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谍影

这本书2015年的时候读过,当时下的版本有点问题,最后结局居然和正版完全不一样,至于内容是不是完全一模一样已经不太记得了,总之就是看了一本假的书,这大概就是下载电子书的可怕之处,有时候会下到非常奇怪的东西,以前还下过一本内容隔三差五就删掉几章的《面纱》,就这样还看得津津有味,直到看了一眼PDF扫描版,才知道错过了多少,然后重新读了真正的《面纱》

说回《柏林谍影》,不知道是过了这几年我日渐狡猾还是上次读的版本内容也非常不准确,总之之前读得云里雾里的,还十分怀疑自己智商,但这次读完觉得整个局中局真是非常清晰啊,一层层清晰又耐琢磨,确实非常精彩。书里的间谍工作并不靠什么高科技设备,简直就是笃悠悠的手艺活儿,其中的心理攻防写得真是太漂亮了!
利玛斯就是棋子,当然是技艺高超的棋子,但是依然是棋子,被非常漂亮的利用了,说起来为什么最后利玛斯还是返回来死在丽兹身边,如果用政治课本上的语言来说,就是他充分认识到了资本主义的虚伪和残酷,他知道他渴望的平静的阳光下的生活终究不能到来,而如果用更探究内心的话来说,大概就是他需要有一些东西来确认自己仍然是自己,而不完全是工具,固然他被利用了,固然他是棋子了,可是棋子也有内心别人不能撼动的东西,也有一小块地方是属于真正的自己。这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很重要。
未必他就对丽兹有着怎样的爱情,但丽兹就是他内心里真正属于自己的部分,连这一部分也被算计了的话,也毫无希望的话,那究竟还有什么可活的呢。

最近安利同事看《传奇办公室》,她也很喜欢,我们就一起感叹每个人都有软肋,尤其是对于间谍这种工作来说,伪装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或者说是维持生命的那一部分,实在太容易在其中迷失,而软肋,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是区别自己与他人的那一点东西吧,某种程度来说就是用来标记自我。
为什么最近深刻能体会到这一点,显然是因为最近忙到爆炸,事情一件件喷薄而出,每天奔波,靠着公共交通,一天也能奔波个六七十公里,总之就是非常累。但是这么累的时候,也依然要读两页小说读一点和仕途经济完全没关系的东西,就是觉得,如果连这个也没有了,那我和一个法律服务机器有什么区别,AI咯?!
想到《图灵传》里的几句话“在他们的头颅中,都有那么几立方厘米,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而且要不惜一切代价,抵御外部世界的入侵。”

周四和老板以及当事人三个人去张江的知产法院开庭,一个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的案子,我们是原告,因为种种原因,总之是我和当事人开庭,老板旁听。这个案子也非常有意思,我们在网页的里增加一行经过转换的注释,如果用在线编码转换转换回来就是以上代码复制自XXX(原告名称),所以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作品里做了署名。然而显然被告在抄的时候没看出来,连这行注释也一起抄上去了,真是不由的赞叹,埋伏笔的间谍工作干得漂亮啊!当然,这些代码本身是在开源代码的基础上改的,那么就涉及到开源代码的lisence,我开始对于被告证据里开源代码有点懵,就把整个案情讲给shu听,shu就帮我普及了一下各种知识,结果开庭的时候对方真的提到lisence的问题,说到MIT许可协议什么的,那真是心下大喜啊,心想MIT许可协议,我昨晚上可是刚刚补过课呢!除了MIT协议以外,其他部分我几个点自我感觉都抓得很好,庭开得很顺利,连老板都说,我想到以及准备到了他没想到的内容。开心!
这个庭的时间比预想的要长,知产法院居然有技术调查官这种很帅气的专门岗位,省的委托出去鉴定,费时费力费钱,技术调查官中午把原告代码、被告代码、开源代码三者比对一遍,下午接着开庭。于是整个中午就要在法院边上耗掉,我、我老板、当事人,跑到咖啡馆呆着,当事人是个技术小男生,我们三个人吃好午饭居然就各自没话,各自刷手机,我把这个场面偷偷微信给同事,她快笑S了,说这个场面怎么诡异的啦?三个社恐咯?
总之,我们各自刷手机,过了一会,一个人起身,在门口租了一个充电宝回来接着刷,又过了一会,另一个人起身,在门口租了另一个充电宝回来接着刷,又过了一会,我,拿出了包里的充电宝!
然后我看大家都没有没话找话的趋势,就干脆拿出kindle看《柏林谍影》了,就这也看掉了半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