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村和全球猎身

网上最近都在说项飙,频频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是“我个人不认为是出路,个人的意义与尊严不是出路,出路在于关系。没有天然的个人尊严的,你不能够去追求个人尊严,一定要建构出附近,建构出关系。”
然而我完全没看懂,不知道什么意思。。。看了一些评论也完全没懂。。。摊手

项飙的书我怀孕的时候读过,当时读了浙江村这一本,感觉非常好看,但是好像又缺点什么,有一些隐隐的不舒服的感觉。然后读了全球猎身,我就忽然意识到,就是宽于律己严于待人,浙江村的书里真的是忽略了太多太多的不平等,而在全球猎身里他就敏感的发现了这些,怎么说呢,这些中产阶级男的吧,真的就是中产阶级男的。。。
但是,项飙的厉害之处,或者说进步在于他在全球猎身的序言里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自己说“我感觉在中国案例中,我看到更多的是潜在的发展能力,而在印度案例中则更多第看到控制、剥削和不平等。我对于中国的观察更倾向于进行操作层面上的批判,而关于印度的视角则更多是规范层面上的批判,强调事情不应该或不可以是怎么样的……我怀疑在某种程度上,我到印度去探索,其实是寻找我在研究中国时所失去的东西。我自觉不自觉用不同的眼光看中国和印度,我并不因此感到骄傲,也并不因此而羞耻,我对自己能够通过这次劳力输出的研究认识到这一点感到欣慰。”
虽然我觉得他对自己未免太宽容了一点,但考虑他是一个中产阶级的男的,以及作为读者,只好说,能看出来这一点就。。。确实还是有长进的。。。

随便,人类学家的书啊,我很喜欢《跨国灰姑娘》,好期待作者的另一本书能出大陆版

周三去看了上昆典藏版《牡丹亭》,大家对牡丹亭的热情真是很高涨啊,满满当当的人,但是戏确实很不好,老艺术家们身体状况衰退得厉害,而中年的沈MM,那嗓子真是,妈呀,和有人掐了她小脖一样。。。太可怕了!最后一折黎安和罗晨雪倒是蛮好,热热闹闹吧,虽然用热热闹闹形容幽媾也很奇怪。梁谷音的一折离魂算是最好的吧。。。牡丹亭里我喜欢堆花,滴溜子可真好听啊~~~总之,我要重新看点老人老戏,养一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