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X的信(青春期大概总算过掉了)

X君,
你好呀,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和你写信了。总体来说,我最近还挺好的,反正,有案子就开心一阵没有案子就愁一阵嘛。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又想和你写写信。
对于被喜欢这个问题,我真是非常在意而且没有自信。当事人或者准当事人没有回我微信,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其实我觉得正常人的反应大概会是,他大概没看见吧。毕竟按道理说,我们人类的感情大多数时候是稳定的,就算不喜欢也是一个慢慢不喜欢的过程,不大会有咔嚓嚓的事情,但是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比如说和某个新同事走得蛮近,某天他回我微信比较简短,比如说那天和老板出去他和我说“你不要退缩呀,以后这种事情还多类”,我就会立刻反应,他们是不是要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听上去好像很累,其实也还好啦,毕竟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大概也习惯了?
X,我想和你说的反而是,再一次的意识到自己是如此没有自信心居然也没有很嫌弃自己,当然,我是很羡慕以及向往那些又勇敢又自信的人,很好奇他们的生活,但是我就是这样软弱又没有安全感的人啊!但是这样的人身边依然有爱人、有朋友、有客户……这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终于开始接纳自己了诶!至此,大概终于算是某种程度过了叛逆又拧巴的青春期?X,你说为了这个进步,我是不是应该和shu喝一杯?!

还有什么呢?还有啊,这两天很迷恋糟卤,觉得糟虾可真好吃啊!糟虾我会煮一些香料水兑进去,降低咸度,又香。在小绍兴买一份白斩鸡回来,倒半碗糟卤两大勺花雕放数十粒花椒半片香叶,把鸡放进去,冰箱冷藏1小时就是醉鸡,吃起来非常美好,爽口且香。最近是比较迷恋这种泡在某种液体里的菜,用小酸柑、香菜、蒜蓉、小米辣、鱼露加一些冷水,调一个汁,烫好的鱿鱼丢进去泡着,冷藏半天,也非常好吃。

最近还想做椰子鸡吃,咩哈哈哈,用沙姜和小酸柑做蘸料,说起来,我真是爱小酸柑啊! 那么,今天就写到这里,X君,祝你夏天不胖。

三块蛋糕的生日以及最近几日

今天是31周岁生日,之前我妈问我要什么蛋糕,给我订一个,我发了蔡嘉甜品的歌剧院过去,结果我妈说不满500不外送要自提,于是就转了200元蛋糕钱过来,哦,钱钱呀!我立刻决定挪用!
然后,前天和shu在工作日的中午牵牵小手散散小步久违的二人约会吃一个泰国餐,今天他和杨小恒去一家法式西点店里买了小小一片歌剧院蛋糕和一只饱满的开心果泡芙,啊,真好吃!而且分量刚刚好!顺便,法式点心真是一种难以在家制作的东西啊,美式点心就。。。完全不想出去买了

上午当事人来签二审委托书,顺便带了楼下的西点,下午老板发现前台财务行政统统不在,恍然大悟是三八妇女节,于是买了星巴克的布丁小蛋糕上来
总之啊,可以算是吃了我妈、shu、娃、当事人、老板的蛋糕,希望未来家庭、业务都很旺啊都很旺!

趁着妇女节打折,买了很多天猫NYR的护肤品,我觉得今年都足够用了,开心!按照我原来的925小莲花锁骨链订做了一条18K白金的稍微放大版,很美,开心!买了云南的菌子准备煲鸡汤,期待!
昨天去上了第一节芭蕾舞课,当然我是全班最僵硬的人,不过我还是坚持认为之所以弯腰之后手离脚面十万八千里另一大因素是我腿长嘛!
前几天在地铁里面读《flipped》,梧桐树被砍掉一段居然深深的被打动,读英文小说会被感动,也算是有一点小进步吧。《lean in》后半部分远逊于前面,目前停留在63%部分,没再往下读了,不知道终于有一天会不会读完
和shu看了《传奇办公室》的第一季的第一集,好久没开新剧了,第一集而言还是蛮有意思的,有一种微妙的喜感
去天蟾看了《琵琶记》,如果说遗憾就是没有唱书馆的解三酲,其他的这戏倒还蛮好看的呢。觉得黎安成熟了好多,进步好大,再转念一想,距离我高密度看昆曲已经足足过去10年了,10年了诶。想起来2003年的时候,看完《伤逝》对黎安印象好深,之后在上昆的小剧场看演出,他从门口进来,坐在我边上的空位上,哇哇哇,立刻偷偷看他侧脸很多次。

去年生日的blog日志里写道“实实足足30岁啦,祝自己生日快乐,新的一岁里要更努力工作,更努力提高自己,但愿工作上会出现一些新的机会,有能力得到并匹配新的机会。”
新的极为难得的机会在写完日志之后的第四天出现,神奇又感激。
31岁了,新的一岁里,要更提升外在可见的职业感和专业感,但愿进入工作加速提升的阶段,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案子或者顾问单位,拓展出稳定的案源和人脉。

辞旧迎新

一年就要过去了,照理是要辞旧迎新写写总结的。去年底的新年愿望这一年居然统统都实现了!工作上真的出现了新的机会,有了新的提升和开拓。年中的时候转所了,开始自己做小买卖。而这一年的收成也完完全全实现了年初的愿望,看看数字,觉得真是非常非常满足啊!今年换了工作,老板蛮欣赏我,觉得我是个很不错的搭档,我也涨了不少见识,学到好多东西,算是今年的小惊喜。

这一年工作上接触到非常非常多新的和很有意思的东西。当然依旧有很多,啊,啊,怎么办,死定了死定了,这回真的死定了的时刻,所幸在shu的鼓励和抱抱下,全都一一过来了。也有太多非常兴奋的片段,比如一个案子突然间豁然开朗的解决了,比如突然一笔律师费进账,比如顾问单位跟着我转所。印象深的案子和事情很多,比如一则很小的加班费纠纷、比如知乎上接到的案子,比如大获全胜的期货纠纷、比如迷茫的强奸案辩护。
昨天下午跟着老板去开了一个二审的庭,老板和和气气的抓到对方上诉状里巨大的瑕疵,完全扭转了案件形势,对方庭审的表述迅速为我方所用。参加这样的庭审真的会兴奋,当然也会暗下决心,下一次,要是我才行,我也要像这样!握拳!

吃吃吃上,今年的新品种有这些:春天做了很好吃的狮子头、油焖笋(新做法)和青椒炒肉,夏天做了很好吃烤猪里脊配番茄salsa,秋天做了嫩而浓郁的叉烧炒蛋、鲜美饱满的梭子蟹以及shu做的很香的烤肋排,冬天做了香喷喷的温拌猪肚以及酸菜饭。点心里吃了很多很多次shu做的草莓蛋糕,每次都觉得好好吃啊好好吃,自己尝试的新品种是红丝绒、米糕和biscotti都还蛮喜欢的
很少很少在外面吃饭,惠食佳的香茜猪肚(哦!这个也太好吃了吧,真是开启了我对猪肚的大门)、梅菜肉饼、啫啫煲以及食特美的烤肉是外食里的翘楚

休闲娱乐上,今年基本是空白。在转所的那段时间看了点闲书,喜欢《新名字的故事》、《遗失的世界》、《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充满好奇心的费曼》,还是在看《生活大爆炸》,当然还是追了《The good fight》。顺便,今年有一个不知道成不成功的处理(但愿不要知道,因为知道成不成功就已经要有麻烦了),是从《the good wife》来的灵感。这部戏我总还是会追下去的,于我完全是超过电视剧的意义。

其他方面,当事人送了一只很红的口红,自己买了还蛮喜欢的隔离,穿了5厘米的高(?)跟鞋,以及从我妈那边要来了很贵的半身裙,看起来有点厉害小律师的样子了。杨小恒顺顺利利的上了幼儿园,又长了一岁,变成了更加话痨的小姑娘,一刻讲不停。当然还是香香的,软软的,抱着她被她亲亲的时候,她会问,妈妈你心化了没有?shu总算能稍微能在杨小恒上幼儿园之后缓一缓,要是再和杨小恒夜以继日的搞下去,大概就要崩溃了啦!shu也依旧是香香的,厚实的,简直就是力量的源泉。

明年呢,对自己的要求是凡事全力以赴,不要有半分侥幸或懈怠,更有气势更自信更能掌控局面更让当事人觉得靠得住。但愿生意会旺会红火,收成可以增长60个普仙。说起来为了这个目标更容易实现,我已经自欺欺人的把一笔收入推迟入账放在明年了。。。但愿明年依然会有一些小惊喜和想不到的美好故事。

忆苦思甜

前天,回到海口,上一次住在海甸家里是三年前,而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正是刚刚造了杨小恒,建立了这个小博客
站在卧室窗前,望出去,是南渡江的入海口,海新大桥的路灯离的很近,突然就想起站在窗口等shu晚归,想起坐月子的时候站在窗前看着远处,心情极其低落,也想起在海南那一年的不快乐。。。那时候的不开心和焦虑真是太深刻了,自卑、嫌弃自己,每天说服自己一百遍一无是处的人类也是人类的一种。也许很多人看来那一年的生活非常好,因为原本打算定居,所以把全部的家当物流过来,把我爸妈新而整洁的小公寓安顿得很合意,和shu两个人住,公寓楼下有泳池和温泉,人极少水非常干净,平时开一辆我爸放在海口的小车车,去哪里都方便,shu事业蒸蒸日上,钱钱充足,我在家可以做一切想做的事情,买买买完全不用算来算去。但是确实那时候随随便便就会哭,眼泪完全不受控制

回到海口第二天开车出去,居然发现以前接送shu上班开了一年多的路都忘得差不多了,我妈非常震惊,觉得我认路的能力简直令人发指的差,我觉得认路能力本身很差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是好像更多的是,这些记忆的相当部分被我清除出去了,当然回头来看,这一年多时间是非常重要的,看清楚真正向往的生活,通过司法考试,把车开得熟练,生了杨小恒,和shu有了比之前深得多的共同经历和内心体验。。。
怎么说呢,我会记得这些灰暗压抑,但很少去回忆,只偶尔用来对比目前生活的幸福,或者用来在困难的时候鼓励自己,也许新的生机就在前面,不过还是但愿再也没有这种感受,啊!

某位很近的弟弟因为家里的关系进了很好的垄断国企,最近刚刚入职。某天做完实习轮岗工作汇报,他的直接上司(或者上司的上司)给介绍他入职的那位亲戚发了短信,说小伙子蛮不错,然后亲戚把短信发到家族的微信群里,大家自然交口称赞。忽然更庆幸选择离开前单位,不然单位的大boss也是会给我妈发短信,说你女儿很不错的吧?得到一份认可,里面掺杂了父母关系这一层,这种认可就会让我觉得没那么好甚至会有点别扭。大概我真的是一个很难搞很狭隘的人,或者我妈太厉害,从小就感觉到一种强光带来的阴影,我就是发自内心的觉得我妈的帮助会减损成就感。这么想起来,正是为了内心的美好感受,而选择了一条更累得多的路。以及拿人手短好像是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所以大概自由和轻松往往是此增彼减。当然有人拿人也不手短,这种事情我又做不出来。所以啊所以,经过那些随随便便可以哭出来的低落时光,看到我这一辈的小朋友在长辈照拂下的顺风顺水,而我目前的人生里能获得这样的自由与自信,实在是太感恩与心满意足了!

讨好大人的小人

之前看Amber的博客,她说五花去上音乐课,其实某种程度上是接受了她的暗示,想要讨好妈妈,我太懂了,其实小人真的是天然要讨好大人的,连我们家这个生活得非常恣肆的小人都是一样。 
比如说,我和shu都确实没有很喜欢巧虎,觉得功利性太重,太直白的说教。但是杨小恒倒是很喜欢,自从shu和她说,“我觉得巧虎有点傻诶”之后,她好像就没有那么喜欢巧虎了。。。起码会表现出来不那么喜欢巧虎。。。

怎么说呢,这件事上我是有很深刻的反省或者说触动的。虽然讲过很多遍,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妈就是一个非常擅用此道的人,她有一种超能力就是不仅把自己的喜好或者选择灌输给我,而且可以造成一种这是我自己的喜好和选择的假象。(她干嘛不去中宣部啊?!)小时候意识不到这其实是一种讨好,但是违背内心做选择又会觉得哪里不对劲。
“女生有一份体制内的钱多又清闲工作而这份工作的大老板还是我妈的学弟”,这件事困扰我太久太久了,内心非常不喜欢,但是在结婚前和刚刚结婚的时候不仅没有办法走出来,甚至会觉得这种不喜欢都是不对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是因为没有感受到社会的残酷,但是真的走出来了,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哪怕变身为加班狂魔(那位实习生说我的原话|||),都觉得快乐,我深深的觉得职场的成长所带来的自信和满足具有不可替代的喜悦,也才知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自己的感受是值得重视的
那天杨小恒和我说,妈妈我不喜欢你上班,喜欢你陪我玩,我想都没想就和她说,可是我很喜欢上班呀,结果杨小恒就。。。愣住了。。。啊哈哈哈哈

在结婚之后,有shu之后,才慢慢的重新发现自己才慢慢的成长,真的被鼓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被给予力量和很多支持之后,在第一百次觉得做不下去了啦,得到第一百零一次鼓励之后,我想说,实在是太太太美好了!比想象中的美好还要美好得多。。。在不快乐的时候shu会告诉我,你感受到的不快乐是真实的,也是值得不快乐的,感受就是感受,并不是也并没有错误的感受,正视它,接纳它,不要说服自己这种感受是不正确的,不要已经不快乐了,再因为觉得这种不快乐本身就是不对的而更不快乐。。。做一个。。。大人。。。或许困惑或许辛苦或许压力山大,但。。。还是做一个大人感觉好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好像一点也不担心青春易逝这种事情。。。

所以呢,对于小人,总是利用人家这种天然的讨好之心显然胜之不武。不过我肯定没有我妈那种能力,所以倒也并不很担心杨小恒会过于讨好我,而且觉得家长也有自由表达好恶的权利(对,巧虎就是比较傻!),但还是要谨慎,当小人们明确表达自己的时候,告诉他们,你的感受是没问题的。。。大概就足够了 不过我和shu说,如果以后杨小恒喜欢打扮成小公主怎么办啊?!喜欢挂满蕾丝花边,穿起无数层纱的小裙子,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办?shu说,那就胜之不武好了!噗嗤。。。

记一件小事

昨天中午,杨小圆在爸爸做饭期间看ipad,做好准备吃饭,她不肯,说要看完,然而她看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们都说不行,她还是恋恋不舍,爸爸把她抱去洗手了,然后回到餐桌,她还说要看,我们大家都不同意,她就开始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还是想看嘛,换着各种调调说要看,开始哄了无效,我们就各自吃饭,她还是在哭,慢慢的蹭到我身上来,我拍拍她,外婆说不要管她,晾一晾她
其实那个时候我觉得,如果和她说,我们再看一眼,然后你自己关掉,应该整个就缓过来了,一分钟之内她就会欢欢乐乐的吃上饭。她最近有时候是这样的,比如上了一个坡,爸爸扶了一下,她觉得不开心想要自己来,她就会跑回起点,重新来过,也就好了

但是当时的气氛非常剑拔弩张,我完全不敢提出这种建议,我觉得外婆会很生气,然后我们就会大爆发一场战争,因为连我哄她吃饭,外婆都觉得是不对的,就不能管她
当然我是怯懦的,同时也觉得爆发一场战争对于后续的家庭氛围更为不利,衡量下来,我就一言不发继续吃饭,她蹭在我身边,我偷偷的摸摸她小腿
外婆说,你们绝对不能软,这一次如果是输了,就完蛋了。战斗已经从好好吃饭上升到了谁有权力上。忽然间,看着这个眼泪滂沱的小朋友,我差点哭出来哦。外婆的这种权力较量。而且是通过冷战式的较量,实在觉得太熟悉了。。。。最开始的目的是要她来吃饭不是么?目的不是为了以小见大的表明自己才是权威,自己不容挑战不是么?

小时候每次和我妈有冲突,模式都是她不理我,我使劲讨好她,她勉强理我,然后一定要让我说出对不起,哪里哪里不对,才能过关。而很多时候,回想起来,我妈坚持的往往是很小的事情,真的是这些事情天理难容或者对我今后的人生有重大不利,还是这些事情让她觉得不舒服呢?
而大事情上往往放得很松,学习上的坚持专业的选择等等
大人对于小人来说,天然就强大得多,小人天然会讨好大人,我总觉得再利用这种恐惧和讨好来再加强家长的权威胜之不武

在这种环境里,有时候真的会内化一个我妈出来,一件事会不自觉地用她的标准来衡量和感受事物,来进行选择,来否定掉自己的感觉。。。这些年才慢慢开始接受自己的感觉,接受自己的好恶,接受自己优点与不足,接受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应该做到的,真的很难,但是真的很快乐诶

话再说的远一点,家庭关系中究竟是不是也充满权力斗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以前我认为是的,但是自从结婚了,过上自己的家庭生活,我觉得并不是,如果俩人都没有什么控制欲,其实真的可以是很和睦的。回到育儿这个话题,我也不知道怎么育比较好。不过,爱她,没有控制欲,家长也都是普通的人,不要刻意压抑自己拗出耐心全知的造型,不端着,观察她的感受,不过分以自己的感受去揣度她的感受不带入自己,大概都是对的吧?
如果说得更细致一点,我觉得家长发火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说明明很累了,娃非要陪着玩,或者哄了一百次不睡觉家长变得烦躁了,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我觉得家长(正常家长,不是生性极其暴躁的家长)也没必要硬去压下火搞得很有耐心的样子,蛮交家长自己搞出内伤来。但是如果发火冷战是因为权力的争夺和控制,我觉得就不太很对头,这里面是有微妙的差异的。。。不带入呢,说的是如果家长觉得娃受伤需要心疼需要哄,是因为娃表现出受伤了,而不是自己因为受过这个伤,把自己带入进去了,其实娃明明没感觉怎么样,过度去哄的去满足的其实是那个小时候的自己,这种事情我觉得也是不大合适的。。。

过年及其他

明天要带娃跟着shu去老家过年了,这一次可以住在城里姐姐家,大愉快!
这几天没有上班,因为辞了上一份工作,原来的工作打算3月1日开始继续做,所以这段时间算是在家休息。本来以为可以休养生息一下的,但是好像因为我不上班了,杨小花的战斗力也随之大增,还是每天身体都觉得累的不行,和shu俩人心理压力也很大,因为没有钱
但是焦虑也焦虑不出钱来
最近欲望淡薄,完全不爱买买买,也许是因为家里环境太糟也不可能改变,于是没有任何一种美美的东西能散发美美的光彩,也许是因为彻底买不起了。。。

入了一本厚厚的《最高院合同案件审判指导》,准备娃睡着以后抓紧读一读,另外法条也要再读几遍,闲时磨磨刀总是不错的吧?
还买了一本英语词汇和英语语法,因为知道这么读读必然不会有大的提高,所以反而心情放松,在心里默默的说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然后就觉得读读倒也蛮开心
如果有一天能自由阅读英文该多愉快,因为英语世界有意思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诶

最近读了两本书《斯通纳》和《最好的告别》
《斯通纳》读了四分之一忽然就好看起来了,比较被吸引的地方在于一种不妥协的人生,挣扎,以及在工作带来的体面、体面感和身份感,既是对外的也是对内心的,这些微妙的东西写得还蛮好看的。工作啊,实在太重要了。。。不过啊,我还是由衷的觉得一个人应该拥有一种不依附某人或某机构生存的本领,以便过上一种更愉快的生活(爱帮书中人找出路简直是一种毛病嘛),话说我认为他和凯瑟琳不能在一起,是因为做不到,而不是在一起反而会不美好。。。这两者,我从来不喜欢混为一谈。。。比如我买不起市中心的舒适公寓(多说一句,如果有大钱,我是一定会买市中心的豪华公寓而决不会买乡间奢华别墅的人类)我决不会认为它并没有那么好
又,我喜欢他不通融沃尔克那段,尤其是忽然谈起戴夫。。。但是书里的女性角色很单薄,妻子的神经兮兮没有来由嘛,女儿的疏远也很迷茫
读的时候会想到淡豹在某篇文章里说的“认为人在“没什么存在感地度过一段时间”时还能舒适愉快,这也是种幻觉。我们经常误以为自己喜欢安逸的生活,以为那种生活是简单的,实际上,能安逸而不孤独和虚无,是很艰难的,不是平常心智的人可以做到。我越来越觉得,能对抗虚无的唯一办法是把自我缩小,并付出最大努力。”(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句,类似于这个的意思的另外一种表述,8过找不着了|||)

《最好的告别》看得有点消沉,因为不知道我和我爱的人们能不能拥有即使在生命的最后都依照自己的意愿处理事情的幸运和福气。这本书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重新再明白了一次,自成年以后,直到衰老死亡,最好的事情就是自己说了能算,所以尽可能尊重和给予爱的人们自己想要的,不要自以为是,不要擅自做主。。。又话说,善终护理和姑息治疗可真棒啊

马上要过年了,又可以下决心类,新年里对人对己都要谦虚、耐心、认真

雪霁天晴朗

其实没有雪,但天非常晴朗,干燥而冷,之前忧心的大部分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比如律协面试通过,接下来只是一些行政手续,比如辞掉目前的活儿,回去做一枚小律师,走一个小律师最常规的路,不投机没有一夜暴富的可能,甚至小康也不知道是否遥不可及,每一步都踏实,建立更完整的个人履历。虽然辞掉的过程不怎么愉快,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大半个月的薪水能不能拿到,能不能都是好的,如果能,那么有钱钱多开心,如果不能,那么辞掉果然是明智的决定。说起来回律所,钱比目前少,幸好shu很支持,虽然要继续很穷,而且还不知道要穷到哪时候,唉
前几天翻以前的日记,忽然想起来那时候怀孕九个月,杨小花在肚子里活蹦乱跳,我鼻涕呼啦呼啦外加高烧不退,shu陪着,我开车去考司法考试,最后走出考场的时候简直要晕过去,但是杨小花带来的好运气还是护着我通过了也,或者这也是一种指示吧,此路会通吧
开始学着做决定,学着承担决定,做好手里的事情,朝着向往的方向走,等待结果

话说今年以来,运气似乎不可思议的好,14日所里吃年夜饭,抽到了一等奖,1K现金,去律协面试,抽到了最最简单的题目,某天我从冰箱里拿前一日装好的饭然后上班,结果中午有人请客,(毫不迟疑的吃撑了),我就把饭盒连着袋子一起放冰箱,晚上拎回来,结果shu打开饭盒袋子跑出来嘲笑我,说一天没给我装饭就出问题,饭盒袋子里的是盒烧豆腐,饭还端端正正在冰箱里摆着
上午吃掉一块小山卷在阳台的太阳里喝了杯茶吃了一些巧克力豆读了会小说,然后shu去厨房炒冬笋荠菜年糕,我陪杨小花捏了一阵子橡皮泥,玩了过家家,她跑来跑去拿东西,还说“花最愿意帮妈妈干活了”,真是甜蜜啊
有一种。。。岁月静好的赶脚呐

2015年

一年过掉了,站在年底看未来,一片模糊,大概最快也需要三个月后才能看个大概
上周老板找我谈话,问愿不愿意在所里再挂三个月,在所里领执业证,所里替我交着社保,如果觉得那边不行再回来,这当然再好没有了,真正的进可攻退可守,立刻很感激的点点头。看起来,张小律师还是很帅很招人喜欢的嘛
工作
这一年工作上有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立案第一次开庭第一次群体事件等等等等,跟了几个案子,从六月份起给顾问单位的咨询修改都做统计,算算也超过200次,修订的文件超过20万字,做了两个裁员的案子,主讲了一次培训,也算得上有点进步
读书
几乎没读任何书,非常空白的一年,年度最喜欢的应该是《图灵传》《密码故事》《包法利夫人》
倒是陪娃读了不少绘本,最喜欢《咕噜汪系列》,单本的话觉得《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第一次上街买东西》很好
电影、电视、演出
最喜欢的电视依旧是《傲骨贤妻》,年中看的《阳关三叠》亦很受感动,在剧场看了很妙的《御碑亭》,在天蟾看了两场京剧,一般般,大概因为工作要变动,有点心不在焉
吃吃吃
吃并做了很平衡精妙的凤梨酥、做了味道很正的糖心卤蛋、做了松软而香的松饼、做了嫩且入味的干煎带子、做了香酥蓬松的炸猪排,入手了能自动做出美味面包的全自动面包机,似乎新品不多。shu手艺颇长,做的猪颈肉实在很无敌。江献珠的书很好
一年的成长
更好的自己主要体现在:1、会画很美的眉毛了(在眉卡的辅助下);2、修复了十几年的门牙破损及黄,变得和边上的牙一模一样;3、有支一笔就立添妩媚的奥黛丽口红;4、走路的时候会注意挺拔。更焦虑的自己主要体现在:1、便便困难,非常困难;2、精神不能非常长久而深入的集中,尤其是看闲书的时候;3、自卑间歇性发作,觉得自己毫无闪光之处;4、有时候会不耐烦,会忽略别人,沉浸在焦虑中。
这一年,见了朋友,走了很多路,有一些能写出来或者不能写出来的感慨,对未来虽然依旧心虚但没那么心虚
而这一年最悲伤的事:爷爷过世了
跑去翻去年底对今年做的计划,果然,一件也没完成。关于明年,我都不好意思列计划了,要尽力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要对爱的人更好,戴了一只据说可以招财的镯子,所以,明年的心愿是:记录每一笔收入,争取让所有到手的钱(包括做案子(如有)和工资等等)超过10w
超过了就如何庆祝一下呢,还没有想好,容我慢慢想想~

狭隘

某天娃在吃饭,她自己几乎吃完了所有的饭,最后还剩四五粒,在那边搞搞搞,有点弄不起来,我妈说你去帮她一下呀,我说让她自己来嘛,自己完完整整吃光光一碗饭多有成就感。我妈说,只有你会这么想,你就是很计较的人。然后我就笑笑,是呀是呀
我就是这样的人,小时候刚刚学会织围巾,织的很慢而且状况百出,那时候就想要自己织一条围巾,是自己织出来的,很抗拒我妈帮助,觉得她帮助了,就不纯粹了,我妈觉得追求这种纯粹感是很不可思议的,是我太计较的表现,可是我就是发自内心的认为她的帮助会减损我的成就感,减损“我可以自己织一条围巾也”的满足感,这是一种能感受到但自己也没办法理解的东西。。。我就是这么一个狭隘的人
有时候会觉得我妈太厉害,从事业好到长得美,我没有任何一点闪光之处可以与之比拟,朦朦胧胧觉得这是一种强光带来的阴影,自然我妈也非常不理解这种阴影。某天和同事聊天,他父亲是武汉大学物理化学双学士,他不过是大学扩招后的二本毕业,我说你会不会自卑啊?他说不会啊,他双学士怎么啦,双学士又不会赚钱,人际关系搞得一点不灵,厂里面混的也不见好。我说如果他也很能赚钱呢?他说那很好呀,那我的生活就变轻松了呀。非常惊叹有人能这么正面的想问题,跑去和我妈描述,我妈说,这才是普通人的正常想法好伐,哪有人像你这么狭隘
一直没有自信,觉得自己不行,可是偶尔看到有人还要差,好像又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差,在自卑和一点点自信中徘徊
一直不敢做决定,觉得自己做出来的决定总归要出问题
一直觉得自己的感受很可能是不对的,凡事都有一种标准而正确感受
忽然有一天慢慢的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想法,就有一点点理解自己
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做决定真爽,即使出问题,那就出问题
忽然有一天,明白感受就感受,感受没有什么对不对,只是在那里
做自由自在的大人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的生活可真是一种很好的生活呀
嗨,这位大人,晚上喝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