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帽

昨天和同事聊天,他说要准备去会见了,我说,哦哟?防护服买好啦?据说看守所要自备防护服才能会见,他说,不不不,准备去的看守所他已经问过了,穿雨披戴浴帽就可以,他已经准备好浴帽了!
我简直要笑S了,一高高大大的男律师,穿着雨披戴着浴帽,怎么这么。。。不严肃的啦

最近没有什么特别的,陆兔兔问我娃不上学,在家带娃是不是很累,我说所以我上班了,天天都上班。。。说起来总是有事情的,但最近生意没有特别好,有两个案子再谈,虽然也不知道当事人最终心意如何,不过有在谈的还是会稍微觉得踏实一点
经济活动减少之后,据说大老板还是很担心今年的生意的,shu的姐姐姐夫做餐饮的,也觉得未来似乎不太行。中午有时候会和同事去吃定食,那家店生意也清淡了很多,大约是为了显示诚意,原来配的一碟泡菜换成了渍扇贝裙边

前几天听远处同事在聊天,说要不要去北京,坐在位置上听壁脚,依稀是和某个竞争对手在争北京的一个客户,哪家去了北京,就能争下来,但是他们最后结论依然是,不能去,随他去吧,一来一回一隔离,就一个月不能干活了。。。
我想想上次去中院签前调解,和法官约时间,约好了她说,对了对了,张律师,你最近没离开上海是绿的哦?我赶紧说,对对,我是绿的。。。所以啊,如果去一趟外地,影响还是很大的呢

最近仍然在读英文版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啊,赫敏真是十分让人喜欢的女主角,啊!以及,觉得写出这样的小说的罗琳,确实也很应该发财。
上周把琴轸不慎拧下来了,然后趁势买了心动已久的某一款专利机械琴轸,从原理上看,应该会更好拧更不会滑,所以非常期待周末换上试试。因为根本拧不动,也也担心弦会断,所以完全不敢尝试紧五弦的曲子,如果顺利的话周末就可以试试了!
在网上看到曾成伟的琴卖到20万,想我手里的琴是04也不知道03年的曾琴,也不知道如果卖能卖多少,shu问我如果20万有人买,你卖不卖?我毫不犹豫的说,当然卖啦,啊。。。爱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