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

昨天说HG在无人处,轻轻尝试念他的名字,颇为少女。我突然想到,众多SSHG的同人,很常见的桥段SS第一次称呼HG教名的时候,无论是小读者还是HG都内心一荡啊,所以名字真的是个蛮神奇的所在
哦!我还看过很多小黄文到最后关头都是,一方气喘吁吁的说“say my name!”
叫宝宝贝贝、小甜心,小哥哥都不行,关键的时刻还得是my name

地海巫师里面,我记得主人公一大任务就是去找到万物的真名,知道了真名就能施法
巫师神探里面,精灵教母超级想要找到他的真名,就可以奴役他
就连西游记里面,金角大王都一句“叫你一声答应么?!”
邓布利多也说,就叫他伏地魔,哈利。对事物永远都使用正确的称呼。对一个名称的恐惧,会强化对这个事物本身的恐惧。

我还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小朋友,学校有过集体生日也不知道是过生日可以去食堂领蛋糕,反正有个小朋友给校长写了封信,说自己也很想过,但是自己生日是2月29日等等,校长回了封信,信本身写的不错,而且落款是本名王某某(可能吧),立刻就比落款王校长,要加分很多啊!

就还挺有意思的,真名,他很高级啊!

说起来,我的莫扎特还在继续搞,我想孜孜不倦的搞下去,节奏总能搞准的。。。吧?
新开了lee的第五首练习曲,还挺好听的,有一种流水一样的感觉,或者说海浪拍在沙滩上又退下去,再拍上来又退回去,一次次循环往复,不停息也不厌倦

人生观和一些孩子都懂的道理

昨天和我妈视频,她说不阳总归好的,还是有一部分人是能保持不阳的,我说,对啊,那肯定啊,但,这不就是看命/运气么?她说,并不是,做好个人防护,就可以减少中招的几率,我说,虽然是这样,可是要看怎么样的防护了,比如说出门戴口罩,不要乱摸,回来认真洗手,我觉得这是没问题的,但是不出去吃饭不出去逛不出去看演出,那就不值得了,因为这个传播实在太快了,只要还正常上班,就算不搞一切娱乐活动也会阳性啊,到时候阳性了我还要不开心,觉得白白损失了快乐,还阳性了。她说,她就不会这么想,如果所有一切能做的都做了,那还是阳性了,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也就认了呗,不然的话,就会觉得,早知道这里这里那里那里做得好一点就好了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人生观的问题

我妈是一个觉得一个人此刻的境遇主要取决于自身努力的人,而我是一个觉得一个人此刻的境遇主要取决于命(出身、性别、智商etc.)和运气的人
比如说,我根本不觉得我就比那些流水线上的女工努力到哪里去,虽然我也认可,自身的努力是唯一自身可以控制的变量,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我也还是一个努力的人,但,如果一件事情里面(比如说新冠)这个变量所占比例过低,我好像就更倾向于随它去吧。。。完全没有人定胜天的积极思想
所以,我特别喜欢确定性的东西,确定性的知识,虽然我完全不能和有天赋的人比,但好歹智商应该是有中等略微偏上的水平,可以算得上是一分功夫一分进展

某一天娃早早做完了该日的定量,再没有人催她干活,她就开始快乐的晃荡,和我说她:小猫咪is free!我现在是free贝贝南瓜派宝宝后,free,free,free(这位小同学的名字有很多)。。。
自己晃荡来晃荡去,过了老半天,她又快乐地晃荡到我面前,说,我以前不知道,现在终于尝到了自由的滋味,真的很幸福啊!
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姐姐她们家小学低年级闺女,有时候无聊的时候会去做一本花花绿绿的workbook,某天她闺女有点无聊,她妈说,要不你去做workbook吧,这几天页写完好了,她闺女提起笔,思考片刻,说:同一件事情,别人让你做的时候,你就突然没那么想做了
我觉得这位小妹妹她说的对!
我们家闺女之前,在我抱着她亲来亲去,说“你怎么这么好亲这么香”的时候,她开玩笑说,“亲亲可以哟,但是每天要亲够100口”
我就咔嚓嚓,立刻完全不想亲了

又顺便,今天坐地铁,地铁座位对面的小屏幕在放《县委大院》的片段,看到这些人开会,一直一直开会,开会说的那些话,我几乎是生理反应的恶心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其实已经阳性了。。。还是真的就还。。。挺让一些人不适的

音乐性以及其他

在知乎上看了一个帖子,一个妈妈发了一段女儿的练琴视频说,女儿现在7岁,自5岁开始学琴,一周一节,一节40分钟,至今参课共115节。偶尔老师也会教一点现代的曲子作为调剂,平日练琴一小时左右。老师一直在夸赞娃,但是她觉得很可能就是老师的鼓励,前两天闲聊,老师说“说不定以后考个钢琴相关专业的大学呢”,她因为自己觉得完全不懂音乐,所以想问问大家的看法,问题写得很客气
结果,我关注的一个博主说,虽然always with me是一首难度不大的流行曲,但小朋友非常惊艳,细腻的触键、音与音之间的衔接、左右手声部的平衡,总体来说,就是对音乐的感觉非常好。
接连看了回答都说是很好,然后我就去听了,真的,很好听。确实曲子不难,但小姑娘弹得颇为动人。
首先是弹得非常静,就是凝神静气的静,整体很中正,没有一点浮夸俗气的东西,确实是打动人的。音与音之间的衔接相当。。。令人羡慕!如果用shu的话说,就是“很像个曲子”,我去给shu听,他也觉得非常好,果不其然说“很像个曲子”。
怎么说呢,我觉得“像个曲子”就是传说中的音乐性,就是我目前非常缺乏的,这东西就是有和无的关系,和曲子难易程度一点没关系。。。没有音乐性的我,再简单的曲子也没有音乐性
我觉得可能有天赋的人在处理大部分强弱和链接的时候是很本能的,而我这种毫无天赋的人类,不仅要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思考,还得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实现。。。然后还没人家有那种流淌而出的感觉,叹口气

临睡前,我很幽怨地问shu,你说,你说,到底我有任何一个方面稍许有那么一丁点天赋么?!他说。。。可能没有?但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没有啊!我说,那如果不说天赋这么高级的词汇,我有什么地方超过中人水平么?中等偏上,或者偏上得略有点多?
他想了想说,非常话痨。。。。然后又补了一句,写东西快而多,虽然。。。我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品质,但,这还真是难以反驳啊!

又话说,我烧的油焖笋可真好吃啊!完美的那种好吃!当餐好吃,隔餐好吃,单独吃好吃,配饭好吃
又又话说,葱盐煎牛肉片也非常好吃,大量的葱花加盐加一小勺麻油拌匀之后和薄牛肉片再次拌匀,略微腌制一会会,不腌制也行,然后煎熟,尽量少翻,让牛肉大面积接触锅,让美拉德反应更体现一些,然后出锅入盘即可食用,是有点小别致的那种好吃,用这样的处理来煎牛舌也非常美味

路上的风景

昨天和shu聊,如果有一个按钮,一按,我就能有大提琴十级的水平(就那么个意思吧),我觉得我不会按,因为练琴很快乐,我并不想坐着缆车直达山顶,我想看着沿路的每一棵花花草草,沿途的风景实在很美。当然,如果和我说我自己努力也到不了10级,那。。。我也是要考虑一下要不要按按钮的
但是,如果有一个按钮,告诉我按了就有英语专业八级的水平,那我肯定。。。扑过去按住不松手

除了练琴,好像没有什么过程令人这么快乐又平静了
练琴的时候,就是全神贯注拉空弦和音阶,好像不怎么用力,也无非就是左右挥挥手,居然也可以冷冰冰的脚拉得暖起来,按照shu的话说,就是真气涌动,不过我都这么真气了,为什么《咏叹调》还是拉不好啊?!

周五有一个给居委干部的在线培训,但是那天律所搞活动,会很吵,我说我不去办公室了,在家培训好了,杨小恒一听就很气,“你又可以不上班在家玩爸爸了!”
没错,你说得对!我骄傲的一甩头!

形势很不明朗,朝令夕改,那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除了瑟瑟发抖以外,我也没有别的心得体会了,但其实我等小民也做不了什么长远打算,还是就。。。练练琴吧

我最近有一个很变态的心得体会,就是如果周四头发有点油,又没有油到不行的话,只要周五没有重大活动,我就不洗,就屏住,就周五下班回来洗头,然后会有一种格外舒服格外神清气爽的感觉,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的迎接周末,周末就人为变得更愉快了!好无聊啊我。。。

温柔

在该处上班,最令人觉得啊,好温柔的时候就是在洗手间坐下来的时候,因为,它是一个发热的马桶!!啊,温热的垫圈碰到冰凉的腿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被抚慰了!根本不想起来,有一种,让我一直一直坐在这里吧,的感觉
看了两季《流人》的前两集,还是可以的,帅帅的小哥一脸倒霉鬼的样子颇惹人喜欢,但还是要感叹一下,小天狼星已经这么老了啊,我下了一本《流人》的原著,是得过某一年的金匕首奖的,不知道会不会好看
一年就要过掉了,这一年过得其实。。。还挺开心的
但,如果管制放开之后,业务再不好,就只能怪自己了诶,想到此,就不免提前就焦虑了起来

昨晚在看《魔戒》的第三部,总算有一点点情绪在里面了,魔戒有一种古代故事的感觉,那些人物都好端庄哦。。。其实每个人都是纸片人,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也没很多故事性,和我们现在想要看的立体的人物或者复杂的情感什么的毫不相干,但居然我也吭哧吭哧看到第三部了!

最近看了几篇文章,现在AI大概已经很厉害了,我觉得我们人类之间的情感,我们的脆弱之处,我们的偏好之物,似乎越发珍贵,这。。。正是我们有别于AI之处,呀!

前两天看荞麦的微博说,男人最爱的就是他崇拜的另一个男人,或者说对于男性来说,男性的肯定比异性的肯定更让他们高潮。确实。。。很多故事都是这样的故事,说到底就是找爹
但是,我想说的是,男女言情故事里,“认可”这个元素,好像是没办法性别互换的。“认可”,其实就是有上下属性的一个词,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确认,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上位者的选择,下位者是一个被动态。在带有这个元素的文艺作品里,我觉得根本没办法想象出来一个“女性的认可,对这个男性来说至关重要”的故事,更不要说是爱情故事了,就。。。可能归根结底,我们想要获得的是社会的认可,而这个社会,就是一个男权社会,叹口气
又话说,看多了荞麦的投稿,真的觉得,我们女的,在感情故事里,非常容易用被动语态来描述自己,比如说,“他放弃了我”/“他没有坚定的选择我”,而不是“我的选择没有成功”。。。要善用主动语态,建立自己的叙事,啊!

gaslighting expert

昨天看论坛上一个帖子,帖主如是这般的描述了男朋友如是那般,到底然后提出的疑问是:我遇到了Gaslighter吗?
我觉得这个疑问的潜台词是:是我的问题么?还是对方的问题?
有一条跟帖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你试图分析为什么会在这个人的关系里感受到不公平和伤害,恰恰你的直觉已经给了你答案。就算他不是个gaslighter,他只是标准高、多批评人,但你又何须忍受呢?他是不是gaslighter,就现在来一个gaslighting expert给你一个答案,也并不能证明或者否认你所感受的正当性。如果你感受到贬抑、感受到不公、觉得委屈,那他就是在贬抑你,委屈你,不公平的评价你。”
结合我前几天看的一篇文章,里面张春说,可能因为在网上公开输出过关于家暴的内容,她的很多来访者都是家暴受害者,她发现这些来访者问的第一个问题几乎都是:这是不是家暴?他如是这般了,这是不是家暴?
我觉得潜台词也是:如果不是家暴,我的愤怒就是不正当的,如果周围有很多人这样,我的愤怒就是不正当的等等。
所以,真的很多人已经被剥夺/放弃了,最基本的,确认自身感受的权利诶。。。
我觉得我一度也是这样,但找回确认自身感受的权利,真的还挺治愈的,虽然也不见得会变得更开心,但起码自我折磨还是少了很多,不开心就不开心了,毕竟不仅不开心,还觉得不开心是不对的,那。。。就只能更不开心了不是

就,所以其实调节心态是没有用的
说起来,可能真的去做点什么才有可能会好一点,或者有个地方可以逃避一会才会好一点,对于我来说,可能学习就是这个“做点什么”和“逃避一会”

沉迷于学习里,做了一件大事,(协助shu)给琴换了弦!
9月底我就总疑心AD两根弦音色衰退很多,需要换了,上网搜,说一年左右要换,我就开始心思活络起来,上周上课,远程视频的情况下老师居然也说可以考虑换弦了,那,当然就搞起来!
大提琴弦的种类没有小提琴多,因为。。。它大个啊。。。所以它贵很多啊。。。我又不想用原来的那种,反正最后挑了俗称绿美人的弦,又和shu看了两个换弦的视频,就顺顺利利的换上去了!
很好,声音真的好了很多很多,可以作出一点想要的效果,我觉得练习曲还不明显,曲子特别明显,特别是A弦,本来就是只有虚掉和很响两种声音,现在可以有一种无级变速的效果,shu一直觉得自己耳朵不敏感,但是他也说听起来是很不一样,所以!这件事再次告诉我们,没有花钱的不是啊~~~~
咩哈哈哈哈,我不仅有了很好听的新弦,我还可以自己在家换了!
这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啊!

梦幻曲还在搞,老师说这种慢的曲子是要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拉好,因为音少,没有一个音符可以随随便便混过去,每一个音符都要有想法有控制有处理。我觉得我已经拉了两百遍了吧?居然也不觉得烦诶!啊,如果我的梦幻曲有点意思了之后,说不定就解锁了很多新技能,不说一通百通吧,起码慢曲子们会普遍性更灵光一点?

审美风格

我发现大家喜欢的风格都好不一样啊!shu喜欢的音乐是那种空灵的,这一点连杨小恒都发现了,某天我回家shu在放音乐,我一听和她说,哦哟,果然是爸爸喜欢的风格,杨小恒说,对,就是那种飘飘的!
没错,飘飘的!
看小女巫的博客,她喜欢那种华丽,细腻,激情,我能想象那种诶,门德尔松我就不太行,也可能是错误的印象,但我一直觉得他比较富贵闲人,好听确实是好听的,但是不太打动我
我喜欢的是真诚质朴,而且最好还要有劲儿有力气的路线,似乎十分农民伯伯或者工人师傅,相对来说是那种“重”的路线,而不是轻巧的路线,啊,审美这东西就是这么统一,就好像小天狼星就一直不是我的菜。。。

哦,周末听了一段VOCES8和Lack Liebeck合作的《云雀高飞》,真的有一种非常非常自由舒展的感觉,好好听啊!以及,这首曲子居然听起来非常有。。。中国风?!
周末还听了王识君博士讲贝多芬的《悲怆》,之前还听过他讲勃拉姆斯的op118,讲的真好啊!既有很技术很细节的一面又有很宏观的个人理解的一面,听完之后我就又完整的听了两个不同版本的《悲怆》和几个不同版本的片段,依稀仿佛我不是特别喜欢席夫的版本,觉得过于纤细了
下周准备继续听王博士讲莫扎特,灭哈哈哈~~~开心!

杨小恒最近有了新名字:悠悠恒!因为她每天过着晃悠来晃悠去不干活不学习的生活!
悠悠恒做语文题目,一道阅读题后面有一道开放性问题,你有缺点么?请你用一两句话写一写,她说:有,我经常吵妈妈,粗心大意……但我觉得没有缺点的人才是最无聊的。
真是深受启发啊我

悠悠恒快要过生日了,她说生日蛋糕要她确认过,我找到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蛋糕店,有各式各样定制的美貌蛋糕,我以为是那种小朋友看了之后,会哇一声惊喜叫出来的那种,她很期待的接过我手机,看了一小会之后说,太乱糟了,还是派悦坊的巧克力物语好,而派悦坊的巧克力物语就是通体巧克力淋面,外加摆了几条榛子碎组成的条纹,我觉得是派悦坊众多蛋糕里面小朋友不太会喜欢的款
所以,这位小朋友的审美风格是高冷路线么?!

看不上和看不上

看到有人说天朝就两种电影,一种看不上,一种看不上

上周某天去很远的地方,路上在听昆曲,啊,淫词艳曲!周末在家里又翻出温宇航的《望乡》听了一遍,听过无数遍这一段,还是觉得真的是好啊,如果说淫词艳曲是中外皆然,李陵的羞惭悲愤就感觉特别中国,“教我如何回转”?!在京剧《杨家将》里,杨老令公碰死在李陵碑前这个设置也是非常令人叹息啊!
然后我就想19年的时候温宇航的《玉簪记》真是流光溢彩,听说他在台湾演了《琵琶记》,我觉得我现在人生理想之一就是能看到他的《琵琶记》了,只要他来演,演几场我看几场啊!
而这就是属于:看不上
至于现在演来演去都是牡丹亭,我觉得那就是:看不上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何冰说,“我认为一个优秀的演员,你甭管说什么话,只要是有一定理解和情绪的站在那儿,就能够带动整个环境,我们当年排《海鸥》……他那可是满嘴俄文啊,可是他往那一战,就那么一举手,一投足,一说话的时候,我们一个字儿都听不懂,但是就是突然间觉得,他带出来的不仅仅是这个人物,而是整个场景,生活中如果有这样的事就一定是他这样的……这也许就是于是之老师他们说的心象吧……你心里如果能有这个印象,技术还重要么?不管你的台词是什么,说什么你都自信,对吧?”
我忽然觉得,这话我懂!就是当年看过于是之说的演员的概括能力要强,他说就好像画家画的虽然是只能画出人物的一瞬间,但是要让看的人通过这一瞬间,看到人物的一生,只有观众的想象力被调动,才能得到满足。
以及,我觉得传统戏曲也是这样的,人物有人物特有的节奏,或者说我们一般说的“尺寸”,演员在舞台上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入戏,而且也没啥必要,但是只要掌握了这个所演人物的特有节奏,那就是怎么演怎么有了。这一点我印象最最深的就是周传瑛,真的,大家都是抖一抖袖子,唐明皇的水袖和吕布的水袖就是不一样!
可能。。。这就是写同人的时候掌握了某种核心,就怎么写都不ooc了

学大提琴马上就要一年整了,前两天看到一个网站,有一个所有的常见的大提琴曲子的难度参考和推荐版本的谱曲,里面说Grade 2相当于铃木第四册的水平,Grade 3相当于铃木5-6册的水平。竟然发觉某些我觉得“这辈子能拉下来这首我就满足了的曲子”是Grade 4,我现在是铃木第3册一半的水平,今年底明年初应该能开始第4册,所以也许假以时日,学个五六年,我真的能拉下来Brahms Sonata No. 1 for Piano and Cello, Op. 38,吧?

这两天在读一本《A Good Girl’s Guide to Murder》,标准的YA小说,读起来果然快,难度不高,可读性也非常强,但是我在想一个问题,同样是读起来难度不高的《Olive, Again》或者我看过几篇门罗,就完全是一种更“文学”的感觉,我还没想好究竟是为什么,究竟是什么带来了这种差异,但这种差异是很明显的,好神奇啊!

看着

都说人在做,天在看,但是好像就是人一直一直在做,天一直一直在看,但也不过就是看着。。。可,光看着有什么威力呢?是吧?

前天大提琴课被老师表扬了!说音准好了很多,咩嘿嘿嘿,看来多听多练还是有用的。话说我经常让shu看小红书上学琴时间和我差不多的成人拉琴,然后逼问他,快说快说!你老婆是不是比这些大人拉得好一点!!我觉得吧。。。一个东亚做题家一旦没有比较没有明确答案对与错的题目,就真的好难建立自信心啊,自己和自己比确实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还挺难

最近网上在说“松弛感”,有人羡慕别人有一种松弛感,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悖论。就是,如果我焦虑自己不松弛,我老是批评自己不松弛,那我显然就更不松弛了,而我一旦能接受自己的焦虑,觉得焦虑就焦虑着吧,反而就是一种松弛。与之相类似的就是接纳,接纳自己的每一个部分,包不包括接纳自己的“不接纳”,我就是嫌弃自己啊,就是不接纳自己啊,就是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好明明还可以做得更好啊,那么,如果我觉得嫌弃就嫌弃着吧,反而是接纳了“自己不能接纳自己”这个部分,反而更接纳了呢!我总觉得这个悖论里应该有点什么我还没有参透的哲理。。。虽然我还没想出来。。。但,核心思想仿佛就是,随便吧,就这么着吧~~~

前几天读完的英文小说是《tell me everything》,还可以的,虽然有一些部分确实有点我们一般刻板印象的那种调调,但是还是有一些地方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是那种过目不忘的影响深刻
之前看过一种说法,认为强奸本质是只身体暴力,带给受害者的影响有相当部分是来自于某种社会压力或者社会标准,是社会性的,例如“她的人生就毁了”“今后怎么做人”之类。如果不考虑这些社会性的部分,那么强奸就和被歹徒暴揍了一顿差不多,虽然强奸和其他暴力犯罪一样,会令人产生强大的恐惧,不安全感,PTSD等等,但我一直强奸所带来的的影响在除去了所有社会性的部分,除去了所有加给女性贞操的意义之外的部分也仍然有非常独特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我一直没有很清楚的想好

读完这本书,我忽然领悟了,那就是强奸是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完全视之为物的行为,视之为工具,一个人的快乐就来源于另一个人的痛苦,会有一种自己是非人的感觉,完全没有主体性,这和被歹徒暴揍一顿抢走钱包可是太不一样了,毕竟抢钱是主要的快乐来源还是拿到钱
回到我们的刑法理论,其实也可以看出来,我们的刑法认为盗窃抢夺罪侵犯的法益是财产权,故意伤害罪侵犯的法益是身体健康权,而强奸罪和猥亵妇女侵犯的法益是妇女的性自主权,性自主权,其实也就是自主权,也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立足点,吧?
虽然如此浅显的道理明白得如此晚似乎不值得一提,但,想明白一个一直也没有很明白的地方也还是值得高兴一下的

间谍小说的迷人之处及其他

一直以来很喜欢间谍小说,但也没有去细想,间谍小说里最迷人的地方究竟是什么,直到前两天看了一篇《军官与间谍》的作者的访谈,他说“我的主人公一般都是体制内的局外人,虽然身处体制之中,但是与其格格不入。”
我突然间就明白了间谍小说于我,最迷人的地方就是人物既融入又疏离,内心总有一个需要守护的不为人知的地方,人物熟悉社会规则,和人相处毫无问题,可以融入环境,看起来和大家差不多,但未必见得真的认同通行的社会规则,对一般认为的人生赢家的那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很大兴趣。可以说是孤独,但并不是离群索居式的孤独。我喜欢《图灵传》正是这样描述图灵的“在他们的头颅中,都有那么几立方厘米,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而且要不惜一切代价,抵御外部世界的入侵。”
这就是间谍小说的迷人之处,啊!一个人有另一个不为身边大多数人知的世界

前两天听了一个播客,也很有意思,讲的是性与政治。其中提到《窃听风暴》和《色戒》。《窃听风暴》是我很喜欢的电影,我觉得其中主要想说的是,经验/感受大于理论,代入一个人,体会他之所想他之所感,是有力量的。秘密警察之所以能被改变,是因为他是理论的,他并不投机,只是他是书本上得到的干枯的理论,在经验/感受前面所有的理论黯然无光
有人说这部片子是典型的男性的成长,因为秘密警察的第一次转变发生在窃听作家(也就是秘密警察某种程度上代入了自己)的女朋友被性侵,而他彻底的转变大概发生在女朋友意外死亡的时候。然后我就在想无数多文艺作品里,男性的成长都发生在某个重要的女性死亡之后
《柏林谍影》里,男主角未必对丽兹怀着很深的爱情,但丽兹是一个符号,就是他内心里真正属于自己的部分的符号,连这一部分也被算计了的话,就。。。彻底幻灭了。
就连《哈利波特》里,在SS的转变中,Lily的死亡显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部分,甚至老邓都是因为妹妹的死让他避免走上岔路。
小女巫说《大江大河》里,宋运萍的死对宋运辉的成长也是一块里程牌
就,啊!好没劲啊!

然后就想到,我们女的在文艺作品里怎么成长呢?颇为悲哀的发现我们女的,在文艺作品里基本不成长,按照小女巫的话说,就是只是忍受。。。如果说成长,我觉得《飘》和《第一炉香》算是俩吧?
虽然《第一炉香》里葛薇龙的成长,或者说《色戒》里王佳芝的成长,和众多男性的成长完全不一样,成长对于她们,是她们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为自己做选择,这个选择可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正面的选择,但是以自己的意志作出自己的选择,我觉得已经就是一大步了。
如果说男的成长,是站在地平线上,A是正义B是邪恶,在懵懵懂懂之间咔嚓,成长了,选择了A正义,但是女的不是这样的,女的可能是在地下,A是服从别人/社会B是自己选,只要选了B,就很成长了。
如果我们把成长定义为上述内容,接下去的一个问题是,文学作品里女性成长的契机是什么,我想来想去,就这《飘》和《色戒》而言,在意识到自己其实没有任何依靠,根本没有家的时候

如果说这前后间谍小说和女性角色的成长有什么关联的话,我觉得可能就是,相当多女的都是在扮演一个社会化得很好的角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