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艺双馨

某天偶然听到一个德国大提琴手的介绍,意思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大提琴手,因为参加了纳粹,是希特勒的天才名单上的一员,也一直有劳军演出,所以战后受到审查,虽然是通过审查了吧,被认为是可以公开演出的人员,但之后演出录音都不多。我就去认真听了一下录音,真的不错,很多部分非常感人。然后又查了一些资料,了解到,他本人从来没有对自己在二战时候的表现作过任何表示。
然后,如下问题就冒出来,1)人品和作品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完全没关系么?是作品只能体现艺术家本人的某些性格,仅此而已?2)艺术家或者说演奏家可以在认同一些人应该被种族灭绝的情况下,表演出人类的艺术么?3)如果说表演出了一些很感人的地方,那这些地方是虚伪的么?4)如果人品有问题,会影响我对这个艺术家作品的喜爱程度么?

和魔药群的小伙伴以及shu聊下来,一方面受到大家的启发,一方面自己的想法也更清晰,我觉得,可能客观上,人品和作品的关系没有那么大,但也是有关系的,但只是对本人的关系。比如说这个人人品3分,他的作品能达到的高度是8分,如果他人品再好一点,可能作品就能达到10分的高度,但即使是8分也比其他很多人的作品强太多了。。。与此同时,某种程度上,人品不行,做出来的东西就是有虚伪之处的,比如说为什么不是10分的作品而是8分,就是因为其中有虚伪之处。

关于人品和喜爱程度的问题,这里的人品更可以理解为雷点,就是每个人觉得人品有问题的点完全不同。比如说A觉得嫖娼不行,不爱国可以,B觉得嫖娼只是风流,不爱国是大节有亏。到底什么是人品问题,我觉得除了杀人放火之外,基本没法达成共识,因为这是个人价值观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就演化为:如果这个艺术家是你所定义里的人品不行,是否会影响对这个艺术家的喜爱程度?我觉得是会的。我很难全心全意非常感情投入的去喜爱一个我觉得不太行的人做出来的作品,我会觉得客观上不错,颇有可取之处,但是不太会对这种作品有切肤的深刻的情意

说起来,虽然这位德国大提琴手颇有一些动人之处,但是我觉得听回我很喜欢的大提琴手的作品,觉得,还是好的,非常温暖

又,我最近读了篇同人,印象最深的一处是SS拒绝了敏敏,想要吓退她,但是她表现出来的样子是:虽然你可以/有能力伤害我,但是你吓不倒我。。。一方面非常感人,一方面非常令我佩服。。。而我。。。就是一个时不时会在面对其实伤害不了我的人/事情的时候会产生恐惧心理的怂人,自从看了这一篇之后,我经常默念“你吓不倒我”,好像还是有点用类,啊哈哈哈哈!

一种价值体系以及吃包子

我最喜欢的播客更新了,第一时间听完,还好戴着口罩,因为数次在地铁里笑得不行
总结一下这几期里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内容,比如说李碧华的那期,说李碧华和陈凯歌的不同之处在于,李碧华大体上还是认为同性恋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而陈凯歌基本认为一个男的,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男的?!我觉得太有启发了,因为当时看《霸王别姬》的时候就觉得非常不自然,有一种刻意在其中,现在想来,就是因为底色是恐同的,是要设定非常多压迫阉割的明喻或者隐喻的
李碧华总是喜欢写各种边缘人物,就是我有的,只是我的爱了,这样。对于段小楼,希希很好笑的说,这个人,就是“一个男的”。
我读书的时候对程蝶衣和段小楼劫后重逢的一段印象非常深,这一段,两个嘉宾作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读。希希说,她觉得段小楼有人味了,因为在已经年迈的时候,他和程蝶衣说他是知道他一直以来的心意的,只是他没办法回馈这份爱,同时又说能不能帮我把老婆的骨灰带回来,就是一个深情流露的时刻。老袁说,这个细节她觉得完全写出了段小楼是一个多么自私而鸡贼的人,就是在知道双方的情分已经生疏了的情况下,用旧情去挑动程蝶衣,用最后的筹码,让程蝶衣帮他做事,甚至骨灰只是开始,后面潜台词还有很多,说到底就是算计
就好喜欢听到这些不同的解读,不同的理解啊!
另外,李碧华是一个有政治感觉的作家,她对世纪末的香港的那种感觉,其实是很准的
老袁有一个观点,人气爆棚的流行小说实际上都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和一种生活方式,比如说琼瑶,爱情就是至高无上的,爱本身就是生活模式,而亦舒,大概姿态好看就是至高无上的

还有一期是说李翊云,有谈到一个点,就是作为一个少数族裔或者说背景不主流的作家,创作的时候往往有两个方向,展示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血泪,还是刻意回避这些部分,写自己不熟悉的人物(比如李翊云写白男,写两个法国小姑娘的友谊),有没有第三条路?其实广义来说,我觉得我们女的也有这个困惑,我们要追求不像个女的写的/导的/编的么?
我在豆瓣上看到有人说“这些年我渐渐懂了,传统文本中英雄本来就是由男性定义的,我原来认为的女英雄不过是性别为女的男英雄。那什么是女英雄呢?我原来以为恬娜的选择是一种倒退,但养育、修复、平衡、协作、共生这些价值在英雄叙事中,本身就很不戏剧性、很不伟大、很边缘。所以因果很有可能是反的,不是女性不伟大,而是因为女性所做的一切生长性的、修复性的、互惠性的行为都不会被定义为伟大。”
但我觉得完全没有道理,不是这样的!女英雄就是女英雄。她只要性别为女就是女英雄,并不因为社会犒赏“进攻性”(或者类似的品质),且社会犒赏男性,所以进攻性就变成了男性的专属品质。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两个事情:1)养育、修复、平衡、协作、共生这些价值当然是伟大的,同时这些价值的伟大并不经常被宣扬,所以要多宣扬,但这些价值并不是也不应该仅仅由女性提供;2)传统文本里的英雄模式,也可以是女的,女的并不是因为适用了这个模式就变成男英雄,传统文本里的英雄模式确实有一些美好的品质,这些品质没有性别属性,只是女的里面有这些品质的人没有更多的被鼓励和被看见。

昨天读完了《free: A Child and a Country at the End of History》,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有完全读懂,总体来说觉得作者对于socialism的感情非常复杂。可能是因为童年和青年的分割点基本就是巨变的时间点,而童年,总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以及作者本人就我浅薄的理解,也远远不能说是普通阿尔巴尼亚人。当然并不因此她的视角就没有意义,诚实的叙述和感受总是很吸引人的。印象最深的几个部分是,她和奶奶去希腊到家族墓前的一段、霍查的葬礼之后和邻居家一段。有很多很熟悉的部分,我们一看就懂,比如家庭出身、比如流动红旗,比如红领巾,比如说你穿得好像个外国游客时候的复杂内涵,比如入队宣誓的时候 “Pioneers of Enver! In the name of the cause of the Party, are you ready to fight?”“Always ready!”哈哈哈哈哈哈,“准备好了么?”“时刻准备着”

还看到有个人说,美不是一种感受而是一种经历,不是一个片段而是一根线,是有纵深的,比如说看到一树樱花当然会瞬间觉得好看,但是一起经历过寒冬,看着它的枯枝长出花苞,看着它零星初开,到一眼之间整树灿烂,那个灿烂的时刻所体会到的美是无与伦比的。
我觉得很有道理,在很多时候读小说也是,一路读下来,在某个点,因为一句话因为一个段落能获得莫大的感动,但是如果单拎出来这句话,这个片段,就觉得是好看的,仅此而已。
所以呢,我觉得不能只吃第七个包子,不能只去看片段,前面6个包子必不可少
在B站上随便刷刷,只会空虚,看完整部作品才会获得巨大的满足。。。要继续读小说看戏!

最近因为比较空而非常焦虑。所以看了很多起奇奇怪怪的东西,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啊

不同语言的音乐剧

周六零零星星看了很久Steven Barton的各种视频片段,虽然是好看的,但是好像就是没有那种很充实很满足的感受,好像是刷了很久手机微博,而不是看了一部长篇小说
所以决定还是要点沉浸式的娱乐活动,又跑去看了一遍《悲惨世界》的10周年音乐会,这是第二遍看,真的是好看啊!比第一遍看的时候还觉得好看很多很多很多,每一首都好好听,特别发现那首red and black真是特别好听啊,最后彩蛋上17国各语言的冉阿让上场,用这些不同的语言,一人一句到后来一起所有人合唱“people song”的时候,实在是太震撼,是那种瞬间一身鸡皮疙瘩的震撼
第一次看的时候因为并不太熟悉悲惨世界的故事,所以听歌、看字幕还要猜测剧情,而这是一个音乐剧版音乐会的形式,剧情有的时候我还连不太上,就很受影响。只是觉得有几首歌很好听,于是这几首歌时不时在QQ音乐上我也会找来听,但是更多好像也没有
但周日这次看的时候,完全就投入进去了,即使是音乐剧版音乐会的形式,也真是唱作俱佳,每个演员都唱作俱佳,非常非常有感染力,而且是舞台演出特有的感染力。
确实,音乐剧它首先是剧,音乐是表现剧的形式

因为people song有各国冉阿让,其中一个是日语版,其他荷兰语瑞典语波兰语什么的我几乎都没听到过,但是日语起码是一种我听到过的语言,但这首里面只有1句,然后我就在想,到底别的语言演唱英语音乐剧行不行啊?除了德语版的《贪欲》,我还听过一个Steven Barton英语版的,觉得也非常好听,但是这个说明力不够,因为是同一个演员,而且德语和英语差别还不足够?后来我就去找了一个日语版的《悲惨世界》,咦,居然也还是可以的诶!听起来也没觉得特别奇怪诶
那么中文呢?中文没有官方的版本,就去找一些自己唱着玩的片段,不太行。。。还听了一个粤语版的开头那首歌,不难听,只是非常。。。有霍元甲的气质
又跑去找《剧院魅影》,日语版的也还行,以及这部戏可是有真正的舞台演出的中文版,是去年上演的,还颇演出了很多场,就,啊!!!十分不行啊!!!尴尬死我了
一方面表演非常尴尬了,好像二流学生组的话剧社,另外还有个主要奇怪的地方是旋律的起伏和中文字音的起伏非常对抗,听着就很别扭
是用中文翻唱英文歌就不行么?可我又想,可是我从来也没觉得中文《国际歌》有什么别扭的嘛
然后我看了一个费翔版的中文《剧院魅影》里面的两首歌,得出的结论是现在的音乐剧演员不行。。。
不过语言天然的韵律和旋律的对应还是蛮有趣的一件事

很喜欢的播客更新了一期,是讲亦舒的,还蛮有收获。记一笔印象最深的几个点,1)恋物的人,沉迷于各种东西的人,其实很强的生命力的一种体现,我觉得有道理,因为看着我同事从恋物到不恋,从买奢侈品里花很多心思到随便买买优衣库,几乎就是她生活热情变化的外在体现;2)言情小说如果出圈,或者说如果掀起某一种热潮,其实都是因为价值观,而不是幽微的关系或者情感的描写,是其中的价值观契合了一种不那么主流的,但符合当下人们心境的价值观;3)“变高级”是我们人类会有的心理需求。

基因的威力以及其他

昨天娃很气愤的和我说,妈妈你都不管我!哈?!我哪方面不管你?你不管我学习!
问了半天总算搞清楚了,这位小同学觉得自己学习不够积极努力,觉得是完成任务式的,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更努力更主动,一方面根本做不到又总是拖着想,再玩一分钟就去学习,然后就觉得自己不够好。。。
妈呀。。。这种思想我太熟悉了,完全就和我一模一样。。。而且我爸也这样,他以前说,有一个无产阶级的思想和一个与之相对立的肉体真是令人痛苦啊,我问shu会不会,时不时就觉得自己不够好,本可以更好,但其实并做不到更好,shu说完全不会啊
我以前觉得,可能这样的想法来源于家庭教育,现在看起来,可能基因的因素更大一点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慰她,就,这种事情就是没啥办法的啦,只要对自己不满意的心情没有太影响生活就随它去吧,不满意就不满意吧,让自己喜欢自己这件事,我也没啥心得啊!
或者也可能不断追求要做更好的自己,本身就是不对的一件事,不要时时刻刻审视自己不要这么自恋,而是满足自己就好,让自己快乐就好,当然很多事情做不到,就有限的范围内能快乐一点是一点?啊,不懂。。。

周末看了一部模模糊糊拍摄质量一塌糊涂的《吸血鬼之舞》,97年的德语音乐剧,但是很喜欢。真的很喜欢Steven Barton对吸血鬼的演绎,而且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动人了。
贪欲一段,算是整部剧的精华,他其实也不爱莎拉,不爱歌里提到的几个人,他克制自己不吸血并不是为了爱,而是为了主宰自己而不是被渴欲住主宰,但是就是不能成功。无尽的渴欲和饥饿可以压倒一切,但吸血带来的不是满足而是一种稍许渴欲的缓解,而且这一种痛苦缓解了之后又会添上一种对自己失望的痛苦,怎么说呢,就是我们这种基因的人就特别理解嘛
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就是野兽,一方面也他知道怎么引诱别人,知道人类的那些东西,但是无法切身体会
豆瓣上有个人说“他演的正是他想成为却又无法成为的。体会到这些之后再回头看之前的歌,真是每首歌词都饱含深意,而且彼此之间关联性很强,loop很久并不是难事。剧中的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欲望,伯爵就是在其中穿针引线的人:用性欲引诱莎拉,用爱情引诱小阿,用知识引诱教授。然而这样一个将所有角色玩弄于股掌之上的猎人,最向往的竟然是跟猎物共情。这奇妙的追逐关系真是张力十足”
Steven Barton表现的优雅,挣扎,不甘心,生自己的气,真是非常味美

最近一周忙得要命,而且也不怎么挣钱,又累又无趣而且情感情绪上也没有正面的波澜,然后就会在地铁上听情感浓度很高的歌,比如说《悲惨世界》里的芳汀之死,比如说《吸血鬼之舞》里的贪欲,比如林冲夜奔,我觉得可能需要情感被翻动的东西也是人类的基本需求,生活里没有,就得在文艺作品里找
啊,不过还是想看一点荡漾的东西呢

又,在小红书上看到罗大佑要来开演唱会了,曲目单已经出来,毫不谦虚的说,这些歌至少90%我都能从头唱到尾,可见当年是有多喜欢,演唱会也看过不止一场。但是现在就没有很喜欢了,会觉得他非常男,就是男的青年导师这种样子,就,不行,无法继续喜欢下去

我很特别

没有,我没有很特别。我前两天听一个播客有很多收获。就是女性向浪漫的小说虽然男主浪漫形式浪漫桥段是多种多样的,但内核只有一个就是:我很特别,他待我不一样
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啊!无论是他如此强大,但向我吐露脆弱,无论是他带我去他小时候的秘密基地,都是这样。而也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变体,比如浪子回头,他虽然很渣,但他为我回头,甚至他虽然伤害我,但是他伤害别人更多。。。这种心理需求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关注他待我不一样,胜过了关注他捧出来的究竟是什么
哪怕他拿出来的东西是天经地义的,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是不怎么样的,只要能说明我很特别,也会让我迷醉,比如说,他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烂人,居然为我上班去了,虽然他对你是很特别,但。。。我们人类就是要上班的啊。。。他捧出的上班实在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换句话说,就是很多时候我们女的,不是喜欢对方,而是喜欢“他喜欢我”这件事,就没啥意思,太多女的会用“他没选择我”这种句子,我觉得不行,我们女的,要更多用“我没得到他”,“我和他没谈下去”这样的表述!

而男性向小说的主要心理需求大概就是,我超厉害,我比人家都厉害吧,虽然也确实没啥意思,但好像不太会伤及自身。

我以前非常不能理解太监文,或者男主有生理/心理疾病什么的浪漫小说,不太懂这种文吸引人的点究竟在哪里啊?!这个播客认为,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浪漫小说的男主往往是什么都强的,那么什么都强的男生就会让我们女的有天然的不安全感,觉得打不过他,人身安全没保障,那么解决不安全感之道就是废他一条腿,啊哈哈哈哈

播客里有个女嘉宾,说,我虽然是个女的,但是我写的是男频网文,因为女的嗨点不太好把握,有的喜欢霸总,有的喜欢病娇,各种各样,而男的就不同了,他们都喜欢胸大的,笑死我了。。。
然后我就想了一下,我喜欢什么样的,和陆正讨论下来,我喜欢文艺作品里面,女的ego要大,男的ego要小
女的要有主体性,要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人或事,不能被推着走,不能半推半就随波逐流,如果还非常顺应社会价值观是个一般意义上的好女人那就更没意思了。以及总体来说,我对女性角色的道德要求比较低。。。
但是男的就不行,我对男性角色的道德要求比较高,所以看同人,总归看不太下去马尔福和卢修斯,道德不行。。。但ego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不喜欢ego大的男性角色,也不喜欢传统的男性英雄,比如说萧峰和阿朱这一对,我就不喜欢。比如说喜欢的男性角色是令狐冲,我觉得他比较珍贵的一点,就是这位从来不想改变任盈盈或者小师妹,尤其是根本没动过念头希望任盈盈脱离魔教,走名门正派之路,一点不爹,而且当恒山派掌门的时候也非常体贴,体贴也就是能站在别人的角度设身处地的感受,这就很好

又,我某天听了另一个播客,里面提到维塔利的《恰空》,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曲子肯定不是维塔利写的,结果查下来居然确实有人这么认为,因为这首曲子一点都没有巴洛克的感觉,而维塔利本人是巴洛克时期的人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说,我听过谢林的这首恰空,觉得是愁绪,第一听海菲兹,吓一跳,完全就是悲愤,怎么说呢,这是第一首让我觉得俩人好像拉得完全不同的曲子的曲子啊。。。然后我就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说“我超喜欢海菲兹,但这首还是谢林的版本好听”也有人说“我超喜欢谢林,但这首还是得海菲兹”。可见,这俩人真的拉得完完全全不一样

嫉妒及其他

最近忙到不行,居然飞机起飞前还在小桌板上写合同,真是。。。疲惫的白领丽人啊!
出差路上读郑小悠的小说《雍正:天地古今惟一啸》,看得很累,看皇上怎么样快乐的搞大家,看大臣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看八阿哥动不动就要跪在他哥面前恳请皇上原谅顺便赞扬皇上圣明,我就。。。觉得很糟心。。。爱看这个不如直接去上班啊。。。上班可能还好点呢,起码不用肉体跪下去,最多也就是虚拟的心理上跪一跪

总之,我想说的是某天,一个朋友和我说她男朋友,升了教授,她觉得很嫉妒,我说这我懂啊!shu以前工作比我好太多的时候我也很嫉妒,她笑了老半天,说,你这还是妥妥的利益共同体呢,你还会嫉妒啊?真的,就是会啊!哪怕直到现在,要是有我认识的单词而他不认识,我都会高兴一下下,本人就是这么小心眼

看到微博上郑小悠说,如果她遇到一个比自己显而易见更前程远大的爱人,她应该也会牺牲自我心甘情愿做做辅助工作,因为她是显而易见的慕强型,而且觉得会是优化组合,换取自己得不来的结果,并不认为是牺牲。
我是能理解的,靠自己得不来这么多钱,也得不来如此的光荣,比如我反正不觉得许广平如果不是因为是鲁迅的老婆她能做到人大常委

我觉得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每个人对什么是“我”这件事定义不太一样。
一种是可以认为配偶的成就是自己的一部分,起码是可以共享的,即使不能完全共享,再不济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平台,于是在对方看起来前程远大的时候愿意做辅助工作。或者说,对于这些人来说,配偶的强大也是自己强大的一种体现,因为我如此厉害才搞定了如此强大的配偶等等。
另一种人呢认为除了财富可以共享之外,地位、荣耀、成就感什么的并不能共享,如果轻轻松松就有一个如此强大的配偶当然是好的,也是自己厉害的表现,但如果需要用一些东西来换,那就算了。。。
就我而言,我觉得我是后者,我很难把别人的一部分看做是我的成就,很多东西,我需要这种东西完全是我的。当初看《魔药课》的那篇同人,ss和hg婚外恋爱一小段时间之后,ss决定离开,他在信里说,I was, after all, a spy. Secrecy is not foreign to me. But I find that I cannot stomach it. I have been slave to so much, Hermione. I cannot take your marriage as my newest master. However little I have, it must be mine. In time, I would grow to hate you, and I could not bear that either.
就非常非常打动我

与此同时,我们这种人就不太鸡娃,因为娃的成就很难被我视为是我的一部分,就没啥动力鸡娃。。。她就算全世界笛子吹得最好又怎么样,我还是一样琴拉得很烂。。。当然如果有奖金我是很乐意分享的!
小时候织围巾,我很执着于织一条我的围巾,如果中间有差错,找我妈去修补,这没问题,但如果修补好了,她顺手再帮我织几行,我就要不开心,我就觉得这条围巾不够纯粹了
怎么说呢,小时候很要分辨,你帮我是因为我配得上这种帮助还是你不得不帮助我,比如说我妈帮我找工作就是后者,我同学帮我找工作就是前者
这种区分当然是没啥必要的,徒增烦恼而已,而且不免把会把路走窄,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没有万物为我所用的自信,而长大一些虽然就不太有小时候的执念了,但有过这种执念我还是记得的

另外,这种事情也和岁数以及经历有关系。岁数渐渐上去,我觉得反正已经经历过工作场合的拼搏,可能就这点能力了,如果做做辅助工作能分享很多财富我说不定也愿意,但也不好说,要拿太多东西换,我可能就又不肯了
但是刚刚上来,年轻的时候我肯定不愿意,年轻时的不愿意是真的,年纪大了的愿意也是真的,怎么说呢,并不能用年纪大了选择去否认年轻时候的选择,是同样是在海边吹风晒太阳,一上来就吹风晒太阳和历尽千帆之后吹风晒太阳肯定不一样

所以,我也没啥结论,就是想感叹一下,大家的想法真的还蛮不一样的,而同一个人的想法也是会变来变去的,只要做决定的当下是诚实面对自己的了,那就不错啦!

人菜瘾大的信使

最近琐事缠身,收入前景不明,又开始焦虑
不过因为房子在装修,今年春夏之际应该能住回非常非常喜欢的房子里,以前觉得地球不如爆炸掉算了,现在还是很希望世界和平的
每天以练琴逃避生活,这两天浅薄的领悟是,弓子不要停,如果想要连贯延绵不绝的效果,弓子不要停下来重新起头。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真正明白。在复健《梦幻曲》,第一句长音F过后,差不多弦在弓子中间偏下的位置,我以前每次都是拿起来,回到弓根再开始EDCF这一组音,无论怎么小心,都觉得是重新吸了一口气重新开了一个头,但是如果在F的渐弱如果靠弓速变慢来实现,然后F结束在原地原速换弓,整个的效果就会好一点,就会稍许有一点连贯的感觉
就,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即使是很傻很初级的发现,但是还是有点点开心的,想要更多的尝试弓子一直在走的效果呢
在尝试拉赫的《练声曲》,拉了差不多一周了,才忽然发现,很多很多地方就是音阶进行诶
虽然觉得好像终于变好了一点点,但一但录下来,仍然觉得还是完全不能听,不过练琴就还蛮上瘾的,果然人菜瘾大

今天看到微博上一个关注的姐姐说,傅真曾经说,“写作的时候,我爸曾转发给我一篇文章,大意是说文学创作的目的是为了“报信”。据说大江健三郎把出自《圣经》的这句话当做他写作的基本原则——“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报信就是讲述,就是把自己曾险些为其吞噬的那个世界里的一切都讲述出来并加以重建。但“报信”无疑正是我想做的——报信给这个世界,驳斥那些想当然地看待事物、随心所欲定义女性的人,告诉大家那些阴影中的故事还有另一面。报信更是为了连接。小说这种文学形式被发明出来,也许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他人。有些秘密无法与任何人分享,但在小说的世界里总能找到灵魂或生命旅程的交汇之地。有些声音一旦被听见,也许就会有共鸣和回响,而所有的个体经验就会汇入一种更广阔的意义之中。”
我觉得说的很好,这就是讲述的意义啊,讲述,真的就是有意义的事情
虽然讲述即使没有意义也拦不住我人菜瘾大数十年如一日的写blog,但是,讲述就是是有意义的,读/写同人就是有意义的

前两天小女巫去看了Augustin Hadelich的演出,我和她说,我也蛮喜欢的Augustin Hadelich的,而且他现在用的这把琴之前是谢林用了快30年的琴,当初知道的时候就觉得好神奇啊!谢林是我入坑古典音乐最开始喜欢小提琴手,当初是听勃拉姆斯的第三小提琴奏鸣曲入坑。每次入坑的乐手或者喜欢比较长时间的乐手,就音乐而言,都是这种质朴的优美,内核仿佛有一种庄重正直,但又是优美的,而从来不会是艳丽的夸张的俏皮的紧张的华丽的张扬的
入坑之后陆陆续续去搜了一些关于谢林的资料,觉得这位小提琴手真的还蛮特别
这两天又翻出来听,再次感叹他的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让我非常入迷。尤其是第二乐章,第二乐章旋律本身就是美的,可是他的版本又不是美这么简单,有一种宽广而自由的感觉,仿佛是在天际飞翔
作为对比爱好者,草草听了一下其他人的,Augustin Hadelich的版本温暖宽厚,仿佛是对友人的安慰,Janine Jansen的版本情绪起伏更大,但更内心戏,齐默尔曼的版本则根本不大好听,但确实都不能和谢林这版相比
我发觉的,对于我来说,只有听到喜欢的版本才会喜欢一首曲子,而这个版本通常就是往后以来最喜欢的版本之一,因为如果没那么喜欢,根本记不住听过这首曲子,这首曲子也根本不会成为我喜欢的曲子
比如莫扎特的小提琴奏鸣曲K379,第一次听到齐默尔曼和Alexander Lonquich的版本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啊,那种自然的快乐和云朵飘过草地忽明忽暗的投影,怎么能这么有灵气啊!!但其实因为喜欢谢林,他有一张莫扎特奏鸣曲的全集我还颇为收藏了一阵子,这首大概也听过一两次,可是根本没印象
总之,我昨天又跑去听了一下谢林的K379,就,还是不行。。。完全没有那种灵动和纯真
凭我查到的有限的资料,我觉得谢林,多半也不是个非常爱袒露心声的纯真人儿,不是那种“艺术家人格”。。。莫扎特。。。不适合他。。。以及那个钢琴也不是很行。。。

Studies of the young cellist

young cellist,那,就是在下了!
在B站上看到有个人搬运了有个人教Feuillard的这60条练习,不仅有示范而且有每条的讲解,这条究竟是练什么究竟要怎么练究竟什么是重点什么要兼顾
总之视频非常有收获,也看得出这本练习曲每一条都颇有针对性,是左右手的基础训练
还有人搬运了冯勇智(Zlatomir Fung)的逐条讲解,他也很喜欢这本练习
看来确实这本练习是很不错的基本功训练
然后我就下了一本,看视频做笔记以及开始练习,目前虽然暂时辍学,但是还是希望在辍学期间基本功和音准能有一些提高的,握拳!
说起来,我觉得最近音准还是有一丢丢进步的,体现在,以前觉得准的地方现在开始觉得不准了,虽然可能以前离准确是离得十万八千里,现在依然有十万里的差距,但。。。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嘛!

在论坛上,看到有个人说,之前她一直很希望自己要更自信,但是觉得很难,依然很难相信自己,甚至她说“这种时候也很难说是“对现有成果不够自信”还是“太有自信以至于幻觉自己可以做到更好”。反正就是,虽然给自己写了一堆“不要纠结!”“相信自己!”之类的小纸条,大部分时候我还是会非常纠结和拖延这一类和不是很熟的同事聊想法的任务。”
然后,她忽然有一天就领悟了,原文是:“自信”应该谈不上是我追求的价值吧… 作为格兰芬多,我们的values难道不该有“勇气”吗!
就,一下子事情变容易了,不需要想这个东西够好么?而是勇敢的去做好了。。。怎么说呢,我觉得颇有启发,自信是一个价值评价,很难弄的,而勇气或者说勇敢是一个行为,搞了就是勇敢,没搞就是不勇敢,既然自己的values是勇敢,那就去搞就行了,就符合自己的values了,这并不依赖于这个东西或者我本人是不是好,是不是值不值得自信这种没有标准的价值评价,就更好操作得多

娃最近日日沉浸在《波西杰克逊》里不能自拔,已经看到第五本了,天天手不释kindle,搞得我很羡慕,这样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对我来说好像上一次还是2020年重读哈利波特,太遥远了,《波西杰克逊》我也看过一本,觉得傻乎乎的,就,真的,哈利波特最好的了!

连着两天晚上做噩梦,都是类似于1点三刻开庭,一点钟我发现材料还没理好,我人还在办公室,跑到楼下打不到车地铁也坏了这种噩梦,醒过来拼命抚胸口,比梦到妖怪还吓人,叹口气

白领丽人

小时候读亦舒,特别向往其中各色职业女性,那种带一点微微疲惫的白领丽人。
记得刚刚上班的时候,有一次晚上加好班,干完很多活打车回家,在高架上看到万家灯火,那一瞬间觉得啊,我也是个上班的人了,应该很快就变成白领丽人了!
但是转眼我都快40岁,完全是只有疲惫没有丽人,到目前也依然没有一双高跟鞋没有一件真丝衬衫(但是我有仿真丝的聚酯纤维优衣库衬衫,还一次买了俩一模一样的!)羊绒大衣,每天穿得像个球一样去上班
之所以说到这个,是因为我昨天在路上看到有个姑娘,背着一个双肩包,还挺好看,偷偷拍了一张照片,想去搜同款,然后才发现似乎是她们公司的广告包,发给shu,shu立刻找到淘宝同款,赫然写着“Logo定制”,一只包盛恵82元。。。shu说,你也可以拥有的!

但是确实也想换个包了,因为一直要见客户,还是要好一点,双肩包的好处是,如果要背电脑,就不可能太贵,几乎没有奢侈品包的双肩包能塞进电脑,所以我开始想要么买tumi的包,毕竟它在背电脑的双肩包界算是很贵的,可以让客户觉得“你不是买不起贵包包而是你要背电脑”,但是看了一圈,实在不喜欢,shu帮我挑了一个,我说这个不行,好娘啊!他笑了老半天,说,可是你就是小姑娘啊。。。
我自己挑了一会,觉得herschel的包个个都好看,但是这个牌子我没听说过,就去搜了一下,结果据说是加拿大校园里最常见的牌子
然后我就一声惨叫,觉得自己喜欢来喜欢去的还都是学生风格,比如喜欢牛角扣大衣,比如说喜欢这种包。。。我离白领丽人又远了一步
shu又帮我挑了新秀丽的两款,其中一款我觉得还行,我跑去问杨小恒,你觉得这两款哪个好?她说“以我小学生的眼光来看,这个比较好,比较像书包”,好嘛,正是我觉得还不错的那个,所以我不仅是学生,还是小学生咯?!

后来,我觉得,还是应该在户外牌子里挑,可以挑一个户外牌子的好牌子,这样显得不是我不高级不讲究而是我志不在奢侈品,最后,shu帮我挑了一个osprey的双肩包,超级喜欢啊!!!真的好好看!收到货之后翻来覆去怎么都觉得好好看!
而且还便宜,我都市丽人同事背的包可以买这个40个了呢

和shu去逛窗帘店,开始老板娘推荐的几款说是轻奢风,我总觉得没那么心动,然后翻翻翻,翻到一款类似麻的,有麻布的纹理的,我立刻觉得很喜欢,和shu说,这个好!他也说不错,而且说一看就是我的菜
我的菜是什么菜呢,大部分情况下,就是喜欢那种质朴的,哑光的,有纹理的,中性的东西
其实对于那种真正很白领丽人的风格或者很名媛的风格,倒还不是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我会有点点讲不清楚的害怕。。。哎,可能我确实还是缺乏。。。成为大人的勇气。。。以及内心有一个部分已经是长僵掉了,也无法成长为真正的大人了

最近混在成人大提琴业余学习者里面,我才非常后知后觉的发现,颇有一些人,学习的最高目标或者向往是可以穿着华丽的舞台裙盛装演出,我刚知道的时候简直吓了一跳,觉得居然会有这样的成人啊?!后来想想,可能人家才是最常见的心理,往大里说,是想把自己的音乐分享给更多人,往小里说,是想展示美美的自己。。。而我其实是个弱鸡。。。我这样的弱鸡的最高目标是穿着普普通通的卫衣和普普通通的牛仔裤一出手居然可以拉超好听的曲子,或者还能和其他小伙伴一起练习重奏,倒不是演出重奏,而是练习重奏。。。总之就是我自己的学习愿景里根本没想到听众/观众这一茬儿。。。其实如果认真想想的话,琴拉得好,如果能有三两个人听听可能也不错,但盛装和舞台什么的,我就很害怕了

总之啊,我再一次觉得啊,人和人的差异是巨大的

大雪飘 扑人面

在路上听了一段也少春的《野猪林》,“朔风阵阵透骨寒”,大概这两天实在太冷了,经常在路上就哼起来这一段
我觉得我已经十多年没有认真听李少春的这一段了,但小时候喜欢的东西果然记得牢,不仅依然他在耳机里唱上句我就接下句,连念白都能一字不落的往下接。一边听一边想起各种各样的过去的事情,想起申老师和徐老师在京剧社唱的《长亭别妻》,想起章老师拉琴时候飞舞的修长手指,想起冬天京剧社窗户上被温热的水汽渐渐熏满开始往下滚的水珠,想起那时候的心事

晚上又去B站看了他和杜近芳的《长亭别妻》,就是感人啊!早晨去开庭路上听了一段50年代和侯玉兰的野猪林,和电影版差异甚大,更有老戏的味道。说起来60年代那一批戏曲电影的审美也是一种非常有时代特色的东西诶,即使是不同剧种也有一些共同之处,以及确实是很打动人的
就继续去翻以前喜欢的东西,听了一段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的《二进宫》,真是好听啊!张君秋之圆润流畅,啊,美!还有余叔岩的《鱼肠剑》,“高亭公司特邀余叔岩老板演唱《鱼肠剑》”,1925年的录音,居然就快要100年了

依然在被子里读同人,想起我读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听说我一个同学她妈妈业余喜欢读琼瑶,当时大为震惊,觉得,啊,一个妈妈辈的人诶,怎么还会喜欢读这种言情小说啦?!太没水平了!然后,斗转星移。。。我就变成了娃也快要读小学高年级还沉迷言情小说的妈妈

天寒地冻,什么单词都记不住,读个同人一遍遍查已经查过一百遍的单词,叹口气

装修进行到砌墙环节,shu去等监理的时候和砌墙师傅聊天,砌墙师傅非常麻利,墙砌得又快又齐,而且对自己的工作颇为满意,觉得很灵活,很自由。。。怎么说呢,我们这种个体户就是还挺懂个体户的,大凡收入过得去的话,肯定还是个体户快乐

说起来,最近在装修,每周都和shu出去买建材之类的各种东西,最大的心得体会是,销售非常非常非常重要,会不会卖东西真的区别巨大啊!!!除了一些家用电器,是固定牌子,固定型号,就想买它,其他无论是地板还是窗户还是瓷砖还是玻璃移门,林林总总之所以买它,很大程度都是销售搞得好
大部分灵光的销售都是中青年女性,总体来说中老年男性都不太行,ego太大。。。
好的销售,归根结底是既非常了解自己的产品,也非常能懂客户,从浅里说,懂客户是喜欢那种风格,是热情一点的还是稍微有距离一点的,是关心技术参数的还是关心外观的,从深入里说在你询价的时候,比如因为你问了A和B商品,就已经迅速判断出你想要的大概是什么,然后会推荐比你本来想要的好出那么一点点的东西,好出太多,肯定超预算顾客不会买,根本比你看得还差,肯定销售挣得也少。而且客户对建材这个领域是完全陌生的,可能说的问的都不在点子上,但是好的销售就能迅速抓到本质,知道你想实现什么知道你看重什么,那种产品能够实现,非常厉害

好的销售,还要对装修趋势有了解,对行业熟悉,能够给建议。同时,还要有一颗平常心,起码表现出一颗平常心,绝对不催着你买,而且比如问销售,那你这个和那个超级贵贵的某某某比怎么样?我喜欢的销售基本会表现出,这家的东西比我们贵出这么多,当然是有它的道理,因为XXX,确实是好的,但是我们的产品性价比高,虽然XXX,但是其实XXX这个功能平时也不太用得到,而且它XXX。。。而我不太喜欢的销售,往往会表现出,哈?!这么多钱买XX都是冤大头的,我们的就最合适,这种样子就非常不行
所以,万事万物都有学问都有专业性,专业搞得好都很有魅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