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棋客

前阵子《人物》出了两篇报道,围棋界唯一对九段夫妇,在微博里颇有一些我关注的人在转,我这么不懂棋的人都觉得确实写得很迷人,惊人的技术和职业追求、爱情、师生情谊、友谊、对手之间的惺惺相惜,无棋可下的辗转反侧,通通都有一种传奇感,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时代的绝唱之类的感觉。
对于一个智商普普通通,专注力普普通通,一百样都普普通通的我来说,这俩人完全都属于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就觉得世界上有这样的人们就很好啊!就。。。不按照一般意义的成功去处事就是有吸引力啊!

《人物》的文章里采访韩国女棋手说“她给了我们可以和男棋手一决高下的自信,她给了我和崔精在内的后辈棋手巨大的勇气和希望”,特别有感触,这种事情吧,男小孩是不会懂的,十分厉害的女科学家,十分厉害的女运动员,十分厉害的女律师,十分厉害的女企业家,能够带给女小孩的鼓励,榜样这种东西说起来好像很虚,但有和没有是截然不同的。

说起来,九段的女棋手年近六旬依然在赛场努力,九段的男棋手在教小朋友下围棋,性别如果反一反,就完全没有这种传奇性了。这个世界上,单纯衷心的欣赏老婆业务能力的男的真是还挺珍贵的。

然后我就孜孜不倦的去找了他们的《天涯棋客》来读,颇好看,非常真挚。很多地方有那种80年代特有的欣欣向荣感。
印象深刻的地方有很多,首先当然是女棋手被歧视,其实还蛮少见在出版物这么直接说的,比如说:“刚开始赢男棋手的时候,有些棋手不习惯也不自在”,“想离队还有一个原因,当时和我水平相当的男棋手,他们参加世界比赛的机会比我多,这可能因为我是女性,一些完全由队里安排的比赛自然不用说,就连富士通这样的比赛,对女棋手来说,机会也差了很多。”“我的机会还远远不如那些水平和我差不多的男棋手。”后来,到了上海队“其实这些杯赛,棋手只要具有六段的资格就可以参赛,所以我报了名,但国家围棋队就是不批”
一方面是女的被歧视,一方面是体制内那种想搞人的那种熟悉的搞法,真是。。。令人窒息。。。有一句说到“那就是我想回到职业棋手的行列,我想和铸久在一起”很简单的愿望,直白的落在纸上,但是就觉得有一种力量
还有个好玩的地方,她被邀请去日本电视台做节目,担任围棋讲师,讲吴清源的围棋思想,是一个还蛮不容易的机会,尤其是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结果她听说,每次讲棋都要换一身衣服,就立刻想打退堂鼓了,觉得麻烦S了。他和她说,能够去做这样的节目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他也能理解她,所以又说“如果你实在觉得为难,那就算了”我是觉得配偶支持但是不push真是一桩幸福的事情啊!后来问题还是解决了,因为电视台的人说,没必要啦,衣服换个一两回就行了,哈哈哈哈
他写的部分也好看,很多很多细节,都很有意思。说起来,他在美国的时候比在日本的她可是难太多了。

有一章是他俩一人一段,写两个人的故事,也很好看。
印象最深的是一段三峡事件以后,她已经交了离队报告,人要走了,很暗淡。在小组赛第二轮他俩相遇。她之前是一个对棋非常非常坚定的人,从来不让棋,每一盘都认真对待,就是这样,那时候也想着说随便下下算了。一来是觉得下棋没希望,身心俱疲,二来是和他走得比较近了
比赛前一天他来找她,和他说,明天这盘棋,我们俩都要好好下。你就要走了,以后我们在一起下棋的机会不多了。
看起来也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就觉得他懂他的意思了,(而且我觉得显然也是他看出来她的状态不怎么样),想一定要全力以赴,要对得起围棋也要对得起自己。
结果第二天,他西装革履打着领带,整个人精神抖擞,她特地穿了一件漂亮的新毛衣,面对面坐下来,她觉得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她说“这件事之后,我对他更加敬佩了,他对待围棋和朋友的态度,和我的理想和信念是一致的。”
这一段看起来很平淡,但还蛮打动我的,其实还蛮言情小说的诶,而且是我喜欢的那种两个人互相很懂又没说破桥段诶。

另外,看他们写日本围棋界偶尔带到的那种论资排辈的气氛让我这种很不懂的人都觉得他们肯定越下越不行,论资排辈对于任何行业都没前途啊没前途。

看完文章,我就行动力超群的给杨小恒报了江老师的围棋课,昨天开始就已经去上江老师的暑假围棋集训了,啊,九段诶!啊,传奇人物诶!我由衷的觉得吧,住在魔都就是好啊!
又话说啊,我要不是觉得自己智商不够,也很想学一学呢!
我是一个连输杨小恒四盘五子棋的人,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