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得开

前两天在B站搜索“念故乡”,看到有个洞箫版,想想这个东西原本是英国管,大概洞箫也蛮合适,点开来听了之后觉得吹得不太行,又看到侧面有这位弹的古琴《洞庭秋思》,点开来听&看,觉得右手太没力,弹的太软了,音这么软的出来,左手吟猱再怎么好都没用,完全就是无根之木。然后吧,我又在想,《洞庭秋思》我还会不会弹啊?想想好久没弹过琴,又想想去年沉迷水彩画,好容易有一丢丢进步,现在估计全退回去了,因为今年以来沉迷学英语读同人,弹琴和水彩都丢在一边,说起来弹琴根本就是西西弗推石头,永远没长进。
为了有长进,是不是应该坚持去练习呢?可是时间就这么多,要上班要干活,根本不可能把这些事情兼顾起来。我就很想得开的想,弹琴也好,水彩也好,本身就是为了快乐,弹的时候画的时候开心到了就好了,根本谈不上坚持,就好像看美剧,不看了就不看了,总不见得还有人会遗憾自己没有坚持看下去咯?
虽然我也知道,之所以会这么想要有一些长进,是内心里觉得,如果弹到某一个程度,应该会有不一样的开心,就好像山顶的风景就是和半山腰不一样,但是想的开一点,不要执着,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实在没有进,那就。。。算了吧!不要搞业余爱好还要搞出KPI~~~~
啊!我现在可真是擅于接纳自己啊我,欣慰的摸摸自己的小脑袋

最近想读的东西很多,《锅匠,裁缝,士兵,间谍》读了一个开头,很好看的样子,间谍们不仅要搞外勤,还要搞办公室政治,毕竟也是公务员啊他们!看到一个苏联商务代表团有个家伙夜夜流连酒吧,英国间谍想着要不要去招募一下,然后暗中一观察,发现这家伙在酒吧坐的位置看似不经意,但都是英国间谍如果自己选座位一定会选的位置,额。。。同行咯?!
因为中文版估计是没戏了,下了一本罗琳的《Lethal White》,可是英文版巨长无比,很可能我严重高估了自己
一篇叫做《Life, Interrupted》的同人开了个头,文笔成熟而稳,似乎不错~~
说起来,今天还读了一个短篇《The Pawn》,写在混血王子刚刚出版的时候,上下两篇,一篇讲的是SS发现老伏认为预言里的孩子是Lily的儿子,非常无助+恐惧+不知所措+别扭的去求AD保护Lily(而且还已经求过老伏),一篇讲的是Lily死后,AD去找SS,让他一起保护波特。比《死亡圣器》里的情节更温和一些,说起来原著里在山顶上大风里,SS跪倒在AD脚下这种情节倒还蛮同人的类!这篇文看的非常令人吃惊,作者居然能在那么早就写出《死亡圣器》里的经典情节,而且竟然有一种感动,往小里说,是觉得SS这个人物有自己的逻辑,虽然罗琳创造出来了,但是这个逻辑是可以往下走可以预测的,而不是全靠作者拍脑袋,往大里说,会觉得仿佛真的有一个魔法世界呢!

忙啊忙

自从过完摊在家的国庆之后,真的是忙到不行,时时刻刻都觉得有一大堆事情没有做,而我在读完《Matilda》之后,自不量力的下了罗琳的《Lethal White》,显然还躺在kindle里,一点没看呢。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看了一篇同人的开头,非常好笑,战争处于胶着状态,两边都无甚激情,连食死徒都开始厌战了,SS摸鱼的做着间谍工作不想上班,HG在学校出不去想到学生难搞就头大不想上班。。。啊!真是契合我不想上班的心情啊!

杨小恒最近会了很多成语,说到度日如年,我造句说,比如上班就是度日如年,我问她上学呢?她笑嘻嘻的说,我上学啊,是争分夺秒!想了想又说,吃午饭的时候尤其争分夺秒。。。
好的吧
我问shu,你说她真的那么爱上学还是主要是爱看妈妈抓狂?他说一半一半吧。。。
这位小朋友,从国庆假期开始的第二天每天就和我说一遍,假期又少一天,已经进入尾声了哦。。。

放假前最好笑的事情是和老板以及另一个同事三个人聊天,我说我前几天去和客户吃饭,客户大谈国际形势,我就埋头吃椒盐排条。。。又哀叹了一下,社交性吃饭好难哦,她说,你年轻,过两年到我这个岁数说不定就好点,我还没开口,老板抬头看着我说,一脸认真,说,我劝你一句话,放弃吧,我都这个岁数了也不行啊。老板又说他自己因为每次都靠吃东西掩饰尴尬,结果每次饭局最后都很撑。
啊,人家社交小能手,因为忙着说话社交,应该是每次饭局都吃不饱吧
然后说起瓜子,可以占上手和嘴巴,有个地方聚焦眼神还不撑,我接口说,橘子也是个好东西,这时候我心里想的是,可以慢悠悠的剥开,慢悠悠的把筋筋络络清干净,慢悠悠的一片一片吃,可以吃很久!结果话还没说出口,老板道,橘子你可以,我不行的,慢慢的剥筋络也太小姑娘了。。我就快笑得不行了。。。老板啊,你也考虑过橘子咯?!

国庆在家看掉了《网:阿加西自传》,好好看啊。男人们啊,真的都很怕秃顶诶!说起来,几乎就是心智尚不成熟一个孩子,靠着一场一场的球赛,就功成名就,那种心境或者迷失还蛮难以想象的。看到他说“我已经将父亲——他的焦躁、他的完美主义、他的愤怒——内化于心。我再也不需要父亲折磨我了。从那天以后,我开始了自我折磨的征程。”真是印象好深。
还看掉了《Matilda》,看的很认真,一个字一个字查单词的看法,希望可以提高一下英文水平,看完之后去wiki查Doald Dahl,然后又七七八八看了点有的没的,啊,我居然也是可以稍微看英文wiki的人了,感觉可真好啊!

索芙特

最近事情很多,很杂,而且工作上似乎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事情,平平淡淡打官司,平平淡淡的改合同,平平淡淡的接电话打电话,说起来经常在快下班时候收到顾问单位发过来审的合同,shu笑说,因为顾问单位的法务也拖延啊,不到下班前根本不想处理。。。好吧,有道理!

有一天下班,刚刚下过雨,共享单车上都是水,拿出餐巾纸擦坐垫,餐巾纸上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仿佛是20年前的索芙特木瓜美白香皂,然后我就回忆起那时候紫薇格格充满胶原蛋白的脸。气味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无法描述但是那么清晰,仿佛能够穿越时空。
后来搜了一下,索芙特这家公司居然还存在着,以及居然还在卖着木瓜系列。。。
上周在家读完了《Born a Crime》,能读懂九成以上吧,也许英文水平真是有所提升,很高兴。其实我对崔娃是完全不了解的,也没有看过他的节目,因为在微博上偷偷关注的一个姐姐推荐,才找了这本书来看,确实还挺好看的。某天半夜三更读到他重新找到他生父那一段,那么复杂的情感,夹杂了如释重负、时不我待、不知所措。还有很多故事让我印象深刻,那只奇奇怪怪的小狗,初次喜欢一个小姑娘,在学校里做生意,面对他暴力的继父时候的巨大恐惧等等。抛开内容本身,这本书对我来说,很惊喜的一点是,读懂了不说,而且还能记得具体的一些细节,不再是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在魔药群和小姑娘讨论《Beyond 84 Charing Cross Road》这篇,开始HG和SS写信的时候,HG并不知道simon就是SS,但是读者知道啊,会注意到信里傲娇之下的苦涩,寥寥几笔,掩藏在嘲讽之下,非常有意思。比如说到朋友,他说“I have had acquaintances, colleagues, superiors, enemies and even business associates. Until now, I don’t believe I’ve ever had a friend of any age in the last twenty or so years. I did have one once. A childhood friend who died before her time.”
说不定会捡起来再读一次~~
说起来和魔药群的小姑娘们聊天好开心啊,因为兴趣爱好认识的可爱的网友这种事情就是令人十分快乐!难怪我喜欢这篇《Beyond 84 Charing Cross Road》。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在苏州的酒店里读完《根西岛文学与土豆皮馅饼俱乐部》,酒店的沙发和窗外的金鸡湖历历在目,啊,好久没出过门了呢

这周读完了另一篇同人,十多万字,很长,有的地方也还蛮有意思,但是后面笔力就不行了,最后20%我就草草翻过,连伏地魔是怎么死的都没认真看了,很多同人都是这样,这俩人的关系一旦建立之后,就迅速不太行了,而且有的时候我觉得吧,有的文似乎能看得出来作者年纪小,写的是想象中的大人,这种时候就不会特别喜欢了,还是喜欢看成熟的作者,啊!

准备去读何伟的埃及了,希望可以读懂!还准备去读《To Kill a Mocking Bird》,以及试着听听看AR读的《还乡》!
前阵子还读了一点点阿加西的《网》,我这种连网球比赛都几乎没看过的人,都觉得似乎非常好看,然后就赶紧高高兴兴的收起来,准备等国庆买好奶茶,舒舒服服窝在家里过一个幸福的假期!地铁上就刷刷同人,读读《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就好了~~~

超级忙碌的一周之后的同人读后感

以周三为例,上午跑了三个地方,下午见了两拨人,不过就这么忙的情况下还在路上刷了一下微博,正好看到有人说小天狼星的同人文,然后我就在想,我好像对小天狼星啦,莉莉啦,詹姆啦,都没啥兴趣,想了一下,我觉得吧,大概我就对这种人人都喜欢的,备受欢迎的角色没兴趣吧,也不能说他们的痛苦就不是痛苦,但是这些痛苦对于读者我来说总体上是非常隔膜啊!

有时候会和魔药群的小朋友一起聊同人,觉得还挺有意思的,有的地方是聊着聊着就觉得更清晰了。前阵子重读《双重人生》,依然是很喜欢。为了让SS不像原文里那样挂掉,作者设定是SS在老邓的要求下,花了很多年配制了重生剂,让HG随身带着以备必要的时候给哈利喝掉,以免哈利在拯救世界之前自己挂掉。说起来要花这么长时间配重生剂,和薛宝钗的冷香丸差不多了都~总之,在尖叫屋棚那一幕,看着SS血流不止生命慢慢流逝,甚至还对她说了“I love you”,一听这话,HG就觉得他肯定是觉得自己要挂了,不然断不会说。HG就把珍贵的重生剂给了SS,然后SS就活过来了。
活过来的SS第一反应是懵,随即是愤怒,非常非常愤怒,觉得这都是为什么啊这,本来以为我都还清了,现在我居然活了?!那这么活了如果哈利因为没有重生剂挂了,岂不是这么多年功亏一篑,于是很生气!何况未来怎么面对凤凰社啊,未来岂不是黑白两道都要搞我,这么崩溃的生活啥时候是个头啊等等,依然很生气!我觉得愤怒在这里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表现。而HG的第一个反应是,惨了,他不会再信任(trust)我了。这里的信任不是指相信她不会背叛不会伤害他,而是指他觉得她靠不住,不值得托付。

这个地方我认为非常值得说,对于HG来说,SS的信任某种程度比爱更重要。然后就要引申出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信任和爱的问题,爱是不是包含信任,我觉得是不包含,推到极限,就是父母对幼儿的爱,包含保护甚至包含献身,但是不怎么包含靠得住,值得托付这样的信任。 如果是HG和罗恩组CP, 可能罗恩的保护感,对HG来说很美好。但在这种年龄和阅历明显不匹配的CP里面,SS作为老师已经天然带有了一部分保护感和教导感,所以对于HG(尤其是HG这种性格禀赋),能让SS觉得她关键时候靠得住,这种认可对HG来说就尤其重要,也特别害怕失去。(关于HG担心不被trust除了这一幕,前文也是有其他地方体现的)
所以在那个点上,她看到愤怒的SS,第一反应不是惨了,他要不喜欢我了,而是惨了,他不再信任我了,我觉得啊,这篇文对于这种两个人关系的点都抓的特别特别准而且非常令人信服。

同人啦,言情小说啦,也是有那种世事洞明的成熟文和那种甜甜宠宠的幼稚文的区别的!有的成熟文写的啊,真的是蛮好,很能耐得住琢磨~~~

最近在做beta的魔药课,也是《双重人生》作者的文,我觉得也非常好,当初只看懂了六七成最多了,在做beta跟着逐字逐句读译文对照原文的过程中,有很多新的想法,也很有意思。这篇的故事和廊桥遗梦很像,基本上就是HG中年危机为了散个心,就报名参加了一个魔药课,没想到碰到SS也来参加这个课,俩人就一起聊魔药,然后稍微交换了一下近况,就春风一度的上了床,然后SS觉得这样不行,写了一封信之后就离开了HG,这篇文也非常成熟。
疲惫中年妇女重新体会到青春的悸动其实对于女作者来说应该不是难事,SS多年之后遇到故人,不用解释前因后果的轻松和熟悉,一点就通的默契和愉快,甚至包括年轻的肉体,快快乐乐的上个床也不难理解,但是为什么SS会决定离开,我觉得非常妙的一点就是,作者埋了很多伏笔并且最终给出来的答案是,SS认为属于自己的生活且不再有秘密不再需隐藏的生活来之不易,他不愿意再背负秘密,做HG的地下情人什么的,也不愿意再被控制(“I cannot take your marriage as my newest master.”),爱和快乐固然珍贵难得,但是真正自由的生活/心灵更重要。一个清醒的,挣扎的,最终决定不让自己再次陷入泥沼的SS。不仅非常合理,而且动人。

还在读《Beyond 84 Charing Cross Road》,这篇文非常是我的菜,本身我对于书信往来调情这种文就很有偏好,加上这篇文的设定我也喜欢。一开始是SS化名写信给书店经理的HG,搜罗各种魔药书,为了解决自己实在是睡不好的问题,后来实在没办法,坦白给HG,让HG一起帮着想办法,结果HG发现,SS之所以常年做噩梦,是因为当初老邓为了更好的控制SS,给他下了咒,让百合同学在他心中永不褪色,还时不时根据老邓的需要在他梦中出现以强化控制。那么,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要不要研制解药,毕竟百合已经如是这般的在他心里二三十年了,如果有了解药,是不是百合就不会再出现在梦里,自己是不是就一无所有?同时,他也很怕自己对百合那么真挚的感情居然是药效!总之SS非常挣扎。在这个挣扎的过程中毫无疑问是伤到过HG的,HG也非常挣扎,要不要握住SS的手,即使可能只有友情?是能搞就搞一会,有的搞总比没的强,还是趁自己没有遍体鳞伤赶快跑路?这两个人的挣扎都非常好看,以及前面还没发现噩梦原因的时候还没开始挣扎的时候俩人有几幕是一种令人心醉的绮丽
不过我觉得这篇文的英文很难,如果不是有译文,肯定一点读不懂,是打算要再读一次的文~~~
真的好高兴能读到这样的文,读同人真的使人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