视角则更多是规范层面上的批判,强调事情不应该或不可以是怎么样的……我怀疑在某种程度上,我到印度去探索,其实是寻找我在研究中国时所失去的东西。我自觉不自觉用不同的眼光看中国和印度,我并不因此感到骄傲,也并不因此而羞耻,我对自己能够通过这次劳力输出的研究认识到这一点感到欣慰。”
虽然我觉得他对自己未免太宽容了一点,但考虑他是一个中产阶级的男的,以及作为读者,只好说,能看出来这一点就。。。确实还是有长进的。。。

随便,人类学家的书啊,我很喜欢《跨国灰姑娘》,好期待作者的另一本书能出大陆版

周三去看了上昆典藏版《牡丹亭》,大家对牡丹亭的热情真是很高涨啊,满满当当的人,但是戏确实很不好,老艺术家们身体状况衰退得厉害,而中年的沈MM,那嗓子真是,妈呀,和有人掐了她小脖一样。。。太可怕了!最后一折黎安和罗晨雪倒是蛮好,热热闹闹吧,虽然用热热闹闹形容幽媾也很奇怪。梁谷音的一折离魂算是最好的吧。。。牡丹亭里我喜欢堆花,滴溜子可真好听啊~~~总之,我要重新看点老人老戏,养一养

累以及听戏

最近很累啊,反正每天都很累啊,最近听了很多很多温宇航,起先是被他一个三醉迷住了,怎么这么好听的啦?!后来又听了各种各样的戏,觉得真好听啊,怎么说呢,有一种不油腻的。。。中年感。虽然似乎并非小生应有之意,但确实还蛮喜欢的。
顺便,北昆《望乡》的版本和上昆完全不同,“因此上被利名牵”之后,北昆的苏武说你在此享荣华受富贵,朝廷怎饶得过你,李陵就接唱江儿水“不想朝廷怒,将咱祖冢迁,满门儿女遭刑宪”,上昆的版本不同,“因此上被利名牵”之后,苏武说,你不死在疆场,倒在此享荣华受富贵,看朝廷怎饶得你过,李陵说“哥哥啊,想那时,小弟原是战胜的”,苏武问“怎么又兵败了”,李陵说有一军侯逃入匈奴,泄露军机,李陵虽胜没并无后援,那单于重又聚兵十万……小弟才力竭而降,苏武赶紧问,以后呢?李陵接唱江儿水“不想朝廷怒……”
一直以来听的多的是上昆的版本,初听北昆的版本,觉得这也太奇怪了吧?!!差异在于朝廷怒是为什么,北昆里的朝廷怒是为的李陵享受荣华富贵,上昆的朝廷怒是因为李陵兵无后援力竭战败,我是比较喜欢上昆的版本,朝廷更不讲道理,于是李陵会更复杂一点。
又顺便,《杨家将》里杨令公碰死在李陵碑前这个设定还蛮高级的呢~

读完了《打开一颗心》,是最近读到的比较好看的书,可读性很强,觉得,啊,好厉害。人体非常神奇,医生和科技非常厉害。当然也还是有一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感觉的。对也门母子的故事和那个翻来覆去粘液瘤的患者的印象特别深。
这两天在读《南腔北调-在语言中重新发现中国》,读了一个开头,似乎也还挺好看的。

晚上和我妈视频,她和我爸今天聊了什么黑洞的问题什么向量矢量的问题,啊,我觉得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或者和shu讨论过这种事情了,日日都在仕途经济里死命动脑筋。

上周有两天娃和shu都不在家,我就在家看B站,看了各种各样的戏,绝对不是我九斤老太,现在的小青年演员们演的啊,真的毫无可看性,就好像一只只美貌的小木偶,没有一点心。之前给shu看过叶盛兰、叶少兰、李宏图三个版本的《断桥》,连shu这样完全不看戏的人都一眼看出越!来!越!差! 所以呢,好想哪天看一场好演出啊!这种愿望的满足还真的蛮难的诶

寄生草

前两天去看戏,有一折是《折柳阳关》,这折戏听到折柳是读大学也不知道高中的时候去曲社,曲社大家都很喜欢唱折柳,后来我mp3里一直存着甘老师唱的两支寄生草,所以“怕奏阳关曲”的调子一起,简直觉得久远的旧时光扑面而来。

以前只觉得是离别,虽然有哪里怪怪的,也没有多想,但看了舞台动作和场景之后,觉得这折戏的感情设定真是相当微妙而。。。准确。霍小玉说你要走了我真难过,李益说我们昨天晚上床上好爽哦哦哦,WHAT?!
然后霍小玉说你看看我都哭成什么样儿了,李益说你确实蛮好看的,WHAT?!各种威逼利诱,李益总算表了个不清不楚的决心。。。果然《霍小玉传》已经说过“生遂连起拜曰:“小娘子爱才,鄙夫重色。两好相映,才貌相兼。””
重色而已。不过霍小玉的深情固然多过李益,然而也是一种更复杂的终身无托的叹息。李益的设定实在是。。。非常轻佻无情!

离别和离别不一样,赵五娘的南浦是未来生活的实际担忧和埋怨,而崔莺莺虽然有“你休忧文齐福不齐,我只怕你停妻再娶妻”的担心,潘必正有“我怎敢转眼负盟言”的表决心,但是总体感情还是接近于现代社会的小情侣分别。

虽然戏里面往往有作为现代人来看很奇怪很不能接受的价值观,但是人类的情感啊,还是很类似的呢。另外,《刺虎》里的曲子真好听啊!

啊!鲜花饼!

说的其实是我自己!天气开始干燥起来了,有点怀念NYR的乳香面霜。之前买过淘宝的某一家,觉得还不错,后来加了微信。再后来她不怎么卖NYR跑去自己调制精油了。总之啊,她说她那有乳香的,然后说可以调一个水给我,乳香面霜便宜卖我,水也8折,欣欣然买下来。为什么会有优惠呢,因为很久以前她有个亲戚也不知道是朋友来咨询过一次法律问题。很开心啊,还被记得以及有优惠。今天收到水,和浓郁的玫瑰精油的味道,拍到脸上,shu说,你好呀,鲜花饼。。。

这两周非常奔波,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每天晚上都一点半这样才睡。以今天为例,其实今天事情不算很多,因为晚上都没有加班诶!今天是上午去黄浦看守所会见下午去长宁法院签笔录,然后约了一位姐姐周一来谈事情,和保险公司沟通一个案子诉讼保全出保函,改了长短不一的六份合同,简单查了一下人民防空工程的收益权,还有一些零零星星随手处理掉的事情。
黄浦的这个刑事案子,会是我第一个完完整整做下来的刑事案件,还蛮期待的类

这两天因为奔波,所以一天经常骑个三四次小黄车,骑着车就会哼哼戏,哼到《坐宫》的时候忽然觉得啊,看着很水的词其实也是有人物千回百转的小心思的。“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不知者不作罪你的海量放宽”“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礼太谦,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誓不忘贤公主恩重如山”。从唱腔里的快慢安排很容易感觉到公主的情绪,有不满“十五年连个真名实姓都没有”,当然也有些许宽慰“毕竟也是杨家将”,所以这句里实际上是半带讥讽的。然后杨延辉的“又何必礼太谦”里有焦急也有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嘲笑我类”的无奈。这一段往往被行云流水的唱过去,但是老戏的魅力除了唱腔的千锤百炼之外,其实是有极符合人物的情感的部分的,有一种人情世故的魅力。

说起含义深远,上周末杨小恒在看《怪物电力公司》,居然发现了这部片子里的惊天设定“人类的小孩比怪物可怕多了”,啊!我从来没从这个角度想过诶,我觉得她说的很对,这是片子里一个很幽默的设定。。。而且这个设定实在是太太太对了!

说回工作,在知乎上回到了一百多个问题之后,从知乎上接到了一个很小的案子,很开心,但愿业务欣欣向荣,雪球越滚越大。

宝剑赠英雄

想去听娃娃演唱会,但是没钱,在微信上搜有没有二手票务平台,结果看到一个公众号有篇文字,说说出你的故事送票什么的,很诚恳的跑去留言,很诚恳的表示手头紧,然后居然就收到了赠票,实在是太太太太开心
周五下班的时候同事说一起走,我说好,然后自言自语说,哦哟,票没拿,把票放包里和同事一起等电梯,他开玩笑说,那么穷了还看什么演唱会啦?!我说免费的好伐!他说,你应该把票拿去卖掉,补贴家用。。。笑了我半天

周六早上听说某个协议终于签掉,最后用的版本是我搭框架的那份,要知道对方律师可是普华永道的诶,要知道他们的意向书那叫一个看着道行高(晕)啊。。。虽然我只是很前端微不足道的一环,虽然可能是因为收购方很想收购才用了我们出让方的协议。。。可不管怎么说啦,还是默默的有点开心
下午烤了一只鸡,新食谱,鸡肉非常非常鲜嫩多汁,而表皮极其脆,啊呜啊呜吃好,涂上小口红去听演唱会

娃娃演唱会人很少,而且很少的人里也还有很多赠票凑热闹的非歌迷,坦白说气氛是一般般啦,不过依然很开心
听到那些歌,很多场景会忽然出现在眼前,比如在去南校区上选修课穿过四平路第一次听到的《赤子》,比如说总是在回学校的3号线上听的《飞鸟》。。。在KTV里唱过无数遍《漂洋过海来看你》,但是听现场的感觉真的真的不一样,会很被打动,会想起那些“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的片段。。。现场的感染力和爆发力,以及忽然出现一首久违的歌的惊喜都是听耳机不能相比的。。。娃娃声音里有一种力量感,不妩媚没有诱惑,但是很真诚很把自己全盘托出
虽然很多歌没有听到比如《晚安曲》比如《祈祷》比如《没有终点的流浪》比如《赤子》比如《我生》,但是听到《大雨》《如今才是唯一》《曾经沧海》《花开花谢》《秋凉》的时候还是由衷的开心啊!想想喜欢的歌手们的演唱会统统都听过了诶,李宗盛、罗大佑、老狼、林忆莲、娃娃,还看过齐豫啊苏芮啊的现场,啊!还真是心满意足啊!

本来觉得这样的周末已经很好很好,结果今天晚上洗好澡收到封邮件,有个顾问单位说,对我的法律服务非常满意,说好像记得顾问服务合同是在年底到期,让我们把明年的服务合同发给他们。。。哇哇哇,简直了!被认可的感觉真是很开心啊!
话说每次给这家公司起草或者修订好合同,他们老板总热烈的反馈说我提供的就正好是他们想要的,搞得我每次都很有成就感,有一种。。。宝剑赠英雄的赶脚啊!
要去加班做PPT了,但愿周五的培训会顺利,嗯!

有关记性

昨天上昆的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说是13年后重演《伤逝》,忽然我就想起13年前的2月14日看《伤逝》的场景来,历历在目
那时候我读高二,在论坛上向复旦的一个姐姐买的票,在徐家汇地铁口找她拿票,我穿了一件长而拖沓的驼色大衣,装作老成的样子。
看戏是在上海话剧中心的小剧场,因为是情人节,入场的时候发了一支红玫瑰,我坐在很第一排,看黎安穿着长衫拎着皮箱从门口走进来,就站在我面前演戏,有一种想要屏息静气的感觉,演到后来看得清楚演员额头上的汗珠,这个只在13年前看过一场的戏,除了记得沈昳丽转着圈圈用韵白说“我是我自己滴”,居然连唱词也记得几句,“纵一朝情冷意阑珊,那期间也没个怨”,当时就觉得吧,这词可真是。。。悲伤啊!现在也还是这么觉得。。。
那时候他俩还都年轻,认真而投入,虽然也许当做昆曲看,并不好,但是如果就当做一场演出来看,还是会被打动,看好戏,久久不能平静,走出剧场,大概是下过雨,沿着华山路往家走,路边铁栏杆映在半干不湿的地上。。。还是想再次感叹,我记性为什么会好到这种程度啊?!

并不很久以后,在上昆的小剧场看昆曲,黎安演好一折卸了妆也进来看戏,他从门口进来,正好我旁边有个空位子,就坐下来,我忽然间就有一点点紧张,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半天对他说,我去看了伤逝诶,真好。。。他笑着说谢谢。。。过了几天,我写了一篇小文章投到报纸上,赚到了人生第一笔稿费,50块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先是被老板问一个案子可能定什么罪名,我说了一个什么什么,老板笑笑说做过刑事案子看来比没做过还是多知道一点嘛,又问说65岁以上刑事犯罪会怎么样?
我说是从轻情节,老板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说,是从轻还是减轻想清楚哦!
我就愣住了,想,到底是从轻还是减轻来着?啊!这俩有啥区别来着?
然后梦里一个非常清晰的声音和我说,从轻是在量刑或者处罚幅度内的,减轻是在本来应当使用的量刑幅度以下。。。我就忽然醒了,非常非常清醒
。。。啊。。。为什么睡个觉还要做这种梦啊?!
起床之后去查了一下,似乎从轻和减轻的理解是对的,但是年龄的界限是70岁,不是65岁
目前为止,唯一做过的刑事案子不了了之,案子的重点之一是嫌疑人是18岁以下,难道这个案子要继续开始走程序了嘛?!想想那时候,怀着心虚又期待的心情各种补课,把侦查、起诉、审判阶段各个时间点搞得对答如流,真是颇有一些怀念啊。。。虽然就是前几个月的事情,虽然记得也很清晰,但是感觉好像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

秋天里的春光

昨天一早去嘉定见客户,远是远啊,我觉得简直要到太仓了都,中午回飞快的交代实习生几件事情,和老板去松江顾问单位,整个期间就只早晨在去嘉定的地铁上吃了两片面包,回到所里稍稍加了会班,然后饥寒交迫的回到家。。。吃上shu做的泰式猪颈肉,幸福得飞起,吃好饭杨小恒说爸爸做了抹茶蛋糕卷哦,碧绿绿的蛋糕卷呀,真是秋天里的春光诶!
蛋糕卷的填馅里加了奶油奶酪,味道很妙

碰到一个思路非常神奇的当事人,仲裁的时候调解,对方肯出30万,他要60万,差距过大没调成,然后仲裁几乎完全输掉了,然后一审,开庭前我问他说如果调解的话有没有一个预期,他告诉我。。。70万。。。我一口血啊!他还说,如果一审调解不了,就二审咯,二审我的报价就是90万。。。what?!大叔啊,你所有的诉请加起来也才68万好伐?!法官统统判给你也才68万好伐。。。

最近事情不少,大概实习生都看出我工作勤奋,今天早上所里只有我和他,他问我说可以问你个私人问题伐?我说你说呀,他说你这么勤奋(也不知道是辛苦/努力/拼命,具体哪个词我忘了),一个月有8千块伐?我愣了一愣,说,平均算下来是有的。。。然后我们就一起陷入了沉默。。。
昨天一个律师要付立刻付9千块,这个钱在她支付宝,不能立刻到银行卡,所以她要周转,首先,她和她老公卡里都没有9千块,她就跑来问我,我说我银行卡只有2千了,实习生说他只有3百,另一个实习律师说他还欠他女朋友2千。。。我们大家一起感叹,怎么混成这样啊我们啊?!

团队里其实也还有另一个执业律师,实习生和实习律师他俩接到可能成为客户的电话都很愿意让我后续跟进,让我去和客户谈,也不知道是因为我比较可爱还是他俩体恤我比较穷?!
总之,都好啊都好。。。说真的啦,虽然很穷但也没有很焦虑。。。反正啊。。。都是命

周日和同学聚会,整个336,8个人,毫无意外的,最最穷就是我了,我室友的娃一个月的幼儿园花销是5K,我很热烈的表示,我们一家三口一个月也才5K哦,还不一定要类。。。
聚会的时候吃了好多好多肉,好像读大学的时候,上一盘吃完一盘,隔壁桌是刚刚跑完马拉松的人,我们这一群动也不动的女人好像比人家吃得还多。。。太不好意思了简直。。。还谈了很多很污的话题,更不好意思了简直。。。不过大家聚聚还是好开心啊好开心
然后和熊猫去喝咖啡,我说我买了一只变色润唇膏诶!她说阿是那种膏体是白色的,涂好之后慢慢变红?我说是的呀,她笑说这不是小学生喜欢的嘛。。。确实啊,这完全就是小学那些很要好看的高年级女生避开老师的独门法宝,居然我一把年纪还搞这个,略惭愧

周五去看史敏的《玉堂春》,崇公道说“她倒是个打官司的行家”,噗嗤,周末下了班还来看人家开庭打官司。。。不过位子真的是好,淘宝订了50的票,说没有给我预留也不知道是预留错了,总之给我了380的,那么前而居中,看得清楚表情,史敏垂下眼睛的时候还蛮有味道的呐,非常赚
话说这戏其实人物可以演得很深,青楼出来的姑娘,随便一娇一嗔,就把崇公道哄得一愣一愣的,然后自己路上日子也好过些,她也有真情,还有一点命如飘萍的无奈和不敢期待的期待,她说“王公子一家多和顺,他与我露水的夫妻有什么情”,真是内心复杂啊她。。。老戏里千锤百炼的人情世故真不是傻得要死的新编戏可以比的
看完戏出来,走在雨后初晴降了温的秋天,干燥但不过分,虽然冷飕飕但是非常愉快,而且呀,在路上晃了一圈之后,恰恰好赶上末班地铁~

这个季节的栗子可真好吃啊。。。继续冷飕飕。。。以及,穿着笔挺的风衣走在路上,(尤其在风衣扣子解开的时候)有一种自己是所向披靡的女战士的感觉,好像会变得更有力量

一件值得纪念的事

机缘巧合,目前我居然办着一件刑事案件,从和家属面谈到看守所会见嫌疑人到见承办警官,各种不懂,幸好有人带着,不敢说初窥门径,但起码也是稍微懂一点流程了,非常欣喜,啊!真是值得纪念!人生中的第一个刑事案件诶!
前两周忙到爆炸,每天晚上加班到12点钟,错过若干午饭晚饭,周末都连着两天干活到晚上,一边猛补刑事诉讼的课,一边手头有个案子要补充证据马上开庭,一边有个刚刚接到委托的案子要做证据目录要和单位谈,一边还在完完整整的参与一个大型的裁员,这个裁员项目要真正走经济性裁员备案的流程,同时设计协商解除的流程,两条线并行,也是头绪繁多。。。上周四上午黄浦仲裁开庭直接开到1点多,马上去徐汇仲裁赶下午2点钟的调解笔录
当然是很累啦,可是竟然一点都不怨,每件事都觉得在学新东西,我是有多热爱工作啊我?!莫非有工作狂的潜质?!真不可思议~~

《大魔法师》停了好一阵子没继续读,昨天晚上又翻了几页,蓟毛绅士又出来了,就记得说他的头发好像蓟花花冠上的丝,可是蓟到底长什么样?!跑去百度了一下图片,看到了蓟花,立刻觉得蓟毛绅士这个名字也太好笑了吧!
周六晚上看了一段俞振飞和张娴的《琴挑》,以前也不是没看过,但是没特别想过陈妙常这个角色,读过周传瑛的《我演琴挑》之后,确实再看又不一样,那种聊天和试探有一种大大方方的美感,而且是有层次的循序渐进,并不是一上来就牟足了劲准备挑逗的。。。“长清短清,哪管人离恨。云心水心,有甚闲愁闷?一度春来,一番花褪……”,这两天老是哼这个,真好听~~

劳动局值班及其他

去劳动局值班,十个劳动者八个没签劳动合同。一上午来四拨三四十号人拖欠工资老板跑路,收银员阿姨被扣了160块钱也跑来要监察大队帮她讨回来,看看工资条,一个月到手2900,160块当然很重要
有一个不成熟的看法,跑过来的劳动者吧,都长得比较磕碜,钱少的劳动者长得比钱多的就是要差,不单是劳动局值班值出来的看法,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往西走的人(有几栋不怎么样的办公楼)就是比港汇上班的人长得差。说明了什么呢,当然一方面是有钱的人更肯在打扮自己上花钱,捯饬捯饬总归会好看点,但是另一方面啊,我觉得原因是:1、长得好的人相对来说容易获得好待遇;2、家庭条件好更能受到好教育,获得好工作。如何从长相得到家庭条件呢,因为家里条件好的小青年普遍长得更好(家里条件好,就能娶到更好看的老婆,生下更好看的小孩儿)。
反正。。。我就是这么老往阴暗里想

今天看到一篇微信文章,(BTW我很讨厌微信,相较于论坛、博客等等开放的,能被搜索到的,信息的出现大部分时候是为了停留的,微信这种封闭的形式,简直就是互联网的倒退)说关于解决穷的焦虑问题,有三种办法,我觉得概括得很简洁准确。一、认同把钱作为评价标准,也认同比较本身。这就是各种成功学咯,告诉大家如何尽快发家致富。二、不认同把钱作为评价标准,但认同比较本身。这就是各种鸡汤咯,告诉大家,虽然你穷啊,但是你幸福啊,你家庭美满啊,所以你更厉害啊。三、既不认同钱作为标准,也不认同比较本身,拒绝加入这个常见的社会体系。用了高级的化妆品就好像是对自己很爱惜了,这真的就是商品社会资本家的阴谋啊,是他们构筑了这个评价体系,以促进卖东西嘛!作为一个很长时间没买(也买不起)新衣服,并且很长时间没有机会放放空看看书聊聊天的人,我明显更向往后者更惆怅后者。。。是不是我已经最后这个高境界中的一名成员了?!

最近读了一本《昆剧生涯六十年》,真是质朴感人,尤其是前面回忆生平的部分。“凡是在老先生手里学过的戏,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也不大会走样。……我们“传”字辈师兄弟,直到现在虽然分开几十年,相隔天南地北,一旦会在一起,马上可以相互配戏上台。曲文、曲腔、板眼、工尺、白口的热接和冷接,身段动作的相互照应,都不会错到哪里去。”
最近在看一些传字辈的东西,虽然音质画面都不太行了,但真的好,是可以很深的打动人的那种好,而不是看/听起来好像饱含感情,要是当初影像资料再能留下多一点就好了。唉。后面讲演戏体会的部分都很好。要是老先生看看现在的《琴挑》会不会很生气呢?又以及,当初传字辈的老先生们会400多出折子戏啊!!现在的昆团改名叫牡丹团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