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际关系

一个同事和他的助理要转所,(律师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独立的,和传统意义上的同事还不大一样,更像是一个菜场里摆不同摊的菜贩子),送了我一个还蛮认真的小礼物,真是非常非常开心。下午和某个同事聊天,说别的事情的时候她说起开年会的时候她和我老板住一个房间,说我老板对我评价很高,一直觉得这位老板是觉得我还不错,但也就是还不错,这么看来其实是高于还不错的,还蛮意外的。。。每次听到大家都还挺喜欢我的,除了开心之余,会有一种,啊,真的啊?!咩哈哈哈,不容易啊,我也有今天啊的感觉

一直以来对于人际关系非常自卑,小学最初是有好朋友的,但其实内心是知道大家是两类人,后来就开始搞漫长的斗争,巅峰时间是小团体A和小团体B互相往对方的水壶里倒沙子和颜料,人际关系差得我爸居然还给我写过一封信,是在电脑打字刚刚出来的时候,一封打印的信,告诉我不应该如何应该如何
当然现在想想,我小学的时候应该也是个很不招同学喜欢的小孩儿吧,热爱当班干部,爱表现,发自内心的相信学校的一套,不懂得官方和民间两套话语,所幸成绩好,日子不太难过

然后上了初中,开始的时候人际关系就更差了,完全没办法融入同学们。直到交到一个好朋友,是班花,非常受欢迎,大家都以和她要好为荣。她和我一样,也是大陆人,我们非常要好,是公认的互相最好朋友。她后来和我说,一开始觉得我是很严肃的,不苟言笑的,换言之就是很书面的人,妈呀,如果大家都是这种印象的话,我基本上就杜绝了在同学之间受欢迎的可能性。不过因为和这位女同学关系好,所以总算是被带着和班上比较高级同学在一起玩(说起来每个班都是分成若干层的吧),虽然还是多多少少暗搓搓被嫌弃。
反正内心也是知道自己的,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一点也不灵巧的人

初三到上海,就更差了,那年一直一直会哭,回想起来,刻意孤立我的同学固然有,但也不是没有同学示出善意,这些女同学的名字和样子依然就在眼前,唉,想想确实是我自己完全不知道如何打开局面

到了高中一下子就好多了,有很要好的同学,到了大学就更不用说,有无敌的336
所以呢,平台或者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有的平台就是不行,虽然分清楚是自己不行还是平台不合适也花了好多年
不过刚工作的时候又不好了,那种老式的事业单位,做行政工作,简直上班如上吊,天天后悔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不然就可以做个只专心业务的工程师了,总之是压抑得不行,后来团建统统请假破罐子破摔到boss找我谈话觉得我不够融入集体,不够和大家搞好关系

说起来,从小学到初中人际关系也不是说差到被孤立排挤地步,虽然并不多受欢迎,却还往往是大家匿名投票评出来的班干部和三好学生。但问题出在“不一样”三个字上。我对于大家喜欢的东西,看电视剧听歌运动打扮,我完全没兴趣还一点也不懂,非常不会玩,而我喜欢的东西小心翼翼不敢被其他人知道,完全没办法获得儿童或者少年最在意的认同或者接纳。说没自信也好,说放不开也好,总之就是一个对人不热情,非常紧张兮兮的局促笨拙的小孩儿

我妈永远是备受欢迎的社交中心,她一百个想不通我怎么就不像她,我一开始还哭诉,后来就改成自己偷偷哭,这样一路走过来,怎么会不自卑 后来和shu在一起,真的真的太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完完全全被看见被接纳的感觉,他从来不会有“你怎么会这样,真是难以理解匪夷所思啊”这种评价,而这种被接纳所带来的力量是巨大的,这种力量不是一种带领性的力量,而是一种生长性力量,是真正的自我慢慢的生长起来,虽然现在在人际关系里,仍旧没有办法达到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地步,仍然会觉得和很多人社交非常累神经高度紧张,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际关系很自卑的家伙,前老板说我是她所有带过的实习律师里最优秀的,前律所同事关系一片融洽,(顺便,也就是那时候才知道上班和上班是不一样的,真的有开心不开心之分的)。现在呢,有朋友不必说,律所两个老板都喜欢我,同事评价也都很好,当事人会介绍新的当事人,会在结案之后送我新年礼物,想到这些,抱抱shu之余,对自己真是产生了一种欣慰之情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