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house

其实也并不是house,只不过是个小公寓。前两天做梦梦见我小时候住过的房子,那是住过的历任房子里我最最喜欢的一处。那城市是一座在山和河之间狭长的空地上建起来的城市,很小,去年的人口也不过十余万人。很新,毫无历史,几乎就是建国以后才有的,主要靠着各个内迁厂,我查了一查,如此小的城市,上海的内迁厂就有18家。所以就是一个放大版的社会主义工人新村。我小时候外婆来,说咦,为什么白天路上都什么人,因为。。。大家都去上班了呀,市民们基本都是职工。。。所以在我小时候,最重要的印象就是这个城市十分十分干净整洁。到了现在,我觉得我对社会主义气息或者说苏联气息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敏感,无论是到越南还是看到我爸拍的斯洛文尼亚的照片,总能顺利捕捉到这种气息。
说回到房子本身,就是最普通一梯两户的职工楼,我觉得各地都有许多,楼道里的镂空的水泥花砖大概就是追求美丽的象征了。但是,这房子最迷人的地方是,因为我们住三楼,客厅看出去是一个树的树尖儿,现在也想不大起来是什么树了,可能是玉兰,总之是窗外有树。而阳台外面,居然就是森林! 是真正的阳台和真正的森林!
在我心目中,真正的阳台是敞开的,没有防盗网更没有封闭的玻璃窗,我觉得自从我离开那里,就再也没有住过有真正的阳台的房子了。
而阳台外面是真正的森林,我又在google地图上核实了一下,确实是森林,然后随手一查,说是那小城的森林覆盖率是79.25%。大院儿外面就是市中心,百货商店步行可及,大院里面就是传统国营企业的大院,有食堂有澡堂有篮球场有医务室有幼儿园有职工宿舍,而大院后面居然就是森林。
阳台边上是森林,且步行一刻钟就是市中心的房子真的很梦幻。
我觉得说不定我这辈子也再住不上有真正的阳台的房子了,摊手

现在还记得院子里大坡边石墙垂下的迎春花,房子阳台上的红油漆水泥地,以及卧室铺了塑胶的地面,到现在都觉得还挺好看。我觉得我有一些审美已经就停留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了,有一些审美就是社会主义一身正气式的审美,再也没进步。

这两天很忙很忙,事情多得扑出来,法院忙着挖坑,我忙着躲,法院忙着推案子,我忙着往里塞
琴还在每天练,可能心思不够也不大有进步,今天在路上又重听了勃拉姆斯的第一大提琴奏鸣曲,惊心动魄的好听,然后听完接着开始拉我的“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觉得真是幼儿大提琴啊我

开始读《Where the Crawdads Sing》了,有的地方写的真美而伤感啊!不过这孩子也太惨了吧,后面大概会好点?
明天又是奔波的一天,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