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姜拌猪肚

元旦假期在B站看了一些京剧,有些人说的根本就是错的,不是观点不同,而是完完全全是错的,居然还能好像很懂的样子发弹幕,真是很可以。说起来,听谭富英的唱,嗓子实在太舒服了,外在的松弛和内在的筋骨之平衡,啊,好听!
在读HP,发现中译本有一个很傻的错误,居然一次次再版修订都没有更正,英文版里说巨怪“Twelve feet tall, its skin was a dull, granite gray, its great lumpy body like a boulder with its small bald head perched on top like a coconut. ”
“它有十二英尺高,皮肤暗淡无光,像花岗岩一般灰乎乎的,庞大而蠢笨的身体像一堆巨大的泥砾,上面顶着一个可可豆一般的小脑袋。”
首先“boulder”应该是巨石,就是一整块的那种,如果翻译成泥砾,就感觉巨怪是一个半流动的松散的的奇怪物体,但更奇怪的是巨怪的头,居然翻译成可可豆一般,明明是椰子啊!身为一个巨怪,头如果只有可可豆大,像什么样子!如果可可豆大的话,站在地上的哈利抬头应该就基本看不见巨怪的头了,就要变成无头怪了。。。

元旦在家做了微博上农师傅的沙姜拌猪肚,好吃的!农师傅的菜颇合口味,之前做过的咸鱼茄子煲和酸菜炒牛肉也很好吃。这一次的沙姜拌猪肚的料汁味道非常正,很喜欢。沙姜的味道真是迷人啊,和猪肚以及鸡肉都那么那么搭。椰子鸡也可以等下一波降温搞起来了!
今天中午和同事说起这个,同事很捧场的说,一直觉得能在家做猪肚就是很厉害的标志,我很激动的说,对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特地要说一下元旦我做了猪肚呢~~

元旦陪娃看了《心灵奇旅》,不喜欢。故事本身不吸引人,略生硬,而且那个心理投胎前的世界也有点太简陋了。故事里的意思当然是个好的意思,试图把道理讲得很具象,大致就是每一个人都得找到自己的火花,而火花并非一定是人生理想或者使命,并不是非得有梦想需要实现人生才值得一过,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附加街角的披萨店,生命里每一刻的体验都是独特而足以成为自己活下去的火花的。但是,太轻巧了太中产阶级了。生活中的困难,哪怕仅仅是精神上的困难也都并不是专心走路专心吃饭专心体会生命里的每一刻就能解决的。
我心目中的好动画片不是这样的,然后和娃一起,一气儿重看了全部的《Wallace & Gromit》,补一补,Gromit最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