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反机器人

某日和杨小恒闹着玩,我说你的小脸脸看起来又香又软,能不能吃的?按照一般的套路她就要作出瑟瑟发抖的样子,然后说,赶紧跑呀,有人要吃我呀。。。结果那天她笑嘻嘻地说,可以吃的呀,但是要吃至少20次,不少于5分钟。。。真的,我就忽然从内到外,一点都不想吃了,那种索然无味简直就是生理性的反应,诚实地和她说,听你这么一说,我就立刻不想吃了诶!

然后想到以前看过的一篇李松蔚的文章,非常有意思,如何毁掉一个娃的热情,假设这娃热爱搭积木,有很多办法啦,比如说他最开始接触的时候,就和他说,这是你自己选的积木哦,要坚持完哦,比如说要求他每天必须玩一次,定点催促“该玩积木了,快点”,比如说,发现他玩的时候,积极鼓励“对嘛,积木就应该自觉的玩”,比如说娃感到不耐烦的时候,鼓励他,哄劝他,再玩半小时就好,玩好了给你零食/物质奖励,比如说玩的时候给他擦汗,说真是辛苦了等等。。。反正就是看了之后,就想赶紧把积木丢出去,大喊一声,妖怪啊!!!

当初看完这篇文章还只是理性上的认识,听到杨小恒和我说“可以吃的呀,但是要吃至少20次,不少于5分钟”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有了感性的认识啊,太可怕了!!

接着想到,晚上有时候我会催娃去刷牙/换睡衣/睡觉,总之就是快点快点快点,大人小孩都烦躁,她会说,妈妈,我是反反机器人,你越催我快,我就越慢,你要反过来说,于是我就很配合夸张地说,杨小恒,你慢一点呀,千万不要这么早睡,千万不要赶着去刷牙,衣服慢慢换呀,一个袖子要穿个十分钟呀,然后她就兴高采烈的快速搞完自己躺好准备睡觉,我就作出一脸遗憾的样子,啊!都和你说了要慢一点,怎么这么快的啦?!!
据我妈说,我小时候也是啊,如果想让我喝汤,就要说,别喝了别喝了,撑着了撑着了,我就咕嘟咕嘟喝掉一大碗汤,在我妈说来,就是一种搞我的小技巧,但是在杨小恒这里,我觉得更是一种她有主动性的合谋。

我开始只是觉得就是人类都追求自主性,追求自由,一方面我知道应该早点睡,一方面你说了早点睡,那么如果我早点睡了,如何体现自主性呢?我只是顺应了你的要求而已,我的自主性在那里呢?
说起来,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特别想工作,特别想赚钱,可能就是因为想独立想追求自主性。。。吧。。。

后来在李松蔚的文章里,看到悖论和认知影响行动,觉得非常有意思。原型是“一位克里特人说“所有的克里特人都说谎“。其中的悖论显而易见,如果这位克里特人是对的,那么他(说的内容)就是错的。
那么如果孩子成长为青少年的时期,他的独立性体现在不依附父母,对抗父母的意志,那么如果父母的意志是“你要自己对自己负责,要独立”,那他究竟怎么做才能体现出“不依附/顺从父母”呢?估计就只能是偏不独立,偏自己什么都赖着了?
李松蔚给出来的办法是建立一种反悖论的认知,就是怎么做都是对的,“在这种认识下,孩子独立是在追求独立,不独立也是在追求独立。如果父母接受这样一种悖论性的认识,他们就放松了,孩子怎么样他们都可以接受。孩子也放松了,他怎么做都是独立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可以中断这种认知

睡觉这个主题,虽然没有那么明确,但也是有这个意思在的,就是她的“自我管理”体现在违抗我的意愿,当我的意愿和她自我管理的意愿重合的时候,她就。。很烦躁。。。那么我们就来人为制造两种意愿的分离,即使这种分离是彼此心知肚明的假装和演戏,也依然是有效的!

还有一个认知影响行为的例子,也很有意思,他举的例子是游泳教练和他娃说,不要紧张,越紧张越容易往下沉,这话说的,只能更紧张啊,我本来的紧张还只是单纯对水的紧张,现在的紧张还叠加了,如果我紧张了更会下沉的紧张,也就是“不要紧张”反而成为我的紧张来源之一,李松蔚破的办法是告诉女儿,“教练说得不对。要学会游泳必须度过一个紧张的阶段。你要紧张100次,100次之后就能浮起来了。我说你现在已经学了四天,每天紧张一次,你才紧张了4次,现在还剩下96次。”就是你告诉她紧张是学习的必需品,她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就会很安心,反而就不紧张了。
我觉得也很有意思,就是人为干预了悖论,把它中断掉了

我这几天拉琴拉得很开心,每天都想快点下班回家,都想快点到周六可以去上课,因为觉得超过晚上9点就不合适再吵了,所以基本上只能练一个小时,时间嗖的一下就过去了,想要以前听人说“如果一件事想快点做完,基本上就说明已经不太想做了”,真是太有道理了!说起来,坚持也是这样一直悖论,如果想到要“坚持”,基本上就快“坚持”不下去了,因为这时候已经并不享受当下,而是为了未来的某个结果,所以,慢慢走,欣赏啊!

心虚的组长

上周shu胆囊炎住院手术,我就搞娃搞他搞工作,虽然有点累,但一切顺顺利利,实在太好啦!周六下午shu出院回家,真是好高兴啊,说起来手术前一天我紧张得一晚上没睡着,真是太吓人了!!
和杨小恒说,爸爸回来我们要爱护他,她说那我们把原来的欺负爸爸小组暂时改成保护爸爸小组吧!我说好的,她立刻接口道,我们来开个会,讨论一下怎么保护爸爸。。。额。。。这就。。。不用了吧?!
总之,开好会,晚上shu回来,吃饭的时候我随口问她,那保护爸爸小组的组长我们谁当?结果这个人,头也不抬,很自然而然地说,那我们开个会投票决定。。。我和shu笑得不行。。。这个人怎么这么爱开会的啦?!这都什么事儿啊?!然后我就说,你当组长吧,领导都很爱开会的

周六我还是去上了大提琴课,下课回来,她问我老师怎么说,我说老师表扬我进度快,我和老师说,我每天都有练习呢,她作出小鬼脸,我说,干嘛啦?我就是每天都有练习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扭扭捏捏状说,“不像某个小朋友,对不对?”我一边笑一边赶紧摆摆手,“我没说啊,我也没这么想啊,不要乱讲啊!”
很心虚嘛,某个小朋友

天冷了,好馋啊,每天都在吃东西,我觉得又要胖了,哎~

400元的快乐

前阵子,这位小朋友用自己的毯子在沙发和茶几的空档处搭了一个隧道,自己趴在里面玩儿,玩了好几天,shu悄悄和我说,我们给她买个小帐篷吧!本来想做个惊喜,我屏不住告诉她,那个欢呼雀跃啊!!一天问八遍帐篷有没有发货,终于收到帐篷,开心得不得了
我们把帐篷搭在餐桌边上,这位小朋友在里面摆上自己的小东西,做了一块“喵喵可爱窝”的牌子挂在门口,还在旁边卧室的门上贴了一张指示牌,写着“喵喵可爱窝往这里走,喵!”
并且邀请我去她的帐篷做客,做客要有流程和采分点,首先接电话要第一次打错,第二次才接到,然后要找不到地方,看到有灯光(对!买小帐篷送串串灯),说“哦,前面有灯呀”(采分点1),她把灯关了,“咦,光怎么又没有了?”(采分点2)。问shu“你知道喵喵可爱窝在哪里么?”,然后看到指示牌,恍然大悟状,“原来往这边走呀!”(采分点3),并且做客的时候要带伴手礼,伴手礼就是两颗彩虹糖!(采分点4)
这样快快乐乐的玩了一周,每天晚上还要睡在帐篷里,在帐篷里快快乐乐的睡了一周,目前还在继续快快乐乐的在帐篷里看书,做游戏,睡觉

我问shu,你觉得有什么东西,你买了能快乐至少一周么?他说没有,我想想我自己,也一样,没有。。。除了房子(这大概也是某种帐篷?!!),我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想买的了
这么说起来,花钱能够得到的快乐还真是一种非常值得珍惜以及及时去满足的快乐啊!
当然前提是真的能得到快乐,而不是买下来的那一瞬间的开心一下而已

shu问我,买小首饰行不行?我说,是这样的,我之前想要买一个可爱的小戒指,然后我买到了,这个空就填上了,当然因为小戒指十分满意,我每天都戴着,而且每次看到它也很开心,但是这个空填上了就没有心理上的需求了,并不想再买一个小戒指,鉴于我现在没有什么什么空,所以根本也就没有什么花钱能快乐这么久的事情

这位小朋友昨天和我说,她那支黄色的水彩笔没有墨了,另外还想要一支肉色的水彩笔,我说好的,就去刷淘宝,她看到淘宝店的琳琅满目,和我说“妈妈,我需要一支黄色的水彩笔,但是我想要一整套新的水彩笔”,哦哟,可以可以,小小年纪已经能分辨需要和想要了

可能,真正能用到的东西就是需要,吧?

昨晚上,这位小朋友玩电脑玩到一半跑来我身上滚来滚去,我说你快点下去洗澡了,她飞快地说,“那我就下去了啦”,然后就跑掉去玩电脑了,我和shu说,“咦,她为啥不去洗澡”,shu笑起来,说“你没发现她并没有同意你去洗澡的要求,只是说她下去了么?她就是准备下去玩电脑的呀!”
啊。。。为什么在家说话还要这么动脑筋啊?!还要这么严谨啊?!

D934

这两天老在听这首曲子,听的是Carolin Widmann和Alexander Lonquich的版本,我喜欢这个钢琴诶,第一也不知道第二乐章有一段钢琴真好听啊,真是流水一样,还有一段钢琴和小提琴的问答也很妙,话说我总觉得这首曲子有一种其实不太高兴但是努力想让自己高兴的感觉,当然只是我自己这么觉得,说不定完全就感觉错了,可能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总之非常想知道到底写曲子的舒伯特到底想传达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呢?网上查了一查也没查出来,叹口气

最近还在弹《梧叶舞秋风》,目前弹了80%,最近比较喜欢这种声多韵少的曲子,弹起来更有趣有一点。说起来我觉得弹《忆故人》的时候有一种很爽的感觉

今天坐了很长时间地铁,除了舒伯特之外,听了一些Henryk Szeryng和Ingrid Haebler的莫扎特,好听是确实好听,都说莫扎特有一种天使/孩子的纯真,觉得目前不是很能共鸣(莫非我不够纯真了?!),似乎只能单纯欣赏,如果要被很深的打动,似乎还是要有一些共鸣的?

这两天在读《Young Jane Young》,目前读了三分之一不到一点,还挺好看的,看起来非常轻松愉快,多深刻肯定是没有,就是很读的下去的畅销书,这就已经不错了我觉得

shu最近看奥运看得很起劲,我看也跟着看两眼,最大的心得体会是运动员好流行梳两个小发髻,类似哪吒状,还挺可爱的类
疫情似乎又严重了,各处都很严格,有一种。。。非常令人厌倦的感觉
昨天,娃为了快点洗完澡看电视,两分钟就说洗好了,我问她说用了洗发水没有?她说我挤了,我一闻,头发上一点味道有没有,再问她,她反反复复说“我挤了”,“我真的挤了”,我豁然开朗“你就挤了,然后直接在手上冲掉了,根本没用在头发上是吧?!”这位小朋友陷入了沉默。。。所以!我居然也不能说她不诚实,因为她从始至终没有说自己用过洗发水洗头。。。只说自己挤了洗发水。。。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在家里要这么严谨啊,杨小恒小朋友,要不然你帮我去上班吧,去你去做小律师好了,我给你下打手?!

我不慌不忙地说

某天吼娃说,你快点把我桌子上收拾干净,我最讨厌你把东西摊到我桌上了!结果娃原话是“我这就去收嘛,我不慌不忙地说”,一旦把副词直接加在句子里讲出来,就顿时有一种喜感,然后我只好接口“你总是这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生气地说”
这样“生气地说”肯定就毫无威力了,然后我们就开始用这样的方式讲话,“我幸灾乐祸地说”,“我邪恶地笑着说道”,还蛮好笑的

说起来,上周末我要去参加爱国主义教育,周六早晨一边换衣服一边说,真是不想去啊!她说,不想去为什么还要去呢?我说,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嘛,就好像难道你每天都很想去上学么?!结果这人说,对啊,每天都很想去。。。我就。。。额。。。好吧

前两天读《the buried》,里面有一段,何伟问在埃及开内衣店的中国商人,这位中国商人大概也就小学文化,老婆基本是文盲,他们在埃及开了夫妻老婆店,何伟问他,你觉得为什么埃及就是发展不好呢?怎么样才能繁荣富强呢?结果这位商人给了何伟一个非常出乎意料的答案,他说埃及如果要发展,必须要解决男女不平等的问题,你看我的店没有老婆一起肯定开不好,埃及的女人都不出来工作,浪费了一半人口的脑力和体力
啊!说得好!

继续在听古典音乐,某天听Rostropovich的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这大提琴一出来立刻让人觉得,霍,真是好角儿啊!非常非常有气派!
开始听巴赫的大提琴无伴奏组曲,居然还发现了俩爱好者做的个人网站,列明了所有出版过CD的大提琴无伴奏组曲,而且还持续在更新,以及差不多一小半CD他俩有自己写的乐评,整个网站非常令人赞叹,有一种古早的诚挚的互联网感觉
说起来还是第一和第六好听诶,其他几部的乐趣我还没找到
在amzon上搜CD评论的时候除了英文评论之外,几乎每张我搜到的CD都有日文评论诶
熟悉的曲子听CD还行,不熟悉的还是视频更容易听进去,比较有现场感,而且还能看到表情神态,说起来马友友年纪大了之后反而比年轻的时候好看~

李白睡得香

小朋友上了小学之后有各种顺口溜,听她念得很欢乐,记一笔:
人之初,性本善,不做作业是好汉,老师来了怎么办,拿起菜刀跟他干,菜刀断了怎么办,拿起机枪跟他干,没子弹了怎么办,回家去找奥特曼,奥特曼,飞得慢,飞到凌晨三点半,回到路上捡到一个歪歪扭扭的手榴弹,把作业炸了个稀巴烂
我觉得这首还挺完整,在“奥特曼,飞得慢”这里忽然节奏变了,蛮俏皮,就还挺可爱的类

为了押韵什么都能编系列
一年级的小偷二年级的贼,三年级的梅梅跳芭蕾,四年级的帅哥没人追,五年级的作业满天飞,六年级的马桶发大水,七年级的校长要跳楼,我们在下面喊加油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上午打麻将,下午斗地主

床前明月光,李白睡得香,早晨打开窗,遇见X光,牙齿掉光光。
某天下午,小朋友放学回来,她一直在叨叨念这首床前明月光,然后她睡了之后,我晚上突然想,床前明月光后面是什么来着?哦,床前明月光,李白脱光光,咦,小朋友的顺口溜还挺黄色嘛!后来想来想去,啊,不对,人家是李白睡得香,大概只是小朋友她妈妈比较思想不健康。

社恐人永远是年轻

前两天开工了,老板来上班的时候拿出一个不锈钢户外水壶,随口问我,你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么?我说好像比之前更亮了一点,你做全方位清洁狠狠刷过了?他说,不,我原来的丢了买了个新的一模一样的。。。
哈哈哈哈哈
跑回去和shu说,shu说你们俩真的是很像啊,这事情太像是你会干出来的了。对的!一点没错!然后shu说,为啥这么像?难道因为你们都属兔?我说,因为我们都社恐。。。
接着给他看了一个和我同年的姑娘的同学聚会合影,其中大部分男生和少部分女生吧,看着真的很沧桑啊,一点不像个小青年,非常中年大叔款了,他说这么看,我老婆还真的是很显年轻啊,虽我并没有很想看上去年轻,毕竟本行业看着年轻不利于收钱,但是我前阵子去居委会提供咨询服务的时候阿姨还想帮我介绍对象呢。。。
为什么显年轻呢,而且说起来我老板也十分显年轻,想来想去,我觉得吧,大概因为社会化得不够好,不爱吃喝嫖赌声色犬马,遇人遇事只会想着躲起来根本不油腻,所以社恐比较容易显年轻,叹口气。。。
说起来,我的少女时代,虽然是比现在肯定是胶原蛋白要多得多,但完全不是那种很水灵的少女款,可能这种款式的女青年也格外经得住老。。。吧?

最近没有接着读《heartburn》,这位的书怎么说呢,有的地方是很好笑,但有的地方就显得做作,好笑和做作有的时候真的就是一线之隔啊!
又跑去读了一篇新的同人,说起来有人说同人也是一种类型文学,是角色爱好向的,也就是说读者对角色本身有很大兴趣,愿意看到这些人物在各种环境的表现,这种说法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其实SSHG的文看多了, 大家常用的设定就是那些,比如说婚姻法和灵魂绑定,虽然我最喜欢的一篇算是婚姻法的设定,但大部分情况下,我对这两种设定不太感兴趣,主要是显得比较假。。。还有一个很常用的设定就是战后疗伤,反正因为各种原因SS没挂,HG疗伤,或者反一反,总之在疗伤过程中俩人就好了,这种设定更合理一些,但是看多了也会觉得有点没劲。
目前在读的这篇设定是HG在受托审计/调查中发现战争孤儿院中有一些小孩不仅没有人愿意领养,还境遇十分凄惨,因为他们是食死徒的小孩,SS秘密的管照他们,但是SS一方面一人之力十分不够,另一方面自己也没啥温暖家庭生活的经历,总之也是处于快要耗尽并且也进展有限的状态,HG和HP决心要帮上忙,SS既需要又充满怀疑。总之,这篇目前读到四分之一多一点的地方,就读到的部分而言,确实非常好看。以至于不满足囫囵读个大概,读得比较细,时不时会去查单词,说不定读完之后英文水平又能涨一点~~咩嘿嘿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说了个什么事情,然后叹了口气,杨小恒居然问“怎么啦?生意不好么?”哇哇哇,听上去真的是一个小商小贩的娃啊!
晚上和她说不要一直晃椅子撞到后面的柜子,那个柜子不是很结实,她过了一会会又去撞,我说我都说了好几次,不要撞柜子,柜子会坏掉。结果她居然一脸认真的说,不,这才是你说的第二次,再一再二不再三,我应该是有2次机会的,到了第3次你才能烦躁。。。我只好认栽,抱拳说道:这位妹妹,你。。。说的对!不过,这人居然会再一再二不再三这种词?!

喵喵军团

杨小恒最近一直会下楼和小朋友玩,玩得要好的三个小女孩+其中一个小女孩的弟弟组成了一个号称是喵喵军团的小团体。
她们还互相加了微信,建了群!
喵喵军团里一个小女孩是小学高年级,显然是领导,我看大部分事情是这个小女孩主办,其他几个小朋友热烈响应,这个军团还蛮有意思的类~

首先,每个人在团队内部有一个名字,分别是葡小萄、柠小檬、蓝小莓、蜜小桃。我私以为这个命名方式不错,没有等级,不是大哥二哥三哥这种看着就很有等级,而且还可以扩容,比如人多了,还可以有苹小果、香小蕉什么的~
其次,团队有自己的守则,征询了我们家的葡小萄同意之后,看到了军团的群微信聊天记录,守则是1)不能伤害小动物;2)(我实在想不起来了);3)不能吃陌生人给的食物和玩具。这个守则真是非常简洁有效。
再次,团队有自己的标识和通行证,葡小萄给我看了一个小小的卡片本,上面有喵喵通行证,通行证上有成员真实名字和军团内名字,颇为精美。
据说,她们还有口号,以及定期更换口号,但是具体口号我还没发现。我觉得下一步也许可以推荐她们军团内部可以在接头的时候对暗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然后,小团体如何维护团结呢?很简单的一招就是有共同的敌人。共同的敌人可以有效的增加团队的凝聚力,所以喵喵军团第一个表决的事项就是,要不要和浩浩小朋友玩?!浩浩小朋友据说是一个比较烦人的小男生,我看她们在群里说,下面表决,我们和浩浩玩请输入1,不和浩浩玩请输入2
这里,凭借着朴素的本能,她们似乎开始引入了一个新的东西,议事规则!

看着这些小朋友搞出来的喵喵军团,我想想自己小时候好像也热爱搞个小团体什么的,然后又想啊,人类啊,真的是有结社的爱好的!从哈利波特的邓布利多军,到红楼梦的海棠诗社,从棋魂的叶濑中学围棋社到我们的现代高级魔药制作小组,我居然顿时理解了,果然结社也是宪法提到并予以保护的自由啊,因为这真的是一种人类的天然的需求!结社使人快乐~~~

花开花谢

在豆瓣上看到一个人说,他娃和他说“老师打你怎么办,拿起菜刀和他干”,我立刻截了屏给shu看,因为前几天杨小恒回来说过一模一样的顺口溜,其实这个顺口溜不止这两句的,前后还有很长,可惜我都不太记得了,大概这就是最近小学生界的流行吧
然后和shu感叹,我用豆瓣都14年多了,14年啊!从大一到娃都上小学,也看着关注的友邻们结婚生娃娃上学,14年间网站们花开花谢,我依然在上豆瓣。。。
杨小恒前两天背课文“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我接着背“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杨小恒很吃惊说,妈妈你怎么会?!你妈妈我我小时候也背过啊,这也是我的小学课文啊!所以。。。这也算是某一种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吧?

杨小恒周末围棋考级,周六两胜两负,周日要三局全胜才行,周六晚上我问她,明天能不能变身成为一级恒?她说,妈妈,心态要平和!
然后就平和的没考出来。。。回来继续蹦蹦跳跳,说我先玩一会,下午我就会吭哧吭哧的学习了,虽然到了下午我也没看出来吭哧吭哧就是了
周日中午,这家伙趴在我身上做小猫咪状,假装睡觉,没想到真的睡着了,好久好久没这样睡着了,抱着沉甸甸香香软软的小朋友读小说,还蛮幸福的类

放松的时候又跑去看《传奇办公室》第二季,昨天正好看到纪尧姆对席琳的种种做法态度,绝对会把席琳拿捏得死死的,而且非常理解席琳一定会愿意为他做一些他事情,给他多一些方便的。怎么说呢,干干净净完全没有一点男女关系上的暧昧,但真的是一种非常高级精妙的人心的利用,利用的是席琳好学和急于成长,以及自己作为前辈的经验和地位,分寸控制得极准!
不过,与此同时,还是会感叹上位者要想搞定下位者,任何意义上的搞定,也都实在。。。并不难

前几天在豆瓣上扫了一眼讲学术圈的小说,并没有觉得多好看,然后就在想小说的问题,有时候太贴近生活的小说并不吸引我,记得以前读《我的天才女友》,第一二本都觉得非常好,第三本就没有太喜欢,就,可能过于写实,不免会觉得,生活已经很辛苦了,为什么要看人在书里一模一样的辛苦一遍呢?小时候读小说,会尤其追求共鸣,会希望读到拍着大腿说,“俺也一样!”,但是长大了好像没有那么追求共鸣,会希望在书里读到一些新的东西,无论这种新是让我更多一些理解自己本不理解的人或事,还是让我更多理解一些自己有的,但不知道怎么诉诸于口的感觉。
又话说,苏枕书的小说之前也读过一些, 会觉得这些小说与真正的生活,或者说那种“实”的生活,非常隔,按照房思琪自己的话说,就是接触到的世界都是从书上来的二手的世界。 那么到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那就是活在二手世界的女孩子是如何被撕碎的吧。。。女孩子被撕碎了是很令人心痛的,脆弱的纤细的人也应该有活路,也不应该被欺负,但是你都有这样的条件了还那样,难免会让我觉得这都是为什么啊这都是,以及深深的搞不懂伊纹,到底伊纹勇敢在哪里啊?!房思琪为什么会认为她勇敢啊?!甚至觉得这是一个。。。我没看出来的反讽?

怪人

某日,shu做了烤鸡,鸡皮下的脂肪都被烤出来,变得极为香脆,娃吃得很开心,然后和我说,妈妈,我觉得鸡皮真是好吃啊,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之一了,不过如果有人不喜欢吃鸡皮觉得它不好吃的话,我也不会觉得这个人是怪人的,因为每个人喜欢的东西不一样。
啊!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人为啥吃个烤鸡能吃得那么形而上,但是我还是表扬她说,我觉得你这么想很对,是非常厉害的想法!

某日,听说某个作业很多的学校调查1年级是否有作业,老师对着正在填调查表的家长们说,相信在座的各位家长情商都是很高的,然后家长们纷纷低头开始擦原来实诚填写的调查表,这个故事听得我快笑S了,讲给我同事听,她很懂行的说,果然是一年级家长,等到了二年级家长们就都很上道了!再也不用老师启发点拨了~~

某日,听说了我同学焦虑以及她同事抑郁的事,想起我和同事说,每次手机一响接起来发现是广告,就会由衷的高兴。。。然后她起先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然后说,想想也蛮理解你,啊,我大概也已经要神经衰弱了。。。啊!什么时候才能稍微松弛的生活,啊

某日,陪娃看《音乐之声》,多么俗套的故事,但是真是好看啊!真是喜欢上校和玛利亚在晚会外面跳奥地利传统民族舞那一段,啊,默契!其实不论是什么文艺作品,我都特别喜欢所有表现男女主人公默契的桥段。。。又话说,最后大家一起唱《雪绒花》,我就突然觉得吧,音乐啊,那种情感的力量,确实是有人会害怕有人会拿来利用的东西

买了《追寻逝去的时光》的漫画回来看,买的时候主要是秉着补课的想法,就,这么高级大家都说好的书,也应该是看看(哪怕是漫画版)吧?竟然还蛮好看的。喜欢他写小时候的回忆,那么细致,就是一个记性特别好的寂寞的小孩儿,有时候不免觉得太过郑重,会想“啊,哪至于呢”,但读完倒颇在脑子里萦绕了一阵,有些人的感觉啊就是比另一些人丰富吧,随着年岁渐长,很多感觉其实就钝掉了,只有孩子眼里什么事情都是天大的事情,什么都值得细细描摹都有一百种千回百转,而这位作者一把年纪还能有这么敏锐的感觉也真是蛮厉害了。
画也画得好,非常细致,还挺喜欢这种画风的呢!
中间有两部是《斯万的爱情》,倒没有特别喜欢,沙龙什么的实在是太“隔”了,既没共鸣又没兴趣,而且斯万这种万事都靠脑补的爱情,好像离爱情也太远了一点,情感本应是自然而动人的东西,但是百般回味之后,仿佛爱/怨的就是这情感本身了,那种爱上了恋爱/失恋的感觉固然也是一种常有的状态,但实在没什么大意思。

然后已经开始读《Lethal White》了,罗琳构筑人物关系还是很厉害的,非常准,所以,看来看去我还是对人物关系这种东西有兴趣,一个人闷头猛想猛拼命体会自己的感觉,这种东西不那么能够深刻的吸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