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撩人春色是今年

其实没有,每年春色都很撩人,这只是随便一说而已,暖暖的春风的吹过来,垂丝海棠开了一半,路上有草木的清香和干燥的泥土的味道,在黄昏里骑车回家,在口罩里唱歌唱戏,春天可真好啊

某个公众号前几天放了龚隐雷和温宇航的《幽媾》,我是为温宇航看的,似乎是第一次看龚隐雷,很好看啊!是感觉非常舒服的旦角演员,大方温柔,嗓子也好听,B站上颇有一些视频,开心

《Harry Potter and the Goblet of Fire》有点难懂起来,加上已经正常上班,七七八八的事情多起来,以至于看的进度很慢,而且读英文要特别认真,因为一分心就更看不懂,困难的东西需要更安静的场所和心境,这不是找借口,而是客观事实,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哪一天才能看完,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点进步

消遣的时候读的是梅兰芳回忆录,非常容易读,而且有意思,读到一半又去看了他和俞振飞的《游园惊梦》,确实是很古代少女感,好看的!初看戏的时候会被美丽的小青年迷住,但是看着看着就觉得这些戏真是没啥看头

好久没画画了,昨天做梦梦到画水彩,准备周末要搞一搞

昨天和同事聊天,她说她女儿,一个大学生,坚决不答应她妈每个月给她固定数额的零用钱这件事,觉得压力太大,花钱就要算计了,还是凡事直接和妈妈说要买,以及妈妈有的没的给她钱比较愉快。。。啊,怎么说呢。。。人和人好不同啊,我从来都觉得按月拿零花钱最开心了。。。下班路上我在想我小时候的一件事情,大概在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我有一次在家旁边的友谊商场看中一套塑料玩具,是一个粉红色的手掌大小的塑料电熨斗和一个与之相配的熨衣架,就特别想要。很贵应该也没有,但是也不是小摊子上几块钱那么便宜,我妈觉得这种玩具可玩性比较差,就不想给我买,我又特别想要,如是这般她就说,反正我们一直去那家商场的,再过半个月,如果你还是想要那就买。半个月之中的辗转反侧就不去说了,总之过了半个月,我果然还是很想要,然后就买回来了。然后呢,这个东西也就只能过家家的时候表演一下熨衣服,并没有其他玩法,然后我就觉得吧,可玩性确实很差。那时候有一种特别沮丧的感觉,就觉得自己做的决定总是错的,迟早要出问题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教育小孩,其实就现在来看我妈那时候的做法,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当,但是这件事确实对我来说印象很深,那种对做决定的恐惧和不自信特别强烈,或者说从那时候起就开始日益坚定。。。当然也更可能的是,我就是这样犹豫而没有自信的人,不论被怎么教育不论发生过什么事都依然会变成这样一个人
总之一度非常嫌弃自己,毕竟自己总希望自己是自信的,是勇于并擅于做决定的,但是现在反而觉得不自信又怎么啦?!不自信的我,也仍然快快乐乐的自食其力的生活着,不是很好嘛!!

2019年再见啦

2019年已经过完了,这一年再次转所,转到一个更大的平台,这大概是这一年工作上最重要的事情
一个二审败诉之后委托我的案子,我一路做到检察院决定抗诉然后再审发回重审,这个案子等做完了,应该算得上是执业中比较闪亮的一笔了
2018年底希望今年可以工作有进步,变得更勇敢,并且收入增加到某个整数关口,当然努力永无止境,不过确实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成长的,收入没有到心目中的关口,但也有一些微小的增幅,并且为明年已经预留了一些应收账款,明年压力大约不会那么大,嘿嘿嘿~说起来,2019年重要的体会就是不要把自己搞得压力那么大,接纳自己,先不说是不是爱护自己吧,起码不要老和自己过不去,不要太勉强自己,精力用在嫌弃自己上多了,其他地方能用的就少了,不过说说容易,真的做到很难,这一年算是终于学会了一些
四、五月份工作转换的时候,和行政主管走的很近,收获颇多,于是非常开心!自九月份之后,估摸着这一年收成还行,就不太焦虑了,觉得生活真是非常幸福,所以总体来说这一年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2019年读了一些书,比较喜欢《打开一颗心》、《奥丽芙·基特里奇》、《清代的案与刑》;基本没看片子,《传奇办公室第四季》和《难以置信》是最喜欢的
特别开心的是看到了温宇航的现场,真是光彩照人,实在是太美好了!开始学画水彩,画得很开心,依然在弹琴,18年学的曲子19年也没丢,下半年开始听彭广林讲古典音乐,吃过&烧过一些好吃的菜,住过高级的西湖国宾馆,年末的时候又开始学英文,终于过上了在外面玩的有点很累啊,不如在外面吃个还不错的饭再回去吧的生活,有钱钱真开心!

就我个人来说,2019年还是挺好的,工作大体顺心,shu和杨小恒一如既往的可爱!不过是我觉得吧,我真心的觉得吧,就更宏大的部分来说,就。。。还是不说的好

希望2020年收入可以突破这个整数关口,希望我自己生意兴隆,希望9月份的小学生恒可以碰到一个好老师,有一些可爱的同学,2018年底的希望也仍然还是2019年底的希望,希望变得更勇敢更不软弱不回避困难,希望shu和杨小恒健康幸福,希望自己能有一些和工作无关的令人快乐的事情~~

论人际关系

一个同事和他的助理要转所,(律师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独立的,和传统意义上的同事还不大一样,更像是一个菜场里摆不同摊的菜贩子),送了我一个还蛮认真的小礼物,真是非常非常开心。下午和某个同事聊天,说别的事情的时候她说起开年会的时候她和我老板住一个房间,说我老板对我评价很高,一直觉得这位老板是觉得我还不错,但也就是还不错,这么看来其实是高于还不错的,还蛮意外的。。。每次听到大家都还挺喜欢我的,除了开心之余,会有一种,啊,真的啊?!咩哈哈哈,不容易啊,我也有今天啊的感觉

一直以来对于人际关系非常自卑,小学最初是有好朋友的,但其实内心是知道大家是两类人,后来就开始搞漫长的斗争,巅峰时间是小团体A和小团体B互相往对方的水壶里倒沙子和颜料,人际关系差得我爸居然还给我写过一封信,是在电脑打字刚刚出来的时候,一封打印的信,告诉我不应该如何应该如何
当然现在想想,我小学的时候应该也是个很不招同学喜欢的小孩儿吧,热爱当班干部,爱表现,发自内心的相信学校的一套,不懂得官方和民间两套话语,所幸成绩好,日子不太难过

然后上了初中,开始的时候人际关系就更差了,完全没办法融入同学们。直到交到一个好朋友,是班花,非常受欢迎,大家都以和她要好为荣。她和我一样,也是大陆人,我们非常要好,是公认的互相最好朋友。她后来和我说,一开始觉得我是很严肃的,不苟言笑的,换言之就是很书面的人,妈呀,如果大家都是这种印象的话,我基本上就杜绝了在同学之间受欢迎的可能性。不过因为和这位女同学关系好,所以总算是被带着和班上比较高级同学在一起玩(说起来每个班都是分成若干层的吧),虽然还是多多少少暗搓搓被嫌弃。
反正内心也是知道自己的,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一点也不灵巧的人

初三到上海,就更差了,那年一直一直会哭,回想起来,刻意孤立我的同学固然有,但也不是没有同学示出善意,这些女同学的名字和样子依然就在眼前,唉,想想确实是我自己完全不知道如何打开局面

到了高中一下子就好多了,有很要好的同学,到了大学就更不用说,有无敌的336
所以呢,平台或者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有的平台就是不行,虽然分清楚是自己不行还是平台不合适也花了好多年
不过刚工作的时候又不好了,那种老式的事业单位,做行政工作,简直上班如上吊,天天后悔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不然就可以做个只专心业务的工程师了,总之是压抑得不行,后来团建统统请假破罐子破摔到boss找我谈话觉得我不够融入集体,不够和大家搞好关系

说起来,从小学到初中人际关系也不是说差到被孤立排挤地步,虽然并不多受欢迎,却还往往是大家匿名投票评出来的班干部和三好学生。但问题出在“不一样”三个字上。我对于大家喜欢的东西,看电视剧听歌运动打扮,我完全没兴趣还一点也不懂,非常不会玩,而我喜欢的东西小心翼翼不敢被其他人知道,完全没办法获得儿童或者少年最在意的认同或者接纳。说没自信也好,说放不开也好,总之就是一个对人不热情,非常紧张兮兮的局促笨拙的小孩儿

我妈永远是备受欢迎的社交中心,她一百个想不通我怎么就不像她,我一开始还哭诉,后来就改成自己偷偷哭,这样一路走过来,怎么会不自卑 后来和shu在一起,真的真的太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完完全全被看见被接纳的感觉,他从来不会有“你怎么会这样,真是难以理解匪夷所思啊”这种评价,而这种被接纳所带来的力量是巨大的,这种力量不是一种带领性的力量,而是一种生长性力量,是真正的自我慢慢的生长起来,虽然现在在人际关系里,仍旧没有办法达到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地步,仍然会觉得和很多人社交非常累神经高度紧张,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际关系很自卑的家伙,前老板说我是她所有带过的实习律师里最优秀的,前律所同事关系一片融洽,(顺便,也就是那时候才知道上班和上班是不一样的,真的有开心不开心之分的)。现在呢,有朋友不必说,律所两个老板都喜欢我,同事评价也都很好,当事人会介绍新的当事人,会在结案之后送我新年礼物,想到这些,抱抱shu之余,对自己真是产生了一种欣慰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