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苏

昨天看了人生中第一场现场音乐剧,啊!想说的太多了。起这个标题,是因为散场之后,我听到后面的姑娘在聊天,一个说,整场戏全靠maya撑着,那个XX(没听清楚)港伐?!一身紫,蹦蹦跳跳的跑上来,跟只落苏一样。我简直笑出声,落苏就是茄子,一根蹦蹦跳跳的茄子

昨天看的是《麦克白夫人》,徐俊导的某个流产的西区的音乐剧本,英文音乐剧,我主要是冲着maya去看的,主要就是想看角儿
总体来说,角儿是好的,剧很不行

虽然叫做《麦克白夫人》,但完全就是麦克白的故事,几乎没有什么改动,看完之后,最大的体会就是,麦克白夫人她到底图个啥啊她?

麦克白是有逻辑的,他被预言诱惑,在夫人的怂恿下,杀了国王,然后错一步步步错,成也预言败也预言,人越杀越多,最后几乎就被吓死啦。如果着眼于麦克白,没有问题,夫人就当工具人好了。但如果想要从夫人的角度的出发,“在夫人的怂恿下”,那就要解决一个问题,夫人的动机是什么呢?
如果夫人爱好权势荣华,剧里没有体现,如果夫人是爱麦克白看出他的欲望想要满足他,剧里也没有体现,如果说夫人是被裹挟的,是半推半就之后的已无退路,剧里依然没体现。动机不足之后,后续整个夫人这条线都非常没意思,因为这个人物没有成长没有变化,情感也很单一,刚上场就哐哐哐杀人,没有动摇没有迟疑,当了王后也没有让人觉得她很爱当王后,沉醉于当王后,就连做了噩梦之后都没有觉得悔不当初。。。

我看了repo才知道,剧里有三段闪回,闪回到她和麦克白刚刚有个新家,刚刚生育了儿子,儿子不知所踪。但由于女巫反反复复唱麦克白无子,我还一度以为生育儿子是她疯掉了幻想出来的类,而且很多人也是这么以为的,可见闪回做得很差。我能理解到夫人因为儿子的问题,想要放过麦克德夫有孕的妻子,我觉得演员尽力了,但剧里完全没处理好,就很莫名其妙的一笔。
最后的高潮也很莫名其妙,麦克白和麦克德夫准备决斗,中间升起一个长条形台子,俩人隔空比剑,台子周围一群人,完全就是《哈利波特与密室》里斯内普和洛哈特的场景,看得我差点笑出来。。。
决斗很迷惑,决斗好之后更迷惑,麦克德夫杀了麦克白,夫人说也杀了我吧,麦克德夫没杀,不知道为啥,然后夫人最后高唱“set me free”,依旧不知道为啥,她怎么就不free了?按理说,她应该精神恍惚,老是想从手上洗去看不见的血迹,于是觉得死是free,但由于那个精神恍惚没铺垫好,并没有觉得她被困住,所以free就变困惑了

然后说演员,maya确实是好的,非常有气势,而且有细节。是那种会有碰头彩的好角儿!于是,这部戏唯一的意义就是,我看到了真的maya吧。顺便,很后悔当初没有买到她音乐会的票,叹气。。。麦克白的演员是karl,唱做都还行,但问题是俩人毫无CP感,反而很母子,非常尴尬
麦克德夫是Richard,我觉得很一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男,麦克德夫夫人是王梓庭,小红书上一片好评,但我觉得也不行,非常学生剧团,完全没有成熟的舞台气派,于是麦克德夫这一对一上场,觉得舞台都坍缩了一块
而轮到麦克白夫妇上场的时候,会觉得整个剧场peng了起来
班柯的演员是赵伟纲,还可以,虽然没有很出彩,但至少没有觉得他一上场他的那部分就塌了一块
邓肯国王的演员是胡芳洲,虽然这个角色很小,但这是全剧里面我印象最深的中国演员,颇有一点气势,而且唱得也很实,不会觉得他英文很虚的样子

接着就要说到音乐了,因为算是小剧场,基本不用望远镜就可以看到演员表情,所以氛围很好,一开场的时候,军队行进,大家齐唱《mother Scotland》,非常好听,让我觉得,哇哇哇,这部戏真的好像很灵的样子!舞台真的很有魅力啊!!结果。。。这就是全场最好听的一首歌了
音乐有的还不错,有的,就很不怎么样,还有的就是那种,你们听好了,我要唱大歌了的感觉,和剧情不融合

题外话,看音乐剧的观众。。。真的。。。都是女的。。。我觉得全场所有的男观众加起来也不到20个吧。。。所以,我能理解为什么这部戏会做成这样就是试图讨好女观众,但是我们女的,也不是不能接受好看的男性叙事的,但不能接受假装的女性叙事,让人觉得不真诚

说回麦克白,看演出之前我去搜了一下这个故事,女巫的预言包括:没有一个妇人所生下的人,可以伤害麦克白,我当时心想,莫非他最后是被谁家的狗咬死了?或者被幽灵吓死了?结果,他被麦克德夫杀了,因为麦克德夫是剖腹产的。。。妈呀。。。莎士比亚你对“生下”的理解这么狭隘么?!或者说,果然。。。和预言啊魔法啊相关的事情,要特别着重抠字眼才行。。。

说起来,这个故事还蛮有意思的,女巫的预言,并不是那种天气预报式的,自己呆着就会发生的事情,比如明天会下雨,而是那种需要自己做点什么才能实现的,比如说杀了国王,会成为国王,所以是一个预言/命运与主观能动性相互作用相互交错的故事。就是你得相信它,它才会有所作用。罗琳阿姨的哈利波特不知道是不是有所借鉴,毕竟伏地魔大人听到的,未来说不定能搞掉他本人的那位的预言是:1)他将出生在一个曾三次对抗黑魔王的家庭;2)生于第七个月月末;3)黑魔王标记他为劲敌。
说明这个预言的成立也是需要有主观能动性的,需要黑魔王“标记”为劲敌呢!

看完这部戏,我又跑去听《伊丽莎白》了~啊!还是这个好!好太多太多了太多了!
以及,我再次知道了,一部戏,戏是很重要的,戏写得不好就没药救

妈妈感

某一天在听Walter Gieseking / Gerhard Taschner / Ludwig Hoelscher 的舒伯特第一钢琴三重奏,其中第二乐章,啊,也太美了吧,大提琴有一种恳切的感觉。以及这里面的小提琴刚刚出来的时候,有一种特别小女孩的感觉,而且是那种很小的年纪,学龄前儿童的小女孩,但是这个小提琴手他未免太爱滑音了吧?
然后我就去找了各种版本,其中听到Arthur Rubinstein / Henryk Szeryng / Pierre Fournier的版本,不知道为什么,Pierre Fournier的大提琴一出来,突然有一种。。。妈妈感。。。仿佛特别慈祥的样子,很诡异。我一直以为大提琴只能拉出一种中年性别不明人士的感觉,居然还可以这么妈妈感。。。不过这个版本总体我觉得还蛮好听的,非常优美而且抓人,可能是因为速度相对来说比较快,整个乐章只有9分31秒,而像Trio Fontenay的整个乐章有15分13秒,我觉得就很拖沓
而第一次心动的版本Walter Gieseking / Gerhard Taschner / Ludwig Hoelscher差不多是11分钟,我觉得整体速度真的影响很大啊

说起来,还听了一些brahms op.118的第五首,最快和最慢的速度随随便便差出一半,一半啊!有人弹2分多钟,有人弹五分多钟啊,以至于听不同的人弹就好像两首曲子一样。。。

又,最近找到了一个特别喜欢的Brahms第一钢琴三重奏的版本,是Josef Suk / János Starker / Julius Katchen的版本,真是有一种草长莺飞二月天的感觉
又又,听了Zoltán Kocsis的悲怆,第三乐章有一种少年气诶,总体来说Zoltán Kocsis的琴就有一种少年气,可能是因为他。。。普遍弹得快吧?
又又又,同一首音乐剧里的歌,音乐剧演员和歌手唱起来就完全不一样,音乐剧演员要更有剧情有表现力得多,而歌手一唱起来就确实不大行,还真的蛮神奇的

汉密尔顿

听说过这部音乐剧很久很久了,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看完了,是一部很好的剧,无论是编排调度还是表演,都非常好,但是我不怎么喜欢。是那种我能看出好来,也能理解为什么会很多人特别喜欢,但情感上我自己不怎么喜欢的戏
看到一半,我忽然在想,可能我不太喜欢主旋律吧,哪国的主旋律都不行
相对我们的主旋律来说,这个故事更不光伟正得多,讲了婚外情,讲了负面的部分,能看得出来希望塑造一个复杂的人物,但我感觉还是没什么很大意思

说起来一部戏要好看感人,我也不知道要点是什么。如果说是要故事新意,那《音乐之声》的故事可真的是太俗套了,但每次看都会被打动,如果说是要有爱情,那《悲惨世界》我觉得也就不算怎么很爱情,但也是每次都会觉得很喜欢
我想来想去,可能对我来说,要点是作品里有对人本身的兴趣吧,而不是对事物的兴趣,着眼于想要建一个理想之国想要写出千古作品对我来说就不太行

五一节的最后一天开始读中文的《“流人”系列01:驽马 》,还挺好看的,我喜欢这种调调,以及我发现片子情节我几乎都没啥印象了。。。记性很不行啊

最近读得最震撼的一本书是《西线无战事》,真的很好很好,有一个友邻说“写得很直白、很心平气和,但读起来感觉很高贵”,我觉得此言甚是!我总觉得战争爱好者应该一人发一本,不读完不许走
有点想再找几本雷马克来读读

装修终于差不多了,实在太美了,非常非常喜欢,我只想日日待在家里不出门

正确和错误

最近王健在杭州演出了拉勃拉姆斯的第一钢琴三重奏,于是前几天有一天我在小红书上看到有个人放了两段录音,一组是:Emanuel Ax / Leonidas Kavakos / 马友友;一组是Maria Joao Pires/ Augustin Dumay / 王健,都是正式出版的CD,所以音质什么的都没问题,分别拉勃拉姆斯的第一钢琴三重奏的开头,让大家盲听

凭我对王健和马友友的了解,以及对钢琴的感觉,很容易区别出第一组是马友友,第二组是王健。因为马友友的琴清秀柔和和其他乐器更融合,王健的琴浓郁厚实更独立强势,加上Pires钢琴不猛,虽然我没很注意过Ax,但直觉上应该他比Pires猛,所以这么一来,我就得出了答案。最后up主揭晓答案,确实第一组是马友友,第二组是王健,答对啦!

但是,up主没出答案的时候,先有个人非常肯定的留言说:刚在杭州听了王健老师太太太好听了,我最喜欢第一段,很明显第二段才是马友友。还有个人说:没听过马友友的版本,但对第一段很熟,那就应该是王健的版本了。。。
我真的很服气啊,这些人哪里来的自信啊?!为什么可以这么肯定的说出一个完全错误的答案呢?
回想起来,我还在B站弹幕里在梅葆玖的贵妃里说“这反串真是不错”,梅葆玖虽然是男的,杨贵妃虽然是女的,可是梅葆玖他就是工青衣啊!这就是本行好嘛。。。他要是唱老生才是反串呢

怎么说呢,有时候我在自己完全不懂的领域不免会觉得其他人都是大佬,其他人都是听得懂,才说得出来,但是现在要经常提醒自己,完全不是这样,很多人虽然言语十分肯定,可完完全全就是错的
而且有明确对错的东西尚且如此,在鉴赏和感受领域那就是更多纯胡扯了和纯脑补了。。。

说起来这首三重奏确实还挺好听的呢!

啊!无心上班,一心只想搞家庭建设,想要搬家,想要劳动,终于要五一放假了~~~~明天再随随便便上一天班就要放假了!!等我读完手里的这本讲罗马尼亚的小说,说不定准备开始读《迷雾之子》了,希望可以沉迷在一个奇幻世界里!

多么愉快的一天,啊!

周六上午娃去学校搞迎新活动,我在家练琴
中午她回来,随便吃了点东西,她去看书,我开始看最后两集95版的《傲慢与偏见》,啊!!!!太好看了,看到简和宾利俩人终于订婚的时候我几乎鼻子一酸
lizzy就更不用说,眼神之明亮流动,太动人了,然后帅帅的达西也非常令人荡漾,总之看完冒着一身粉红泡泡带娃去上笛子课
上完课出来,三个人一起去一家法国小酒馆吃饭,吃了一大锅青口,喝掉一整杯苹果起泡酒
吃完饭出门,空气是湿的,但因为降温,所以不觉得闷,反而很舒服,有一种起泡酒一样的喜悦的泡泡在心里涌动
散了一会步他俩回家,我去听音乐会

这场是180的票面,在闲鱼上240买下的,听完之后感觉,实在是太值了!!
首先,是小厅,不到400个位置,气场非常聚拢,有室内乐那种亲密的氛围。我坐在二楼,是一楼第三排整对上来的位置,离舞台很近,甚至听得到小提琴敲指板的声音和深吸气的声音
第一首是小提琴大提琴重奏帕萨卡利亚,已经觉得很美,接着是贝多芬的弦乐三重奏D大调小夜曲,下半场是舒曼的降E大调钢琴五重奏。这个五重奏实在太灵了,现场效果极其好,是那种非常紧非常热烈的效果,像是一块织得很紧的布,密不透风。第二也不知道第三乐章,第一小提琴有一句旋律,仿佛是一株草生长出来,嫩绿脆弱但有生命力。说起来,康珠美的第一小提琴,宁峰的第二小提琴,我觉得这么对比来听,音色确实明显不同,居然会这样明显,就还挺有趣的
说起来,这首曲子如果放在录音里听,我未必会觉得非常喜欢,但是在现场实在就觉得很动人,那种台上台下的互动和令人屏息静气的气场,太妙了,还是要看现场,啊!
结束之后,大家掌声雷动,谢了四次也不知道五次幕

走在春天的夜晚,特别快乐,发消息给shu说,他回我说,多么愉快的一天啊!
真的,此言甚是!
想到时间尚早,我想不如走回家吧,每次听完特别喜欢的演出总想在路上走走,然后就这样一路晃晃悠悠,晃了一个多小时,走回家,真的,好开心啊

说起来,在路上走着的时候在QQ音乐里找到康珠美的录音,想晚上听了舒曼,那就接下去边走边听勃拉姆斯吧,听了她的第三小提琴奏鸣曲,录音听起来也确实是有一种紧张的气氛,我能理解这种好,但是不是我特别喜欢的风格。听完第一乐章,我就重新听了一直以来常听的谢林的第三小提琴奏鸣曲第一乐章,还是喜欢的。谢林的琴声里通常毫无炫耀,但会有一种特别的骄傲,是那种指向向内的骄傲,以及我觉得有非常自持的温柔
小女巫去听了马友友的音乐会,她说觉得大提琴是一个。。。成熟的大人。。。是的,我觉得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我觉得我正是比较喜欢。。。大人的艺术作品,俏皮灵动的东西虽然也是好的,但没办法敲中我最被感动的点,就,大家喜欢的东西真是好不一样啊,很有意思呢

顺便,周日晚上看了一个美泉宫伊丽莎白30周年音乐会,一开始sisi是一个年轻演员,年轻而美,声音也好,但我觉得非常泛善可陈,死神也不大好,看起来太实了,实敦敦的
半心半意的往下看,唱到“我属于我自己”这首著名曲目的时候,年轻的sisi的唱着唱着,被群演团团围住,然后等团团围住的群演散开之后,sisi换成了maya,天啊!!完全就不一样了,maya接唱的时候,我一身鸡皮疙瘩,立刻就被感染了,效果之震撼,简直令人怀疑这种舞台设置是对青年演员的羞辱。。。这时候的maya距离05版已经过去快20年,毫无疑问是老了不少,但是演员的气场和表现力就是在那里,并不衰减,依然是那么夺目
当然,死神还是不太行,实敦敦的死神配maya也不行。。。只能说,舞台这种东西,它有自身的魔力,不同的人演就是完全不同,如果不是maya和mate,我肯定不会如此着迷《伊丽莎白》

基因的威力以及其他

昨天娃很气愤的和我说,妈妈你都不管我!哈?!我哪方面不管你?你不管我学习!
问了半天总算搞清楚了,这位小同学觉得自己学习不够积极努力,觉得是完成任务式的,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更努力更主动,一方面根本做不到又总是拖着想,再玩一分钟就去学习,然后就觉得自己不够好。。。
妈呀。。。这种思想我太熟悉了,完全就和我一模一样。。。而且我爸也这样,他以前说,有一个无产阶级的思想和一个与之相对立的肉体真是令人痛苦啊,我问shu会不会,时不时就觉得自己不够好,本可以更好,但其实并做不到更好,shu说完全不会啊
我以前觉得,可能这样的想法来源于家庭教育,现在看起来,可能基因的因素更大一点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慰她,就,这种事情就是没啥办法的啦,只要对自己不满意的心情没有太影响生活就随它去吧,不满意就不满意吧,让自己喜欢自己这件事,我也没啥心得啊!
或者也可能不断追求要做更好的自己,本身就是不对的一件事,不要时时刻刻审视自己不要这么自恋,而是满足自己就好,让自己快乐就好,当然很多事情做不到,就有限的范围内能快乐一点是一点?啊,不懂。。。

周末看了一部模模糊糊拍摄质量一塌糊涂的《吸血鬼之舞》,97年的德语音乐剧,但是很喜欢。真的很喜欢Steven Barton对吸血鬼的演绎,而且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动人了。
贪欲一段,算是整部剧的精华,他其实也不爱莎拉,不爱歌里提到的几个人,他克制自己不吸血并不是为了爱,而是为了主宰自己而不是被渴欲住主宰,但是就是不能成功。无尽的渴欲和饥饿可以压倒一切,但吸血带来的不是满足而是一种稍许渴欲的缓解,而且这一种痛苦缓解了之后又会添上一种对自己失望的痛苦,怎么说呢,就是我们这种基因的人就特别理解嘛
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就是野兽,一方面也他知道怎么引诱别人,知道人类的那些东西,但是无法切身体会
豆瓣上有个人说“他演的正是他想成为却又无法成为的。体会到这些之后再回头看之前的歌,真是每首歌词都饱含深意,而且彼此之间关联性很强,loop很久并不是难事。剧中的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欲望,伯爵就是在其中穿针引线的人:用性欲引诱莎拉,用爱情引诱小阿,用知识引诱教授。然而这样一个将所有角色玩弄于股掌之上的猎人,最向往的竟然是跟猎物共情。这奇妙的追逐关系真是张力十足”
Steven Barton表现的优雅,挣扎,不甘心,生自己的气,真是非常味美

最近一周忙得要命,而且也不怎么挣钱,又累又无趣而且情感情绪上也没有正面的波澜,然后就会在地铁上听情感浓度很高的歌,比如说《悲惨世界》里的芳汀之死,比如说《吸血鬼之舞》里的贪欲,比如林冲夜奔,我觉得可能需要情感被翻动的东西也是人类的基本需求,生活里没有,就得在文艺作品里找
啊,不过还是想看一点荡漾的东西呢

又,在小红书上看到罗大佑要来开演唱会了,曲目单已经出来,毫不谦虚的说,这些歌至少90%我都能从头唱到尾,可见当年是有多喜欢,演唱会也看过不止一场。但是现在就没有很喜欢了,会觉得他非常男,就是男的青年导师这种样子,就,不行,无法继续喜欢下去

单纯爱学习

因为我一直以来很喜欢看/听对比,昨天在B站刷到一个我不是特别喜欢的up主,说对比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对比的,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up主,但是这个主题还蛮有趣,我就点进去了,带着耳机没看屏幕,一边听一遍干活,他说试听第一段,放完,试听第二段,放完,说你更喜欢哪一段呢?把你的意见打在弹幕区,买定离手哦!我心里默默的想,虽然这段曲子我不熟,但第一段可是比第二段强多了,然后他说,“两段都是柴小协开头的引子部分,第一段来自22岁帕格尼尼小提琴比赛的现场,是当年冠军XXX,第二段是30多岁盛年的李传韵,听到这个答案,你是不是想要修改你当初的意见了呢?”我心想,啊?这样啊。。。原来李传韵这么不行的么?
然后因为在干活,接着干,就接着往下听,然后他七七八八讲了老半天之后说,“刚刚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第一段是来自于俄罗斯的小提琴大师科岗,第二段确实是李传韵,现在你又会不会想修改意见呢?”
我就觉得吧。。。真的。。。耳朵还是准的

又找B站听了一段对比,都是大佬,是贝多芬黎明第一乐章的尾声,一段很彪悍的很猛的段落,其实这种段落我不是很会分辨,因为总是觉得乱糟糟的,搞不大清楚,但是盲听下来,最喜欢是吉列尔斯,就,
虽然我对艺术家难免会脑补,因为出身背景也好,传闻也好,长相气质也好,打扮风格也好,难免会觉得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但几次盲听下来,我觉得,确实,即使因为出身背景也好,因为传闻也好,因为长相气质也好,因为打扮风格也好喜欢的人,音乐本身也确实是耳朵喜欢的,并不是纯靠脑补,我对自己的耳朵还是蛮诚实的,于是默默的有点高兴

最近觉得拉琴怎么都不对,怎么拉都没有想要有的音色,于是开始从很基础的部分搞起,坐姿,持琴,持弓,左手的手肘,手掌重心,右手的肩膀,怎么说呢,经过调整,我觉得稍许还是有点提高的,然后在小红书上看到有个小朋友的妈妈发的文“学琴两年半,一切从零开始”,简直笑出来,这不就是我嘛?!所以,可能学了两年左右的人都会开始一次反复?

群众艺术馆及各分馆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报名,有各种各样的课程,从合唱到皮具制作体验,很便宜的学费,总之,78万人秒杀1.5万个学位,我觉得人类都还是有精神追求的,吃好喝好是不够的,还有有点别的,要有点形而上的东西,说起来群艺馆的课程绝大多数都是女中青年,老年大学里也都是老太太,那么换句话,我们女的更是颇有精神追求的,啊!
和小伙伴去上了一节重奏课,刚开始老师问,你们俩是近期有演出么?我说,不是,我们俩就单纯爱学习,老师笑起来
但,小伙伴她可是抢了群艺馆课程的人,而我是曾经上过群艺馆课程的人,真的,我们就是单纯爱学习

即兴曲

舒伯特的即兴曲op90(D899)no3我之前一直听一直听,尤其是在下班路上,非常累的时候,觉得有一种安慰和共鸣。在我听来,右手的细碎不断跑动的小音符就是心里的不断涌现的小泡泡,黑暗的,咒骂的,挣扎的,而左手的旋律有时候是对自己的安抚,有时候还是忍住内心沸腾而努力表现出来的一脸淡定和气
昨天正好看到有人提起Clifford Curzon即兴曲很好,我就找来听了,非常出乎意料,第一感觉是,左右手是俩人。而我之前听的最多的版本,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人的两面,而Clifford Curzon让我觉得,他弹出了两个人的感觉,而且还是浑身不搭界的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对话,各走各的,总之就,不太喜欢
临睡前在听王识君博士的钢琴课讲四首即兴曲,颇有收获,比如说他说要有绵延起伏的感觉,而不是一句出来就丢在地上另起一句,然后也演示了如何做出这种效果,比如说旋律开始转方向,可以稍微慢一点,就好像车要转弯一样,有一个预示,比如说要有音乐性节奏或者力度就不能太匀,节奏也太匀力度也太匀就难免像打字机等等。。。一方面是乐器之间有相通的地方,我觉得对我拉琴也颇有启发,一方面听他从技术方面讲音乐之美讲如何做出音乐之美,本身就很有意思

这两天在摸索德沃夏克的《幽默曲》,铃木的D大调版本,毕竟原版太难了。说起来中间转小调的地方实在是非常浓郁悲愤,我问杨小恒,你有没有觉得中间这里突然不开心了?她说一开始就好像,蹦蹦跳跳爸爸说要去迪士尼,忽然莫名其妙又不让我去了,但是她又问说第三段返回到开头的时候又是什么呢?我说比如说好像你想说,不去也没办法,自己找点稍许快乐的事情做做吧,她说比如折纸?我说是啊。然后她说,这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啊,再也不想听这首曲子了,哈哈哈哈哈
这个人最近在吹《欢乐歌》,典型的江南丝竹,就是绵延的,虽然是欢乐的,但也不是大喜大乐,她老师说,就是那种感觉是老头子的欢乐,不是小青年小朋友的欢乐,我觉得此言甚是!

周末看了一部《芝加哥》,电影化了的音乐剧/歌舞片儿?就是觉得很厉害啊!表现手法真的很厉害啊!但是没有太被打动,我觉得还是更古典的东西,讲一个故事,讲一种感情,讲一段关系,这样的东西比较能打动我,而讲一个道理,讽刺一种现象就不太行,可能会觉得还不错,很厉害,但很难觉得非常感动。后来我就去看97年版的《吸血鬼之舞》了,非常不懂的语言外加非常模糊的画面,但还是能看下去,以及觉得非常好听好看,周日晚上看了一半,等看完另一半再写观后感

我很特别

没有,我没有很特别。我前两天听一个播客有很多收获。就是女性向浪漫的小说虽然男主浪漫形式浪漫桥段是多种多样的,但内核只有一个就是:我很特别,他待我不一样
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啊!无论是他如此强大,但向我吐露脆弱,无论是他带我去他小时候的秘密基地,都是这样。而也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变体,比如浪子回头,他虽然很渣,但他为我回头,甚至他虽然伤害我,但是他伤害别人更多。。。这种心理需求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关注他待我不一样,胜过了关注他捧出来的究竟是什么
哪怕他拿出来的东西是天经地义的,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是不怎么样的,只要能说明我很特别,也会让我迷醉,比如说,他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烂人,居然为我上班去了,虽然他对你是很特别,但。。。我们人类就是要上班的啊。。。他捧出的上班实在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换句话说,就是很多时候我们女的,不是喜欢对方,而是喜欢“他喜欢我”这件事,就没啥意思,太多女的会用“他没选择我”这种句子,我觉得不行,我们女的,要更多用“我没得到他”,“我和他没谈下去”这样的表述!

而男性向小说的主要心理需求大概就是,我超厉害,我比人家都厉害吧,虽然也确实没啥意思,但好像不太会伤及自身。

我以前非常不能理解太监文,或者男主有生理/心理疾病什么的浪漫小说,不太懂这种文吸引人的点究竟在哪里啊?!这个播客认为,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浪漫小说的男主往往是什么都强的,那么什么都强的男生就会让我们女的有天然的不安全感,觉得打不过他,人身安全没保障,那么解决不安全感之道就是废他一条腿,啊哈哈哈哈

播客里有个女嘉宾,说,我虽然是个女的,但是我写的是男频网文,因为女的嗨点不太好把握,有的喜欢霸总,有的喜欢病娇,各种各样,而男的就不同了,他们都喜欢胸大的,笑死我了。。。
然后我就想了一下,我喜欢什么样的,和陆正讨论下来,我喜欢文艺作品里面,女的ego要大,男的ego要小
女的要有主体性,要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人或事,不能被推着走,不能半推半就随波逐流,如果还非常顺应社会价值观是个一般意义上的好女人那就更没意思了。以及总体来说,我对女性角色的道德要求比较低。。。
但是男的就不行,我对男性角色的道德要求比较高,所以看同人,总归看不太下去马尔福和卢修斯,道德不行。。。但ego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不喜欢ego大的男性角色,也不喜欢传统的男性英雄,比如说萧峰和阿朱这一对,我就不喜欢。比如说喜欢的男性角色是令狐冲,我觉得他比较珍贵的一点,就是这位从来不想改变任盈盈或者小师妹,尤其是根本没动过念头希望任盈盈脱离魔教,走名门正派之路,一点不爹,而且当恒山派掌门的时候也非常体贴,体贴也就是能站在别人的角度设身处地的感受,这就很好

又,我某天听了另一个播客,里面提到维塔利的《恰空》,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曲子肯定不是维塔利写的,结果查下来居然确实有人这么认为,因为这首曲子一点都没有巴洛克的感觉,而维塔利本人是巴洛克时期的人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说,我听过谢林的这首恰空,觉得是愁绪,第一听海菲兹,吓一跳,完全就是悲愤,怎么说呢,这是第一首让我觉得俩人好像拉得完全不同的曲子的曲子啊。。。然后我就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说“我超喜欢海菲兹,但这首还是谢林的版本好听”也有人说“我超喜欢谢林,但这首还是得海菲兹”。可见,这俩人真的拉得完完全全不一样

人菜瘾大的信使

最近琐事缠身,收入前景不明,又开始焦虑
不过因为房子在装修,今年春夏之际应该能住回非常非常喜欢的房子里,以前觉得地球不如爆炸掉算了,现在还是很希望世界和平的
每天以练琴逃避生活,这两天浅薄的领悟是,弓子不要停,如果想要连贯延绵不绝的效果,弓子不要停下来重新起头。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真正明白。在复健《梦幻曲》,第一句长音F过后,差不多弦在弓子中间偏下的位置,我以前每次都是拿起来,回到弓根再开始EDCF这一组音,无论怎么小心,都觉得是重新吸了一口气重新开了一个头,但是如果在F的渐弱如果靠弓速变慢来实现,然后F结束在原地原速换弓,整个的效果就会好一点,就会稍许有一点连贯的感觉
就,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即使是很傻很初级的发现,但是还是有点点开心的,想要更多的尝试弓子一直在走的效果呢
在尝试拉赫的《练声曲》,拉了差不多一周了,才忽然发现,很多很多地方就是音阶进行诶
虽然觉得好像终于变好了一点点,但一但录下来,仍然觉得还是完全不能听,不过练琴就还蛮上瘾的,果然人菜瘾大

今天看到微博上一个关注的姐姐说,傅真曾经说,“写作的时候,我爸曾转发给我一篇文章,大意是说文学创作的目的是为了“报信”。据说大江健三郎把出自《圣经》的这句话当做他写作的基本原则——“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报信就是讲述,就是把自己曾险些为其吞噬的那个世界里的一切都讲述出来并加以重建。但“报信”无疑正是我想做的——报信给这个世界,驳斥那些想当然地看待事物、随心所欲定义女性的人,告诉大家那些阴影中的故事还有另一面。报信更是为了连接。小说这种文学形式被发明出来,也许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他人。有些秘密无法与任何人分享,但在小说的世界里总能找到灵魂或生命旅程的交汇之地。有些声音一旦被听见,也许就会有共鸣和回响,而所有的个体经验就会汇入一种更广阔的意义之中。”
我觉得说的很好,这就是讲述的意义啊,讲述,真的就是有意义的事情
虽然讲述即使没有意义也拦不住我人菜瘾大数十年如一日的写blog,但是,讲述就是是有意义的,读/写同人就是有意义的

前两天小女巫去看了Augustin Hadelich的演出,我和她说,我也蛮喜欢的Augustin Hadelich的,而且他现在用的这把琴之前是谢林用了快30年的琴,当初知道的时候就觉得好神奇啊!谢林是我入坑古典音乐最开始喜欢小提琴手,当初是听勃拉姆斯的第三小提琴奏鸣曲入坑。每次入坑的乐手或者喜欢比较长时间的乐手,就音乐而言,都是这种质朴的优美,内核仿佛有一种庄重正直,但又是优美的,而从来不会是艳丽的夸张的俏皮的紧张的华丽的张扬的
入坑之后陆陆续续去搜了一些关于谢林的资料,觉得这位小提琴手真的还蛮特别
这两天又翻出来听,再次感叹他的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让我非常入迷。尤其是第二乐章,第二乐章旋律本身就是美的,可是他的版本又不是美这么简单,有一种宽广而自由的感觉,仿佛是在天际飞翔
作为对比爱好者,草草听了一下其他人的,Augustin Hadelich的版本温暖宽厚,仿佛是对友人的安慰,Janine Jansen的版本情绪起伏更大,但更内心戏,齐默尔曼的版本则根本不大好听,但确实都不能和谢林这版相比
我发觉的,对于我来说,只有听到喜欢的版本才会喜欢一首曲子,而这个版本通常就是往后以来最喜欢的版本之一,因为如果没那么喜欢,根本记不住听过这首曲子,这首曲子也根本不会成为我喜欢的曲子
比如莫扎特的小提琴奏鸣曲K379,第一次听到齐默尔曼和Alexander Lonquich的版本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啊,那种自然的快乐和云朵飘过草地忽明忽暗的投影,怎么能这么有灵气啊!!但其实因为喜欢谢林,他有一张莫扎特奏鸣曲的全集我还颇为收藏了一阵子,这首大概也听过一两次,可是根本没印象
总之,我昨天又跑去听了一下谢林的K379,就,还是不行。。。完全没有那种灵动和纯真
凭我查到的有限的资料,我觉得谢林,多半也不是个非常爱袒露心声的纯真人儿,不是那种“艺术家人格”。。。莫扎特。。。不适合他。。。以及那个钢琴也不是很行。。。