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飘》

2018年的最后一天,开了电热毯,躲在被子里读小说,不知不觉就读到一点半,不得不感叹,还是这种传统小说读起来最愉快啊!
非常饱满的小说。我喜欢郝思嘉和韩媚兰(对,我读的版本就是这么翻译的,虽然我觉得还是梅兰妮的这个名字翻译的好一点,因为她一点也不媚啊!),尤其是郝思嘉,因为她心里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塔拉的红土地,这就比纯粹的爱来爱去的言情小说气象大了很多。
倒没有很喜欢白瑞德,因为他真的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啊,郝思嘉一直没有对白瑞德说过爱,是因为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感,她仍旧以为自己爱的是艾希礼,可一旦确认了心意,她就明明白白告诉白瑞德,可是白瑞德呢,他一点也不自信,完全不敢告诉郝思嘉他的真心,怕落了下风,他喜欢郝思嘉对生活的热情和“真”,但他觉得郝思嘉就是一只猫,一个孩子,太看低郝思嘉了。在豆瓣上随便搜了一下评论,大部分都说郝思嘉的作,使得白瑞德离开,所谓“觉累不爱”,其实郝思嘉倒不作,她是脑子里没有这根弦,可是白瑞德他明明就是很作啊!处处以挖苦讽刺来掩盖真心,这还不作啊?!
郝思嘉最难得和打动我的是,真实和力量,我还没有在第二本书里看到这么有力量的女主角,这种力量是直接的,按照弗兰克的话说“她一旦确定自己需要什么,就像个男人似地通过最简捷的途径去追求,而不是以女人所特有的那种躲躲闪闪和迂回的办法。”郝思嘉从不回避自己想要的和自己内心的感受,非常非常勇敢。

韩媚兰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是因为她遵循的道德是她内心的道德,非常不拧巴。而拧巴的代表人物当然就是艾希礼了,他知道南方终将败落,他知道战争没有意义,但他依然为南方而战,他知道他被郝思嘉的活力和身体吸引,但他不敢面对,只是被战争被郝思嘉被生活推着走。他知道他应该做什么,可是做不到,又恨自己做不到,然后就自己嫌弃自己。但是我也可以明白艾希礼对郝思嘉的吸引,除了一般意义上得不到的总是心里的白月光之外,更重要的是,虽然郝思嘉根本不理解艾希礼,但艾希礼有一种超乎日常生活的书面感,就是他是有精神生活的人,这种东西是没什么用处,但是确实有某种程度的吸引力。
男性人物里,我最喜欢的,大概就是威尔了,包容而靠得住是多么难得的品质啊! 除了人物之外,对于南方的社会风气还是蛮震惊的,原来十分想生男孩的不止我们中国人诶!南北战争时期的女性,比我们清朝生活的好一点,但也好得有限。。。总之,女人啊,普遍意义上来说,可真是很惨啊。。。再次感叹啊,现代社会是好的,自由是好的,和平是好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