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智斗勇

今天整整开庭开了一天,简直累惨了,不过因为是和同事一起去开的,是一个合作的案子,所以累到S也没有,反而有参与有旁观。案情其实没啥意思,也比较复杂,只能简单写写,就是原告诉我们,法院觉得案件事实查不清楚,就追加了第三人,今天第三人第一次到庭,而此前第三人给原告做了一份关键证据,显然第三人是原告一边的。

开庭前我在走廊上我听见了第三人和原告的聊天儿,偶然间知道了第三人实际上最想要或者说最看中的东西,然后中午我们、原告、第三人简单一聊,我们就给第三人心里埋了一颗怀疑的小种子,到了下午开庭,第三人明显口风就变了,不那么向着原告。。。到最后开完庭,在大家签笔录的时候,我们刻意把话往第三人想要的东西上引,第三人立刻积极起来,原告开始支支吾吾,法官话很明的说,原告不要觉得把被告挡在前面,现在被告已经表态了,你们呢?虽然这个事情和本案的争议没有关系,但是从这个事情也是看得出几方的立场和动机的。
法官极其思路清晰外加目光如炬。。。

开完庭,我们和第三人以及原告又沟通了一次,第三人已经开始针对原告,觉得原告不可信,当然一方面我们是刻意挑拨了原告和第三人的关系,但是另一方面,确实我们内心也是认为在这个事情上,第三人是很冤的,而我们的利益是能够和第三人相统一。
非常非常有意思,虽然案情本身倒没什么,但是这里面三方的利益的平衡、心理的变化,庭审的节奏和控制,沟通的细节,很多时候能够看到哪一句话打动了对方,哪一句话让对方舒服。而因为是和同事合作的案子,不像其他案子就是自己上或者就是打酱油,而是沟通有的时候我是演员有的时候我是观众,所以格外清晰。
当然,我觉得这些的基础之一,就是迅速搞清楚了第三人的核心诉求,那么为什么能知道呢?因为我。。。耳朵好吧

又,
刚刚杨小恒她在拼积木拼不出来,说自己烦气,很烦气,shu神秘兮兮的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搞得我也很好奇,竖起耳朵,杨小恒问是什么秘密?他一本正经的说:烦气会伤肝。。。我简直快要笑S了。。。
又又,
某天听人推荐“寒江钓雪”,然后就去找来听,我觉得吧,可能是我没文化,反正很多粤曲吧,我觉得他们就是用很多看着很雅的词堆砌在一起,愁啊怨啊,其实。。。也就是是另一种水词儿吧,并没有特别动人之处
又又又,
某天看到一个温州做机械的小老板的朋友圈,这位小老板我见过几次面,真的就是非常非常温州小老板的小老板,朋友圈是朋友聚餐前酒摆出来的照片,是四句话,觉得该不是他自己写的吧,一搜,才知道是戴叔伦的诗,跑去和shu说,我说我既没听说过这首诗也没听说过戴叔伦,shu说他还是听说过戴叔伦的,比我强一点!这位小老板很厉害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