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凡德魔杖店

今天去买大提琴,是一家风评很好的工作室,在老式洋房底层,巨大的窗户外是天平路的街景和法国梧桐,我们到的时候人不少,主要是小朋友和家长在试琴和修琴。我们就在旁边看,有一个小男孩准备换小提琴,他妈妈说想要4K左右的,店里的师傅说这个价位的目前没有,或者过几天来看,或者试试更好一点的,小男孩说要试试,师傅拿了三把琴出来,让他都试试,他妈妈问,哪把比较好?师傅说,让他试试,让他自己先感觉,不着急。小男孩逐一试起来,shu小小声和我说,好像在买魔杖诶!不知道会不会一上手就一阵温暖通过手臂涌上心头

我在边上听,心里觉得是第一把最好听,小男孩试了又试,最后排出来顺序,他也觉得第一把最好,然后答案揭晓,小男孩觉得最好的1万,次好的8千,排名第三的6千,怎么说呢,我就觉得吧,这东西还真的是有客观标准的诶,并不是玄学,虽然是不是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之间正好差2千倒不一定,但确实顺序真的就是这么个顺序

整个店里都是大大小小的琴和各种手工工具,确实很有奥利凡德魔杖店的感觉。人走的差不多之后,我问师傅大提琴的情况,师傅说刚刚正好有3个小姑娘把店里三把初学的琴买走了(哦!我在门口还碰上她们了!看着她们兴高采烈的在拍照片),现在没有初学的琴了,有一把还不错的,但是是别人订做的,可以先听听看。师傅说初学的琴在4K左右,但是学了一段时间是会想换的,如果是他手里的这把,1.5万左右,就可以一直用下去。
听下来,这把确实比当初某一次在琴行的琴声音好得多,声音更沉,或者说共鸣更好。虽然因为是别人订的,这把我也没法儿买。他说目前没有合适我的琴,可以十一放假再过来看看,又说,学琴不在于这几天的,要挑到真的满意的琴才好
所以小巫师今天没有买到魔杖!

回来的路上,shu说其实买一把1.5万也是可以的,到时候来听听看,如果真的比4K的琴听起来就好得多的话,不如就入手这样的。所以,默默的魔杖预算居然就翻了3倍。。。太可怕了!

学大提琴于我是一件特别特别犹豫的事情,甚至于我都不知道我犹豫的点究竟在哪里。可能是我觉得这么高级/先进的东西不是我这样没有任何音乐天赋的人配去想的,可能是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快乐花过这么大一笔钱/时间,或者兼而有之。有时候会问自己,你真的极其极其喜欢么?你真的极其极其想要么?你的感觉是对的么?你的感觉值得相信么?
可是心里又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反抗,为什么一定要那么那么喜欢才配开始呢?为什么有一点喜欢就不行呢?为什么想要试试就不行呢?为什么此刻的感觉就不值得去满足呢?
说到底,我并不是无法负担这笔钱和这些时间,这笔钱且不去说,这些时间不用来学琴练琴难道我又能做什么更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么?
如果是别人和我说,她想去学大提琴等等,我肯定会轻轻松松的说,去呀去呀,要对自己好一点嘛,但是换成自己,就真的会很犹豫
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自己好其实不太容易的,我发现

准备开始学琴这件事,我并不打算告诉身边的朋友,一方面是没必要一方面是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不好意思。结果昨天,我们有一个群,是我们家和shu前同事一家人,我们两家经常会在一起带娃活动,他前同事问,我们中秋假期准备做什么?有什么假期计划,shu说周日娃上围棋课,然后陪我去买大提琴,而且特地说,是我买哦,不是给娃买哦!我看到,简直了!先是大喊一声,你!干嘛说出来啊!然后居然颇有一些感动,就。。。shu觉得这件事是挺好的事情呀,并不需要不好意思呀,老婆想要学大提琴不说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吧,起码完全不丢人啊,等等。。。好甜蜜啊!

总之,祝本小巫师早日挑到魔杖~~早日开始魔法学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