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梨酥

我今天早晨5点钟起来,shu也一起起床帮我准备了早餐,冲了咖啡还剥了一个橘子放在边上,然后他又回去睡了,我吃完去火车站高铁到南京去干活,折腾一天,总算事情还蛮顺的,毕竟这个案情特殊,我们和当事人都是齐心协力糊弄事~

下午3点高铁返程,回家的时候shu和娃在楼下玩,我直接回来,看到桌上放着泡好的温热的红茶,边上还放着一块凤梨酥,啊!真是甜蜜啊!!sweety~

前几天还是有点累的,尤其又在感冒的边缘,周六下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睡到一半,手机因为有短信进来震动了一下,我举起来看了一眼,还有一条十分钟前收到的当事人的微信,我想再睡一会好了,起来再回她。然后居然开始做梦,梦到这个当事人的介绍人过来吵,说我不理当事人什么的,我就各种解释,妈呀。。。做梦都做得这么辛苦,还睡什么睡啊

有一个潜在的外地的活儿,一方面收费也多不到哪里去,一方面该地太远了,而且据说还要核酸检测,就没有很努力去接,回来和shu说,我觉得不要把自己搞S是第一位的,shu也深以为然

破产和清算案子真是没啥意思,还是诉讼好,多快好省。马克思大人说劳动的异化,说是现代分工导致劳动者(比如流水线上的工人,比如每天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文员)和最终的劳动成果距离太远,劳动成就感严重被剥夺,我觉得律师算是不太异化的行业了,毕竟前店后厂,营销生产客服维护一条龙服务,相对来说大概非诉和破产清算之类的案子更异化一点,果然就让人兴趣缺缺
前几天看豆瓣上一个体制内的办公室“笔杆子”姐姐因为是LES,和女朋友移民加拿大,开始做木匠,真正意义上的转行为木工,工作觉得比以前快乐一百多倍吧,我觉得挺能理解的,其实我觉得吧,如果有技术含量的体力劳动者(扛大包就算了),能够通过体力劳动获得体面的生活和有效的劳动保障,并不是人人都想要坐办公室的

前两天看一个微博,有个人匿名询问,说在读大学,有个室友是某县委书记的女儿,各种有钱各种有权各种想要什么就有人送上门想考驾照就车管所领导上赶着送证上门各种成绩差但是依然能保研等等,心里非常不平衡,觉得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没法比,求破心里不平衡。读完以后,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电影里SS对哈利说“it may have escaped your notice, but life isn’t fair.”就。。。是啊,没错,你是怎么努力都赶不上她,哪又能怎么办呢?只能自己多找乐子咯。不行就去吃点肉,喝杯奶茶好了。我一边想着一边点开评论,想看看大家会怎么说,心里想,除了“ life isn’t fair”这种没劲的答案之外,估计有人会说“这种人迟早要倒霉”来安慰提问者,结果没想到高赞是“楼主啊,这么好的资源,你要赶紧去抱大腿才是”。。。我就。。。啊!怎么这么没劲啊大家,比我还没劲啊。。。室友而已啊,又不发你钱,看了不喜欢不看就是了,这么市侩势利生活也太没劲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