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行板

前几天听了马友友的《如歌的行板》,当然也是好听的,又去找了王健的版本来对比,我还是喜欢王健的,就。。。更愁一点。虽然我也并不知道这首曲子的要义是不是比较愁。去给shu听,他也觉得王健的版本情绪更浓一点,啊!到底还是人同此心啊!
然后呢,就终于买了豆瓣时间上的彭广林《古典音乐的奇幻之旅——从入门到上瘾的108堂课》,加上我本来准备学英语新买的耳机,在地铁上听了十余课,真的觉得很好,很有收获且不说,听着好舒服,有一种被滋润的感觉呢!

说起英语,周五开了一个会,我、我同事,当事人老婆、当事人四个人,当事人是老外,我同事是外资所出来的英文很厉害的律师,我么就是打酱油,外加和当事人老婆沟通,听了一下午英文觉得头都大了,但是因为案子很熟,所以居然也都听得懂,啊!我想说,还是要努力学英文啊

从图书馆借了《法官和他的刽子手》,好像10年以前读过,但是今天在读还是觉得和新的一样,意外的好看,尤其是《诺言》这一篇,真是读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啊,非常精巧而且耐琢磨,说起来文学作品和纯粹的消遣读物差别还是很大的。。。又说起来,中篇小说我觉得真的是很好的体量~

最近有做一道很神奇的菜,是某次去周庄酒店里吃到的,如果不是在酒店里吃到,完全不会想到的搭配。荠菜烫熟切末,荸荠去皮切中等厚度的片,半碗鸡汤烧开,加入盐和一点点糖提鲜,放入荸荠,煮五分钟,撒荠菜末,稍煮,留有一些鸡汤的时候勾芡出锅。口感非常清爽,脆生生的还很鲜美~~~

最近在谈一个案子,过程略去不表,简单的说就是自己不出钱虽然是没有损失,但是也没有收益啊,基本上是出了钱铁定就有很大收益的事情但是考虑到如果自己出了钱,没有出钱的也会获得同等的收益,所以就吃了亏不能出钱。。。大家就屏住,继续拖,已经拖了5年了。。。早出点钱,且不说案子本身的收益,这些收益存银行,利息老早赚回来十倍了都!

斗智斗勇

今天整整开庭开了一天,简直累惨了,不过因为是和同事一起去开的,是一个合作的案子,所以累到S也没有,反而有参与有旁观。案情其实没啥意思,也比较复杂,只能简单写写,就是原告诉我们,法院觉得案件事实查不清楚,就追加了第三人,今天第三人第一次到庭,而此前第三人给原告做了一份关键证据,显然第三人是原告一边的。

开庭前我在走廊上我听见了第三人和原告的聊天儿,偶然间知道了第三人实际上最想要或者说最看中的东西,然后中午我们、原告、第三人简单一聊,我们就给第三人心里埋了一颗怀疑的小种子,到了下午开庭,第三人明显口风就变了,不那么向着原告。。。到最后开完庭,在大家签笔录的时候,我们刻意把话往第三人想要的东西上引,第三人立刻积极起来,原告开始支支吾吾,法官话很明的说,原告不要觉得把被告挡在前面,现在被告已经表态了,你们呢?虽然这个事情和本案的争议没有关系,但是从这个事情也是看得出几方的立场和动机的。
法官极其思路清晰外加目光如炬。。。

开完庭,我们和第三人以及原告又沟通了一次,第三人已经开始针对原告,觉得原告不可信,当然一方面我们是刻意挑拨了原告和第三人的关系,但是另一方面,确实我们内心也是认为在这个事情上,第三人是很冤的,而我们的利益是能够和第三人相统一。
非常非常有意思,虽然案情本身倒没什么,但是这里面三方的利益的平衡、心理的变化,庭审的节奏和控制,沟通的细节,很多时候能够看到哪一句话打动了对方,哪一句话让对方舒服。而因为是和同事合作的案子,不像其他案子就是自己上或者就是打酱油,而是沟通有的时候我是演员有的时候我是观众,所以格外清晰。
当然,我觉得这些的基础之一,就是迅速搞清楚了第三人的核心诉求,那么为什么能知道呢?因为我。。。耳朵好吧

又,
刚刚杨小恒她在拼积木拼不出来,说自己烦气,很烦气,shu神秘兮兮的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搞得我也很好奇,竖起耳朵,杨小恒问是什么秘密?他一本正经的说:烦气会伤肝。。。我简直快要笑S了。。。
又又,
某天听人推荐“寒江钓雪”,然后就去找来听,我觉得吧,可能是我没文化,反正很多粤曲吧,我觉得他们就是用很多看着很雅的词堆砌在一起,愁啊怨啊,其实。。。也就是是另一种水词儿吧,并没有特别动人之处
又又又,
某天看到一个温州做机械的小老板的朋友圈,这位小老板我见过几次面,真的就是非常非常温州小老板的小老板,朋友圈是朋友聚餐前酒摆出来的照片,是四句话,觉得该不是他自己写的吧,一搜,才知道是戴叔伦的诗,跑去和shu说,我说我既没听说过这首诗也没听说过戴叔伦,shu说他还是听说过戴叔伦的,比我强一点!这位小老板很厉害啊!

小世界

上个月去劳动局值班,有个人跑来咨询,然后到律所委托我处理,细看她材料发现,咦,这家公司很熟悉嘛,上网搜一搜才发现,居然就是我以及我们整个办公室的女人们买过的可撕指甲油的公司诶!!话说这家公司的豆沙红的指甲油可真好看,过年要涂起来~~~
今天上午稍得喘息,24日娃娃在上海开演唱会,想想在KTV唱了那么多年《漂洋过海来看你》,以及听了那么多次《晚安曲》《赤子》《我生》《秋凉》等等,就想去看看有没有便宜门票转卖,如果没有就只好晚上去门口碰运气,结果看到票面写的是XX集团呈现,原来投资方是XX集团诶,这个XX集团是朋友一个案子的对方当事人,当时这个案子我还是和他一起看过的类~~~不过到底也没找到便宜票就是了,但愿后天可以现场买到黄牛票!

这周开了几次庭,有好的有一般般的,再次体会到一个真理,庭前准备越充分庭开得越好
有个服务合同纠纷,对方律师是某一知名高大上律所的,但是开好庭,我也并没有觉得被碾压。。。心里偷偷的舒口气
还有啊,某天开好庭回来写代理意见,写着写着写得很燃,会觉得当初有的话是不是在庭上讲了就会不同,然后就有一种和人吵架吵输了,回家才想起有一些话没说出来的憋气感。。。
又,查判例的时候发现有一些判决书的说理部分非常有启发,然后就在桌面上开了一个txt,命名为“写得可真好啊”,看到就及时摘录,这,就好像。。。小学时候的好词好句摘录小本本
又又,最近临睡前在读《什么是科学》,还不错呢

小。。。熨斗?!

有个在淘宝卖零食的顾问单位发了一个授权书给我让我改,然后我就跑去淘宝翻一翻别人的授权书都怎么写,结果看到一个卖眼霜的,说英国有机品牌,眼纹小熨斗眼霜。。。小熨斗。。。看得我在电脑前面笑起来,很有动感哟!

有一个新案子,再一次见识到了老板话分两面说的本领。。。案子简单讲就是一个财务经理,手下有个小姑娘收了现金不入账将近两年,私自占有了几十万,然后审计被发现了,这个小姑娘被解除,这个财务经理也被解除,意思是未尽到监管职责,致使公司严重损失。后来这些钱小姑娘也退回公司了。。。老板说,钱已经退回去了,严重损失没有产生呀,而且是通过审计发现的,正说明了在财务经理的管理下,公司有正常良好的监督体系,所以做了坏事情的人才能被找到,巨额财产得以挽回。。。
这种坏事变好事的话术,真是各行各业都需要啊!我以为只有中宣部才需要类

又要讲那个神奇的70万大叔了,我实在是搞不定他,让老板出马和他谈谈是不是考虑调解,结果他不肯调解的一个原因居然是:他看了我写的代理意见,觉得实在是太有道理了,觉得这个案子我们肯定赢啊。。。
What?!这可是我写的代理意见啊!!当然是百分之百对我们有利啊!!大叔啊,你也是个做销售的高级人才,王婆卖瓜的道理你还不明白嘛?!

哎,还有个案子啊,立都还没立呢,我已经吃了某个当事人三份巴黎贝甜的便当了。。。

话说我那个假的longchamp的包已经磨损得不成样子,关键是肩带褪色会染到衣服上,所以不敢背,只好拎着,但是这种包啊,又轻又能装,放卷宗拎着去开庭再合适不过!所以我又买了个一模一样的,只是换了个颜色,我同事看到之后深深的深深的震撼了。。。大概他开始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个女生。。。摊手。。。
昨天所里一个律师和我说,张律师,我看你精力真好,年轻到底不一样啊。。。我很自觉地表示,吕律师,你是觉得我经常加班嘛?吕律师笑而不语。。。

有少女眼神的中年女律师

再次感叹,现在栗子真是好吃啊,我觉得这是最近最好吃的食物了,季节的恩赐!尤其是田林有一家又便宜又好吃的栗子店,香甜而粉,然后我就花了比没发现这家便宜栗子店多多了的钱。。。
今天下午shu出门办事啦,所以我要独自带娃30个小时,也没有很恐惧啦其实,晚上还从从容容煮了两碗海鲜面,不过速冻的远洋海鲜们味道很一般就是了

昨天晚上在办公室等当事人,然后谈谈谈,谈好之后回家洗澡的时候忽然才明白,其实如果以诉讼为主的律师,下班时间见当事人是常态呀,因为当事人也要上班的嘛!我居然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大概是因为之前绝大多数都做的是劳动争议吧,然而劳动争议的当事人都。。。失业了
这位当事人非常客气,总想请我吃饭,我一再拒绝,其实我可以理解他们的,因为对案子心里没底,希望可以拉近距离,觉得我会因此更尽心。可是啊,就我来说,真的,只要接了这个案子,当事人怎么样都不影响我为他们的最大利益努力的,这是律师的基本道德呀。我不太愿意在结案前和当事人走得太近,如果结案了,彼此愿意成为友谊,当然好,可是没有结案的时候走得太近,如果赢了也许皆大欢喜,如果输掉了,难免当事人要格外心生怨怼的吧?而且距离太近,也不大利于建立律师的权威、专业和可依靠感。。。何况我本来权威性就不怎么够。。。
继续说这个当事人,案情很简单,在测量业主房屋的时候受伤,我起草的诉状是业主为被告一,开发商为被告二,但是他们现在非常非常纠结究竟要不要告开发商,同时告开发商的优势我已经一再分析,我也问过若干个其他律师,大家都觉得要当然要把开发商拉进来,可是他们还是很担心,觉得开发商树大根深,会和法院勾结,会增加风险拖延时间,会给业主依靠沆瀣一气,会等等。。。怎么说呢,我觉得哦,天朝离建成法治社会还很远啊!

再说回那个思路神奇的70万大叔,法官倒很愿意调解的样子,各种沟通努力。然而我另外一个案子的劳动者,一个加了无数多班的辛苦驾驶员,法官就很懒得管的样子,一再说我们仲裁没把握好机会,电话里都觉得法官露出诡异的洞察一切的微笑。。。唉,摊上什么样的法官真的是。。。命啊。。。我就再次觉得,有的人更有,没有的人更没有。。。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还有啊,我发觉青年法官很多都很赞,客气而专业。。。所以啊,这件事告诉我,能去浦东就浦东,不要在黄浦啊,静安啊搞。。。不过浦东有的时候会搞个证据交换在开庭前,麻烦S了

傍晚带杨小恒去兜了一圈,天气忽然变热了,有一种初春的晒过太阳的尘土味道,每次闻到这种味道都会觉得心里一动。。。杨小恒围着花坛玩滑板,我站在边上等她,暖风拂面,唱唱很久没有唱起过的歌,有一些说不清楚的感怀

天干燥得不行,我觉得涂多少润肤露都没有用,某日对着镜子,再次感叹真是一张粗糙的大脸啊,总是会想起273不很久以前吐槽我皮肤差,说你有少女的眼神和中年妇女的皮肤诶,然后接着说,可是小律师不是应该反一反咩?保养精细,看起来有少女般的皮肤但又世事洞明有中年人的眼神。。。心里默默的叹口气。。。算了算了,就姑且认为这句话的重点在我还有少女的眼神好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少女的眼神究竟是什么?大概是不势利不世故不市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确实是啊。。。得意脸

好了,继续去干活了。。。夜深人静shu不在家独守空屋娃已睡着,正好加班,锵!

秋天里的春光

昨天一早去嘉定见客户,远是远啊,我觉得简直要到太仓了都,中午回飞快的交代实习生几件事情,和老板去松江顾问单位,整个期间就只早晨在去嘉定的地铁上吃了两片面包,回到所里稍稍加了会班,然后饥寒交迫的回到家。。。吃上shu做的泰式猪颈肉,幸福得飞起,吃好饭杨小恒说爸爸做了抹茶蛋糕卷哦,碧绿绿的蛋糕卷呀,真是秋天里的春光诶!
蛋糕卷的填馅里加了奶油奶酪,味道很妙

碰到一个思路非常神奇的当事人,仲裁的时候调解,对方肯出30万,他要60万,差距过大没调成,然后仲裁几乎完全输掉了,然后一审,开庭前我问他说如果调解的话有没有一个预期,他告诉我。。。70万。。。我一口血啊!他还说,如果一审调解不了,就二审咯,二审我的报价就是90万。。。what?!大叔啊,你所有的诉请加起来也才68万好伐?!法官统统判给你也才68万好伐。。。

最近事情不少,大概实习生都看出我工作勤奋,今天早上所里只有我和他,他问我说可以问你个私人问题伐?我说你说呀,他说你这么勤奋(也不知道是辛苦/努力/拼命,具体哪个词我忘了),一个月有8千块伐?我愣了一愣,说,平均算下来是有的。。。然后我们就一起陷入了沉默。。。
昨天一个律师要付立刻付9千块,这个钱在她支付宝,不能立刻到银行卡,所以她要周转,首先,她和她老公卡里都没有9千块,她就跑来问我,我说我银行卡只有2千了,实习生说他只有3百,另一个实习律师说他还欠他女朋友2千。。。我们大家一起感叹,怎么混成这样啊我们啊?!

团队里其实也还有另一个执业律师,实习生和实习律师他俩接到可能成为客户的电话都很愿意让我后续跟进,让我去和客户谈,也不知道是因为我比较可爱还是他俩体恤我比较穷?!
总之,都好啊都好。。。说真的啦,虽然很穷但也没有很焦虑。。。反正啊。。。都是命

周日和同学聚会,整个336,8个人,毫无意外的,最最穷就是我了,我室友的娃一个月的幼儿园花销是5K,我很热烈的表示,我们一家三口一个月也才5K哦,还不一定要类。。。
聚会的时候吃了好多好多肉,好像读大学的时候,上一盘吃完一盘,隔壁桌是刚刚跑完马拉松的人,我们这一群动也不动的女人好像比人家吃得还多。。。太不好意思了简直。。。还谈了很多很污的话题,更不好意思了简直。。。不过大家聚聚还是好开心啊好开心
然后和熊猫去喝咖啡,我说我买了一只变色润唇膏诶!她说阿是那种膏体是白色的,涂好之后慢慢变红?我说是的呀,她笑说这不是小学生喜欢的嘛。。。确实啊,这完全就是小学那些很要好看的高年级女生避开老师的独门法宝,居然我一把年纪还搞这个,略惭愧

周五去看史敏的《玉堂春》,崇公道说“她倒是个打官司的行家”,噗嗤,周末下了班还来看人家开庭打官司。。。不过位子真的是好,淘宝订了50的票,说没有给我预留也不知道是预留错了,总之给我了380的,那么前而居中,看得清楚表情,史敏垂下眼睛的时候还蛮有味道的呐,非常赚
话说这戏其实人物可以演得很深,青楼出来的姑娘,随便一娇一嗔,就把崇公道哄得一愣一愣的,然后自己路上日子也好过些,她也有真情,还有一点命如飘萍的无奈和不敢期待的期待,她说“王公子一家多和顺,他与我露水的夫妻有什么情”,真是内心复杂啊她。。。老戏里千锤百炼的人情世故真不是傻得要死的新编戏可以比的
看完戏出来,走在雨后初晴降了温的秋天,干燥但不过分,虽然冷飕飕但是非常愉快,而且呀,在路上晃了一圈之后,恰恰好赶上末班地铁~

这个季节的栗子可真好吃啊。。。继续冷飕飕。。。以及,穿着笔挺的风衣走在路上,(尤其在风衣扣子解开的时候)有一种自己是所向披靡的女战士的感觉,好像会变得更有力量

遇见困难

遇见困难怎么办呢?当然是退缩啦!转身就跑啦!
默默的发现自己非常缺乏迎难而上的思想,比如当时奉贤这个案子,觉得是必然会输的,所以基本就和当事人明说了,您呐,就不用请律师了,写个书面答辩意见就算了吧,结果呢,做下来虽然做的不好,但确实还是有可以突破的地方的。比如说一个绩效奖金的案子,仲裁彻底输掉之后进一审,几乎就想和当事人说您另找他人吧,我搞不来啊!反反复复之后,当事人还是找了我,昨天诉调开庭前自己差点紧张S,还涂了个小口红以壮声势,对方律师居然木有来,直接转立案了。。。
现在呢,接了一个人身损害的案子,某人在给某业主量房子的时候受伤,我想的很简单,去拉一个产调信息,然后就能有业主的名字,然后就愉快把业主和开发商一起告进去,居然产调拉出来这个房子还是开发商的,业主的产证还没办,所以我究竟要到哪里去找业主的信息资料啊?!身份信息都没有告什么告啊?!跑去问郭律师,你说你说,我能不能就告开发商,然后开发商就会把业主拉进来?郭律师一脸不可思议,说怎么可能?!开发商肯定说我从来没有让你来量房子,你私自进来导致受伤,和我完全没关系,然后,这个案子你就输掉类。。。我一愣,第一个念头就是,我退费行不行啊?!搞不下去了啦。。。目前在强忍下这个念头
小律师就是要开动脑筋,越是困难越向前的,对不对,对不对?!

前几个月还有个非诉的谈判,也是非常难搞,被对方当事人各种威胁恐吓,一度精神压力很大,接电话都手抖,接完一个满口脏话以及人身威胁的电话之后,非常想吐,是真正生理上想吐哦,而不是一个形容词,自然又觉得,搞不下去了啦,不行我就退费算了啦!
某日,老板问起这个谈判进展怎样?我说还是有点难弄的,如何如何,其实和老板这么说,也有一点点试探意思,看老板会不会觉得算了,搞得麻烦缠身不如退费算了,结果老板很轻描淡写的说,哦?情况蛮复杂嘛,早知道你应该多收点律师费。。。听得真是精神一振啊我!这就是勇于赚钱的老板和勇于退缩的小员工的区别啊
后来那个威胁恐吓的案子呢,虽然还没有正式结案,估计也快了,应该还是可以顺顺利利结掉的

勇往直前啊,小律师!

久违的事及其他

周五下班之后跑到季风去兜了一圈,看到《阿兰的战争》,早就想读而没有买(要90块类)的漫画,站着看了半本,发觉非常有意思,然后在角落里坐下来把3本都读完了,真的很好。虽然名字是战争,但其实是一个老人的回忆录,没有史诗般的战争感,而是充满日常生活感的广阔和诗意。有意思的细节很多,莫名其妙在非战状态受伤啦,奇奇怪怪的同事啦,身体的艰苦啦,吉普赛姑娘啦,薇拉两口子啦。不过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片红杉树林,只看漫画和描述就真的有一种令人平息静气的美。阿兰后来又回到了欧洲,因为他觉得他已经不再“美国”了,确实是啦,一旦切肤感受过更深的东西,就没有办法真正满足于浅而表层的快乐中了。所以呢,我觉得啊,就算什么都不懂的人(看起来)最开心类,作为一个好像懂一点的人,实在是不可能愿意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的。。。
在书店里读完喜欢的书,然后心满意足的出来,跳下台阶,秋风凉而干燥,真的有一种久违的快乐

另一件久违的事情是今天穿起小花裙子类,一年365天的周一到周五基本就是2条裤子5件衬衫1条裙子的搭配组合,偶尔穿起小花裙子还是蛮开心的呐

穿起小花裙子的今天,接到当事人的电话,刚刚接的案子情况比预想的复杂(而且地方还远!),周一要去搞一个其实没啥意义的诉前调解,唉
另外啊,之前奉贤那个买卖合同案子,后来在写代理意见的时候想到另一种诉讼思路,真是。。。非常后悔。。。觉得这个案子本可以做的更好。。。到底还是太。。。实诚了!作为一个小律师,还是应该狡诈一点啊!这真是个一言难尽的案子啊!我一定会记得这个案子的前前后后,直到天荒地老。。。
说起狡诈,这个世界上真是不缺乏厚颜无耻之人啊!一个自己用着单位的地方单位的电脑做小买卖做得很开心的员工被单位开掉了跑来告单位违法解除?!一个明明收到单位出纳微信转账几个月工资的人跑来说单位没发他工资?!

报了名参加一个有的没的的小考试,好歹也算某一种业务提高?所以每天有空会看看书,做做题目,陪娃睡觉的时候坐在她小床边上做题目复习考试,这也真是一件。。。久违的事了呐

扼腕

前几天,有人来咨询,一个干干净净的大叔,听他讲完,真是扼腕啊!
他是某老字号理发师。05年的时候企业改制,改为民营企业,当初工龄买断,理发店发了一笔钱,大约30万。2005年的30万,我觉得还是可以的。结果类,私营小老板说,要拿钱就要离开这里,如果要留在这里那么这笔钱就作为品牌发展基金,先不发,然后五年之后发10万,每五年一次10万。
这位大叔觉得,如果没有店,那么到哪里去谋生呢?这些客人又怎么办呢?他就。。。。留下了!
我真是倒吸一口凉气啊,大叔,你是理发师诶,理发师是最不依靠机构的工种了吧?!如果你是钢铁厂工人,你说没了厂,没有谋生技能,我还能理解,可是,你是理发师诶
留下也就留下了,那就接着做吧,一做就是11年,资本家么也满黑心的,居然11年发的都是最低工作,从一个月1千多到后来的2千块出头。。。他的同事们包括他很多人都是给领导理头发的诶,甚至魔都某些市级领导,手艺我觉得肯定是可以的,几个人出来,带走一批客户,自己开一爿店,不是很好嘛?!再不济,在弄堂门口摆个摊子,也不至于一个月就1千多块吧?!
这已经够令人扼腕的了,这位大叔和我说,第一,他现在毫无原因的被开掉了,怎么办?我说可以要求违法解除赔偿金,算算11年工龄,也就4万多块,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第二,他更为关心的是,黑心资本家(这是我的说法,他是说经理)算不算侵吞国有资产?当初的品牌发展基金的去向从来没有和职工说过,每个月收入的房租和各种支出也从来没有和职工说过。我说从工商登记来说,这家公司是XXX等3个人的,当初这3个人是怎么得到这家公司,如果是从国企买的,那么对价是不是合理,这些东西我没有办法判断。从现在来说,这家公司的股东就是这3个人,员工和公司只有劳动合同关系,公司的经营情况公司是没有任何义务告诉员工的。
大叔被我这个说法简直深深深深的震惊了!他觉得这家店每一个职工都有份呀,是每一位职工的呀,经理只是一个做管理工作的职工呀,就是那种很老式的以厂为家的主人翁精神
大叔有一个客人是检察官,他也问过人家怎么办,人家也是告诉他去找劳动仲裁。。。然后他就来咨询我了,他还打算咨询完我之后去找国资委。。。哎
怎么说呢,我觉得,他真是被耽误了啊!被宣传的以厂为家,做好本职工作,社会很凶险,组织是温暖的港湾这总总思想给耽误了,完全被洗了脑,不然的话05年的时候拿了30万,多开心,然后自己外面找一份工作,再怎么样,也不知道拿了11年最低工资啊!哎。。。真的觉得他又可怜又悲哀啊。。。
作为律师,还是要收律师费的,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来委托我了,所以。。。把他的故事讲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