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

某天杨小恒和我说,你会不会有时候觉得事情都不顺,就很生气?我说会啊,你何出此言?她说她也是的,今天先干了点什么什么,就没搞好,然后去拿语文书,语文书又掉了,还掉在很难捡的地方,然后就很生语文书的气
我说,哦?!是伐?!我一般都只生自己的气,比如说琴老是拉不好,我一般都觉得是自己不好,不是琴不好
她说,你这样不行的啊,如果按这样生气的话,我下棋一直输一直输,或者说总共我就没赢过几盘,早就该气死了。。。
配合她那个小表情,我笑得完全停不下来
我觉得手机存的那张:“不要埋怨自己,要指责他人”的图片非常适合她!

我们要搬办公室了,搬到本地最好的楼,但是极其不方便,又远,路上时间极大的增加了,大概只是为了满足大boss的虚荣心。。。听人说每周一集美剧,每天听两遍,搞懂每一句话,听到了听了上句能下句的地步,英语水平会有飞跃,那么。。。我就准备在上下班路上这么搞了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爱学习啊我

有一天在张江开庭,路上夕阳西下,非常非常美,是摄人心魄的美,但是那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好像日本动画片哦,看了一会,拍了几张照,发给朋友,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和我说,好像日本动画片哦
就。。。怎么说呢。。。我们这些人最初认识世界,认识的都是一个二手世界

周末加起来练了七八个小时琴?有一个非常浅显的收获,如果左手音按得准的话,会有一种非常非常强烈的共鸣,声音会变得非常清亮悠扬的声音,很特别,但如果按不准,或者没有特别准,只是大概准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声音,琴的声音震动就很薄,那种强烈的共鸣会有一种很爽的感觉
当然也不是每个音都会,有一些音的共鸣会更明显,我猜测是有泛音的音如果准了这种共鸣会更明显
以及,《梦幻曲》有一句我觉得怎么都不太对,就是有一些音的声音很不畅快,声音好像是憋着的,但我一直以为是右手角度或者对弓子的控制不好,才发现根本就是左手。。。它不准啊!
练琴又更快乐了

周末听了Steven Isserlis的德沃夏克和舒曼,是好听啊!德沃夏克的第一乐章真是美不胜收,那么炫酷又那么温柔,还听了一个席夫的大师课,也还蛮好听的
Steven Isserlis还来过上海好几次类,可惜那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懂
最近还听了很多个版本的拉赫玛尼诺夫的大提琴奏鸣曲,感觉上还挺喜欢王羽佳和卡普松的版本,但是第四乐章还是Steven Isserlis感人啊!

审美风格

我发现大家喜欢的风格都好不一样啊!shu喜欢的音乐是那种空灵的,这一点连杨小恒都发现了,某天我回家shu在放音乐,我一听和她说,哦哟,果然是爸爸喜欢的风格,杨小恒说,对,就是那种飘飘的!
没错,飘飘的!
看小女巫的博客,她喜欢那种华丽,细腻,激情,我能想象那种诶,门德尔松我就不太行,也可能是错误的印象,但我一直觉得他比较富贵闲人,好听确实是好听的,但是不太打动我
我喜欢的是真诚质朴,而且最好还要有劲儿有力气的路线,似乎十分农民伯伯或者工人师傅,相对来说是那种“重”的路线,而不是轻巧的路线,啊,审美这东西就是这么统一,就好像小天狼星就一直不是我的菜。。。

哦,周末听了一段VOCES8和Lack Liebeck合作的《云雀高飞》,真的有一种非常非常自由舒展的感觉,好好听啊!以及,这首曲子居然听起来非常有。。。中国风?!
周末还听了王识君博士讲贝多芬的《悲怆》,之前还听过他讲勃拉姆斯的op118,讲的真好啊!既有很技术很细节的一面又有很宏观的个人理解的一面,听完之后我就又完整的听了两个不同版本的《悲怆》和几个不同版本的片段,依稀仿佛我不是特别喜欢席夫的版本,觉得过于纤细了
下周准备继续听王博士讲莫扎特,灭哈哈哈~~~开心!

杨小恒最近有了新名字:悠悠恒!因为她每天过着晃悠来晃悠去不干活不学习的生活!
悠悠恒做语文题目,一道阅读题后面有一道开放性问题,你有缺点么?请你用一两句话写一写,她说:有,我经常吵妈妈,粗心大意……但我觉得没有缺点的人才是最无聊的。
真是深受启发啊我

悠悠恒快要过生日了,她说生日蛋糕要她确认过,我找到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蛋糕店,有各式各样定制的美貌蛋糕,我以为是那种小朋友看了之后,会哇一声惊喜叫出来的那种,她很期待的接过我手机,看了一小会之后说,太乱糟了,还是派悦坊的巧克力物语好,而派悦坊的巧克力物语就是通体巧克力淋面,外加摆了几条榛子碎组成的条纹,我觉得是派悦坊众多蛋糕里面小朋友不太会喜欢的款
所以,这位小朋友的审美风格是高冷路线么?!

you know the day

假期过半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焦虑了,某天晚上梦到我前同事,一个和我差不多时间开始执业也非常为案源焦虑的男生,梦里我问他,最近业务怎么样,他笑而不语,我再问,他说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业务很不错,莫名其妙就有很多案源,梦里我都开始心慌,就是那种在考场上卷子一发下来,发现什么都不会,而边上的人都在埋头刷刷刷写的感觉,结果直接吓醒了。。。
和杨小恒已经很在说,惨了,假期没剩几天了!!她说,那个日子不能提的,我说哈?!就好像罗琳阿姨说的you know who?于是我们就管10月8号叫做:you know the day
杨小恒说,围棋,就是you know what

虽然这个人已经至少十天没搞you know what了,但是它依然是you know what!
罗琳阿姨发明的东西真好用啊。。。。
假期就过完了,早晨杨小恒说,什么时候才放寒假啊?!

假期过得很开心,在家里吃吃喝喝偶尔出去逛一逛,看看书看看片子练练琴,黑魔法标记总共才发热两次!
练琴整整一年了,目前的进度是《铃木第三册》学完了2/3,《宋涛王连三练习曲》学到第124条,依照B站和小红书来看,在零基础成人里面进度算是中上,完成度基本中上也是有的,哪怕和学了一年的小朋友比也还算是中等水平吧,但如果不和外界对比的话,自己录了来听,确实还是太差了,希望往后可以在音色和声音的质感上有质的提高,老师说低音要浑厚有颗粒感,高音要温暖明亮,呵,我的低音混沌糊成一片高音单薄而尖利。。。
不过国庆假期的发现是,我觉得湿度和温度对琴的声音影响很大,湿度过高明显觉得本来就不怎么行的声音就更不行了,能有这样的发现可能也是一个进步。。。吧?
本来想买一本正版的dream曲子的曲谱激励自己,但是后来想想也没有很大意思,不会就是不会,能到能学的时候从从容容买回来从从容容开始学应该更有意思的一点吧~~
学琴一周年的时候,回想起一年前的犹豫,很不确定这真的是自己想要么?而自己的感觉值得相信么?三分钟热度怎么办呢?这种音准都在手上的乐器是我能想的么?学来学去只会拉儿童歌曲怎么办呢?这真是的自己从来没有为快乐花过的那么一大笔钱和那么一大笔时间,啊!
学了整整一年之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感悟,只是希望可以这么踏踏实实的天荒地老的学下去。。。

假期做了葱盐烤牛肉、泰式大虾粉丝煲、青椒小炒肉、排骨洪湖藕汤、青柠凉拌鸡丝,反正每天都吃的很好,然后,就发现自己又胖了,整个人很滞重,所以我又开始少吃饭+不吃甜食+继续跳操了,希望接下去一个月可以变轻盈一点吧,叹口气

富贵的笔袋

某天晚上,我半夜三更加班,加班的主要内容要以杨小恒的口吻写一篇长达1600字的《新时期好少年》优秀事迹,写完之后,我真想拍拍自己的肩膀说一声,这位妈妈,你也还是能在带娃中出点力的,good job!
然后这位好少年在班级前朗读自己的事迹,居然在班级投票中获得了第一名,我惊叹到你这么厉害啊?!她说,不不不,是你写的好,我说,不不不,主要是你本人厉害

(前情提要是上周围棋课杨小恒课堂上两盘棋都输了)
shu:今天又输了两盘?
杨小恒:输了一盘
shu:哦,课堂上只下了一盘是吧?
杨小恒:对的
我被这俩人行云流水的对话震撼了,我说我以为输了一盘的意思就是还有一盘赢了呢。。。shu得意地说,这人我还能不知道~

去一家装修比较高级的店吃饭,骨瓷的小茶杯颇为精巧,杨小恒坐得笔笔直,端杯子来,很小口很做作的喝茶,问我说她像不像一位优雅的女士,一位lady,我说像的,lady你好!她又喝了一会茶,告诉我结论,“我觉得做一位优雅的女士最大的特点就是很累”
恭喜你,答对了!

这位小朋友并不讲究穿着打扮或者学习用品,即使是去精美文具店,也经常是去沉醉的逛一圈就出来,某天去逛国誉新开的店,琳琅满目之下,她看中了一个177元的人造革笔袋,按照她的原话说“看起来真的很富贵”,她非常恋恋不舍,觉得剩下的店里所有的笔袋都比不上这个,鉴于她从来不要这类东西,我们都觉得应该要满足一下,然后在淘宝上看一下,一模一样的是120元,说回家给她买一个
没过两天,到货之后,shu看着笔袋说,哇,这是这位女同学第一个昂贵的包诶!
没错!
shu的手机坏了,苹果正好出新的,就买了一个,在家里说,终于抢到了,杨小恒问为什么要抢,我说,因为很多人买呀
她非常惊讶,说,啊?!原来这么多人手机都坏掉了啊?!
我说,不不不,很多人只是想换个新的,我和shu异口同声的说,就像你的笔袋!
杨小恒点点头,觉得非常make sense

零拷的咖啡

某天晚上我和shu要出门散步,她问我散多久,我说散一会,她说一会是多久,我说大概三四十分钟吧,她说,这么久啊?!那我以后说玩一会再学习或者我们来抱一会,是不是也可以这么久。。。
如此伶牙俐齿,不如你去上班啊!!!
“啊,就要睡觉了,可是我想看书,好想看书,超级想看书,就是想看书”X100遍,shu终于忍不住了,说好吧好吧,看十五分钟,杨小恒高兴的应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在我坚定不移的决心下,爸爸终于同意了”,不不不,不是这样的,纯粹是因为你太吵了啦。。。
“人之初性本善,不做作业是坏蛋”,来家里的玩的小弟弟说。“不对,不做作业是好汉!”杨小恒语重心长的教导小弟弟

生理周期真的是不太能抗拒,月经刚结束神采奕奕到体力精力不断下降直至下一次月经来,仿佛海浪起伏,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今天因为已经明显从海浪的波峰下来,在往波谷去,有点疲惫,但是活儿又多,所以决定要去买咖啡
办公室大堂开了一家manner,写着自带杯子减五元,我就从办公室拿了马克杯下楼,小哥问我说,要加浓么?我说不用,他说免费加浓哦,我说好的!加吧!谢谢哦~果然小哥懂得我们带杯子的人是很在意价钱的!

然后我喝上了10块钱还加浓的快乐咖啡之后,我在想,自己还是不够有经验,在小哥说要不要加浓的时候我应该要主动问,要钱么?!他说不要钱的时候,我就果然加浓~~~不然万一小哥不提示我免费加浓,我不就喝不到了么~~~握拳!

my favorite things

周六天很蓝很蓝,云大朵大朵的,很美,好像热带小岛上的天空,我们三个人去出门散步,路上说到《音乐之声》里面那首“my favorite things”,说“Raindrops on roses and whiskers on kittens……When the dog bites, when the bee stings When I’m feeling sad I simply remember my favorite things”
我说,那我们也来说说自己自己的favorite things吧!每人说三个,杨小恒先来,她立刻说“爸爸做的奥尔良烤翅”,我说你可以说得细致一点呀,有一个场景,比如说烤成什么样的鸡翅,装在一个什么样的盘子里之类的?她就,接着说“烤成什么样,装在哪都行,只要是爸爸做的奥尔良烤翅就行”
这位小同学真是重视实质的人啊!
然后,这位小同学剩下的favorite things是煎牛排、黑胡椒烤鸡。。。真是非常。。。单纯,啊

前两天在拉《两个掷弹兵》,杨小恒跑进来说,真好听,好开心啊我!这位小同学第一次主动的说好听,而不是我问她,好不好听好不好听的时候,她说“好听哆好听哆”这种标准的敷衍答案,所以要记一笔!

昨天看新闻,说上海马戏城的常规演出要恢复了,大家都在做准备,有个节目大概是某个人和某些鸽子跳舞,然后受访的舞者说,她的鸽子们停了3个月,都不太想飞了,啊!!鸽子也不想上班啊。。。

读完了《代号“锯齿”——二战王牌双面间谍查普曼传奇》,还挺好看的,但也不算看得起劲得不得了,纯粹的手不释卷的快乐好像有一阵子没得到了
说起来《泰晤士报》还真是有原则啊!又说起来,挪威姑娘对情人的承诺真的是一诺千金啊!又又说起来,我觉得英国情报机关的故事比较好看,因为他们确实一个成熟的情报机关

看了《祝你好运,里奥·格兰德》,还可以,虽然确实非常工整就是了,看了这样的故事之后,除了觉得“松弛的生活好难啊”,之外就是觉得啊,男女是没办法调换的,在荞麦的投稿里经常会看到有人评论说,性别互相,就是个渣男,不是的,很多时候性别是没办法互换的,是不能够这么互换了之后来看待或者评判一件事的

抱枕被抢走了

和shu说,我想起一个和大提琴有关的小号,他说要么叫花衣提琴手,虽然不适合我,但如果是一个擅教小孩子的老师倒是很适合这个名字嘛hhh

晚上一起看完了《Slow Horses》,还挺好看,间谍题材确实是我喜欢的!有一幕他们几个人为了躲追捕,半夜坐在咖啡店里,非常有哈利波特第七部他们从婚礼上逃出来的那一幕的感觉,这几个人的头头是Gary Oldman演的诶,小天狼星啊,已经如此老了,真是苍海沧田啊

复工复产到现在,这一周工作上真正忙起来了,但其实没啥可说的,反正都是破事,而且这半年也没怎么赚到钱,哎,果然又开始焦虑了起来,十分焦虑
说起来看着不能堂食冷冷清清的店家,每天没有排队能续上命就会一阵庆幸,热得要命依然要戴口罩,某某小区又封掉了的消息,就觉得,啊,似乎一点意思也没有

话说我买了一个抱枕,抱起来非常舒服,但是略微有点短,杨小恒觉得喜欢,就拿过去了,我正好因此就买了一个更长的,但是质感其实不太好,弹力过大,但杨小恒又觉得我的新抱枕好,说要和我换,我就非常高兴的和她换了,因为确实还是原来那个更舒服很多
结果过了几天,今天这人说要换回去,我就不肯啊,但她还是要换,想想,毕竟是亲闺女,就换给她了,然后晚上临睡前我去抱她,含情脉脉的和她说,杨小恒我好喜欢你啊!她很阴险的笑着搂住她的抱枕说,嘿嘿嘿,而且你还喜欢我的抱枕呢!啊,你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朋友!!
但,终于周末了,呼~~~

我觉得自己可以去拯救世界了

昨天因为下围棋又搞得不开心,无非就是老套路,娃拖着不肯去下,shu就很光火,然后娃终于去下了,又输一盘,而且据说下得很傻,犯过的错一错再错,shu就更光火
娃跑来问,下围棋应该是兴趣爱好啊,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爱好还要下,我说现在这个东西已经不是兴趣爱好了,只是你一路走到这里,能力也到了,我和爸爸都希望你能考出一段就行,也算是这一路以来的一个纪念,而且因为我们都觉得你马上就能考出来,毕竟上次只差了一点点,只需要再努力一点点
娃还是不开心
然后就不开心着去睡觉了,我问需要我过去么?她起先说不要,那我就算了接着自己看视频,后来她又招呼我过去聊一聊,个么我就去了

杨小恒就开始和我聊起来了,首先,她和我说,她觉得非常生气,内心翻滚着“爸爸最讨厌!我讨厌爸爸!爸爸烦死了”这种话,但是“我忍住了,但我还是很生气,所以我本来想跑到房间里写下来,然后哭一会,再来找你,但太晚了,我决定省略前面的步骤,直接找你”
我说“你很棒诶,你忍住了在气头上做冲动的事”,她很骄傲地说“那是!我毕竟又不傻”,我又说“而且你还想到了很好的发泄办法”,她说“对的!我之前生气的时候就在我的小台历上用隐形笔写了字,要用荧光灯才能照出来,可是又没人会没事照荧光灯,就没有人发现!”
然后她就开始和我说,“很多时候,我们小朋友有标准答案和心里答案,比如说,每次爸爸说要下这里下这里,我就说出标准答案“好的,我知道了”,但是我的心里答案是“你好烦啊!!你不要再讲了”,有时候偷偷趁爸爸不注意的时候我就翻白眼!”,杨小恒讲得那个绘声绘色啊,我笑得快不行了,赶紧说,没错没错,有时候当事人打电话来,我的标准答案是“我们会尽快处理”,心里答案是“啊,催催催,你催我我有什么用,你不要再催了好伐”

她还说她恨死围棋了,有一次查字典,不小心看到“弈”这个字,就赶紧把字典合上了!为什么古代人会发明这种东西?!!
和我讲好之后,杨小恒整个人十分快活,还和我说,“我觉得我心里的负担一下子都放下来了,我觉得现在元气满满,自己简直可以去拯救世界了”

哦,她还说,大人有时候不守承诺,比如你答应在床上等我玩一会,结果还是起来了,我说,拜托啊!大事情上守承诺就可以了吧,你还答应8点半下棋类,不一样拖到快9点?我们大事上遵守承诺,小事上,她接口到“就糊弄一下”,我说,对啊!
她还问我,什么叫做伤自尊?我说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讲,但大概就是觉得不舒服,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了,或者自己的价值被贬低了吧,她说,“哦,这样啊,那我觉得自己还是很有价值的!那爸爸倒是没有伤到自尊。。。”
(啊!这样对自己的价值毫不怀疑,对我来说,真是振聋发聩,而且羡慕啊!)

她最后总结,说“妈妈,你虽然不是小孩子,可是你真的很理解小孩子”
啊!我好高兴啊,很理解小孩子,应该算是小孩子届很高的表扬吧?!

我和她说,你放心,我会晚上和爸爸谈一谈的,明天告诉你结果,她说,“好的,如果谈得结果不好,你直接告诉我就行,没关系的,委婉拐弯抹角的讲,不会有帮助,反而我会不开心。”我说,没问题~

哦,等她睡了,我和shu聊过之后,我们就打着荧光灯去看小台历了,结果!她台历上不仅写了“我讨厌爸爸”,还写了“妈妈是个小气鬼”,哈哈哈哈哈哈,肯定是因为哪天我不肯借她我的东西~没错,我就是个小气鬼~

这个小朋友长大了诶!
在观察这个小朋友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她不会把攻击性或者怒气内化,比如说,她大部分时候和爸爸那么要好,但也不妨碍有的时候觉得爸爸很讨厌,很烦,这个时候她就是生气,但是这种生气是向外的,是指向爸爸的,不会转化为攻击自己。包括我在内的我们天朝小朋友,会有的时候产生一种自伤的想法,自伤的想法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有人说这是弱者的撒娇或者要挟,是以伤害自己的方式报复他人,可能有时候掺杂了这样的成分,但更多时候并不是,而是一种愤怒的内化,只是愤怒的解决方向走向了“那我不要了”“我还给你”,说到底,非常软弱
怎么说呢,我还挺高兴的,因为她这一点上似乎完全不像我

小提琴届的小天狼星

今天和小女巫聊天,说到某个小提琴天才儿童,我说虽然他是拉得很好,但我不是特别喜欢,就是那种外放自信掌控十分阳光的非常符合刻板印象的完美男儿童/少年,小巫女说,你大概是不喜欢小提琴届的小天狼星,啊!对对对,非常精确!

小女巫问我喜不喜欢Augustin Hadelich,我说喜欢的,我喜欢这种诚恳路线,所以啊,审美和品位真的是一以贯之的诶,喜欢来喜欢去就是差不多的东西
但是Augustin Hadelich之前我也只是大概听过一些,并没有很多了解,然后我就去认真搜了一下Augustin Hadelich,发现他从2020年开始用的是Henryk Szeryng使用超过30年的一把瓜内利琴,啊!Henryk Szeryng啊!他的风格我也喜欢的,他和鲁宾斯坦合作的勃拉姆斯奏鸣曲的,尤其是op.108,我之前也反反复复听过很多次

可能第一眼喜欢的就是那种有力的质朴的里面还有非常细腻的部分的东西,不一定会非常有感染力,但是有一种奇异的赤子之心,还比如说Miklos Pereny的大提琴

昨天听了一段Belcea Quartet的贝多芬第十五弦乐四重奏Op. 132,还挺好听的,我要收回四重奏有点枯燥单调的评论,说起来第三乐章的《感恩赞歌》真是好好听,不说听哭了吧,确实真的是非常感人
啊,这个组合似乎好好听啊!要继续听~

昨天杨小恒的空中课堂课本上是《弟子规》里面“唯德学,唯才艺,不如人,当自砺。若衣服,若饮食,不如人,勿生戚。”我听到之后,就没话找话和她瞎扯,我说,娃不如人怎么办?她说,那就算了呗,我说老婆不如人怎么办,本意是问shu的,结果杨小恒说“那就换一个咯”,我就“?!哈?!”
她想想又说,老婆关键要看自己喜不喜欢,喜欢的话不如人就算了,不然就换一个
我真是。。。啊!似乎也不能说她说得不对,但想想又不服气,又问她说,个么成绩不如人怎么办?她说那就稍稍努力一点,言下之意是如果稍稍努力一点还是不如人就继续算了呗
难怪这位同学一向精力充沛,大概因为她从来不把精力花在为难自己以及和自己过不去上

最近跳绳继续在看《广告狂人》,好看的!大概十年前我看过头一两集,没看进去,现在回想,那时候大概确实是看不懂其中的微妙之处的,所以我觉得还挺开心,这不就是成长嘛!但我翻了一下评论,有人说,“难过于自己看懂了”,也不知道当个不懂现实世界的傻姑娘到底有什么值得特别高兴和怀念的。。。以及还有人说,“我觉得里面的(人物)都不太健康”,这位观众,请去看新闻联播,那个可健康了!

悬浮

昨天下午封闭管理终于结束了,还闪送来了一包诉讼材料,但是有一种不太知道怎么干活了的感觉
疫情或者说封闭在家最大的问题就是让我觉得一切都在糊弄,娃每天糊弄着上两个小时课(全天加起来!),我每天 一早看上海发布到底新增了多少,糊弄着干会活,看看业主群里到底有没有解封的消息要不要下去做核酸, 刷刷手机看看书拉拉琴一天就过去了。很难会有那种既然明天一切不可知,那不如过好当下每一天吧这样的感觉,而是,既然明天都不可知,今天也随便糊弄过去吧
心思不定,不可能做长远的规划,是一种悬浮在空中的感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同学到同事到shu,都不约而同的买了无绳跳绳,无绳诶!!就。。。连跳绳也跳得很糊弄啊

娃倒是每天都挺开心的,前天看电视上志愿者过生日什么的,说“祝疫情早日结束”,娃说,怎么可能嘛,我说,这个就是美好的祝福呀,祝福又不一定能实现了咯,比如我说,祝你万事如意,又不见得你就真的万事如意咯,结果娃说,可是我现在就是万事如意啊!
好的吧,万事如意恒,你好
可能悬浮的原因还有就是在家一直被娃打断吧,昨我和她说我好想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啊,把你关在外面!她说,那我就在门上敲一个洞,在洞口不停说“妈妈亲,妈妈抱,妈妈喵喵喵!”

读完了《do no harm》,好看的,但是也能充分感到是privileged white man写出来的书,小女巫说的一点没错,女权视角一旦开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就是会有一个新的视角看世界,我觉得也挺好的就是了
《do no harm》有很多很多片段令人印象深刻,除了医生和病人之外,有一个地方我觉得颇玄妙,比如说大脑手术居然是能够局部麻醉的,因为疼痛是由大脑产生的,如果大脑麻醉了就不会感觉到疼了,再加上脑部肿瘤长得和大脑本身很像,有的时候难以分辨,而稍微不留神就会伤到神经,所以局部麻醉手术的好处是可以和患者不停的讲话,让他动动手动动脚,以确定没有碰到知觉和运动神经,我就,啊?!还有一段是有个病人说她腰疼,查下来她脊椎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医生认为根本没法解决,因为疼痛是大脑产生的,而大脑本身也没有什么病变,反正就是神经怎么地了,就觉得很疼,这种情况往极端里推就是幻肢疼,明明肢体都没有了,还是会觉得疼。我就觉得吧,所以有时候那种巫术啊玄学是道理的,把意识搞一搞说不定就不觉得不舒服了?所以止痛片也是作用于大脑的诶

昨天看了某官媒的文章,硬生生把原文里的“unacceptable”翻译成可以接受,然后我就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笑话:
有三个人在过世之后来到天堂门口,第一位说,我一直都是个好人,我要如何进入天堂呢?上帝回答,很简单,你只需要拼对一个单词。什么单词?他问。上帝,上帝回答。于是第一位拼出了G-O-D,进入了天堂。接下来的第二位也因为拼对了god进入了天堂。到了第三位,上帝说:“别担心,天堂里没有歧视。”“谢谢你,那么我可以进入天堂吗?”第三位问。上帝回答说:“很简单,你只需要拼写一个单词。”第三位问:“什么单词?”“捷克斯洛伐克”上帝回答。
之前看到有人引用这个故事,是说一篇文章是否能让自己认可是有点道理的,表面上看是取决于文章是否严谨,但其实是看文章的观点,比如在有的人看来,如果这篇论文是说中医有效的,我就要求它拼写”上帝”。如果这篇论文是说转基因无害的,我就要求它拼写”捷克斯洛伐克”。
我觉得吧,其实还看作者,有的作者的文章,我只要求拼写”上帝”就通过,而有的作者得拼出”捷克斯洛伐克”,我才觉得可能有一点可以参考的价值
但是,如果简中的世界里,面对所有的官方文章都变成需要拼对捷克斯洛伐克的话,我只能说又疲惫又悲哀又没劲

业主群里,总有人提到其他区其他街道的情况,然后就会有人说,真的么?(人家和你分享信息还要额外担保100%属实,你谁啊你?),还会有人说“不确定的不要说,等官宣吧”(哎哟,这么爱官宣你加什么群啊,你天天看新闻联播就好了啊),有人分享信息,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信或者不信,根据自己知道信息提出反驳或补充,但自己也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业主,为什么这么爱堵住其他业主的口啊,真是搞不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